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爱(101)

Jane Eyre
夏绿蒂.白朗特(Charlotte Bronte)

简爱(图袖子)

【字号】    
   标签: tags:

  当然,我觉察出了说话人的用意。妒嫉已经攫住了他,刺痛着他。这是有益于身心的,让他暂时免受忧郁的咬啮。因此我不想立刻降服嫉妒这条毒蛇。

  “也许你不愿意在我膝头上坐下去了,爱小姐?”接着便是这有些出乎意料的话。

  “为什么不愿意呢,罗切斯特先生?”

  “你刚才所描绘的图画,暗视了一种过分强烈的对比。你的话已经巧妙地勾勒出了一个漂亮的阿波罗。他出现在你的想像之中,——‘高个子,白皮肤,蓝眼睛,笔挺的鼻梁。’而你眼下看到的是—个火神——一个道地的铁匠,褐色的皮肤,宽阔的肩膀,瞎了眼睛,又瘸了腿。”

  “我以前可从来没有想到过这点,不过你确实像个火神,先生?”

  “好吧——你可以离开我了,小姐。但你走之前(他把我搂得更紧了),请你回答我一两个问题,”他顿了一下。

  “什么问题,罗切斯特先生?”

  接踵而来的便是这番盘问:“圣.约翰还不知道你是他表妹,就让你做莫尔顿学校的教师?”

  “是的。”

  “你常常见到他吗?他有时候来学校看看吗?”

  “每天如此。”

  “他赞同你的计划吗,简?——我知道这些计划很巧妙、因为你是一个有才干的家伙。”

  “是的,——他赞同了。”

  “他会在你身上发现很多预料不到的东西,是吗?你身上的某些才艺不同寻常。”

  “这我不知道。”

  “你说你的小屋靠近学校,他来看你过吗?”

  “不时来。”

  “晚上来吗?”

  “来过一两次。”

  他停顿了一下。

  “你们彼此的表兄妹关系发现后,你同他和他妹妹们又住了多久?”

  “五个月。”

  “里弗斯同家里的女士们在一起的时候很多吗?”

  “是的,后客厅既是他的书房,也是我们的书房。他坐在窗边,我们坐在桌旁。”

  “他书读得很多吗?”

  “很多。”

  “读什么?”

  “印度斯坦语。”

  “那时候你干什么呢?”

  “起初学德语。”

  “他教你吗?”

  “他不懂德语。”

  “他什么也没有教你吗?”

  “教了一点儿印度斯坦语。”

  “里弗斯教你印度斯坦语?”

  “是的,先生。”

  “也教他妹妹们吗?”

  “没有。”

  “光教你?”

  “光教我。”

  “是你要求他教的吗?”

  “没有。”

  “他希望教你?”

  “是的。”

  他又停顿了一下。

  “他为什么希望教你?印度斯坦语对你会有什么用处?”

  “他要我同他一起去印度。”

  “呵!这下我触到要害了。他要你嫁给他吗?”

  “他求我嫁给他。”

  “那是虚构的——胡编乱造来气气我。”

  “请你原谅,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他不止一次地求过我,而且在这点上像你一样寸步不让。”

  “爱小姐,我再说一遍,你可以离开我了。这句话我说过多少次了?我已经通知你可以走了,为什么硬赖在我膝头上?”

  “因为在这儿很舒服。”

  “不,简,你在这儿不舒服,因为你的心不在我这里,而在你的这位表兄,圣.约翰那里了,呵,在这之前,我以为我的小简全属于我的,相信她就是离开我了也还是爱我的,这成了无尽的苦涩中的一丝甜味,尽管我们别了很久,尽管我因为别离而热泪涟涟,我从来没有料到,我为她悲悲泣泣的时候,她却爱着另外一个人!不过,心里难过也毫无用处,简,走吧,去嫁给里弗斯吧!”

  “那么,甩掉我吧,先生,一把推开我,因为我可不愿意自己离开你。”

  “简,我一直喜欢你说话的声调,它仍然唤起新的希望,它听起来又那么真诚。我一听到它,便又回到了一年之前。我忘了你结识了新的关系。不过我不是傻瓜——走吧——。”

  “我得上哪儿去呢,先生。”

  “随你自己便吧——上你看中的丈夫那儿去。”

  “谁呀?”

