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克威克奶奶

作者:貝蒂‧麥唐納(美國)

鎮上的每個小孩都是皮克威克奶奶的朋友。(Fotolia)

  人氣: 1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矮矮胖胖、背上有塊肉瘤的

皮克威克奶奶住在「顛倒屋」,

小孩都好羨慕她背上那塊肉瘤,

因為聽說那裡不但藏有魔法,

還是個插上翅膀的好地方!

不想睡、吃飯很慢、愛頂嘴……

魔法奶奶腳踏高跟鞋,

帶著餅乾香氣來了!

 

關於皮克威克奶奶

我希望一開始就盡可能對皮克威克奶奶做個詳盡的介紹,免得接下來我一提到她的名字(在這本書中,我真的會常常提到她的名字),你還一直打岔問我:「誰是皮克威克奶奶?她長什麼樣子?她的個子多高?年紀多大?頭髮是什麼顏色?她的頭髮長嗎?她穿高跟鞋嗎?她有小孩嗎?有皮克威克爺爺嗎?」

皮克威克奶奶住在我們的小鎮上,她的個子很矮,背上還隆起一塊肉瘤。每當小朋友問她背為什麼鼓起來的時候,她都會說:「噢,那是一塊魔法大肉瘤,有時候會把我變成巫婆,有時候把我變成小矮人或精靈,遇到特殊狀況,還會把我變成女王呢。」

所有的小孩都好羨慕她有那塊肉瘤,因為除了有魔法外,那裡還是個插上翅膀的好地方。

皮克威克奶奶有一雙閃閃發亮的棕色眼睛,還留著一頭及膝的棕色長髮,這樣小朋友就能幫她梳頭了。她總是將長髮盤到頭頂捲成髮髻,除非有人要為她梳頭、綁辮子,或是剛洗完頭又溼又捲,或是想在頭上戴花和珠寶小皇冠的時候,才會把頭髮放下來。

有一天,我看見她背上披著波浪狀的長髮,頭戴珠寶皇冠在花園裡挖土,她興高采烈的揮揮手說:「我答應貝絲(貝絲是她一個小孩朋友),她放學回家前,我都不能碰頭髮。」說完,她便繼續挖土。

皮克威克奶奶有小麥色發亮的皮膚,身上的氣味聞起來像餅乾一樣溫暖又香甜,能夠安撫每個悲傷難過的小孩。她的衣服全都是棕色系,而且絕對不會看起來太緊繃或太鬆垮,因為她總是穿搭合宜。

她喜歡戴毛氈帽,就算小朋友對她的巫婆帽和海盜帽又戳又扭,她也一點都不在意。星期天早晨,她會從衣櫥的架子上拉出一頂帽子,用力打幾拳將它撐開,前後拉拉平整,再戴著它上教堂。她隨時隨地都穿著非常高的高跟鞋,而且很樂意把鞋子借給小女孩穿。

皮克威克奶奶沒有家人。她說,她的丈夫皮克威克先生曾經是個海盜,他把自己所有的寶藏埋在後院以後,就死了。現在只有狗兒「晃晃」和貓兒「躡躡」陪伴她。

皮克威克奶奶最了不起的是:她有一棟上下顛倒的房子。那棟座落在雜亂花園裡的棕色小房子,看起來就像一隻四腳朝天仰躺的棕色小狗。

皮克威克奶奶說,她小時候常常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不停的猜想,如果這棟房子上下顛倒的話會怎麼樣。於是,當她長大後有能力蓋自己的房子,就把房子蓋得看起來上下顛倒。

浴室、廚房和樓梯還維持原本的方向,這樣使用起來比較方便。因為你沒有辦法在一個上下顛倒的爐子上煮飯,或是在一個上下顛倒的水槽裡洗碗,也不可能走一個上下顛倒的樓梯。

房子的客廳裡有一盞大吊燈,但不是裝在天花板上,而是裝在地板上。它當然還是在天花板,只是天花板變成了地板,所以它看起來就像是在地板上。孩子們打開燈後喜歡蹲在它的四周,假裝它是營火。

皮克威克奶奶說,她的吊燈是鎮上唯一真正使用的吊燈。她的每間臥房都有滑梯板,因為如果仰頭看著自己閣樓的天花板時,就會看見傾斜的天花板,一旦房子上下顛倒,那就變成很棒的滑梯板了。

