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骆驼行-从台湾到大陆(55)

55 “ 不 惑 ” 之 惑
墨尔本 骆驼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1月25日讯】55 “ 不 惑 ” 之 惑

孔 子 说 , 四 十 而 不 惑 , 可 是 我 进 入 不 惑 之 年 的 时 候 , 坎 坷 的 遭 遇 却 令 我 大 惑 不 解 。

1971 年 的 秋 天 ,结 束 了 校内监督劳 动 后 , 我 就被送到农 村 去 。 表 面 上 看 , 我 已 不 再 被 严 格 监 督 了 。 我 不 是 从 事 纯 粹 的 农 业 劳 动 , 而 是 服 务 于 下 乡 劳 动 的 学 生。这 是 秋 收 季 节 , 培 思 中 学 又 组 织 大 批 学 生 下 乡 学 农 了 。 我 被 分 派 到 一 个 班 级 , 为 学 生 做 饭 。 这 班 级 的 跟 班 教 师 是 女 的 , 名 叫 齐 荣 , 是 教 政 治 的 , 共 产 党 员 。 从 往 日 的 接 触 中 , 我 发 觉 此 人 的 特 点 是 : 笑 起 来 比 谁 都 甜 都 迷 人, 可 一 旦 收 起 笑 容 , 那 就 比 谁 都 凶 都 狠。当 我 奉 命 来 到 她 这 个 班 级 报 到 时,她 眉 开 眼 笑 地 向 学 生 们 介 绍 说:“骆 驼 老 师 为 你 们 做 饭 真 是 你 们 的 福 气 , 他 工 作 一 向 勤 勤 恳 恳 , 一 定 会 把 伙 食 办 的 很 好 。 ”

其 实 伙 食 办 的 好 坏 与 我 无 关 , 我 只 不 过 是 个 烧 饭 炒 菜 的 , 整 个 伙 食 计 划 我 是 无 权 过 问 的 。 齐 荣 老 师 有 她 自 己 的 “ 伙 食 班 子 ” , 由 红 卫 兵 排 的 排 长 负 责 。 这 个 学 生 是 齐 荣 的 高 足 , 人 倒 是 挺 聪 明 的 , 他 的 名 字 和 当 时 的 上 海 军 管 会 主 任 王 维 国 可 续 上“ 兄 弟 ” 关 系 , 也 叫 王 维 什 么 。 他 指 挥 著 几 个 小 兄 弟 在 厨 房 里 忙 碌 著 , 我 就 为 他 们 跑 跑 腿 。 所 以 , 齐 荣 在 学 生 面 前 说 的 那 些 好 话 , 我 根 本 没 有 听 进 去 。 我 清 楚 地 记 得 , 在 “ 文 革 ”前 , 我 教 她 的 班 级 语 文 课 , 她 经 常 向 我 反 映 学 生 对 我 的 赞 扬 , 说 我 教 的 如 何 好 , 如 何 生 动 , 她 那 时 总 是 以 “ 好 朋 友 ” 的 面 目 同 我 打 交 道 , 可 “ 文 革 ” 一 开 始 , 我 们 之 间 立 刻 化 友 为 敌 , 把 我 拖 到 她 的 班 级 里 , 那 个 斗 争 会 的 激 烈 程 度 可 谓 全 校 之 冠 。 不 久 我 平 反 了 , 她 又 三 番 五 次 地 跑 到 我 跟 前 , 灰 溜 溜 地 向 我 道 歉 , 要 同 我 恢 复 “ 邦 交 ”(相 互 帮 助 ), 我 们 之 间 确 实 也 “ 热 火 ” 了 三 年 多 , 而 当 我 第 二 次 进 “ 牛 棚 ” 后 , 我 们 再 次 化 友 为 敌 了 , 这 回 她 十 拿 九 稳 地 认 为 是 在 贯 彻 “ 毛 主 席 的 革 命 路 线 ” , 骆 驼 肯 定 被 打 倒 。 所 以 这 次 她 再 次 把 我 拖 到 班 级 里 开 斗 争 会 时 , 她 的 凶 狠 态 度 让 所 有 的 教 师 吃 惊 。 可 是 万 万 没 想 到 骆 驼 竟 没 被 戴 上 “ 反 革 命 ”的 帽 子 , 这 似 乎 令 她 有 些 失 望 。 这 次 下 乡 劳 动 , 工 宣 队 把 我 派 到 她 的 班 级 来 也 出 乎 她 的 意 料 。 这 真 够 她 担 心 的 , 骆 驼 会 不 会 采 取 什 么 报 复 行 动 呢 ? 好 在 把 我 置 于 “ 王 维 国 弟 弟 ”的 监 视 下 , 谅 我 不 敢 乱 说 乱 动 。

