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兵仙戰神韓信

【千古英雄人物】韓信(8) 功高震主

卓越的軍事韜略和用兵智謀為後世兵家所敬仰推崇。(新唐人《笑談風雲》提供)

  人氣: 1120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第四章 功高震主 鐘室蒙冤

一、齊王徙楚 計遊雲夢

劉邦韓信等諸侯王的推舉之下,登上了皇帝的位子,史稱漢高祖。正如武涉和蒯徹的預言,隨著勝利的到來,韓信的境遇每況愈下。

垓下會戰結束後,漢軍北上還軍到了定陶,劉邦突然襲擊,闖入韓信營中收了他的兵權,緊接著又把韓信的封地從肥沃的齊地改到楚地,遠離齊、趙、燕等韓信一手打下的地盤。

韓信心胸坦蕩,對劉邦的絕情寡義沒有抱怨,平靜地回到了自己的故鄉楚地。

回到家鄉,他先找到恩人漂母,賜以千金酬謝。之後又找到南昌亭長,給了他一百錢,還了當年的飯錢。韓信對亭長說:「你做好事有始無終,只能算是個不通人情大義的小人。」最後,他找到了使他受胯下之辱的青年,這位青年聽說新楚王就是被他羞辱的韓信,認定自己死期到了,戰戰兢兢地來見韓信。韓信沒有為難他,還誇他是位壯士,封他為「中尉」,掌管京師治安。

處理完這些私事,韓信就開始治理自己的領地。他先巡視楚地,處理戰後亟待解決的民生問題,建立了一支保衛封地的軍隊,他的計劃是建立一個繁榮強大的楚國。

但是劉邦並不打算把韓信留在王的位置上。韓信是開國功臣,為了削掉他的王位,劉邦給韓信安上了一個「謀反」的罪名。

漢高祖六年(前201年)十二月,劉邦突然對手下將領們說:「有人告韓信謀反,你們覺得要怎麼處理?」那些將領都是有勇無謀之輩,叫嚷說:「乾脆發兵,幹掉這小子算了!」劉邦自知師出無名,沉默良久,最後向陳平問計。

陳平以謀略見長,但有才無德。劉邦話一出口,他就知道韓信其實沒有謀反。證實了自己的猜測後,他對劉邦說:「陛下的軍隊不如韓信的精銳,將領也沒有超越韓信之人,發兵進攻逼迫韓信決戰,對陛下是危險的事。」他設計讓劉邦假裝到湖北雲夢去遊獵,命令諸侯到河南的陳地與劉邦相見。陳地在楚國邊境,韓信前來就可輕而易舉地把他拿下。

劉邦欣然採納了陳平的計策,遣使者通知韓信前往陳地相見。韓信並不見疑,親往迎謁。剛一見面,劉邦就喝令武士拿下韓信,韓信錯愕之間,已束手就擒。

既然目的達到,劉邦也不再去雲夢遊獵,立即打道回府。韓信這才明白劉邦此行專對自己而來。他憤怒至極,高喊道:「果若人言:『狡兔死,良狗烹;高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天下已定,我固當烹!」

劉邦聽了,面紅耳赤半天說不出話來,啃哧良久才說,「有人告你謀反。」

劉邦深知沒有實質理由就抓捕開國功臣必然不能服眾,所以一回到洛陽就大赦天下,藉機釋放了韓信,但沒有放他回楚國,而是降為淮陰侯住在都城,不可以回封地,也不許擁有軍隊,實際上是把韓信軟禁起來。

二、亡將之死

項羽身亡之後,楚將鍾離昧為了避禍四處藏匿。劉邦因為數次敗於鍾離昧手下而記恨在心,詔令緝拿。因為韓信也曾經投身項羽麾下,司馬遷在《史記‧淮陰侯列傳》中就把鍾離昧和韓信聯繫起來,說鍾逃亡途中歸附了韓信。劉邦昭令韓信逮捕鍾離昧,韓信抗旨不遵。劉邦遊獵雲夢之際,韓信為求自保,逼鍾離昧自殺。鍾氏後人在編寫《鍾氏宗譜》時也採用了這個說法,更加加深了世人的誤會。仔細考察,發現事實並非如此。

