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姆歷險記

作者:馬克·吐溫(美國)

台灣苗栗縣西湖渡假村湯姆歷險記人物雕像。(Mulberry24/flickr)

  人氣: 234
【字號】    
   標籤: tags: , , ,

馬克·吐溫想寫出真實美國,所以他批判戰前南方蓄奴傳統、種族歧視等問題,這些都可以在《湯姆歷險記》和《哈克歷險記》中找出痕跡。但原文書名那兩個大寫的「Adventure(s)」,也在召喚或提醒美國人──我們曾經擁有過天真浪漫、以冒險為生命真諦的時代。

——矛盾的美國人/《楊照經典學》

 

夏日的星期六早晨,全世界亮麗清新,活力滿盈,人人心中自有一段樂章,心境年輕者,音符從唇舌間飄逸而出。每一張臉孔皆洋溢著喜悅,每一步伐皆雀躍。洋槐樹盛開中,空氣瀰漫著花香。村外的卡迪福丘居高臨下,綠意盎然,離村子恰好夠遠,宛若桃花源,如夢似幻,安寧而誘人。

湯姆拿著一把長柄刷子,拎著一桶白白的灰漿,走在人行道上。他審視著圍牆,欣喜之情一掃而空,一股深沉的憂鬱籠罩心田。

這道木板圍牆高近三公尺,長三十公尺。對他而言,人生頓時變得空洞,活著簡直是一份重擔。他唉聲嘆氣,用刷子沾灰漿,開始刷最上面的木板,重複刷一遍,同樣的步驟再重複一遍,然後對照尚未刷成白色的部分。相形之下,漆過的部分好渺小,沒漆過的圍牆猶如遼闊的大陸。

他在木箱上坐下,垂頭喪氣。吉姆提著錫桶子,從院子門蹦蹦跳跳走過來,唱著民謠《水牛城女孩》。湯姆原本討厭去村裡的壓水井打水,這時反倒不怎麼排斥。

他記得,壓水井那邊常有人群聚集,總有白人和黑人小孩、黑白混血兒,不分男女排著隊,休息著,交換玩物,鬥嘴,打架,鬧著玩。他也記得,雖然壓水井近在一百多公尺外,小黑奴吉姆去打水,從來不在一小時之內回來,而且還是有人去催他,他才回家。湯姆說:

「這樣吧,吉姆,如果你過來塗一點漆,我可以去幫你打水。」

吉姆搖搖頭說:

「不行,湯姆少爺,老太太她叫俺去打一個水,不許俺跟人瞎混。她說她猜湯姆少爺會叫俺塗漆,所以叫俺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她說她會自己過來看你漆。」

「唉呀,你別管她講什麼啦,吉姆。她就是習慣講那種話嘛。水桶給我,我快去快回,一分鐘就好,她才不會知道。」

「不行啦,湯姆少爺。俺怕會被老太太她敲破頭的。她真的會。」

「她!她從來不打人──頂多戴著針箍拍一下頭而已啦,誰怕?她愛講狠話,不過話講得再狠也不會痛,她不哇哇叫就不要緊啦。吉姆,不如這樣吧,我送你一個好東西。我送你一顆白彈珠!」

吉姆的心意動搖起來。

「白彈珠啊,吉姆!而且是霸王珠喔。」

「哇!棒透了,真的不是蓋的!可是,湯姆少爺,俺實在非常怕老太太她……」

「你願意的話,我甚至可以露我受傷的腳趾給你看。」

吉姆畢竟是凡人,禁不起誘惑。他放下水桶,接下白彈珠,凝神彎腰看著纏腳趾的繃帶被拆開。一眨眼的工夫,吉姆突然屁股一陣痛麻,提著水桶飛奔離去,湯姆則奮力刷著漆,一旁是農忙完畢的寶莉姨媽,手拿著一只拖鞋,眼神耀武揚威。

奈何湯姆的活力好景不長。他開始嚮往今天計畫好的活動,愈想愈懊喪。不久,無事一身輕的男孩們即將踏著輕快的步伐,準備去遊山玩水,路過一定會盡情譏笑他被罰做工——一想到這裡,他不禁怒火中燒。他掏出全身的家當,一一檢查——幾個小玩具、幾顆彈珠、垃圾,或許足夠找人交換工作也說不定,但若想換取半小時的海闊天空,多一倍也不夠看。

