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我所有的朋友 無論你是藏族、漢族或其他民族

小說:有一個藏族女孩叫阿塔(45)

作者:張樸
《有一個藏族女孩叫阿塔》(自由文化出版社)

《有一個藏族女孩叫阿塔》(自由文化出版社)

  人氣: 1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七十三

當天阿塔就被送進了看守所。一個身材粗壯的女管教給她戴上手銬,抓住她的一隻胳膊,領著她穿過一個又一個鐵門,在一條陰森黑暗的巷道裡拐了幾道彎,來到一處監房的門口。

「把衣服都脫了。」女管教解開了手銬,一聲令下。

「為什麼要脫?」阿塔不解地問。

「叫你脫,你就脫!」女管教不耐煩地說。

阿塔仍在猶豫,女管教露出一臉惡相,抬手做出一付要打人的動作。阿塔尖叫了一聲,啜泣起來,不得不開始脫。當只剩下胸罩和內褲時,她停下來。女管教又做了要打人的動作,阿塔才勉強脫光衣服。女管教伸出手在阿塔的頭髮裡摸了摸,接著又摸胳肢窩、乳房,再順著往下,把手伸進阿塔的大腿之間。

阿塔像觸電似的閃身躲開,喊道:「你要幹什麼!」

女管教呵斥道:「這是例行檢查,你想抗拒嗎?」

身後忽然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別難為她了。」

阿塔驚慌地從地上抓起衣服,想掩住赤裸的身體。同時回頭去看,那個講話的男人已經走開,只剩一個遠去的背影。

耳邊傳來女管教的譏笑聲:「你既然要臉,就別被送進來。」

阿塔忍不住問:「這個人是誰?」

女管教邊拉開監房門,邊說:「分管女監區的副所長。」

一個女囚從門裡出來,拿著一個臉盆,一雙塑膠底製的破布鞋,一床棉被和一套印著長條格子的囚服。阿塔穿上囚服、

破布鞋,手提臉盆、腋下夾住棉被,跟著女管教又走了一段路,停在另一間監房門前。

女管教用鑰匙打開牢門。阿塔只跨進一步,便聽身後哐噹一聲,牢門被重重地關上、鎖住。監房長約十五公尺,寬約四公尺,一溜地鋪從頭排到尾。閃爍不定的日光燈下,有十幾個人並排盤腿坐在木頭地板上。後來阿塔才知道她正碰上反省時間,女囚們必須坐在各自的地鋪前,閉眼思過,不能起身,也不能把腿伸直。

還沒來得及看清這些人的樣子,就聽有人衝她大聲發令:

「蹲下,兩手抱頭!」

這人坐在緊靠門邊的鋪位上,長著一張大臉盤,年約五十歲。她的身分為「牢頭」,在看守所裡已經待了三年,罪名是販毒,卻遲遲未判。

阿塔照辦了。

「你叫什麼名字?」大臉盤接著問。

阿塔輕聲而短促地說出自己的名字。

「聲音大點!」挨著大臉盤的一個乾瘦女孩吆喝起來。她只有十六歲,皮膚蒼白,尖下巴,因偷竊被關押。

「你好像不是漢人。」坐中間位置的一個老太婆這時插話說。她丈夫因抗「強拆」被打死,她到處上訪維權,持續快十年了,已經進看守所無數次了。

「我是藏人。」阿塔的聲音清楚了些。

「你長得不錯嘛,」大臉盤的腔調裡帶著冷嘲。「剛進來時,我還以為是哪個貪官包養的小三。」

一屋子女囚全笑了。

老太婆問:「你犯什麼事了?」阿塔說:「我看見副省長的車,就衝了過去,想求他把我的張哥放了。」

尖下巴問:「張哥?你的男朋友?」阿塔嗯了一聲。

老太婆驚訝地問:「這也犯法?」

阿塔說:「審問我的警察說我想分裂國家。」

女囚們又笑了,尖下巴的聲音最響:「國家是豆腐做的呀,你都能把它分裂了?」

「你們這是違反監規,」大臉盤高聲制止:「不許談案情!」

她把阿塔安排到緊靠廁所的鋪位。這個位置是整個監房裡最糟糕的,女囚們上廁所,都得從這裡跨過,就在妳身邊拉屎、拉尿,臭氣熏天。大臉盤要阿塔熟讀、背誦貼在對面牆上的監規,並警告她:如果七天之內背不出來,就要受懲罰,面對牆壁連續站立十二小時,不准吃、喝、睡覺。

阿塔靜靜地盤腿坐下了,整個監房也安靜下來。不知過了多久,忽聽有人在哼歌。眾人循聲望去,目光紛紛落在阿塔身上。只見她微微抬著頭,凝視著接近天花板的通氣窗。外面正颳風,透過鐵柵欄的縫隙,吹進些許的涼意。

「哼歌不如唱歌,」老太婆開口說:「你給大家唱一曲吧。」

尖下巴立刻歡聲迎合:「我要聽!」

大臉盤沒吭聲,女囚們放開膽了,七嘴八舌催促阿塔快唱。

阿塔微笑著答應了:「我給大家唱〈倉央嘉措情歌〉。」

老太婆沒聽清,直起脖子問:

「添油加醋情歌?這是什麼情歌呀?」

女囚們一陣亂笑,有的也不盤腿了,還有的索性站起來。阿塔放開歌喉,一曲未落,尖下巴已經在喊:

「再唱一首!」

突然,牢門發出沉重悶響,有人正在開鎖。眾女囚大驚失色,收腿的收腿,坐下的坐下。牢門開了,女管教走進來。大臉盤害怕受懲罰,慌忙站起身。

「報告!」她指著阿塔說:「是你違反了監規。」

女管教面無表情朝阿塔喊:「你出來一下。」

阿塔隨著女管教走出監房,女囚們面面相覷,老太婆咕噥了一句:「阿塔要倒楣了。」

誰知沒過幾分鐘,阿塔安然無事地回來了,手裡還拎著個塑膠袋,表情輕鬆,還透著一股俏皮勁兒,阿塔衝著大夥兒眨巴、眨巴眼睛。

大臉盤走上前,一把奪走她的塑膠袋,袋口朝下,往地上一倒,一堆花花綠綠的東西散落在地板上:有即溶咖啡、茶葉,外加一些巧克力、四川榨菜、五個蘋果,還有香皂、毛巾、牙膏、牙刷。

一監房人全傻眼了。

「你是不是認識看守所裡的哪位領導?」大臉盤怯怯地問。牢齡最長的她從未見識過這樣的事。

「沒有啊!」阿塔擔心大家不相信,又重複說:

「真的沒有啊!」

大臉盤心裡仍不踏實,為求穩妥,她迅速改變了對阿塔的態度,一面親自俯身把散落的物品重新收入塑膠袋裡,一面指著阿塔的鋪位,對尖下巴下令:

「你搬過去。」

轉過臉,她討好地朝阿塔笑了笑:

「從今晚起你就挨著我睡,這邊寬敞。」

(待續)@#

──節錄自《有一個藏族女孩叫阿塔》/自由文化出版社

責任編輯:馬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