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骆驼行-从台湾到大陆(59)

59 尼 克 松 来 了
墨尔本 骆驼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1月26日讯】59 尼 克 松 来 了

我 住 进 眼 科 医 院 , 为 了 治 疗 , 我 的 眼 睛 被 蒙 起 来 , 于 是 我 陷 入 了 黑 暗 世 界 。 然 而 我 并 不 感 到 寂 寞 , 因 为 我 还 有 耳 朵 可 以 听 到 声 音 。 我 的 鼻 子 也 永 远 张 开 著 , 我 的 双 手 也 可 以 触 摸 周 围 的 东 西 , 此 外 , 我 的 妻儿 每 天 傍 晚 总 来 陪 著 我 , 服 侍 我 , 并 且 告 诉 我 许 多 有 趣 的 新 闻 。

一 天 , 杜 娟 带 来 一 个 新 的 消 息 : 美 国 总 统 尼 克 松 要 来 中 国 访 问 毛 主 席 , 还 要 到 上 海 来 。 这 是 一 个 震 动 世 界 的 消 息 , 正 如 这 位 总 统 在 宴 会 上 讲 的 : “ 全 世 界 在 注 视 著 我 们 。 ”

尼 克 松 是 反 共 起 家 的 资 产 阶 级 政 治 家 , 他 和 共 产 党 水 火 不 容 , 怎 么会 突 然 访 华 呢 ? 在 我 们 病 房 里 有 一 位来自“国 际问题研 究 所”的 病 人解 释 说 : 自 从 中 国 大 陆 解 放 后 , 美 国 政 府 总 想 和 中 共 打 交 道 , 早 在 五 十 年 代 里 , 中 美 两 国 大 使 已 经 在 华 沙 会 晤 了 一 百 多 次 , 没 有 进 展 。 可 珍 宝 岛 一 战 之 后 , 苏 联 企 图 用 “ 外 科 手 术 摘 除 中 国 的 核 基 地 ” 这 一 消 息 由 美 国 方 面 巧 妙 地 透 露 给 中 国 政 府 , 这 是 “ 暗 送 秋 波 ” 讨 好 中 国 。毛 泽东 当 然 很 敏 感 , 他 连 忙 在 1970年 国 庆 庆 典 上 将 和 美 国 记 者 斯 诺 二 人 的 合 影 在 人 民 日 报 上 登 了 出 来 , 这 是 个 友 好 的 表 示 。 紧 接 著 又 展 开 了 乒 乓 外 交,中 国 乒 乓 球 队 邀 请 美 国 球 队 访 华,周 恩 来 总 理 予 以 友 好 接 待; 尔 后 美 国 乒 乓 球 队 又 邀 请 中 国 球 队 访 美 , 这 时 两 国交往已 很 明 显 。

随 后 又 通 过 巴 基 斯 坦 总 统叶海亚 罕 从 中 斡 旋 , 安 排 基 辛 格 秘 密 访 问 北 京 , 沟 通 了 两 国 领 导 人 的 思 想 , 所 以 尼 克 松 就 来 了 。

杜 娟 说,关 于 如 何 欢 迎 尼 克 松,中 共 中 央 发 布 了 一 个 十 六 字 的 指 示 : 不 冷 不 热 , 不 亢 不 卑 , 待 之 以 礼 , 若 无 其 事 。

这 个 “ 十 六 字 ” 反 映 出 中 美 两 国 的 特 殊 关 系。自 从 新 中 国 成 立 后 , 美 国 一 直 在 敌 视 这 个 政 府 , 两 国 之 间 热 战 冷 战 已 打 了 多 年 。 美 国 政府 至 今 也 没 有 承 认 中 国 的 新 政 府 。 美 国 是 当 今 世 界 第 一 号 强 国 , 它 的总 统 来 了,却 不 能 以 国 家 元 首 身 份 招 待,因 为 他 还 没 有 承 认 中 国 政 府, 中 国 政 府 也 不 能 承 认 它 。但 是 这 位 总 统 又 是 本 著 友 好 的 态 度 来 访 的, 所 以 这 边 也 不 能 不 表 示 友 好 , 所 以 要 “ 待 之 以 礼 ” 。 如 何 恰 如 其 分 地贯 彻 这 十 六 字 精 神 呢 ?

