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起直言 太平盛世在於德

作者:程實
一個國家的安全、昌盛,是在於德政,而不在於地理形勢。(fotolia)
  人氣: 130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史記‧吳起列傳》記載:

戰國時期,吳起是著名的軍事家,但他總是遇不到賞識自己的明主。有一次,吳起聽人講魏文侯比較賢明,就到魏國去投效。

魏文侯對是否重用吳起,舉棋不定。就向大夫李克詢問:「你覺得吳起這個人到底怎麼樣?」

李克說:「我聽說,吳起這個人貪官好名,人品低劣。可是在用兵打仗方面,卻是出類拔萃!」

「既然如此,就讓他當個將軍,帶一支部隊。看看他到底有多大能耐!」魏文侯下定決心重用吳起。

吳起當了將軍後,忠心耿耿地為魏國操練兵馬,整天和士卒待在一起。他吃的飯菜、穿的衣服,和士卒沒甚麼兩樣。吳起睡覺時不鋪蓆子,行軍時不騎戰馬,打仗時不讓士卒為自己背軍糧。因為他與士卒同甘共苦,所以大家都很愛戴他。

有一回,一名士卒背上生了癰疽,流膿流血,感到非常痛苦。吳起為了安撫軍心,竟然張開嘴巴替他吮吸膿血。士卒們見到將軍這樣愛惜士兵,感動得流下了眼淚。

吳起治軍有方,又有傑出的指揮才能,結果一連打了幾次勝仗。魏文侯見發現果然沒有用錯人,就讓他鎮守西河,防備秦國和韓國的軍隊。

魏文侯死後,魏武侯即位,他仍然很賞識吳起。

一次,魏武侯乘船在西河進行調查,船行到中流,他突然高興地說道:「你們來看,我們的山河,何等壯美!山河的牢固,真是我們魏國的珍寶呀!」

同船的官員們,大多應聲附和說:「對呀,魏國山河險要、堅固,真能使我國太平無事呀……」

吳起是個直性子,不願意阿諛奉承。他說:「國家的牢固,不在於山河多麼險峻,多麼易於把守。而是在於德行。以前三苗(一古國名),左有洞庭之險,右有彭蠡之利,地形可謂易守難攻;可是由於朝廷在道德上不好,最終仍然被禹滅亡了。商朝左有孟門關險,右有太行山峰,北有常山,南有大河,真稱得上固若金湯;但是紂王奢侈腐化,酒池肉林,結果終於被武王滅掉。」

「這樣來看,一個國家的安全、昌盛,是在於德政,而不在於地理形勢。如果國君在德行方面不注重,就連我們這個小船上的人,也許都會成為敵人呢!」

「對,你說得真是太好啦!」魏武侯對吳起的獨特見解,表現出由衷地贊同。

從此以後,吳起的聲望越來越高,甚至有升任宰相的希望。@#

明人繪吳起彩像。(公有領域)

(點閱【經典歷史故事】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生活中難免有被人誤解的時候,是竭力解釋、激化矛盾,還是退一步,以寬厚之心待之?何謂「寬厚」?應該指的是待人接物的寬容和厚道。寬厚能容人之短、容人之過,即便自身需要忍讓、需要吃虧,即便自己被誤解。歷朝歷代,以寬厚之心面對誤解而為世人所敬重者並不罕見。
  •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是唐代著名的哲學家、文學家。少時勤奮好學,十三歲即有文名,二十歲中進士,授校書郎,後升任監察史里行、禮部員外郎。他憑自己的經歷及觀察所得,寫出《種樹郭橐駝傳》一文,說明「順木之天,以致其性」,是養樹的法則,並由此指出,這也是養人的道理,為官治民者,不可「好煩其令」。文傳千載,熠熠生輝,極富社會意義。
  • 君子是儒家學說提倡的理想人格。在孔子看來,「仁愛」是君子首要具備的,是以孔子曰:「君子去仁,惡乎成名?」君子還必須襟懷坦蕩,要「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面對利與義,「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意即君子更看重「義」,但君子並非不重利,而是取之要符合道義。此外,君子要言行一致,能自我要求、約束自身,即「君子求諸己」「君子病無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
  • 「有權不用,過期作廢」似乎是不少現代人對公權力在握的一種解讀,在社會道德日益下滑的今天,這種解讀也幾乎成為行使公權力者的座右銘了。然而在道德普遍高尚、敬畏天地神靈的中國古代,官吏們多潔身自好、仁義善德,演繹的是「身在公門好修行」的傳統佳話。
  • 蝗災與水災、旱災並稱古代農業史上的三大災害。《詩經》中稱蝗為螽,戰國後多稱蝗,約在宋以後,蝗又稱「蝻」,合稱蝗蝻,至今沿用。歐陽修形容蝗蟲「口含鋒刃疾風雨,毒腸不滿疑常飢」。
  • 有一位太史夜觀天象,發現天上的德星進入奎宿相聚,於是稟報皇帝,說五百里內,會出現賢者相聚。孰料,德星相聚那天,地上真有一場聚會。原本普通的聚會,終因上天垂像、高士聲望、皇帝旌表,註定永鐫青史。
  • 眾人都知,梅蘭芳昭彰梨園正氣,而他的祖父梅巧玲,不僅是知名的京劇藝術家,也是一位慷慨的俠義名伶。
  • 人心,猶如彈丸之地。若居心不良,這顆心會製造很多禍端,小則害人,大則禍國;若能心懷良善,這顆心能抵擋許多是非和痛苦,化解紛爭與惡緣。守護心靈的淨土,施撒芬芳,愉悅人心,百代流芳。
  • 很多人都知道三國時期七擒七縱孟獲的故事,其核心講的是諸葛亮如何運用攻心為上、以德服人的策略,徹底使南人歸順。而在春秋時期,也有類似的在征伐中以威服國、以德服人的故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