他只好把貧瘠的財產收回口袋,不再妄想收買他人。心灰意冷之際,他靈光一閃!靈感來得太妙、太精采了。

他拿起刷子,默默做工。此時,班·羅傑斯搖搖擺擺走進眼簾——被其他男生奚落都沒關係,湯姆最怕被他嘲弄。班的腳步像在跳格子,足證他的心情輕鬆,充滿希望。

他啃著蘋果,嘴裡發出悠揚的嗚聲,穿插著低沉的叮咚咚、叮咚咚,假想自己是蒸汽船。接近湯姆時,他放慢速度,占據路中央,以大角度向右舷傾斜,隨即吃力打直,動作和姿態誇張——因為他模仿的是密蘇里號大汽輪,自認吃水深達三公尺。

他身兼汽輪和船長,還要揣摩輪機鈴,因此必須想像自己站在上層甲板,一面發號施令,一面執行:

「停船啊,兄弟!叮鈴鈴!」

船幾乎停擺,他徐徐靠向人行道。

「把船頭調過來!叮鈴鈴!」

班的雙臂僵直貼身。

「右舷向後!叮鈴鈴!咻!吱咻哇!咻!」說著,右手比劃著大圓圈,代表直徑十二公尺的明輪。

「左舷向後!叮鈴鈴!咻咻咻!」左手開始畫圓圈。

「停止右舷!叮鈴鈴!停止左舷!右舷前進!快停啊!讓你的外面慢慢轉過來!叮鈴鈴!咻咻咻!快用船頭的繫索!動作快!過來——快用斜繫纜繩——還愣什麼愣!用纜繩環套住那樹樁,守好——可以了,鬆開!停止輪機,兄弟!叮鈴鈴!咻的咻的咻的!」(揣摩氣閥排氣聲)。

湯姆繼續刷漆,不理蒸汽船。班凝視片刻後說:

「嗨,喂!你挨罰了,對吧!」

不應。湯姆以藝術工作者的目光,審視著自己剛塗下的一筆,然後刷子輕輕一揮,再像剛才審視效果。

班搖擺著身體,來到他旁邊。想吃蘋果的湯姆口水直直淌,但他堅守工作崗位。班說:

「哈囉,老弟,今天還做工啊?」

湯姆突然轉身說:

「啊,是你啊,班!我怎麼沒注意到。」

「對啊!我正要去游泳。你不想去游一游嗎?可惜你寧願做工,對不對?你當然想做工!」

湯姆稍稍打量著他,說:

「這怎麼算做工?」

「什麼話?那怎麼不算做工?」

湯姆繼續刷,漫不經心回答:

「也許算吧,也許不算。我只知道,這很適合湯姆·索耶。」

「少來了。你想說的該不會是,你很喜歡做工?」

刷子繼續揮灑。

「喜歡?有啥好討厭的,我倒看不出來。男生漆圍牆的機會豈是天天都有?」

此言讓情況出現轉機。班停止啃蘋果的動作。湯姆以文雅的姿態反覆揮灑,退一步鑑賞成效,東添一筆西加一劃,再次評審效果。

這一舉一動,班全看在眼裡,愈看興趣愈濃,也更加沉醉。未久,他說:

「這樣吧,湯姆,讓我刷一刷。」

湯姆考慮著,正要同意卻及時變心。

「不行……不行……不太好,班。是這樣的,寶莉阿姨很重視這一面圍牆,畢竟這牆就在路邊,假如是後院的圍牆,我倒無所謂,她也不會在意。她對這圍牆確實是很重視啊!非謹慎刷一刷不可。能照她要求好好塗漆的男生嘛,我猜是一千人當中才有一個,說不定是兩千之一。」

「不會吧!真的嗎?少來了!讓我試試看嘛。一下下就好,假如我是你,湯姆,我就會讓你刷刷看。」

「班,說真格的,我很願意;可是,我阿姨她……呃,吉姆想刷,阿姨也不讓他刷;席德想刷,阿姨也不肯。我不給刷的原因,你現在明白了吧?假如我讓你刷,結果圍牆出了問題……」

