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呼噜声

老纯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21日讯】作者投稿/原计划出差二十天,我放弃了最后 两天的参观,提前乘车回家,一是为了那个逃学的儿子,二是有点想念妻子。 到家门口已是夜里十一点半了,又想敲门,又想用钥匙开 门,给妻子一个惊喜,正在犹豫时,闻到屋里有一阵阵男人的呼噜声,使我的疑问油然而生。平时妻爱我之深,我知道,但这男人是谁呢?儿子不打呼噜,我父亲已去逝了,妻父也去逝了。人不可外貌,肯定是妻另有外遇,竟敢招引男人在家睡觉,我心中的怒火油然而升。

我悄悄地走下楼,在小屋里找了一根木棍,决定与屋里的男人决一雌雄。我轻轻地开了房门,猛地拉开电灯,手里拿着木棍窜到床前,定睛一看,妻子有点惊慌,右手游了一下眼睛,猛地坐起,注视着我,大喊了一声,“你这是干什么?”她本能地拿起枕巾展开防御架势,并见左手摁了一下床上的东西,只听嚓响。 我看到床上没有男人, 怒气冲冲地没有吭声,拿着棍子在屋里旮旯旯地找了个遍,就像当年在屋里找老鼠一样,小心翼翼、谨谨慎慎 ,妻有点纳闷,起来跟在我后面,手里拿着枕巾说:“出差几天犯什么神经啊。”我说:“你把他藏到哪里了?”“把谁藏到哪里了?”“把那个臭男人!”妻摔了一下枕巾骂了一句“神经病!”回床躺下了。

我的疑虑还没有解除,本来我住的是六楼,还推了推窗户,看了看凉台的玻璃,一切都检查完了,我气愤地拿着木棍蹲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略停了一会儿,只听着妻怒气 冲冲地翻了翻身,一阵男人的呼噜声又开始了,我轻轻地立起,小心地走进卧室,这才看清在妻子身旁放着录音机,我拿着木棍,瞪大了眼,愣在那里。 妻一直没理我,我扔下木棍,囫囵身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第二天,我才知道了谜底,我平时睡觉爱打呼噜,妻给我录过音,妻听我呼噜习惯了,我出差后听不到呼噜还睡不着呢,于是妻每天睡觉时都放我呼噜的录音,呼噜成了妻的催眠曲。 妻扮了一个鬼脸,又骂了我一声:“神经病”。(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们俩非常欢迎猫女士常来这里住,他们愿意为猫女士提供最好的房间和最周到的服务。
    河马经理征得猫女士的同意,他把旅馆的名字改成:“猫打呼噜”旅馆。
    远近的客人们,都喜欢来住这家有名的旅馆。
  • 美国科学家最近发现,头部的形状跟打鼾有关。美国俄亥俄州凯斯大学的一些牙医发现,圆头的人比头部瘦长的人更易有打鼾或呼吸暂停的问题。
  • 首次来到中国演出的西班牙指挥和吉他大师安格尔‧罗美洛不可能想像遭受到上海观众这样的“不公正待遇”––当他在台上汗流 背地指挥贝多芬的“第七交响曲”时,台下却进行着另外一支更加“雄壮”的“交响曲”,有座椅的翻动声,重重的关门声,呼朋引伴的声音,无处不在的窃窃私语声,甚至还有呼噜声。

  • 美国俄亥俄州克利夫兰Case Western Reserve大学公布了一项最新研究结果:圆形脑袋的人比那些长瘦脑袋的人爱打呼噜,因为他们的舌头和上间隔狭窄,容易造成呼吸不畅。
  • 传说“猫有九命”,科学家表示他们发现猫儿“不死”之谜,在于它们发出的呼噜声有助迅速治疗骨折或内脏受伤,然后变得更健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