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朝谎言录”全球有奖征文大赛参赛作品

《屁小孩儿》第七章 护校

李哲
【字号】    
   标签: tags:

难熬的期末考试过后,终于迎来了暑假,可是我们的小学生们依然不得安宁,还要被安排来护校。

  所谓的护校,并不是护士学校,而是在放寒暑假期间,学校每天安排几个学生到学校来,以防有人偷盗东西。

  实际上,小学校里,会有什么值得贼去偷盗的东西呢?在人们的眼中看来,春花小学就像是一所废弃已久的生产队食堂大院儿,若非得找出些不同的话,那也无非就是少了几张桌子,多了几本书而已。

  但凡有点气节的贼也绝不会去偷小学校里的东西,因为一般的贼没受过太多的文化教育,但他们却是渴望得到教育而且是很尊重教书育人的老师的,而且贼的内心,是十分希望自己的儿女能够受到良好的教育,不会和自己一样沦落为贼的,所以所谓护校一说在贼看来,大概是“以小人之心度我梁上君子之腹”了吧?用吕丹阳的话说,就是“若是贼真的想偷学校的什么东西,咱们几个毛头学生就能看得住吗?那样的话也未免太小看贼的实力了吧?”

  最初护校的制度是怎样兴起,我们不得而知,不过春花小学使用这项制度也有十几年了,我们可怜的孩子们就又成了学校免费的‘打更老头儿’。

  于江不幸地和唐大春分到一组,今天就是他们一起去护校的日子,看起来今天的天气还真不错,白色的云彩慢慢悠悠地在天上飘着,这使于江想起了班上的思想家、哲学家、大诗人吕丹阳作的那首叫做‘叹云’的诗:

  白云片片挂天边,
  随风浮动变多端。
  时化蛟龙腾火焰,
  时作老君壁上观。
  变来变去无滋味,
  倒叫我心腻又烦。
  高呼云儿听我劝,
  听与不听你自便:
  与其飘渺让人看,
  不如化雨润春田。

  于江一边吟着吕丹阳的诗一边想:“吕丹阳的诗写的不错,只是太过注重实用了一些,云化做雨落下来,可以使庄稼有个好收成,这自然是好的,不过这软绵绵的云彩飘在天上,让人看了也很高兴啊,应该是各有各的好处吧。”

  与于江的快乐心情不同,唐大春的心里,正憋着劲儿呢!

  “等着瞧吧,我要让你吃尽苦头。”唐大春因为考试没找到小抄上的答案而归罪于于江:“要不是这家伙做的小抄那么没有条理,害得我连答案都找不着,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了,不但挨了老师和家长的一顿训斥,而且等开学时还要补考。”

  很早唐大春就进了校门,跟打更的老孙头儿做了交接班。他抱着肩膀坐在学校的传达室里等着于江的到来,两条眉毛皱着,不时跳动两下,眼睛恶狠狠地眯成一条小缝儿,仿彿公用电话的投币口儿。他还把手指的关节捏得喀巴喀巴直响,让人听了直打寒战。

  我们可怜的主人公对此一无所知,他手里拿着根棒棒糖高高兴兴地走进了校门。在他看来,能在假期里为学校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而且还可以和同学在一起,这是件多么令人高兴的事儿啊。

  “啪!”于江手里的棒棒糖被突然窜出来的唐大春抢了过去,一把塞进了他自己的嘴里。

  “啊!你──”于江吓了一跳。

  “我怎么样?不服吗?小子?你对我抢走你的糖有意见吗?”唐大春一副松样儿,撇着眼睛说道。

  “我没有意见。”于江笑着说:“我见到你非常高兴,不过我的糖……”

  “不!”唐大春打断了他的话:“现在是我的糖。”

  “好的,你的糖。”于江说:“你嘴里那块糖是我刚才从道边儿的脏水沟里捡到的,我是想告诉你,那糖脏了,不能吃。”

  “……你以为我是傻子吗 ?”唐大春愣了一下,立刻又笑了起来。“你看我抢走了你的糖不甘心,所以编出这种事情来骗人,可是你只能骗三岁的小孩子,它若真掉到脏水沟里,你还捡它干什么?你是决不会吃它的。”

  “我当然不会吃它,因为在被我捡起来之前,它还被一条狗舔过,而我捡它的原因不过是在无聊时想用它来招引些蚂蚁玩。”于江淡淡地说。

  唐大春有些害怕了:“你,你这家伙 ,不会是说真的吧?”

  “我为什么要骗你?咱们是同学呀,难道你没听说过同学的友情是比任何感情都要深的吗?”

  “啊──!”唐大春把棒棒糖吐了出来,飞快地跑到水池那儿去了。当他嗽了半天口回来的时候,却发现于江的嘴正舔着那根棒棒糖。

  “你这个家伙,你不是说这糖掉到脏水沟里又被狗舔过了吗?你怎么还在吃?”

  “没错儿,不过刚才那些脏东西已经被你舔干净了。”于江舔着那棒棒糖说道,看神情,他的确是一点都不在乎,因为他自己知道,这不是刚才那根,而是他刚刚买回来的,而唐大春并不知道。

  “天哪,你准是个疯子。”唐大春恐惧地说:“你这个肮脏的、令人恶心的家伙!你别靠近我!”