上 海 市 政 当 局 为 贯 彻 中 央 指 示 , 紧 张 地 忙 碌 起 来 。 首 先 明 令 市 民 不

得 随 便 外 出 , 在 客 人 车 队 经 过 的 地 方 , 附 近 几 条 马 路 一 律 封 闭 , 不 许

有 “ 闲 人 ” 行 走 。 届 时 看 上 去 大 街 行 人 如 织 , 男 女 老 少 一 应 俱 全 , 有 的 行 色 匆 匆 , 有 的 悠 然 闲 逛 , 也 有 的 锻 炼 身 体 , 还 有 一 对 对 青 年 情 侣 谈 情 说 爱 , 好 一 派 太 平 盛 世 景 象 ! 其 实 那 都 是 上 海 民 兵 化 妆 表 演 的 。 这 是 第 一 幕 。 还 有 第 二 幕 : “ 车 队 ” 表 演 。 在 指 定 地 点 , 集 结 好 成 千 上 万 辆 各 式 各 样 的 机 动 车 和 自 行 车 , 有 大 客 车 , 公 共 汽 车 , 小 轿 车 , 吉 普 车 , 载 重 汽 车 等 等 , 待 命 出 发 。 等 指 挥 中 心 一 声 令 下 , 这 成 千 上 万 的 车 辆 便 倾 巢 而 出 , 浩 浩 荡 荡 从 客 人 下 榻 的 宾 馆 窗 下 开 过 , 车 上 的 人 个 个 精 神 振 奋 , 有 说 有 笑 。 这 时 陪 客 人 员 便 对 客 人 说 : “ 现 在 是 下 班 时 间 , 工 人 们 乘 坐 各 种 交 通 工 具 回 家 了 。 ” 于 是 客 人 们 无 不 赞 叹 中 国 的 交 通 工 具 先 进 而 充 足 , 中 国 人 的 纪 律 严 明 而 又 意 气 风 发 。 第 三 幕 是 “ 商 场 购 物 ” 。 这 是 专 供 客 人 参 观 表 演 的。商 场 的 “ 营 业 员 ” 和 “ 顾 客 ” 都 是 民 兵 扮 演 的 。 扮 演 顾 客 的 民 兵 最 开 心 , 他 们 每 人 领 到 二 十 元 人 民 币 (在 当 时 不 算 小 数 目 ), 当 著 外 宾 的 面 买 了 称 心 如 意 的 物 品 拎 回 家 去 。 那 货 架 上 的 商 品 都 是 经 过 精 心 挑 选 的 高 档 货 , 堆 积 如 山 , 琳 琅 满 目 。 有 的 货 品 内 定 不 外 卖 , 但 是 当 著 外 宾 的 面 可 以 随 便 选 购 (事 后 我 听 一 位 扮 演 顾 客 的 工 宣 队 员 说 : “ 那 大 红 枣 一 个 个 象 鸡 蛋 那 样 大 , 不 知 哪 里 弄 来 的 。 ” )这 个 场 面 给 客 人 留 下 的 印 象 是 : 中 国 的 市 场 繁 荣 , 人 民 的 购 买 力 真 强 ! 第 四 幕 是 “ 少 年 宫 ” 。 那 些 儿 童 都 是 从 “ 红 五 类 ” 子 弟 中 百 里 挑 一 选 出 来 的 , 本 身 就 聪 明 伶 俐 , 又 经 过 刻 意 训 练 , 一 个 个 活 泼 大 方,对 答 如 流。当 客 人 问 一 个 小 朋 友“长 大 后 要 做 什 么 ” 时 , 回 答 是 : “ 当 解 放 军 , 打 击 敌 人 , 保 卫 毛 主 席 ! ” 博 得 客 人 的 称 赞 。

这 样 四 幕 精 彩 表 演 组 成 的 这 台 戏 征 服 了 来 自 大 洋 彼 岸 的 洋 人 , 使 他 们 不 得 不 对 中 国 肃 然 起 敬 。 这 次 表 演 也 成 功 地 为 “ 四 人 帮 ” 增 加 了 欺 世 盗 名 的 政 治 资 本 。

然 而 对 上 海 人 民 来 说 , 这 次 表 演 却 带 来 了 灾 难 。 事 后 听 说 , 在 尼 克 松 车 队 经 过 的 铜 仁 路 地 区 有 位 老 人 突 然 犯 了 心 脏 病 , 必 须 马 上 送 医 院 抢 救 , 但 是 刚 抬 出 家 门 就 被 扮 演 成 行 人 的 “ 民 兵 ” 截 留 审 查 , 病 人 的 家 人 恳 求 放 行 , 病 人 不 能 耽 误 , 但 民 兵 说 “ 十 六 字 指 令 不 可 违 抗 , 国 家 大 事 不 可 扰 乱 ” , 直 到 尼 克 松 车 队 开 过 后才 放 行 , 但 这 时 老 人 已 经 归 天 !

