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骆驼行-从台湾到大陆(66)

66 恢 复
墨尔本 骆驼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1月28日讯】66 恢 复

后 来 听 说 “ 四 人 帮 ” 被 粉 碎 后 , 党 中 央 内 部 的 斗 争 也 很 激 烈 。 很 多 人 主 张 立 刻 把 邓 小 平 请 出 来 工 作,而 党 的 临 时 代 主 席 华 国 锋 却 不 同 意 , 他 说 “ 凡 是 毛 主 席 制 定 的 政 策 都 不 能 动 ; 凡 是 毛 主 席 的 指 示 都 必 须 执 行 。 ” 既 然 毛 主 席 罢 了 邓 小 平 的 官 , 那 就 不 能 让 邓 小 平 出 来 工 作 。 华 国锋提 出 了 “ 抓 纲 治 国 ” 的 原 则 , 这 个 “ 纲 ” 就 是 阶 级 斗 争 之 纲 , 而 他 的 治 国 方 针 只 是 各 条 战 线 保 持 现 状 , 努 力 工 作 。

尽 管 毛 泽 东 在 世 时 表 示 信 任 华 国锋, 但 华 本 人 资 力 不 深 , 在 中 央 势 单 力 薄 , 斗 不 过 那 些 党 内 的 元 老 派 。 斗 争 很 快 有 了 眉 目 : 华 国锋被 挤 下 了 台 , 邓 小 平 复 出 。 到 1978年 底 , 中 央 召 开 了 十 一 届 三 中 全 会 , 会 议 否 定 了 “ 文 化 大 革 命 ” 运 动 , 决 定 改 变 毛 泽 东 的 “ 阶 级 斗 争 ” 路 线 , 把 党 的 工 作 重 心 转 到 经 济 建 设 上 去 , 并 且 宣 布 今 后 不 再 搞 政 治 运 动 , 同 时 宣 布 将“地、 富 、 反 、 坏 ” 的 帽 子 一 律 摘 除 , 错 划 的 “ 右 派 分 子 ” 一 律 改 正 。

新 的 政 策 受 到 广 大 群 众 的 拥 护,但 这 个 政 策 执 行 起 来 却 是 困 难 重 重。

在 十 年 期 间 , 工 厂 停 止 生 产 , 农 业 没 有 得 到 很 好 的 管 理 , 因 此 国 民 经 济 已 濒 于 崩 溃 的 边 缘 。

在 这 长 达 十 年 的 时 间 里 , 全 国 没 有 出 版 过 一 本 真 正 的 文 学 作 品 , 文 娱 生 活 已 经 枯 竭 , 全 国 舞 台 和 银 幕 上 只 有 八 个 “ 样 板 戏 ” , 中 国 已 成 了 文 化 沙 漠 。

在 其 它 战 线,如 交 通 运 输、商 业 、 金 融 等 , 也 都 处 于 奄 奄 一 息 状 态。

“ 恢 复 工 作 ” 谈 何 容 易 !

既 然 “ 文 化 大 革 命 ” 运 动 革 掉 了 文 化 , 那 么 “ 文 革 ” 结 束 后 , 首 要 的 任 务 便 是 恢 复 文 化 生 活 。

各 书 店 开 始 出 售 禁 售 十 年 的 文 艺 书 刊 。 每 天 早 晨 ,人 们 到 书 店 门 口 排 队 买 书 , 争 先 恐 后 , 如 饥 似 渴 。

各 电 影 院 大 量 放 映 禁 映 了 十 年 的 影 片 , 广 大 观 众 欣 喜 若 狂 。

各 大 专 院 校 也 开 始 招 生 了 , 我 的 儿 子 新 望 成 了 一 名 大 学 生 。

象所有受 迫 害 者 一 样,我 也 被 公 安 局 彻 底 平 反 了,不 再 留 “尾 巴 ” 。

至 于 工 宣 队 , 他 们 被 召 回 原 工 厂 去 干 他 们 的 本 行 了 。 只 是 有 的 单 位 不 让 他 们 走 , 而 要 同 他 们 “ 算 帐 ” , 因 为 他 们 干 了 不 少 坏 事 。

党 的 组 织 系 统 也 按 照 从 前 的 模 式 恢 复 了 。 有 的 老 同 志 已 经 过 世 , 便由 新 人 接 替 , 工 作 方 式 还 是 老 的 一 套 。

那 些 在 “ 文 革 ” 中 造 反 起 家 的 暴 发 户 也 得 到 了 处 理 。 邓 小 平 指 示 说 : “ 凡 是 坐 火 箭 上 来 的 人 也 得 坐 火 箭 下 去 。 ”

“红 卫 兵 ” 组 织 由 共 青 团 取 代 。

在“ 文 革 ”中 受 到 严 厉 批 判 的 “师 道 尊 严 ” 又 回 到 了 教 师 队 伍 中 。

这 些 新 气 象 使 我 感 到 形 势 逼 人 , 我 再 也 不 能 躺 在 家 里 了 。

经 过 前 一 阶 段 的 治 疗 和 休 养,我 的 视 力 又 有 些 进 步,但 是 医 生 仍 是 不 同 意 我 走 进 课 堂,因 为 我 不 能 拿 著 放 大 镜 讲 课,写“ 板 书 ” 也 有 困 难 。