此外,所有的壁燈都非常接近地板,小小孩都能隨手摸到。這棟房子剛蓋好的前五年或十年,皮克威克奶奶都必須透過高處的出入口,用爬的進出屋子,不過現在,她有了一些像是練習跳躍用的小臺階。她還發給孩子們粉筆,讓他們在地毯上做記號,看看他們可以跳得多遠。

沒有人知道皮克威克奶奶真正的年紀。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她說:「我又不會再長高了,年紀多大又有什麼差別。」

皮克威克奶奶的狗兒晃晃,每隔一陣子就會生一窩小狗,所以她的廚房黑板上,永遠有一串長長的孩子名單,他們都在等著領養小狗。同樣的,餐廳黑板上也有一長串等著領養躡躡生的小貓名單。

皮克威克奶奶家的後院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坑洞,那些都是小男孩想要挖掘皮克威克爺爺的寶藏所留下來的傑作。她的前院種滿了花,小女孩喜歡把花摘下來插在瓶子裡,放在她的客廳,或是帶去學校送給老師。

鎮上的每個小孩都是皮克威克奶奶的朋友,可是,她只認識其中幾個人的父母。她說大人會讓她很緊張。

她房子蓋好後的第一年,只有皮克威克奶奶和晃晃、躡躡住在那裡,她很孤單。然而,在一個暗沉沉的下雨午後,她正在廚房裡烤甜餅,心裡想著,如果能夠邀請晃晃和躡躡以外的人來喝下午茶,一定非常有趣。

就在那時候,她透過廚房的窗戶,看見大雨滂沱的街上,有個小女孩邊哭邊拖著一口大行李箱。皮克威克奶奶馬上擦掉手上的麵粉,急急忙忙衝到屋外,走進大雨中邀請那名小女孩來喝下午茶。

小女孩名叫瑪莉·洛·羅伯森,八歲,長得很胖。她一連喝了三杯奶茶,吃了七塊甜餅後,才告訴皮克威克奶奶,她離家出走了。

她說:「我離家出走,因為我討厭洗盤子。我像傭人一樣,一天到晚都在洗盤子,盤子!盤子!盤子!洗完、擦乾、放好。那就是我一整天在做的事。我媽一點都不愛我,反正她也不是我親生的媽媽,她可能是從孤兒院帶我回來為她洗盤子。」

說完,瑪莉又開始哭了,所以第八塊甜餅還沒吃完,就被她的眼淚浸得軟軟的了。

皮克威克奶奶說:「她真的不是你親生的媽媽?」

瑪莉·洛說:「她說她是,但哪個親生母親會要小孩不停洗盤子。洗盤子!洗盤子!」

「這就有趣了,」皮克威克奶奶說:「我的意思是,妳那麼討厭洗盤子,偏偏我卻很喜歡洗盤子。事實上,我很享受洗盤子,但我最遺憾的是,我只有晃晃、躡躡和自己的盤子要洗,每餐三或四個盤子,就這樣而已。

「瑪莉·洛,當我洗盤子的時候,都會假裝自己是個留著鬈曲金色長髮的美麗公主(瑪莉·洛的頭髮烏黑發亮,綁成兩條硬邦邦的馬尾辮),有蘋果花般的皮膚,還有一雙像勿忘草一樣的藍色眼睛。我曾經被一個邪惡的巫婆囚禁,當時唯一能獲得自由的方法,就是在鐘響前洗完所有的盤子,還要把廚房打掃得一塵不染。因為鐘聲一響,巫婆就會下樓來檢查,看看廚房裡有沒有食物碎屑,鍋子是不是都洗乾淨掛好,銀刀叉是不是都放回抽屜了,水槽有沒有刷洗清潔,如果有一樣沒做好,巫婆就會用她的魔法把我再多留一年。」

皮克威克奶奶看了時鐘一眼,猛然跳起來。

「再十分鐘就四點了,公主,我們還有好多事要做呢。快!快!快!」

瑪莉·洛也跟著跳起來,並且開始動手把那些茶具端到水槽裡,皮克威克奶奶迅速靈巧的沖洗,瑪莉·洛也順手接過來擦乾,皮克威克奶奶更以最快的速度把那些做餅乾的器具收拾好,偶爾還會停下來說:「公主,妳聽,有沒有聽見巫婆那支歪七扭八的大拐杖重重敲擊地面的聲音?」