杜 娟 和 望 儿 原 先 说 好 要 在 尼 克 松 来 访 那 天 傍 晚 到 医 院 来 陪 我 , 可 是 那 天 我 等 到 深 夜 , 他 们 也 没 来 。次 日 早 晨 一 大 早 , 杜 娟 匆 匆 跑 了 来 向 我 说 明 情 况 : 望 儿 的 学 校 是 在 上 海 展 览 馆 的 对 面 , 昨 天 下 午 , 美 国 客人 驱 车 参 观 展 览 馆 , 这 时 学 校 正 在 上 课 , 一 个 小 朋 友 站 起 来 回 答 老 师 提 问 时 , 忽 然 瞥 见 浩 浩 荡 荡 的 小 轿 车 鱼 贯 开 进 展 览 馆 , 他 禁 不 住 惊 呼 一 声: “ 啊, 这 么 多 小 汽 车 ! ” 其 余 学 生 一 听 , 呼 啦 一 下 子 涌 到 窗 口 ,争 看 奇 景 , 教 师 也 没 法 阻 止 。 跟 随 客 人 的 外 国 记 者 眼 疾 手 快 , 及 时 地 从 马 路 上 抢 拍 了 这 个 镜 头。这 件 事 也 立 刻 被 扮 演 成 行 人 的 民 兵 看 见﹐他立 即 气 势 汹 汹 地 闯 进 学 校,找 到 校 长,追 查“违 反 中 央 指 示 的 肇 事 者 ”。 校 长 赶 到 “ 闹 事 ” 教 室 , 把 教 师 和 全 班 学 生 留 下 来 , 逐 个 审 查 , 和 有 关 的 派 出 所 联 系 , 调 查 学 生 家 长 的 情 况 。 查 到 我 儿 子 时 , 得 知 他 的 父 亲 住 进 眼 科 医 院 , 于 是 又 打 电 话 到 医 院﹐了 解 我 这 个 病 人 有 何 “ 反 常 表 现 ” , 得 知 我 双 目 失 明 , 一 直 躺 在 床 上 , 没 有 “ 阶 级 斗 争 新 动 向 ” , 也 就 算 了 。 全 班 学 生 统 统 审 查 完 毕 , 没 有 找 出 “ 暗 藏 的 敌 人 ” , 这 才 放 学。望 儿 回 到 家 里 时 已 是 凌 晨 一 点 半 , 所 以 也 就 没 法 到 医 院 看 我 了 。

后 来 我 还 听 说 , 在 尼 克 松 访 沪 期 间 , 砖 窑 厂 停 工 , 所 有 劳 动 者 集 中 在 工 棚 里 学 习 毛 主 席 著 作 , 工 棚 外 面 有 民 兵 荷 枪 实 弹 监 视 著 这 些 “ 牛 鬼 ”, 那 些“ 无 产 阶 级 革 命 派 ” 神 经 绷 的 很 紧 , 生 怕 出 事,但 “牛鬼 ”们 却 很 轻 松 , 因 为 他 们 心 怀 坦 荡 。

尼 克 松 访 华 也 使 我 萌 发 了 新 的 希 望 : “ 中 美 关 系 可 望 解 冻 , 这 样 我 和 台 湾 亲 人 的 团 聚 就 不 是 遥 遥 无 期 的 了 。

