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135) 東流水-大疫橫行4

作者:云簡
中藥 (fotolia)

中藥 (fotolia)

  人氣: 180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一章 大疫橫行(4)

那院子雖然年久失修,破敗不堪,好在窗瓦都是好的,勉強可以住人。小翠兒道:「看好了,咱們走吧。」說話要跑,卻被金海捉住,推到門口:「打開門看看。」

「我不敢。」小翠兒哭道,金海撿了個樂子,道:「看你下回還敢不敢嚇唬少爺我。」

「小翠兒不敢,再也不敢了。」小翠兒捉著雙耳求饒。

「嗯嗯。」金海滿意地點點頭。

二人將欲離開之際,忽聽屋裡傳來聲響。「什麼東西。」小翠兒嚇得寒毛直立,躲在金海身後。金海也是嚇了一跳,勉力鎮定,道:「無事、無事。」說話間,便是一腳,將房門踢開。老木門吱呦兩聲,靜止不動了。

「走,去看看。」金海攥著小翠兒衣袖壯膽,二人走進屋裡。除了光線昏暗,桌椅許久未擦之外,也無甚奇異之處。方欲離開,又聽一聲清脆。

「什麼聲音?」金海小聲道。

小翠兒悄聲道:「好像,好像是碗碎的聲音。」

靜寂之間,忽聽一聲嘆息,嚇得小翠兒撒腿要跑,卻被金海捉住,扮了個鬼臉,登時大叫一聲,雙腿一軟,落在地上,面如紙白。終於反應過來是金海嚇人,好不生氣,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全蹭在金海身上。金海不以為意,便往臥房走去,果然見到床上躺著一個人,髮絲散亂,面色慘白,立時嚇了一跳,退後兩步。

小翠兒眼尖,登時認出是誰,喚了一聲「朱丹姐姐」,撲將上去。眼見其孤身一人,淒楚可憐,忍不住淚如雨下。金海不可置信,帕子掩住口鼻,走近床邊,定睛一看,果然是朱丹。

「朱丹姐姐?你怎會在這裡?」小翠兒哭道。朱丹捉住小翠兒雙手,淚如雨下:「小翠兒,你……你來看我,真好。」

小翠兒握住她手,道:「朱丹姐姐,可好些了?」

朱丹眉心一皺,帕子掩口,悶咳不止,小翠兒忙幫她舒背,冷不防袖子一閃,露出下面皮膚,均是黑紫一片,小翠兒登時大驚,捉住胳膊一看,道:「朱丹姐姐,怎會這樣?郎中不是來過,也服了湯藥麼?」

朱丹撫著胸口,道:「哪裡來的湯藥,下人知道那是洛陽紙貴,便……便都拿了出去,賣錢……咳咳……」

「什麼?!」小翠兒、金海對視一眼,皆是大驚。

朱丹道:「這府裡上下,上到老爺,下到雜役,都是盯著錢的。我現下落魄在此,誰人還來照看。」

小翠兒急道:「楚姐姐,楚姐姐怎生不管你呢?」

朱丹道:「早先來了兩次,後來老爺怕她也染上,無人幫襯,便叫下人看著,不讓來了。」

「可那下人也不送藥?好大的膽子。」金海終於吐出一句話來。

朱丹眼中晶瑩,嘴角牽動,微微笑著,道:「少爺,你雖無甚才華,心眼兒到底不是壞的。不比那府中之人……咳……怕染了病,別說湯藥,我已兩日未進食了。」

二人聽罷,皆淚如雨下,小翠兒道:「這便給朱丹姐姐做珍珠圓子來。」便要離開,卻被朱丹死死拉住,道:「別去……莫叫人知道你倆來看過我。回去之後,趕緊飲了湯藥,無事別出門見人,以防……以防染病。」

金海環顧四周,見有個茶壺,便倒了杯水,送與朱丹飲。她甫飲罷,眼中落下淚來,喘了口氣,道:「我在此等死幾日,總算想明白了,什麼穿金戴銀,富貴榮華,都是身外之物……咳……人死如燈滅,誰人不是亂墳崗上一抔黃土……我自幼養在金府,生平小心翼翼,沒作甚壞事,可也沒做甚好事,死了也落個乾淨……幸而老天憐見,教你兩個遇上,只想著每年清明寒食,一杯薄酒,幾片冥鉑,姐姐……姐姐也便瞑目了。」

小翠兒哭道:「朱丹姐姐莫要胡說,這便端了湯藥來。」說話間,已是泣不成聲。

朱丹眉心一皺,道:「不必了,自己的身子自己知曉……只苦了你二人,還在金府。好妹妹,日、日後,莫要步上楚姐姐後塵……」朱丹看著小翠兒,一動不動,落下一泓清淚,眼睛失了神。「朱丹姐姐、姐姐……朱姐姐,莫要嚇我……」小翠兒使勁搖著朱丹,其人雙眼難閉,一動不動,嘴角流下一行黑血。

「啊!」小翠兒大駭。怎生料想得到,自小跟著的小姐姐,走得如此草率,令人猝不及防。愕然之際,驚得說不出話來,眼淚止不住簌簌而落。一旁金海,亦哭泣不止。

小翠兒慢慢闔上朱丹雙眼,對金海道:「少爺,咱們趕緊回去吧,免、免教人發現。」金海揉著眼睛,道:「那、那她怎辦?」

小翠兒道:「回去後,我自會提醒楚姐姐來料理後事。少爺,你莫紅著眼睛,教人發現。」忽地再忍不住,落下一滴淚,心痛不已,兩人抱頭痛哭一陣,方才作罷,雙雙離去。

****************************

是夜。

金府,楚淮陽正向金山稟報狀況:「六部的各位尚書大人,皆已送了藥草。吏部侍郎達清不肯受,咒罵一陣,扔了出來。」

金山搖著太師椅:「他說什麼?」

楚淮陽道:「他說金府是發國難財,有違人倫,必遭天譴。」

「哼。」金山收起扇子,起身道:「便等其日後染了病,再來跪著相求。還有呢?」說罷,端起茶碗來飲。

楚淮陽道:「日前得罪了府上的幾位,便都沒有賣給藥材。」

「嗯。」金山點了點頭,道:「願意給府上辦事的,還得留著;不願意的,留著也沒用。」

「是。」楚淮陽道。

金山見其不走,斜眼道:「還有何事?」

楚淮陽道:「侍候少爺的丫頭朱丹,昨日死了。」

金山拿起水菸袋,道:「燒了乾淨,免得傳給別人,你看著辦吧。」頓時又陷入一片雲霧繚繞。

楚淮陽告退。

蒞日。

楚淮陽著令在西苑火化朱丹:「三炷冷香,幾道小菜,一杯薄酒,黃泉路上,妹妹仔細腳步,莫再磕絆。」說話間,灑下一壺清酒,幾滴珠淚。

楚淮陽祭奠完畢,轉身示意點火。

「楚姐姐,你怎生如此心狠?」

楚淮陽回頭一看,便是小翠兒和金海一同前來,轉身抹抹眼睛,又道:「怎帶著少爺來此,速速回去。」

小翠兒捉住她胳膊,道:「常言說,火化的便是魂飛魄散,楚姐姐,你怎生如此心狠?」楚淮陽默然不語,暗垂珠淚。雜役拉開二人,道:「太醫院說了,疫病死的只能燒,埋了怕傳染。我們也是沒辦法,姑娘還是回去吧。」說罷,火把揚天,香魂歸土。

小翠兒泣涕不已,金海亦抹著眼睛。楚淮陽一言不發,轉身離去。(本章完,全文待續)

點閱【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楊麗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