为 学 生 服 务 也 是 我 最 乐 意 干 的 。 我 每 天 早 晨 二 点 钟 就 起 来 烧 粥 , 尽 管 几 个 学 生 规 定 好 轮 流 起 早 烧 粥 , 我 总 是 不 喊 他 们 起 来 , 而 让 他 们 保 持 足 够 的 睡 眠 。 我 每 天 都 把 厨 房 打 扫 的 很 干 净 , 锅 碗 瓢 盆 也 都 保 持 清 洁 , 我 还 注 意 节 约 用 煤 , 把 节 省 下 来 的 钱 补 充 到 菜 金 里 去 。 这 些 都 受 到 学 生 们 的 称 赞 。此 外 , 我 还 在 闲 暇 时 帮 助 附 近 农 民 扫 扫 场 地 、 挑 水 , 教 农 家 孩 子 识 字 , 农 民 们 亲 切 地 喊 我 “ 骆 老 师 ” , 可 是 红 卫 兵 一 听 农 民 这 样 喊 , 就 纠 正 说 : “ 他 不 是 老 师 , 我 们 的 老 师 是 齐 荣 。 ”

下 到 齐 荣 班 级 的 还 有 另 外 一 个 老 师 , 她 叫 严 华 , 是 教 数 学 的 , 运 动 初 期 也 进 过 “ 牛 棚 ” , 这 对 她 起 到 了 “ 镀 金 ” 作 用。 平 反 后 , 学 生 们 总 认 为 她 是 无 辜 的 受 害 者 , 从 此 她 以 “ 革 命 教 师 ” 的 身 份 出 现 , 对 我 则 严 格 划 清 界 限 。 为 了 避 免 “ 嫌 疑 ”,她 平 时 是 不 到 厨 房 来 的 。

11月 15日 这 一 天 是 我 四 十 岁 生 日 , 正 好 这 天 “ 王 维 国 弟 弟 ” 要 我 到 镇 上 买 米 , 同 时 还 派 了 一 名 红 卫 兵 监 督 我 。 这 个 红 卫 兵 对 我 也 不 错 , 我 们 很 顺 利 地 完 成 了 任 务 , 我 还 顺 便 买 了 一 瓶 酒 , 讲 明 是 为 了 庆 贺 我 自 己 的 “ 四 十 大 寿 ” 。 在 酒 店 门 口 看 见 一 本 旧 的 英 文 杂 志 丢 在 地 上 , 我 顺 手 拾 起 来 翻 了 翻, 有 几 张 风 景 照 片 吸 引 了 我 , 我 便 把 它 带 回 “ 家 ” 来 。 午 饭 后 , 闲 著 没 事 , 便 翻 开 那 本 杂 志 欣 赏 风 景 照 片 , 由 于 一 时 来 了 兴 趣 , 便 复 习 起 英 文 来 , 长 久 没 有 接 触 英 文 了 , 现 在 读 起 来 颇 觉 亲 切 , 一 时 心 血 来 潮 , 就 拿 出 我 的 小 本 子 , 抄 下 几 个 描 写 风 景 的 英 文 句 子 。 就 在 这 时 , 那 位 老 “ 棚 友 ” 严 华 从 我 身 边 走 过 , 说 了 句 : “ 哟 , 你 怎 么 研 究 起 英 文 来 了? ” 我 随 口 答 一 句 : “ 买 米 时 拣 到 一 本 旧 杂 志 , 随 便 翻 翻 呗 。 ”