  “好了,别耍小孩子脾气,咱们必须在一起,咱们是来护校的,啊,对了,你也爱吃棒棒糖,来,给你舔一口吧。”于江拿着棒棒糖向他走了过去,作出诚心诚意想请他舔一口的样子。

  “啊──”唐大春张着两只手,晃着屁股飞也似地逃开了。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于江看着他跑远,便走进了传达室,这个地方,平常他倒是很少来呢,他仔细翻看着记录簿,啊,昨天是石小明和沈小玉一起护校,于江心想:“要是我早知道的话,昨天就来好了,还能和小明和小玉一起玩儿。”

  快到八点了,小孙老师骑着自行车来到校门外。

  “啊,小孙老师,你来啦。”于江一直很喜欢这个长得很漂亮的女老师,她那一头披肩的长发和浅绿色的小领衣服配在一起简直是绝了。

  小孙老师微笑着说道:“哎呀,于江,你来得真早啊。”

  “不早啦。”于江高兴地说:“原来今天是您值班哪?”

  “是啊。”小孙老师回答道。

  “那太好了,太好了。”于江显得十分高兴。

  哎呀,没想到我在学生中间这么受欢迎。小孙老师看到于江的样子也很开心,她问道:“于江,你看到老师真的很开心吗?”

  “当然了,吕丹阳说,他护校的时候是教体育的张老师值班,他连饭都做不好,后来他们就在学校饿了一大天,现在有你在,我的中午饭就不发愁了。”于江说。

  “啊,原来是让我给他当免费的厨师啊,这家伙。”小孙老师心里怏怏地想道。

  “老师,你一定会给我做很多很多好吃的东西哦?”于江那充满渴望和期待的眼神让小孙老师无法拒绝,她低下头,丧气地回答道:“是……”

  停好了自行车,小孙老师问于江:“今天是谁和你一起护校?那个人怎么没来?”

  “是唐大春,他来了,不过不愿意呆在这里,不知到哪儿去了。”

  “他为什么不愿呆在这儿?”

  “不知道,大概他不愿意被人看做是打更的老头儿吧。”

  “是吗?他真是个爱慕虚荣的孩子。”小孙老师问:“那你呢?”

  只见于江紧握双拳,摆了个架式,挺胸抬头,神威凛凛,目光坚定,慷慨激昂,有如董存瑞扬眉怒吼之一刻;不亚黄继光舍生取义献身时。铿锵有力地回答道:“我要誓死保卫传达室!不会让一个坏人进到学校里来!”

  “很好。”小孙老师笑着说:“老师去解个手,你在这里看着,好不好?”

  “好,不过,”于江不解地问:“老师,什么叫解个手?”

  这孩子怎么连解手都不知道?小孙老师皱了皱眉,说:“解手就是去方便。”

  “哦?那么什么是方便呢?”于江问道。

  “这……”小孙老师忍住怒气回答道:“就是尿尿。”

  “啊,去吧,下次尽量说得通俗一点。”于江说完回过头继续舔棒棒糖去了。

  小孙老师被气得头脑发胀,她边走边想:“这孩子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可是看他平常的样子那么老实,应该不会是装的才对,难道他真的连解手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吗?”她走进了厕所,解开裤带,却突然发现厕所里蹲着一个影子。

  “啊,是谁?! ”小孙老师尖叫起来。学校放假,除了值班老师和护校学生,是不会有其他人的呀!难道是潜伏在厕所里的色狼?

  蹲在另一边的人也吓了一跳:“我叫唐大春!是护校的,你是谁?!”当他看清了小孙老师的模样,惊道:“老师,你怎么会到男厕所来?”

  “啊~!”小孙老师提着裤子跑了出来,一看,果然刚才进的是男厕所!“天哪!我怎么会进到男厕所去!?都是那个笨蛋于江害的,弄得我神不守舍才干出这么荒唐的事!”

  传达室的于江听到尖叫声,回头望瞭望厕所的方向,不以为然地说道:“尿个尿也这么大呼小叫的,一点老师的样子也没有,我长大后,可不会娶这种没有教养的女人。”

  过了一阵,只见小孙老师和唐大春面色难看地一前一后走了回来。

  于江笑着说:“啊,小孙老师,你在哪里找到唐大春的?”

  “在厕所!”小孙老师没好气儿地说。

  “啊!难道……难道……”于江一脸的惊愕。

  “哎呀,不好了,”想起上次自己的头被砸后,体育张老师的遭遇,小孙老师不禁害怕起来:“于江这个家伙,不会故技重演,到校长那边做证说我是女流氓吧?!”

  只听于江继续道:“难道……是唐大春跑到女厕所去了吗?”

  唐大春一听,忙大喊道:“你胡说什么?明明是小孙老师自己跑到男厕所去的!”