已 完 全 恢 复 工 作 的 潘 校 长 只 好 把 我 分 派 到 校 图 书 馆去 当 司 马 芬 的 助 手 。 她 现 在 是 图 书 馆的 负 责 人 。

本书获作者授权转载,欲购者请联系澳洲罗小姐:sluo@epochtimes.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76年 这 一 年 , 在 中 国 历 史 上 是 极 其 重 要 的 一 年 。 四 大 领 袖 中 , 除 刘 少 奇 在 1969 年 死 于 非 命 外 , 其 余 三 位 都 在 这 一 年 相 继 去 世 。 一 月 初 从 北 京 传 出 周 恩 来 病 逝 的 噩 耗 , 六月 份 朱 德 辞 世 , 九 月 毛 泽 东 也 与 世 长 辞 。 这 一 年 , 低 沉 的 哀 乐 一 直 在 中 国 的 上 空 回 响 , 显 示 出 整 个 国 家 的 悲 哀 和 人 民 的 悲 哀 。 悲 哀 的 高 潮 出 现 在 四 月 五 日 。
  • 1975年 冬 , 我 在 离 开 五 七 干 校 之 前 做 了 一 次 例 行 检 查 , 发 现 我 得 了 冠 心 病 和 高 血 压 。 这 样 我 从 干 校 的 大 门 出 来 后 马 上 进 了 病 房 的 小 门 。 这 是 我 自 从 文 化 大 革 命 开 始 以 来 第 二 次 住 院 。
  • 您相信有这么一本书吗?随便翻开一页,看了几个字后就不由自主的看下去,把那厚厚的一章看完后,才回到这章的第一页,补看先前未看的部分。我的意思是说,实在太引人入胜了,叫做疑似山穷水尽时,柳暗花明又一村。而且,它不是创作小说,是个人的回忆录,简直不可思议。这本书就是彼得‧杜拉克的《旁观者》。图
  • 五 七 干 校 的 宿 舍 由 六 个 寝 室 组 成 , 每 个 寝 室 的 外 貌 和 内 部 陈 设 都 是 一 样 的 , 每 个 寝 室 里 有 六 张 双 层 床 , 睡 十 二 个 人 。 两 个 寝 室 住 女 生 , 四 个 住 男 生 。 我 的 寝 室 和 司 马 芬 的 毗 连。我 睡 的 是 中 间 一 个 床 的 上 铺 。 男 女 公 厕 都 离 寝 室 很 远 。 这 里 蚊 子 特 别 多 , 人 们 上 厕 所 都 必 须 穿 著 长 裤 和 长 袖 衬 衫 以 防 蚊 子 叮 咬 。
  • 在 一 个 初 夏 的 早 晨 , 干 校 举 行 打 靶 训 练 , 靶 场 离 干 校 很 远 。 我 因 为 眼 睛 不 好 , 奉 命 留 在 校 里 “ 看 家 ” 。 司 马 芬 也 留 校 “ 看 家 ”, 同 时 也 照 顾 我 。
  • 老 孟 说 的 对 。 一 年 后 , 潘 静英到 我 家 来 看 我 了 。
  • 我们到达孟加拉首都达卡的时候,已经是北京时间凌晨两点左右了,代理把我们直接拉到了当地最好的酒店□□喜来登,那是附近几个街区内唯一灯火通明的地方。当我们钻出汽车时,一群铜钱大小的黑色蛾子扑面而来,我一边赶着蛾子一边走进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厅。
  • “ 文 革 ” 开 始 以 来 , 医 院 的 工 作 每 况 愈 下 , 所 有 有 本 领 的 医 生 都 被 扣 上 “ 资 产 阶 级 技 术 权 威 ” 的 帽 子 , 有 些 被 送 到 乡 下 去 “ 改 造 ” 了 , 也 有 的 在 本 单 位 进 行 监 督 劳 动 。 医 疗 工 作 便 由 医 院 里 原 来 的 “ 工 人 阶 级 ” ( 他 们 是 杂 务 工 之 类 的 医 盲 ) 来 担 任 。 自 然 , 这 些 人 在 脖 子 上 挂 上 听 诊 器 之 前 也 专 门 受 过 几 个 月 的 训 练,基 本 上 会 量 体 温, 会 搽 红 药 水 , 也 可 以 简 单 地 开 “ 感 冒 片 ” 之 类 的 药 方 。 这 些 人 被 誉 为 “ 红 医 班 ”, 是 “ 文 革 ” 中 的 “ 新 生 力 量 ” 。 就 在 这 批 “ 新 生 力 量 ” 的 作 用 下 , 医 疗 事 故 层 出 不 穷 , 病 人 大 喊 倒 霉 。
  • 我 住 进 眼 科 医 院 , 为 了 治 疗 , 我 的 眼 睛 被 蒙 起 来 , 于 是 我 陷 入 了 黑 暗 世 界 。 然 而 我 并 不 感 到 寂 寞 , 因 为 我 还 有 耳 朵 可 以 听 到 声 音 。 我 的 鼻 子 也 永 远 张 开 著 , 我 的 双 手 也 可 以 触 摸 周 围 的 东 西 , 此 外 , 我 的 妻儿 每 天 傍 晚 总 来 陪 著 我 , 服 侍 我 , 并 且 告 诉 我 许 多 有 趣 的 新 闻 。
  • 1972年初春﹐在一个细雨蒙蒙的上午﹐工宣队给我开了个“介绍信”﹐要我到砖窑厂报到。那里是我接受监督劳动的第三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