这 天 下 午 , 有 两 个 中 学 生 跑 来 问 我 几 个 语 文 问 题 , 我 还 给 他 们 讲 了 几 个 成 语 故 事 。 我 因 为 受 到 了 农 民 的 尊 敬 而 开 心 , 晚 饭 时 独 自 关 在小 屋 里 饮 了 几 杯 水 酒 。 晕 晕 乎 乎 躺 下 后 , 脑 子 里 思 前 想 后 , 在 四 十 岁 这 个 年 龄 上 想 到 许 多 问 题 , 孔 子 说 “ 四 十 而 不 惑 ” , 是 说 人 到 了 四 十 岁 , 年 富 力 强 , 就 成 熟 了 , 可 以 干 许 多 事 。 许 多 革 命 家 到 四 十 岁 时 , 都 已 经 干 出 一 番 事 业 了 。 我 的 祖 父 四 十 岁 时 已 成 为 故 乡 一 带 有 名 的 绅 士 , 为 人 们 所 敬 仰 , 我 父 亲 四 十 岁 的 时 候 , 当 上 了 陆 军 总 部 的 监 察 主 任 , 成 为 总 司 令 的 得 力 助 手 。 如 今 看 看 我 自 己 , 唉 , 在 庆 贺 自 己 四 十 岁 生 日 时 , 却 是 个 被 监 督 劳 动 的 “ 火 头 军” ! 想 到 这 里 , 滑 稽 可 笑 的 感 觉 多 于 悲 伤 。 我 又 打 开 小 皮 箱 , 拿 出 妻 儿 的 照 片 , 让 他 们 也 陪 我 度 过 这 个 特 殊 的 夜 晚 。 我 握 著 照 片 , 就 这 样 沉 沉 入 睡 了 。 次 日 早 晨 两 点 钟 , 我 准 时 醒 来 , 赶 快 淘 米 , 烧 早 饭 , 和 往 常 一 样 , 到 四 点 钟 时 , 一 切 都 准 备 好 了 。 我 回 到 我 的 小 屋 里 , 准 备 躺 下 来 休 息 一 会 儿 。 突 然 小 屋 门 被 一 脚 踢 开,“王 维 国 弟 弟 ”带 著 两 个 红 卫 兵 气 势 汹 汹 地 闯 进 来 。 我 问 : “ 什 么 事 ? ”

那 个 为 头 的 红 卫 兵 冲 著 我 吼 叫 : “ 把 你 的 反 动 东 西 交 出 来 ! 你 写 的 反 革 命 文 章 ! ”

“ 什 么 ‘ 反 革 命 文 章 ’ , 这 是 怎 么 回 事 ? ”

为 头 的 那 位 “ 王 维 国 弟 弟 ” 命 令 另 一 位 红 卫 兵 把 我 捆 起 来 ﹐他 们 立 即 用 绳 子 把 我 捆 起 来 。 然 后 他 们 拉 开 我 的 被 子 , 又 检 查 枕 头 , 没 有 什么 收 获 , 他 们 有 些 气 急 败 坏 , 又 从 床 底 下 拖 出 箱 子 , 倒 出 所 有 的 东 西 , 还 是 找 不 到 他 们 所 要 的“ 反 动 文 章 ”。 我 说 我 没 有 什 么 “ 反 动 文 章 ” , 他 们 就 用 皮 带 抽 打 我 。 随 后 , 他 们 拉 开 小 桌 的 抽 斗 , 发 现 了 英 文 杂 志 和 小 本 子 , 翻 开 小 本 子 一 看 , 有 些 英 文 字 , 他 们 笑 了 : “ 好 啊 , 藏 在 这 里 了 ! ” 他 们 把 英 文 字 的 一 页 撕 下 来 , 跑 到 隔 壁 去 , 只 听 他 们 兴 奋 地 汇 报:“ 找 到 了!找 到 了!”另 外 一 个 声 音 : “ 赶 快 送 给 工 宣 队 去 ! ” 这 是 齐 荣 的 声 音 , 原 来 是 齐 荣 导 演 的 这 出 戏 。

半 分 钟 后 , 齐 荣 走 过 来 , 首 先 叫 红 卫 兵 给 我 松 绑 , 然 后 看 著 被 翻 的 乱 七 八 糟 的 衣 物 , 她 说 : “ 今 天 这 个 情 况 完 全 是 骆 驼 造 成 的 , 应 由 骆 驼 负 责 ! ”

“ 你 们 究 竟 想 干 什 么 ? ” 我 愤 怒 地 问 。

“ 干 什 么 ? 你 自 己 心 里 明 白 。 革 命 小 将 提 高 警 惕 , 注 意 阶 级 斗 争 新 动 向 ! ” 齐 荣 振 振 有 辞 。

“ 红 卫 兵 到 今 天 还 打 人 ? 这 也 符 合 毛 主 席 的 政 策 吗 ? ”

“你 若 是 痛 痛 快 快 地 把 东 西 交 出 来,还 会 打 你 吗?”齐 荣 还 强 词 夺 理。

“ 他 们 要 我 交 出 ‘ 反 动 文 章 ’ 。 我 哪 有 什 么 ‘ 反 动 文 章 ’ ! ”