「哎喲,我小心一點就好了嘛。讓我試試看。這樣吧,我可以把吃剩的蘋果核送你。」

「這……不行,班,不可以。我擔心……」

「整顆都送你!」

湯姆滿臉不情願,交出刷子,內心卻喜孜孜。前身是大輪船的班揮汗在豔陽下做工之際,退休畫家坐在附近的木桶上納涼,咬著蘋果,兩腿盪呀盪,腦子暗忖著撲殺更多無辜路人的詭計。

他不愁沒人可下手;男孩子不時靠過來,本意是想冷嘲熱諷一頓,最後卻留下來刷牆。等到班累垮了,湯姆把機會讓給比利·費雪,換來一個狀況良好的風箏。等比利玩累了,換強尼·米勒,交換品是被纏在繩子下甩來甩去的死老鼠。

同樣的事反覆登場,接連數小時。下午才過半,今早是貧童的湯姆,現在堪稱是在金銀珠寶裡打滾。除了口袋裡原有的財產之外,如今他多了十二顆彈珠、殘缺的單簧口琴、可透視的藍瓶玻璃碎片、線軸砲臺、什麼鎖也開不了的一把鑰匙、一小段粉筆、一個玻璃瓶塞、一個錫做的玩具兵、兩隻蝌蚪、六個鞭炮、一隻獨眼小貓、一個銅製門把、狗項圈一個——不附贈狗——一個刀柄、四片柳橙皮、一個破舊不堪的窗框。

他全程過得愜意、開心、閒散,有很多人作伴,而且,圍牆還多了三層灰漿!若非灰漿用完了,他肯定能讓全村男孩破產。

湯姆告訴自己,人生不見得空洞嘛!懵懂之中,他發現了人類行為的一大法則——亦即,想讓成人或兒童覬覦某件事物,只需把他覬覦的事物弄得難以得手即可。

假如湯姆像本書作者一樣是個滿腦子智慧的大哲學家,他如今當知,工作的內涵是人非做不可的任何事物。反之,玩樂的內涵是做不做都無所謂的事物。明白這道理後,他應能理解,製作人造花,或踩著踏車是工作,打十柱滾木球或攀登白朗峰是娛樂。

在夏天,英國富紳願趕著四匹馬,駕駛四輪大馬車,照僕役的路線行進二、三十公里,因為這項特權所費不貲;反之,假如有人肯對他們支薪,這活動會變成工作,他們必定會辭職不幹。

這現象發生在湯姆置身的世界裡,兩者的轉變何其大,令湯姆反思片刻。隨後,他趕赴司令部回報。◇

——節錄自《湯姆歷險記》/ 麥田出版公司

《湯姆歷險記》/ 麥田出版公司提供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美國既是其安身立命之所在,也是觀察現代西方文明的窗口,更是剖析一個帝國由盛而衰的最大社會實驗室。
  • 你,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工作?以中小型企業為舞台的故事,陪著你直視那些假裝看不見的職場醜態。
  • 在《清秀佳人》系列小說中,露西.M.蒙哥瑪莉以行雲流水的語言和幽默風趣的筆調,帶領著讀者愉快地進入安妮.雪莉的鮮活世界,分享著她的歡喜憂愁,並與她一起迎向憧憬中的美麗夢想……
  • 歷經京都大賽、關西大賽,北宇治高中管樂社即將踏上夢想中的最高舞臺。就在眾人奮力不懈、努力練習時,明日香卻被迫退出社團。
  • 我一直深信班傑明(W. Benjamin)在《單行道》中所言:「面對自己而不感到惶恐,才是幸福。」也於是,這個「自分の本」,其實就是每天面對自己最好的練習(或許因此就可以不用再焦慮地購閱各種「勇氣」系列暢銷書了吧)。
  • 人走了,時間也過了,畫留下來了,時間停止在那裡?這幅畫變成了歷史。 臺灣是不是這樣?很多生命在生鏽,而後腐掉?
  • 小說中,作者成功地塑造了一個聰明、智慧、充滿正義感而又極其淘氣的典型形象—湯姆.索亞。小鎮上,以湯姆為首的一群孩子在自己的愛恨中快樂地生活。
  • 你要是沒有看過一本叫做《湯姆.莎耶歷險記》的書,你就不會知道我這個人。不過這沒有什麼。那本書是馬克.吐溫先生寫的,他大體上講的是實話。有些事是他生發開來的,不過大體上,他講的是實話。不過,實話不實話算不了什麼。我沒有見過從來沒有撒過一回謊的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