El Laberinto de los Espíritus

小说:灵魂迷宫(2)

作者:卡洛斯·鲁依斯·萨丰(西班牙)

《灵魂迷宫》(圆神出版提供)

    人气: 22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就在这一刹那,费尔明听见远方天际传来此起彼落的声响。他抬头往窗外一探,这才惊觉玻璃已开始颤动。

他走近窗边,连忙撩起窗帘,抬头望着窄巷两侧屋檐挤出的一线夜空。轰隆声响渐趋频繁,他脑海浮现的第一个念头是从近海登陆的暴风雨,接着,他想像乌云笼罩码头,一路拉扯著风帆和桅杆。

不过,他这辈子还没见识过这样的暴风雨,一阵阵金属撞击外加火光四射,海雾在夜空裂成飘零的破布条,雾一撕开便窜出一道亮光。漆黑暗夜里,仿佛窜起了一只只庞大的钢铁巨虫在夜空飞行。他咽下口水,回首望着惊惶颤抖的莲若和艾莉夏。小女孩手里还拿着书。

“我们最好赶快离开这里。”费尔明轻声说。

费尔明又望向天空,这次清楚看见六、七架飞机掠过天际。他打开窗探头出去,听见震耳的引擎巨响正朝着兰布拉大道前进。一阵尖锐的警笛声传来,仿佛在天空钻孔开路。

霎时,一片静默。他感受到一股突如其来的撞击,一瞬之间,震耳欲聋的巨响冻结了时光,炮击将一半的家具抛到半空,落地后陷入一片火海。凌空飞来一团火球击中了他,仿佛点燃的汽油炽烈燃烧,火舌猛力冲撞窗子,穿透玻璃,触及阳台的金属栏杆。

他亟欲起身脱外套,却感觉脚下的地板正在萎缩。不到数秒钟的光景,整栋建筑在他眼前化为一场瓦砾和恶火纷飞的风暴。

费尔明赶紧起身,立刻脱下冒烟的外套,探头到客厅张望。一大片呛鼻的黑烟正放肆地窜入墙角,炸弹粉碎了建筑的中间部分,只剩下外墙,还有冒出火舌的楼梯间四周的第一个房间。他刚刚走过的那条走道,什么也不剩了。

***

他摇摇晃晃走进客厅。方才的轰炸把艾莉夏抛出去撞上墙。她的身体卡在倒下的摇椅和墙角之间,身上沾满了粉尘和灰烬。费尔明在她面前跪下,伸手从她两侧腋下紧紧揽住。艾莉夏感受到他的手劲,随即睁开眼。她的双眼布满血丝,瞳孔已经放大。费尔明知道,这双眼睛受了伤。

“你跟我一起走。我们两个一起离开这里。”

艾莉夏点点头。费尔明把她抱在怀里,在她衣服上摸了又摸,检查是否有伤口或骨折。

“你身上哪里会痛吗?”

小女孩伸手摸著头。

“很快就不痛了。”费尔明安抚她。

“我们走吧?”

“我的书⋯⋯”

费尔明在瓦砾堆寻寻觅觅,终于找到那本几乎烧焦的书,但基本上还是完整的。他把书交给艾莉夏,小女孩紧紧抓着书,仿佛那是护身符。

“别弄丢了,知道吗?你还要跟我说故事的结局⋯⋯”

费尔明抱着小女孩站了起来。或许是艾莉夏比他预期的重了些,又或许以他的体力根本逃不出这个地方。

“你要用力抓紧啊!”

他转过身,沿着空袭炸出的大洞,走向原本铺着花砖的走道。走道如今只剩屋檐的宽度。他从楼梯口往下一看,发现火舌已沿着阶梯窜升。他紧抱着艾莉夏,踩着阶梯往上,一路暗自揣想,若有幸爬上顶楼,就能从那儿跳到邻栋的屋顶平台,或许,还能够活着叙述这段经历。

***

陷入漆黑夜幕的巴塞隆纳满目疮痍,火柱和浓烟仿佛在空中摆弄的魔爪。几条街外的兰布拉大道看似一条恶火与浓烟交错的巨河,一路流向市中心。费尔明紧抓女孩的小手,拉着她往前走。