“ 是 不 是 反 动 文 章 , 等 工 宣 队 的 评 判 吧 。 ” 红 卫 兵 头 头 说 。

“ 那 好 , 我 建 议 工 宣 队 用 大 字 报 把 那 些 字 公 布 出 来 , 再 请 懂 英 文 的 教 师 翻 译 出 来 ! ” 我 大 声 嚷 道 。

“ 好 啦 好 啦 , 这 些 事 工 宣 队 会 处 理 的 。 骆 驼 , 把 你 的 东 西 收 拾 一 下 吧 。 ” 齐 荣 说 罢 扬 长 而 去 。

我 闷 闷 不 乐 地 收 拾 房 间 , 他 们 开 早 饭 了 , 有 人 喊 我 吃 早 饭 , 我 也 没 理 睬 。

早 饭 后 , 学 生 们 又 去 劳 动 了 ,“ 王 维 国 弟 弟 ” 临 走 嘱 咐 我 烧 开 水 , 我 也 不 理 。 我 不 但 不 供 应 开 水 , 连 午 饭 也 没 烧 。 没 有 我 插 手 , 负 责 厨 房 工 作 的 几 个 红 卫 兵 抓 了 瞎 , 好 象 齐 荣 向他 们 交 代 了 什 么 , 他 们 也 不 让 我 插 手 , 我 就 在 我 的 小 屋 里 睡 大 觉 。

下 午 , 工 宣 队 的 金 连 长 来 了 , 他 先 找 齐 荣 说 了 一 会 儿 话 , 然 后 来 到 我 这 里 , 开 头 就 很 友 好 地 打 招 呼 , 问 我 吃 饭 没 有 , 说 : “ 不 吃 饭 可 不 行 啊 。 听 说 你 罢 工 了 , 哈 哈 , 老 骆 啊 , 这 可 不 好 。 ” 他 挨 著 我 坐 在 床 沿 上 , 用 手 轻 轻 抚 摸 我 的 背 : “ 事 情 已 经 弄 清 楚 了 , 是 学 生 们 冤 枉 了 你 。 他 们 还 以 为 发 现 了 阶 级 斗 争 新 动 向 , 把 从 你 这 里 搜 出 的 英 文 字 送 到 我 们 那 里 , 我 们 工 宣 队 的 刘 师 傅 懂 得 英 文 , 他 一 看 就 说 : ‘ 这 些 孩 子 胡 闹 , 这 是 写 风 景 的 句 子 ’ , 也 难 怪 , 这 些 红 卫 兵 没 好 好 念 书 , 看 不 懂 英 文……”我 立 即 打 断 他:“学 生 不 懂,那 他 们 的 跟 班 教 师 也 不 懂 ?” 金 连 长 马 上 打 圆 场:“你 是 说 齐 老 师 ? 她 是 教 政 治 的 , 她 没 学 过 英 文 , 她 哪 有 你 的 文 化 水 平 啊 。 ” 我 觉 得 再 谈 下 去 也 没 什 么 意 思 , 就 问 他 : “ 你 们 怎 么 处 理 这 个 问 题 ? ”

“ 处 理 嘛﹐ ” 他 沉 吟 了 一 下 , “ 事 情 过 去 了 也 就 算 了 ,老 骆 啊 , 你 是 大 人 , 应 该 高 姿 态 , 不 同 他 们 计 较 , 他 们 已 经 认 错 了 。 到 底 是 革 命 小 将 , 转 变 的 快 , 你 照 常 工 作 , 把 伙 食 抓 起 来 。 ”

“ 我 不 敢 抓 伙 食 了 , 他 们 会 怕 我 往 饭 里 下 毒 的 。” 我 赌 气 说 。

金 连 长 大 笑 一 阵 : “ 你 在 说 笑 话 , 怎 么 会 呢 。 ”

“我 无 论 如 何 也 不 能 再 在 这 里 劳 动 了。请 把 我 调 到 别 处 去。硬 把 我留 在 这 里﹐我 也 不 会 把 工 作 做 好 的。”

他 还 企 图 说 服 我﹐说 什 么 这 件 事 说 明 “革 命 小 将”觉 悟 高﹐警 惕 性 强﹐是 可 喜 的。我 应 该 高 兴。经 过 这 件 事﹐也 说 明 我 没 有 问 题﹐今 后 会 取得“小 将”们 的 更 大 信 任……