  “你知道——这个圣.约翰.里弗斯。”

  “他不是我丈夫,也永远不会是,他不爱我,我也不爱他。他爱(他可以爱,跟你的爱不同)一个名叫罗莎蒙德的年轻漂亮小姐。他要娶我只是由于以为我配当一个传教士的妻子,其实我是不行的。他不错,也很了不起,但十分冷峻,对我来说同冰山一般冷。他跟你不一样,先生。在他身边,接近他,或者同他在一起,我都不会愉快。他没有迷恋我——没有溺爱我。在我身上,他看不到吸引人的地方,连青春都看不到——他所看到的只不过心里上的几个有用之处罢了。那么,先生,我得离开你上他那儿去了?”

  我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本能地把我亲爱的瞎眼主人搂得更紧了。他微微一笑。

  “什么,简!这是真的吗?这真是你与里弗斯之间的情况吗?”

  “绝对如此,先生。呵,你不必嫉妒!我想逗你一下让你少伤心些。我认为愤怒比忧伤要好。不过要是你希望我爱你,你就只要瞧一瞧我确实多么爱你,你就会自豪和满足了。我的整个心儿是你的,先生,它属于你,即使命运让我身体的其余部分永远同你分离,我的心也会依然跟你在一起。”

  他吻我的时候,痛苦的想法使他的脸又变得阴沉了。

  “我烧毁了的视力!我伤残了的体力!”他遗憾地咕哝著。

  我抚摸着他给他以安慰。我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并想替他说出来,但我又不敢。他的脸转开的一刹那,我看到一滴眼泪从封闭着的眼睑滑下来,流到了富有男子气的脸颊上。我的心膨胀起来了。

  “我并不比桑菲尔德果园那棵遭雷击的老栗子树好多少,”没有过多久他说。“那些残枝,有什么权利吩咐一棵爆出新芽的忍冬花以自己的鲜艳来掩盖它的腐朽呢?”

  “你不是残枝,先生——不是遭雷击的树。你碧绿而茁壮。不管你求不求,花草会在你根子周围长出来,因为它们乐于躲在你慷慨的树荫下。长大了它们会偎依着你,缠绕着你,因为你的力量给了它们可靠的支撑。”

  他再次笑了起来,我又给了他安慰。

  “你说的是朋友吗,简?”他问。

  “是的,是朋友,”我迟迟疑疑地面答。我知道我的意思超出了朋友,但无法判断要用什么字。他帮了我忙。

  “呵?简。可是我需要一个妻子。”

  “是吗,先生?”

  “是的,对你来说是桩新闻吗?”

  “当然,先前你对此什么也没说。”

  “是一桩不受欢迎的新闻?”

  “那就要看情况了,先生——要看你的选择。”

  “你替我选择吧,简。我会遵从你的决定。”

  “先生,那就挑选最爱你的人。”

  “我至少会选择我最爱的人,简。你肯嫁给我吗?”

  “肯的,先生。”

  “一个可怜的瞎子,你得牵着手领他走的人。”

  “是的,先生。”

  “一个比你大二十岁的瘸子,你得侍候他的人。”

  “是的,先生。”

  “当真,简?”

  “完全当真,先生。”

  “呵,我的宝贝?愿上帝祝福你,报答你!”

  “罗切斯特先生,如果我平生做过一件好事——如果我有过一个好的想法——如果我做过一个真诚而没有过错的祷告——如果我曾有过一个正当的心愿——那么现在我得到了酬报。对我来说,做你的妻子是世上最愉快的事了。”

  “因为你乐意作出牺牲。”

  “牺牲!我牺牲了什么啦?牺牲饥饿而得到食品,牺牲期待而得到满足。享受特权搂抱我珍重的人——亲吻我热爱的人——寄希望于我信赖的人。那能叫牺牲吗?如果说这是牺牲,那当然乐于作出牺牲了。”

  “还要忍受我的体弱,简,无视我的缺陷。”

  “我毫不在乎,先生。现在我确实对你有所帮助了,所以比起当初你能自豪地独立自主,除了施主与保护人,把什么都不放在眼里时,要更爱你了。”

  “我向来讨厌要人帮助——要人领着,但从今起我觉得我不再讨厌了。我不喜欢把手放在雇工的手里,但让简的小小的指头挽著,却很愉快。我不喜欢佣人不停地服侍我,而喜欢绝对孤独。但是简温柔体贴的照应却永远是一种享受。简适合我,而我适合她吗?”