“乖!我们不能停下来。”

才往前几步,上空再度传来轰隆巨响,脚下这栋建筑震得摇摇晃晃。费尔明回头望,发现加泰隆尼亚广场附近正缓缓升起巨大的火柱。

一道红色闪光掠过整座城市的屋宇,火花四射的风暴之后,灰烬如雨的空中,又见成群战机呼啸而过。费尔明的视线紧随着战机飞行路线,随即看见一连串炸弹落在瑞瓦区的住宅。

距离他们所在的屋顶平台大约五十公尺,一排房屋在他眼前连续爆炸,仿佛一串点燃火药线的小鞭炮,将无数窗户炸得粉碎,空中降下阵阵玻璃雨,一整排屋顶化为瓦砾。费尔明听见街上传来凄厉的哀号。

***

费尔明回眸一望,他们所在的建筑正在火海中逐渐解体,仿佛海中沙堡。两人跑到屋顶平台边缘,从这里可以纵身跳上区隔邻栋楼房的那道墙。

费尔明擦撞着地,左腿顿时一阵刺痛。艾莉夏依旧拉着他的手,随即扶他起身。他摸了摸大腿,发现指间沾满温热的鲜血。烈火光芒照亮了他们跳上的高墙,眼前清楚可见嵌在墙面的玻璃碎片沾了血。

艾莉夏继续拉着他走。他拖着受伤的脚,一路在地砖留下暗红却剔透的血迹,跟着小女孩来到高墙的另一边,隔墙另一侧是面向彩虹剧院街的楼房。他咬牙搬来几个木箱靠墙堆叠,探头打量隔壁的屋顶。

那幢建筑外观散发不祥的氛围,古老的大宅,紧闭的大窗,宏伟的外墙,似乎已在这片楼宇沼泽中矗立多年。宏伟的玻璃圆顶灯火通明,仿佛宅邸上方的一盏灯笼,顶端竖起一支避雷针,弯弯曲曲的细针铸成了一条龙的侧影。

腿上的伤口不声不响地传送剧痛,他必须扶著墙檐才不致昏倒在地。他感受到鞋内温热的鲜血,接着又是一阵更严重的恶心。他很清楚,这样下去自己迟早会失去意识。艾莉夏一脸恐惧地望着他。费尔明努力挤出一丝微笑。

“这没什么⋯⋯”他说:“只是一点小擦伤而已。”

远方天际,战机群已从海面上空折返,掠过港口码头,再度飞往市区。费尔明向艾莉夏伸长了手。

“快抓住我!”

小女孩缓缓摇头。

“我们在这里不安全!一定要到隔壁屋顶的另一边,想办法下楼到街上,从那里就可以去地铁站了。”

他嘴上这样说,但自认没什么说服力。

“不要。”小女孩轻声说。

“快抓住我的手,艾莉夏!”

小女孩踌躇片刻,终究还是伸出手。费尔明使劲将她抱到木箱堆上方,再抱上檐口。

“快跳!”他在一旁督促。

艾莉夏把书紧抱在胸口,频频摇头。费尔明听见后方炮击屋瓦的爆裂声,急忙推了她一把。艾莉夏跳到高墙的另一侧,随即转过身来伸手要拉费尔明,但她的朋友却不在那里。他依旧紧抓着高墙这一侧的檐口。只见他面色惨白,眼皮低垂,仿佛已近意识不清的状态。

“快跑!”他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催促她。

“快跑!”

费尔明双膝着地,往后一倒。战机从正上方呼啸而过,他闭上双眼之前,瞥见一连串炸弹从天而降。

***

艾莉夏拼了命往前跑,越过屋顶平台,目标朝向那座雄伟的玻璃圆顶。她不知道炮弹的落点会在哪里,遭殃的会是这几栋建筑的外墙,还是在空中就爆炸了?