本书获作者授权转载,欲购者请联系澳洲罗小姐:sluo@epochtimes.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72年初春﹐在一个细雨蒙蒙的上午﹐工宣队给我开了个“介绍信”﹐要我到砖窑厂报到。那里是我接受监督劳动的第三站。
  • 我 的 儿 子 新 望 是 个 非 常 聪 明 可 爱 的 孩 子 。 他 在 托 儿 所 的 时 候 , 那 位 保 育 员 老 太 太 总 喜 欢 抱 著 他 , 以 致 别 人 误 以 为 新 望 是 她 自 己 的 孙 子 。
  • 我 受 监 督 劳 动 的 下一站是 上 海 钢 铁 厂 , 也 就 是 我 校 工 宣 队 的 那 个 工 厂 。 我 被 安 排 在 轧 钢 车 间 , 我 的 任 务 是 每 天 早 晚 打 扫 车 间 , 为 机 器 送 材 料 , 把 一 捆 捆 钢 材 从 地 上 搬 到 机 器 上 , 劳 动 强 度 很 大 , 很 吃 力 , 但 我 感 到 在 精 神 上 是 轻 松 的 , 只 要 埋 头 苦 干 , 工 作 不 出 差 错 , 就 不 会 有 人 跟 我 为 难 。 幸 运 的 是 这 个 车 间 有 位 组 长 王 师 傅 是 我 的 学 生 家 长 , 他 的 大 儿 子 从 我 班 毕 业 后 已 经 送 到 农 村 插 队 入 户 了 , 小 儿 子 才 九 岁 , 因 为 怕 孩 子 惹 麻 烦 , 他 就 把 小 儿 子 带 在 身 边 , 反 正 学 校 里 也 学 不 到 什 么 知 识 。 我 来 了 以 后 , 王 师 傅 让 我 有 空 时 就 教 孩 子 识 字 , 王 师 傅 本 人 就 教 我 怎 样 劳 动 。 我 真 的 在 接 受 工 人 阶 级 再 教 育 了 。
  • 孔 子 说 , 四 十 而 不 惑 , 可 是 我 进 入 不 惑 之 年 的 时 候 , 坎 坷 的 遭 遇 却 令 我 大 惑 不 解 。
  • “ 文 化 大 革 命 ” 运 动 就 是 一 个 造 神 运 动 。 中 国 共 产 党 在 这 个 运 动 中 , 动 员 全 国 人 民 把 自 己 的 领 袖 一 步 步 捧 上 神 坛 。 运 动 开 展 三 年 后 , 对 毛 泽 东 的 个 人崇 拜 已 经 达 到 了 历 史 的 顶 点 。
  • 自 从 工 宣 队 进 驻 培 思 中 学 以 后 , 单 权 比 谁 都 忙 , 又 是 贴 标 语 、 又 是 出 布 告 、 又 是 写 黑 板 报 ,简 直 成 了 工 宣 队 的 笔 墨 师 爷 。 他 是 怎 样 受 到 “ 重 用 ” 的 呢 ?
  • 毛 主 席 关 于 “ 复 课 闹 革 命 ” 的 号 召 发 出 一 年 多 了 , 学 生 们 还 是 很少 有 人 回 到 学 校 上 课 。 毕 业 生 大 多 呆 在 家 里 , 他 们 得 响 应 毛 主 席 的 另 一 个 号 召 “ 到 农 村 去 ” 。
  • 1968年 春 天 , 一 天 上 午 , 我 正 在 家 中 读 报 时 , 忽 听 有 人 敲 门 , 出 去 开 门 一 看 , 喜 出 望 外 地 看 见 老 同 学 艾 思 尔 站 在 门 外 , 她 旁 边 站 著 一 个 小姑 娘 , 显 然 是 她 的 女 儿 小 绮 了 。 可 是 令 我 惊 奇 的 是 , 这 母 女 身 后 站 的 不 是 王 湘 , 却 是 杨 冰 ! 我 脱 口 而 出 : “怎 么 是 杨 冰 不 是 王 湘 ? ”
  • “ 文 革 ” 以 前 , 有 很 多 玩 具 和 小 人 书 供 儿 童 玩 耍 和 阅 读 , 可 是 “ 文 革 ” 一 来 , “ 扫 四 旧 ” 一 阵 风 把 这 些 “ 资 产 阶 级 的 玩 艺 儿 ” 统 统 刮 到 垃 圾 堆 里 去 了 , 小 学 校 里 成 立 了 “ 红 小 兵 ” 取 代 了 “ 少 先 队 ” 。 红 小 兵 的 时 尚 武 器 是 红 缨 枪 。 但 是 就 那 样 一 根 棍 子 也 引 不 起 孩 子 的 强 烈 兴 趣 。
  • 由 于 中 央 和 “ 中 央 文 革 ” 的 支 持 , 全 国 各 地 的 造 反 派 势 力 迅 速 膨 胀 , 保 守 派 势 力 则 日 渐 衰 落 , 但 他 们 总 认 为 自 己 是 真 正 的 革 命 派 , 是 保 卫 红 色 江 山 的 主 力 军 , 而 “ 造 反 派 ” 则 是 “ 反 革 命 ” 。 于 是 两 派 势 力 便 在 全 国 各 地 势 不 两 立 地 打 起 来 。 一 个 全 面 的 内 战 就 这 样 开 始 了 。 这 可 以 说 是 “ 武 装 斗 争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