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畫家

【醉夢話丹青】(1)文人畫《塵外山外山》

作者:曹醉夢
font print 人氣: 100
【字號】    
   標籤: tags: ,

醉夢話丹青》 序言

中華之文化源遠流長,約2500年前,繪畫藝術就以竹木、皮帛、粉牆為依託介質,就形成以毛筆蘸黑墨、行筆成黑線做為造型方式,用極為抽象的筆墨語言來表達畫家豐富的情感,夯實了較為完備的造型秩序和抒情理念,雖經朝代的數度更替、社會文化的扭動、外夷文化的侵蝕以及本土文化的撕扯,仍未撼動這種繪畫方式的表達秩序,一些想改變「她」的人都沒有成功過,形成了人類文明史上大大不同於其他繪畫語言的敘事方式。

這種繪畫除以筆和墨為造型語言外,就是以獨特的色彩表現,贏得了在藝術長河中的不朽地位,「丹」為紅色,「青」為深冷藍色,均來自於礦石,經研磨施膠賦色於圖,千年不變。至今此二色仍是這種繪畫的主體色。為有別於外夷繪畫,故這種根植於中國、極有特色的繪畫形式稱之為「中國畫」簡稱「國畫」,也叫丹青。

古人用丹冊記勳,青冊記事,「丹青」也表史冊;丹青豔而不泯,故以比喻始終不渝;文人們也常以此比喻一個人業績功勳;一般意義上,丹青常指中國畫。

醉夢話丹青》之一 文人畫 《塵外山外山》

文人讀的書多,總要找個發洩點吐出來,以表心中之情,言則有之,但言之枯淡;舞者有之,但舞之短暫;歌者有之,但歌者瞬逝。唯有圖之,可久而觀之,且可籍圖抒己之情,呼己之聲。故中國的文人雅士多親繪畫。

文人們以圖寄情由來已久,文人畫在中國畫崎嶇的山路上時隱時現,這種繪畫形式非眼見之物、非現實之狀,是借物象抒胸中之情、暢心抒懷、恤他揚志,這便有了浪漫的構圖,如鶴松組合、深冬見夏鳥、南草會北樹等,更為明顯的就是中國畫特有的,大大區別於西方繪畫的散點透視。

《塵外山外山》初作於1998年,1999、2013年再補完成,用細工勾線造型,牛毛皴法塑形,赭石渲染春樹及山石明處,花青罩染暗部。

塵外山外山(該畫現在印弟安納波里斯市長Greg Ballard的辦公室) 1998、1999、2013年 (50cmX35cm ) 曹醉夢作
塵外山外山(該畫現在印弟安納波里斯市長Greg Ballard的辦公室)
1998、1999、2013年 (50cmX35cm ) 曹醉夢

表現的是兩個灑脫的雅士靜坐在野外,淡淡的茶,輕輕的風,散淡素語,似乎與遠處水邊涼亭下的誰在對語。

這裡沒有塵世的喧囂,沒有電聲樂器的尖叫,更沒有得失後的慶典酒話與怨天尤人;有的只是蛙聲和蟬鳴、雨打芭蕉和草廬納飛燕、布衣麻履、清茶野菜、恬淡的生活、達觀的出世人生哲學,便成為歷代文人們所祈求的「形而上」的生活模式。

別於民間畫工和宮廷當朝畫家的繪畫,文人畫的題材多不為人知之類,繪自然景物表心靈感受。他們眼中的梅、蘭、竹、菊、漁翁、樵夫、隱士、修者……不再是單純的自然景物,而是君子、雅士、隱者的化身。

梅,孤高自賞,不與旁類同好惡;
蘭,幽香自憐,不與他草共榮衰;
竹,虛心直節,不與他木求曲圓;
菊,淩霜傲骨;不與他花爭光水。

寫水,漁翁垂釣靜等魚——不急功近利;畫山,樵夫負重不斜視——不問世事。雖有釋道思想的淡薄,也有儒家文化的恤弱……

山靜則雁成行,
水動則蛙聲揚。
心平則草木生,
悠然則南山現。

(點閱【醉夢話丹青】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利奥塔爾, 粉彩畫, 《拉維尼家早餐》, 早餐, 美術館
    乍看之下,《拉維尼家早餐》畫的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場景:一對母女坐在餐桌前吃著早餐。類似的場景家家戶戶隨處可見。不過再仔細一瞧,您會發現畫中精闢獨道地表現出了人性之美。
  • 建築, 黃金比例, 達芬奇, 帕德嫩神廟, 黃金矩形, 建築師, 詹姆斯·史密斯
    「當時的建築師們從自己的形貌和大自然中觀察到了黃金比例,他們了解了創世的本質」
  • 梯田很好看,很入畫——看它們有秩序地一字排開,由上而下,整齊的橫向排列,農田間點綴些許的農作物或一些草綠色的稼作,頗真是「豐草‧鮮美」。尤如在春天引水灌田之際,田間波光瀲灩,銀白色的水田被細小鐵線條似的田埂隔開成大小不同的塊面圖案,更是賞心悅目。
  • 銀針筆, Silverpoint, 安潔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烏克蘭
    烏克蘭女畫家安潔莉卡‧多利巴(Anzhelika Doliba)用銀針筆(silverpoint)將歷史建築的美提升到了另一境界。「對我來說,每件作品所要傳達的氛圍和情感是最重要的元素」,多利巴說。在每一幅作品中,她都試圖將那個場所散發出的神祕感或當下的感受描繪出來。
  • 我差不多每天都會去桃園市蘆竹區的鄉下散步,經常看到有些愛花人士在他們家的前院栽種各類花草或小灌木。
  • 在桃園縣大溪、龍潭甚或是新竹縣的關西、竹東一帶,因為臨近中央山脈,且都是丘陵地,地形多變,美景處處。往往此時看是一景,繞個彎卻又是另一處截然不同的景色,令人目不暇給。
  • 玉琮是人間獻給神的最高敬意,是祭祀天地的禮器,承載著天人合一的文化。五千年前的玉琮蘊藏著「密碼」更是與眾不同。
  • Giuseppe Diotti
    藝術家的願景和技巧創造出的成果總能和我們的心靈對話,觸發我們的喜悅或悲傷等情感。即使只有片刻時光,我們仍和藝術家共同感受了作為人的意義和深刻的真理。
  • 繪畫藝術上的這些變革並不能全方位地展現巴洛克藝術的風采,因為巴洛克並不局限於此。直到有一天,意大利雕塑家、建築家、畫家皮特羅·達·科爾托納(Pietro da Cortona,1596—1669年)天才地將其所學融會貫通,將建築、雕塑與繪畫等諸多因素集於一體,創作出了此後流行於西方世界各地的巴洛克盛期風格的楷模。
  • 雖然卡拉瓦喬對巴洛克繪畫風格的建立、成型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其被人們稱之為「暗色畫派」的用光特點及對人物形象的「平民化」塑造,仍然無法代表巴洛克整體上恢宏、華麗的藝術特色。終於,擁有不同人生經歷的弗蘭德斯畫家彼得·保羅·魯本斯在獲得了一系列的成功之後,成為了17世紀西歐巴洛克繪畫風格的代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