他 滔 滔 不 绝 地 讲 ﹐我 一 声 不 响 地 听。当 他 问 我 “ 怎么 样”时﹐我 总 是 坚 决 地 要 求 调 离 这 个 地 方﹐永 远 不 再 和 这 个 班 级搭 界。

最 后﹐他 们 终 于 答 应 了 我 的 要 求。我 背 起 行 李﹐拎 起 我 的 小 皮 箱﹐目 不 斜 视﹐头 也 不 回 地离 开 了这 块“学 农 基 地”。从 背 后 传 来“再 会”的声 音﹐我 也 不 理。对 这 些 人 还有 什 么 “ 礼 貌”可 言﹗

傍 晚 时 分﹐我 回 到 家 里。杜 娟 和 望 儿 见 我 进 门 大 吃 一 惊﹕“你 怎 么 回 来 了﹖”杜 娟 问 。小 儿 子 忙 把 我 的 小 皮 箱 接 过 去。

“回 家 过 生 日 ﹗ ”我 半 开 玩 笑 地 说 著﹐将 行 李 交 给 杜 娟。

“你 的 生 日 是 昨 天﹐你 怎 么 昨 天 不 回 来 ﹖”杜 娟 又 说。

我说昨天太忙﹐没脱开身﹐今天补。这正是吃晚饭的时候。杜娟又叫望儿去买酒和一碗卤菜﹐全家人真的给我庆贺起我的“四十大庆”来。小家庭又充满了欢乐。

饭后﹐杜娟收拾好厨房后﹐坐下来﹐正儿八经地问我﹕

“到底出了什么事﹖快快照实告诉我。”

于是我把这两天的情况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这母子二人。只是把挨打的情节隐瞒了。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杜娟若有所悟﹐“其实我早就预料到你会出这种事﹐这和林彪有关。”

“你说什么﹖林彪﹖”我不解其意。

“你不知道﹖噢﹐你们这些受审查的人没听报告。”

望儿急忙插上一句﹕“林彪是个卖国贼﹐摔死啦﹗”

这太令我震惊了。我睁大眼睛看着杜娟。杜娟一摆手﹕

“嗨﹐越是大人物﹐越出大问题。昨天各单位都传达了‘九一三事件’真相﹐林彪父子为了抢班夺权﹐要谋害毛主席﹐没有成功﹐匆匆忙忙坐飞机逃跑﹐飞到了蒙古的温都尔罕﹐飞机失事﹐掉下来摔死了﹗”

“这简直不可思议﹐林彪是中国的第二号人物﹐是副统帅﹐是文化大革命的旗手﹐是法定的毛主席接班人﹐是毛主席最亲密的战友﹐他怎么可能谋害毛主席﹖”我自言自语。

“看吧﹐又要学习中央文件了。还要搞大批判﹐像批判刘少奇那样。不过批林可不容易啊。对了﹐传达文件时﹐有个通知﹐说这件事使亲者痛﹐仇者快。国内外敌人都会有所举动﹐要大家密切注意阶级斗争新动向。严防已被揪出的人乱说乱动。所以我估计到你可能又要受冲击—果然不出所料。”

这时我突然想起那本英文杂志里面有一幅林彪和毛主席并肩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检阅红卫兵的照片。

杜娟又说了﹕“唉﹐看来你总是在笔头上出问题。过去写文章一再受批﹐现在不写文章了﹐又心血来潮写起英文来。你什么时候能够改掉这个恶习啊﹖”

写文章成了“恶习”﹗我实在不服。但我又说不出理由。因为她说的是事实。我只有沉重地叹气。

“骆驼﹐停了你的笔吧。以后什么也别写了。我今生别无他求﹐只希望保持咱们这个小家庭平安无事﹐大家能够健康地活到看见台湾的亲人。”

我仍无话可说。儿子发言了﹕

“爸爸﹐你曾对我说过﹐只有写‘毛主席万岁’才会不犯错误。可是你写了那么多‘毛主席万岁’﹐人家还是不放过你﹐高思奇也是因为写了这几个字﹐他全家都遭了殃…… ”

“问题不在于写什么﹐说什么﹐你看林彪哪天不喊毛主席万岁﹐他还题词‘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毛主席思想’﹐可是他骨子里呢﹖…… ”杜娟说到这里打住了。是的﹐下面的话不用说也明白了。

