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朝谎言录”全球有奖征文大赛参赛作品

《屁小孩儿》 尾声

李哲
【字号】    
   标签: tags:

街上﹐一堆堆面无表情的人走来走去﹐像一只只拼命奔向死亡冰川的企鹅。惨白的阳光照在他们那同样惨白的﹑毫无生气的脸上﹐显得那样冷冰。

  马路两侧的人走的是相反的方向﹐但他们都是按自己的方向在前行。也许这一切都无所谓前无所谓后﹐无所谓不同﹐也无所谓相同﹐他们在这个城市的大碗中﹐就像是一堆不断搅动着的肉粥。

  高楼的阴影像断头台上的刀刃﹐斜斜地遮在行人身上﹐丝毫没有人嗅出那死亡的气息。大楼表面那一层蓝色的玻璃上。映出奇怪扭曲图像﹐不知那里面照出的是妖魔鬼怪还是真实的世界。街对面有一幢正在拆除中的高楼﹐它像被炮火洗礼过了似的满目疮痍﹐钢筋像一根根支出皮外的血管﹐弯弯曲曲地嵌在扒了一半的混凝土墙里﹐伸出来的部分奇形怪状﹐有的像网﹐有的带着回钩﹐烟尘不断地从它的身体内部涌起﹐仿彿正用咳嗽来向世人提醒著不要忘记它以前曾有过的辉煌。就在它不远处﹐一座新的高楼又拔地而起﹐高高的起重机像个高大的小儿痳痹症患者﹐正用它那只细长的手臂晃来晃去地把地面的建筑材料运到上面去﹐它的动作很慢﹐可是越慢就越使人感到一种沉重至极的﹑无法忍受的压抑。远远看去﹐它那细细的腰身让人产生出一种奇怪的恐惧﹐怕它会突然间从中间折断﹐或是象在话剧中濮存昕演的李白那样﹐直挺挺地倒下去。

  “再见了……﹐孩子。”乔眼望都市﹐如同望着一堆燃尽的死灰﹐机械茫然地说。

  辛的骨灰已着人送往了他的故乡﹐他会被安葬在一个可以每时每刻都看到大海的地方。摸著脖子上辛送给自己的贝壳项链﹐于江一阵心酸﹐又忽然觉得﹐活着真好。

  “这世界真的就那么丑恶吗﹖”于江抬头望天﹐仿彿在天空中某个地方﹐有一只眼睛正穿越时空凝望着自己﹐那是爸爸的眼﹐是辛的眼﹐是朋友们的眼﹐是充满爱与真诚的眼。

  “回家﹗”

  于江一甩项链﹐钻进了去往机场的汽车。@(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