一股震耳欲聋的风暴在空中窜起,猛力将她往前推了一把。一片片火烫的金属碎片与她擦身而过。就在此时,她感觉有个拳头大的东西强力插入她的臀部。猛烈的撞击把她抛向空中,推着她撞上玻璃圆顶。艾莉夏破窗而入,跌入空荡的圆顶内。那本书不小心从手中滑落了。

小女孩高速俯冲而下,穿越了恍若永恒的幽暗,最后落在一块帆布上,失控的历险总算暂停。那块帆布承受她的重量而下压弯折,最后,她仰卧在一片类似木制平台的板子上。

上方大约十五公尺处,清楚可见她破窗而入时在圆顶留下的大洞。她试图侧躺,却发现右腿毫无知觉,腰部以下几乎无法活动。她继续张望,这才发觉从手中脱落的书正躺在平台边缘。

她以双臂支撑,慢慢爬过去,伸手摸了摸书脊。新一波轰炸撼动了整幢建筑,一阵摇晃之中,书被抛向半空。艾莉夏赶紧探头往平台外看了看,发现书页凌空振动,就这样坠入深不见底的黑洞。

屋外夜空映入的火光,成了散布黑暗中的微光。艾莉夏睁大双眼,简直不敢置信。倘若双眼没有欺骗她,映入眼帘的是个巨型螺旋格局空间的高处,一座由许多走道、通道、拱门和长廊建构的无尽迷宫,简直就像一座大教堂。但与她印象中的教堂不同,这里并非由石头砌成。

而是书籍

玻璃圆顶映入的光芒,在她眼前显现出多处石阶和天桥相连的景象,数以千计的书籍打造出曲折迂回的空间。下方的黑洞深处,隐约可见缓缓移动的昏黄灯光。

忽然,灯光停驻原地,仔细一看,艾莉夏看见一个满头华发的男子,手持提灯,正不断往上张望。臀部的疼痛有如刀割,她的视线顿时模糊起来。她阖上双眼,随即陷入昏迷。◇(节录完)

——节录自《灵魂迷宫》/圆神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小说:灵魂迷宫】系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星期五终于到了。我抵达办公室的时候,同事已经围在煮水壶的四周,聊著肥皂剧。他们没理我,而我很久以前早就不再主动找他们聊了。
  • 之后她又被提审过两次,手脚又被戴上大镣铐,审案的警察不再问她知道多少,而是暴力地刑讯逼供,她的案子现在已经很清楚了,是她自己找死,一纸说明书就能换来自由,她却非赖在牢房里不肯走,三句两句把揭批邻居划清界线的悔过书给写了,就什么事都没了。
  • 我这碗汤,并不是为了抹掉你的过去,而是为了让你的新生,不受过去的约束”,孟婆温言道:“一生的记忆,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无比珍贵,但也无比沉重。人生在世,就犹如负重攀爬,只有不断减轻负担,才能一路前进…
  • 本来应该下午三点到站的班车,现在都快六点了,还没一点儿影子。前门外东火车站里面等著去天津、等著接亲戚朋友的人群,灰灰黑黑一片,也早都认了。
  • 八岁的萨米亚喜欢跑步,她和邻居阿里在沙滩练习、在街道奔跑。阿里指定自己当她的“专业教练”,为她计时,鞭策她达到目标。对他们来说,在多灾多难的索马利亚,萨米亚的跑步生涯是生活中的唯一期待:她有天分,也有决心要参加奥运,就像她的英雄——伟大的索马利亚跑步选手莫・法拉。
  • 柏利安大喊,同时三步并作两步往舱里去。一盏昏暗的灯左摇右晃,微光中看得出里头约有十几个孩子因为害怕而紧缩在沙发或小床上。
  • 大学四年,他稳坐学校代表队当家捕手位置,虽然学校出外比赛成绩一直不理想,但他个人表现始终得到所有人肯定。他的无私及乐于助人,为他赢得最佳人缘,而永不放弃的奋斗精神,也使他众望所归地在大学最后两年都得到担任队长的荣誉。
  • 三枝子拚命忍住想将这件事告诉身旁两位评审的冲动,虽然她事前完全不看参赛者资料,但西蒙通常会浏览一遍,思美洛则是习惯清楚掌握资讯,所以他们不可能没注意到这行字;而且更令人惊讶的是,上头还标示著“附有推荐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