“可我们都是一直打心里热爱毛主席的﹐也没落到好下场。”我有些牢骚了。“往后日子该怎么过呀﹖”

“过一天算两个半天。就这么过呗。什么也别说﹐在当今社会﹐两种人最幸福﹐一种是瞎子﹐一种是聋子。最好是又瞎又聋…… 好啦﹐不说啦﹐休息﹗”

本书获作者授权转载,欲购者请联系澳洲罗小姐:sluo@epochtimes.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 文 化 大 革 命 ” 运 动 就 是 一 个 造 神 运 动 。 中 国 共 产 党 在 这 个 运 动 中 , 动 员 全 国 人 民 把 自 己 的 领 袖 一 步 步 捧 上 神 坛 。 运 动 开 展 三 年 后 , 对 毛 泽 东 的 个 人崇 拜 已 经 达 到 了 历 史 的 顶 点 。
  • 自 从 工 宣 队 进 驻 培 思 中 学 以 后 , 单 权 比 谁 都 忙 , 又 是 贴 标 语 、 又 是 出 布 告 、 又 是 写 黑 板 报 ,简 直 成 了 工 宣 队 的 笔 墨 师 爷 。 他 是 怎 样 受 到 “ 重 用 ” 的 呢 ?
  • 毛 主 席 关 于 “ 复 课 闹 革 命 ” 的 号 召 发 出 一 年 多 了 , 学 生 们 还 是 很少 有 人 回 到 学 校 上 课 。 毕 业 生 大 多 呆 在 家 里 , 他 们 得 响 应 毛 主 席 的 另 一 个 号 召 “ 到 农 村 去 ” 。
  • 1968年 春 天 , 一 天 上 午 , 我 正 在 家 中 读 报 时 , 忽 听 有 人 敲 门 , 出 去 开 门 一 看 , 喜 出 望 外 地 看 见 老 同 学 艾 思 尔 站 在 门 外 , 她 旁 边 站 著 一 个 小姑 娘 , 显 然 是 她 的 女 儿 小 绮 了 。 可 是 令 我 惊 奇 的 是 , 这 母 女 身 后 站 的 不 是 王 湘 , 却 是 杨 冰 ! 我 脱 口 而 出 : “怎 么 是 杨 冰 不 是 王 湘 ? ”
  • “ 文 革 ” 以 前 , 有 很 多 玩 具 和 小 人 书 供 儿 童 玩 耍 和 阅 读 , 可 是 “ 文 革 ” 一 来 , “ 扫 四 旧 ” 一 阵 风 把 这 些 “ 资 产 阶 级 的 玩 艺 儿 ” 统 统 刮 到 垃 圾 堆 里 去 了 , 小 学 校 里 成 立 了 “ 红 小 兵 ” 取 代 了 “ 少 先 队 ” 。 红 小 兵 的 时 尚 武 器 是 红 缨 枪 。 但 是 就 那 样 一 根 棍 子 也 引 不 起 孩 子 的 强 烈 兴 趣 。
  • 由 于 中 央 和 “ 中 央 文 革 ” 的 支 持 , 全 国 各 地 的 造 反 派 势 力 迅 速 膨 胀 , 保 守 派 势 力 则 日 渐 衰 落 , 但 他 们 总 认 为 自 己 是 真 正 的 革 命 派 , 是 保 卫 红 色 江 山 的 主 力 军 , 而 “ 造 反 派 ” 则 是 “ 反 革 命 ” 。 于 是 两 派 势 力 便 在 全 国 各 地 势 不 两 立 地 打 起 来 。 一 个 全 面 的 内 战 就 这 样 开 始 了 。 这 可 以 说 是 “ 武 装 斗 争 ” 。
  • 我看了李岩一眼接着说,“东方的宗教采用了另外的方法。比如释迦牟尼的法门,核心思想是‘戒定慧’。一出家就要受五戒:不杀生、不饮酒、不偷盗、不淫邪、不妄语,这叫沙弥戒,往上还有比丘戒、罗汉戒什么的,越往上不能做的事儿越多。
  • 在中国历史上有多次反对政府的学生运动都被政府镇压下去了。如今的红卫兵运动也是反政府的学生运动这个政府是共产党领导的,而这个反政府的学运却受到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的支持。毛说:“凡是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红卫兵造反有理,我支持你们。”谁不知道毛泽东的意图是什么。
  • 时间在前进,运动在往纵深发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