《史記‧秦楚之際月表》中明確記載:「五年九月,王得故項羽將鍾離眛斬之。」這表示鍾離眛是漢高祖五年九月被逮捕的。而對韓信所謂的「謀反」記錄是「漢六年」。因此劉邦施計遊獵雲夢之際,鍾離眛死了已經一年多了,不存在韓信為自保而逼鍾離眛自殺的可能。

那麼有沒有可能韓信因為收留鍾離眛而引禍上身呢?答案也是否定的。這兩人雖然同時任職於項羽麾下,但一個是高高在上的大將,一個是地位卑微的執戟郎中,很難想像這兩個人之間會有交集。從劉邦問計於陳平的對話來看,他們自身也很清楚韓信沒有任何愧對劉邦的行為,這也是雲夢之計能成功的前提。雲夢之計表面看起來天衣無縫,其實是漏洞百出。雲夢也就是洞庭湖,在湖南。韓信的封地在楚,即江蘇一帶,劉邦從關中(陝西秦嶺關中盆地)到雲夢是南下,若去楚地是向東,完全不可能順路。如果韓信曾經收留過鍾離眛,劉邦前來之際,他必然不會毫不設防地前來迎接。因此韓信「斬眛謁上」的說法是不成立的。

三、序次兵書

韓信文武雙全,策馬是神帥,握筆即泰斗。他曾和蕭何一起修訂過軍中律法,也與張良一起整理過先秦兵法遺著。班固在《漢書‧高帝記》中記載:韓信與張良「序次兵法,凡一百八十二家,刪取要用,定著三十五家」。所謂「序次」就是編排目次和校理本文。這是歷史上第一次對古代兵書大規模的整理。

韓信按照《司馬法》中對兵家思想的分類,把兵法分為:「權謀、形勢、陰陽、技巧」四種。後來武帝時期楊仆「紀奏兵錄」、成帝時期任宏、劉向和劉歆等校閱整理兵書都沒有脫離韓信設立的規制。這種分法被後世奉為典範,成為兵書撰寫和兵學理論的規範程式。

韓信也利用被軟禁賦閒在家這段時間著書立說,作了《韓信》兵法三篇,總結融匯了先秦兵學之大成,使漢以前的兵書能比較完整大面貌地留存於世。這本書屬於「兵權謀」十三家之一。班固對「兵權謀」的解釋是:「權謀者,以正守國,以奇用兵,先計而後戰,兼形勢,包陰陽,用技巧者也。」乃中國兵法真正精髓所在。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