接著,瑪莉·洛頭上的馬尾辮也開始興奮得上下抖動,她說:「我聽見了,公主,那聲音愈來愈近了。」

才一眨眼,廚房就變得亮晶晶,盤子也都洗淨擦乾放好了,地板上連一點碎屑都看不到。瑪莉·洛甚至還把躡躡的尾巴俐落的纏在自己的腿上,並且撫平晃晃的毛。

鐘聲敲響前,皮克威克奶奶對瑪莉·洛說:「公主,我必須暫時離開一下,讓巫婆來檢查妳的工作成果,噢,真希望妳能重獲自由!」

說完,她就上樓去了。

緊接著,有個身穿黑色長袍,頭戴黑色高帽子,手裡拿著彎彎曲曲大拐杖的可怕老巫婆步下樓梯。瑪莉·洛非常害怕,直到她在那頂黑帽子下面看見了皮克威克奶奶閃亮的藍色眼睛。

她帶巫婆去廚房檢查,巫婆拿出烤盤,放在光線下仔細檢查有沒有洗淨擦乾。她蹲下來,膝蓋發出像生鏽大門般嘎吱嘎吱的聲音,看看瑪莉·洛有沒有把爐子下面打掃乾淨。

她伸手觸摸茶杯裡面,看看有沒有糖粉殘留在杯子底部,然後戴上眼鏡檢查水槽。不過,她完全挑不出毛病,便將廚房大門的鑰匙交給瑪莉·洛,發出尖銳的聲音說:「妳自由了,公主,可是別太得意,我一定會逮到妳的!」

巫婆踏著沉重的腳步上樓,沒多久,皮克威克奶奶就下樓了。

「怎麼樣,」皮克威克奶奶說:「現在妳知道我為什麼喜歡洗盤子了吧?」

瑪莉·洛說:「噢,皮克威克奶奶,這真是我做過最有趣的事了!」

皮克威克奶奶說:「妳一定會比我覺得更有趣,因為妳有那麼多盤子要洗。如果有更多盤子要洗,就有更多的時間當那個留著鬈曲金色長髮,皮膚像蘋果花一樣白皙,還有一雙湛藍雙眼和美妙歌聲,能夠邊洗盤子邊唱歌的公主了。

「如果有更多盤子要洗,我就可以爬到後面的門廊,去看看那個騎著掃帚的巫婆來了沒。如果她來了,我就可以聽見她砰的一聲降落在屋頂上,然後躡手躡腳的爬上樓梯,偷看她有沒有從煙囪滑下來,重重跌落在地上。真希望我有更多的盤子要洗,這樣就能假裝好多好多有趣的事情發生。」

過了一會兒,雨停了,太陽出來了,瑪莉‧洛也帶著自己的行李箱回家去了。

那天晚上,晚餐過後不過短短二十七分鐘,瑪莉‧洛就已經把地板掃乾淨,所有的盤子也都洗完擦乾,而每一樣東西都乾淨整齊的收好,她的媽媽(當然是她的親生母親)看見瑪莉‧洛一派輕鬆的走出廚房時,差點昏了過去。

羅伯森太太馬上衝去叫喚瑪莉‧洛的爸爸,他走進廚房時還驚訝得假裝跌倒在地,嘴裡一直對瑪莉‧洛的媽媽嚷嚷著:「太太,我喜歡妳的新女傭,她比之前那個邋遢的女孩好多了。我認為,我們應該邀請她晚上一起去看電影。」

瑪莉‧洛一五一十的告訴媽媽皮克威克奶奶的事。

「喔,沒錯,我記得看過那棟奇怪的小房子,聽起來她是個很不錯的朋友,如果妳確定她有邀請妳,明天放學後就可以去那裡。」

隔天放學後,瑪莉‧洛帶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凱蒂‧懷寧一起去找皮克威克奶奶。看見她們來訪,皮克威克奶奶非常高興,不但帶她們參觀顛倒屋,還請她們喝茶、吃餅乾。

凱蒂塞了滿嘴的餅乾說:「我最討厭的就是鋪床,不管怎麼做,都沒有辦法把床鋪得平整。我寧可和瑪莉‧洛一樣去洗盤子,可是媽媽說,除非我能鋪好床,否則不准我和負責洗碗的姊姊莎莉交換。唉,我真是恨透鋪床了!」

皮克威克奶奶又幫自己倒了杯茶,給躡躡一小碟牛奶,也給晃晃四塊餅乾,然後說:「凱蒂,如果妳覺得鋪床的時間很難熬,那就想想我的痛苦吧!你知道嗎?殘酷女王每天晚上會來我家睡覺,早上醒來後都會仔細檢查每一張床,要是她發現上面有一點點皺褶,就算是像大頭針一樣小的細紋,她就會把我關進地牢。上來吧,讓妳看看我是怎麼鋪床的。」