  “你与我的天性丝丝入扣。”

  “既然如此,就根本没有什么好等的了,我们得马上结婚。”

  他的神态和说话都很急切,他焦躁的老脾气又发作了。

  “我们必须毫不迟疑地化为一体了,简。只剩下把证书拿到手——随后我们就结婚——”

  “罗切斯特先生,我刚发现,日色西斜,太阳早过了子午线。派洛特实际上已经回家去吃饭了,让我看看你的手表。”

  “把它别在你腰带上吧,珍妮特,今后你就留着,反正我用不上。”

  “差不多下午四点了,先生。你不感到饿吗?”

  “从今天算起第三天,该是我们举行婚礼的日子了,简。现在,别去管豪华衣装和金银首饰了,这些东西都一钱不值。”

  “太阳已经晒干了雨露,先生。微风止了,气候很热。”

  “你知道吗,简,此刻在领带下面青铜色的脖子上,我戴着你小小的珍珠项链。自从失去仅有的宝贝那天起,我就戴上它了,作为对她的怀念。”

  “我们穿过林子回家吧,这条路最荫凉。”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他这样的心境中,给他一个普普通通、实实在在的回答,同他烦乱的思绪毫无联系,是再好不过了,也最能让他放下心来。我用手指摸了摸他的眉毛,并说眉毛已被烧焦了,我可以敷上点什么,使它长得跟以往的一样粗、一样黑。
  • 这只强壮的手从我握著的手里挣脱了。我的胳膊被抓住,还有我的肩膀——脖子——腰——我被搂住了,紧贴着他。“是简吗?这是什么?她的体形——她的个子——”
  • 芬丁庄园掩藏在林木之中,是一幢相当古老的大楼,面积中等,建筑朴实,我早有所闻。罗切斯特先生常常谈起它,有时还上那儿去。他的父亲为了狩猎购下了这份产业。他本想把它租出去,却因为地点不好,环境欠佳,而找不到租户。
  • 我徘徊在断垣颓壁之间,穿行于残破的府宅内层之中,获得了迹像,表明这场灾难不是最近发生的。我想,冬雪曾经飘入空空的拱门,冬雨打在没有玻璃的窗户上。在一堆堆湿透了的垃圾中,春意催发了草木,乱石堆中和断梁之间,处处长出了野草。
  • 我回忆着我所经历的内在感觉,我能回想起那种难以言说的怪异。我回想着我听到的声音,再次像以前那样徒劳地问,它究竟从何而来。这声音似乎来自我内心——而不是外部世界。
  • 祈祷之后,我们向他告别,因为第二天一早他就要出门。黛安娜和玛丽吻了他以后离开了房间,想必是听从他的悄声暗示的缘故。我伸出手去,祝他旅途愉快。
  • 吃晚饭时我不得不再次与他相遇。用餐时他完全像平常那样显得很平静,我本以为他不会同我说话了,而且确信他已经放弃了自己的婚姻计划,但后来的情况表明,在这两点上我都错了。他完全以平常的态度,或者说最近已习以为常的态度同我说话。
  • 第二天他并没有像他说的那样去剑桥。他把动身的日子推迟了整整一周。在这段时间内,他让我感觉到了一个善良却苛刻、真诚却不宽容的人,能给予得罪了他的人多么严厉的惩罚。他没有公开的敌视行为,没有一句责备的话,却使我能立刻相信,我已得不到他的欢心。
  • 这次谈话却给了我启示,在我眼皮底下展开着对他本性的剖析。我看到了他的错误,并有所理解。我明白,我坐在欧石南岸边那个漂亮的身躯后面时,我是坐在一个同我一样有错的男人跟前。面罩从他冷酷和专横的面孔上落下。我一旦觉得他身上存在着这些品质,便感到他并非完美无缺了,因而也就鼓起了勇气。
  • 他估计到一开始我会反对,所以并没有被我的话所激怒。说真的他倚在背后的一块岩石上,双臂抱着放在胸前,脸色镇定沉着。我明白他早已准备好对付长久恼人的反抗,而且蓄足了耐心坚持到底——决心以他对别人的征服而告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