點閱【千古英雄人物之韓信】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中國歷史上,同一時期誕生兩位神級名將是極其難得的,秦末卻出現這一盛況:一個是千古無二的霸王,一個是用兵如神的兵仙。戰場上雙方主帥一出場,不等交鋒,勝負即已決對出來,那就是誰的能量層次更高。對於韓信,他戰勝楚霸王證明了自己的天才智慧能力以及歷史地位,成為後世兵家稱道的兵仙;對於項羽,即使最終敗北,輸在韓信手下,也不算辱沒堂堂霸王之威名。
  • 齊國地大人多,實力雄厚。楚漢相持,齊國保持中立,坐山觀虎鬥。趙國被破後,齊國為防止韓信進攻,派了二十萬大軍在邊境嚴陣以待。儘管劉邦陰險狡詐,又奪韓信兵權,韓信對漢仍然忠誠如初。他馬上招兵買馬,重組了一支新軍,為攻打齊國做準備。韓信治軍有方,招募的新軍經過短時間的訓練就成了善於作戰的精兵。劉邦擔心新軍人數不足以對抗齊軍,調曹參和灌嬰來幫忙,順便監視韓信。
  • 彭城大捷之後,項羽把劉邦當作主要目標。他調整兵力,聯合了齊、趙、魏等國和九江王英布準備南北夾擊,直搗關中。正在這時,歸屬劉邦的魏王豹見劉邦勢衰,起了叛逃之心,與項羽聯手,計劃從側面夾擊劉邦。劉邦必先派辯士酈食其前去勸說,無功而返。不得已劉邦只能再次起用韓信,任命他為左丞相和大將,和曹參、灌嬰等率兵擊魏。
  • 漢高祖元年(前206年)六月,劉邦擇良日、設壇場、齋戒、沐浴、具禮,拜韓信為大將軍。拜將之後,劉邦問韓信可有妙計回到關中。漢軍兵弱將少,根本不是項羽的對手,因此劉邦也沒有更高的目標,他最大的心愿是能做關中王。 韓信首先指出劉邦東爭天下,最大的敵人是項羽,他請劉邦在勇敢、強悍、仁厚、兵力方面與項羽相比,誰強誰弱。
  • 鴻門宴之後,項羽率領諸侯進入咸陽。當時秦王子嬰雖然是敗國之君,仍是王的身份,項羽不僅沒有給他應有的禮遇,反而殺了子嬰和所有秦國的王族、宗室和大臣,又一把大火燒了咸陽宮和秦始皇陵,大火三個多月不滅。這場大火最直接的影響就是造成了對中國文化的巨大破壞,使秦始皇統一天下後辛苦建立起來的所有檔案和先秦以來眾多的文化典籍毀於一旦。秦以前華夏文明數千年的記錄幾乎都被付之一炬。
  • 戰國末年,諸侯割據的分裂局面被統一的秦王朝所取代。秦始皇在位的第三十七年,出巡途中突然在沙丘離世。始皇遺詔公子扶蘇主持葬禮,使之返都即位。管理詔書的趙高勾結丞相李斯矯詔賜死了扶蘇,擁立少子胡亥為皇帝,即秦二世。
  • 韓信,史稱「國士無雙,兵仙戰神」。他創造了一個歷史,五年之內結束了秦朝末年天下群雄逐鹿的混亂局面,中原大地再次統一。漢得天下,皆他之功。他成就了一段神話,戰必勝、功必克,千古無二的霸王項羽亦是其手下敗將。他乃歷史上多少年不遇的大根器之人,懷王霸之志,忍胯下之辱,無故加之而不怒,完美詮釋大忍之心。
  • 後世很多人一提及秦始皇,便想到「焚書坑儒」,並將其當作秦始皇殘暴,毀壞歷史、文化之所謂依據,不知真正準確史實。為正視聽,還原歷史真貌,本節將細述「焚書坑儒」史實、原委及意義。
  • 封禪是古代帝王祭告天地的一種儀式。《史記‧封禪書》《論衡》和《韓詩外傳》等典籍均記載了自炎帝以來七十二王封泰山的事實,伏羲、神農、炎帝、黃帝、顓頊、帝嚳、堯、舜、禹、湯、周成王等, 都曾到泰山封禪。史載黃帝曾至泰山封禪。在大戰蚩尤於涿鹿之前,黃帝也是選在泰山腳下,大聚眾神。《史記‧封禪書》說,「每世之隆,則封禪答焉,及衰而息」。帝王當政期間要功勳卓著,使得天下太平、民生安康才可封禪、向天報功。
  • 戰國時期,各國文字、貨幣和度量衡各不相同。齊、燕等國發行刀幣,趙、魏、韓等國則通用鏟形布幣,秦和東周流通圓形方孔錢,楚國卻使用貝幣。秦始皇下令規定:在全國統一發行使用圓形方孔錢,禁止使用六國各自的龜、貝、玉等幣。規定全國統一使用金、銅兩種圓形貨幣,其中金為上幣,銅為下幣。這種銅錢沿用到兩千多年後的清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