她們來到樓上的房間,皮克威克奶奶將其中一張床的床單從底部一把拉掉,然後要凱蒂幫她重新鋪好,她們將床鋪得像地板一樣平滑,一點皺褶都沒有。

完成後,皮克威克奶奶說:「祕訣就是把床單塞到最底,因為要是底部沒塞好,出現皺褶,床面也不可能平整,要是被殘酷女王發現皺摺,只好直接去地牢報到了!」

皮克威克奶奶又把床單扯下來。

「凱蒂,現在換妳和瑪莉‧洛來鋪床,我去請殘酷女王來檢查。」

凱蒂和瑪莉‧洛一鋪好床,皮克威克奶奶也化身為邪惡高傲的殘酷女王現身。

她的頭上戴著一頂閃閃發亮的寶石皇冠,長長的頭髮像波浪般垂掛在背後,肩上披著華麗的紫色毛皮披肩,臉上露出邪惡的笑容,讓凱蒂嚇得牙齒頻頻打顫。

她昂首闊步走向那張床,躺下來,用腳上的金色拖鞋碰碰床底,也用她戴滿戒指的手指摸摸床面和側邊。然後她站了起來,用權杖拉開床罩,看看枕頭上有沒有皺摺。

每一部分都完美極了,殘酷女王一臉震懾,勃然大怒的叫嚷著:「竟然沒有皺摺!一點點隆起的地方也沒有!我太生氣了!可是別得意,我的小奴才,風水輪流轉,總有一天把妳們送進地牢!來吧,我的僕人,我們走吧。」

說完,皮克威克奶奶又昂首闊步的走進衣物間。

皮克威克奶奶和孩子們的友誼就是這麼開始的。隔天,瑪莉‧洛和凱蒂,還有凱蒂的弟弟巴比,以及巴比的朋友迪希,都來到皮克威克奶奶家喝茶,接著,他們陸陸續續帶了其他人來,沒多久,鎮上所有的小孩都來過皮克威克奶奶家了。

她為巴比示範如何偷偷溜出去撿壁爐用的柴火,而不被森林巨人逮到。她也讓迪希了解除草機是多麼神奇的機器,可以一次殲滅數以千萬計的敵人。她教麥斯不發出聲響湮滅灰燼的方法,並且不留下任何蹤跡,免得被火車大盜一路尾隨追到他和警長當晚紮營的地點。

皮克威克奶奶顯然很清楚要怎麼讓工作變得有趣,她也知道雖然小孩不太了解有些工作該怎麼做,卻非常喜歡,像是油漆、燙衣服、煮飯和做木工。

有一天,皮克威克奶奶家特別熱鬧,兩個女孩在烤餅乾。有個小男孩抓地上的麵粉來做派,還吃掉大部分的麵團。有個小女孩用一種非常老派的方式,在燙皮克威克奶奶剛洗好的衣服。

四個臉上畫著顏料,頭髮沾著羽毛的男孩興高采烈的劈柴。兩個男孩在油漆狗屋。三個小女孩在補皮克威克奶奶的舊海盜襪。到處都是海盜,他們在後院挖寶藏,在屋子裡打仗、大吼大叫、跑來跑去,並且抓起餅乾麵團互相丟擲。

皮克威克奶奶只是靜靜的坐在客廳角落縫娃娃的衣服。她頭戴寶石皇冠,凱蒂‧懷寧站在她那張特別用桌巾罩住的寶座旁邊,拿沾溼的梳子為皮克威克奶奶梳理那頭又溼又鬈的長髮。

凱蒂說:「女王陛下,我該用金髮夾還是銀髮夾呢?」

皮克威克奶奶說:「喔,我的美髮師,用鑲鑽的髮夾好了,看起來和這頂皇冠比較搭配。」

就在那時候,電話響了,有位媽媽想知道該怎麼幫助她不肯洗澡的女兒。因為這通電話,讓皮克威克奶奶施展了奇妙的魔法療方。

她告訴修伯特的媽媽「不收玩具療方」,跟派希的媽媽說了「胡蘿蔔療方」,和艾倫的媽媽說了「吃飯慢吞吞又太小口療方」,對安和瓊恩的媽媽說了「愛吵架療方」,告訴迪克的媽媽「自私療方」,為瑪莉的媽媽說明「愛回嘴療方」,還跟巴比、賴瑞和蘇珊的媽媽說了「絕不睡覺療方」。◇(節錄完)

——節錄自《皮克威克奶奶》/ 小麥田出版公司

(<文苑>選登)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