  “天哪……呜……”小孙老师再也受不了了,她趴在传达室的桌子上哭了起来。

  于江好心地劝道:“小孙老师,你不要害怕,我们两个谁也不会把你到男厕所尿尿的事说出去的。”

  正在这时,门外又驶进一辆自行车,正是教体育的张老师。他知道这个星期是小孙老师值班,只有她一个老师在学校。正好自己来陪她一起值班,帮她打发孤独和寂寞,借此博得她的好感……哈哈哈,机会是多么难得呀?

  “啊!”小孙老师一抬头,连忙擦干眼泪。其实自从那次‘体育老师耍流氓’事件后,她得知张老师为了抢救自己而为自己进行人工呼吸,反而差点被当作流氓送进派出所,她就对这个身体健壮结实的张老师产生了好感,若是让他看到自己流泪,就一定会问原因,若是他知道了自己进男厕所的事,那怎么得了?

  张老师停好自行车,走进了传达室,看到小孙老师的眼圈儿有点红,便问道:“怎么?小孙老师,你哭过了?”

  “啊,没有。”小孙老师急忙掩饰:“是刚才于江这孩子给我讲了个笑话,我笑得流出眼泪来了。”

  于江也帮她遮掩:“是啊,张老师,我刚才给小孙老师讲了一个女老师进了男生厕所的故事……呃……”他被小孙老师狠狠地踩了一脚。

  “啊,是这样。”张老师没有在意,他把手里的塑料袋放在了桌上。“这是我刚才买的水饺,中午我们一起煮着吃。”

  “啊,太好了,我最喜欢吃水饺了。”于江拍手笑着说。

  小孙老师心想:“让这两个学生在学校呆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我进男厕所的事说出来了,不如让他们回家吧,这样一来,小孩子等开了学,就什么都忘了。”

  她说道:“于江,唐大春,你们一定想回家去玩吧?老师上学时也护过校,对你们的心思还是了解的,这样吧,老师放你们的假,你们回去玩吧!”

  张老师听了,心中怦然一动:“她这样支走两个孩子,难道是对我……爱神终于降临了!哈哈哈……”

  唐大春早就想离开这里,摆脱于江。一听机会来了,立刻说了句:“谢谢老师!”之后便像个兔子一样跑了。

  小孙老师见于江不动,便问道:“于江,你怎么不走?不想回家玩儿吗?”

  于江盯着桌上的水饺,说:“我想吃水饺。”

  这个家伙!竟然得寸进尺啊!小孙老师恨得牙根直痒痒。

  张老师正愁没法和小孙老师共渡二人时光,忙把那袋水饺递给于江:“于江,你既然爱吃,就拿到家里去煮着吃吧,老师这儿有钱,可以再去买。”

  “太好喽!”于江拎起袋子,蹦跳着回家吃水饺去了。

  “呼……”小孙老师长出一口气:“终于把这个难缠的家伙打发走了。”

  张老师望着小孙老师,两人四目相对,都是甜甜地一笑。

  ──第二天──

  张老师和小孙老师两个人都是精神焕发地早早来到了学校。

  他们俩坐在传达室里,张老师准备要表白了!

  他深情地望着小孙老师说道:“小孙老师,昨天,你让唐大春和于江他们俩回去,我就明白你的心意了!”

  小孙老师也深情地望着他:“张老师!”

  “小孙老师!”

  两个人叫着彼此的名字,都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两片火热的红唇渐渐地贴近……

  “老师──”一声大喊差点把两个人吓昏。他们睁眼一看,于江正趴在窗台上,两手扒着窗框,脸贴着玻璃,眉毛、鼻子和脸蛋儿都压成了古怪的形状,嘴里说着:“老师──,我还想吃水饺!”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平常的好日子总是很容易度过的,看无聊的电影也总比考试要好得多,对于有的学生来说,期末考试就像旧社会的穷佃户在年底时向地主家交租子一样。还好我们的主人公于江从没在乎过这种事,因为他知道,无论怎么愁眉苦脸也改变不了自己倒数第一的命运,与其那样,还不如轻轻松松地面对它。
  • “真是的,活在这个时代真是不幸。”说话的家伙叫吕丹阳,按一个普通男孩子的标准来看,他的头发多少显得有点儿长,而且随着风的吹动,他的发丝飘起来,头皮屑像雪花儿一样飞散在空中,就像彗星尾巴后那些白色的散碎银光。
  • 一天一天的课好像是架在宇宙空间中无限向前延伸的铁轨,永远没有到站的时候。于江面无表情地走进教室,到自己的座位坐下,等着老师的到来。
  • 已经到了上午第三节课的时候,阳光把一切都照得发白刺眼,一圈儿刷着‘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大红字的围墙里边,两溜半新不旧的红砖瓦房正无精打采地蹲在绿荫之下。瓦房前有几处花坛,花坛铁栏杆的油漆脱落了大半,而且花坛里面根本没长着花儿,连根草也没有,通常只有教委领导们来视察时,那些花呀、草呀的才会在一夜之间奇迹般地冒出来。
  • 翠绿的树枝树叶在微风中轻轻摇摆,和煦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玻璃窗照进教室里,偶尔还听得到窗下一两声蛐蛐儿的轻叫,象清晨送牛奶阿姨的笛声。
  • 这是一部长篇儿童讽刺小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