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晉郭璞才華高 善觀天象可預知生死吉凶

文/劉曉
郭璞在諫書中說,從天象金星犯月上看,種種天象都是在向皇帝示警,皇帝應該「側身思懼,以應靈譴」。示意圖。(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93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兩晉時期有一位博學高才、詞賦被視為「中興之冠」的名士,他以「遊仙詩」名重當世,這位名士乃是河東聞喜人郭璞,字景純。《文心雕龍》贊曰:「景純仙篇,挺拔而為俊矣。」他還曾注釋《爾雅》,又為《爾雅》作了《音義》、《圖譜》,又注《三蒼》、《方言》、《穆天子傳》、《山海經》及《楚辭》、《子虛》、《上林賦》數十萬言,都流傳於世。除了才華出眾,郭璞還精於天文、曆算、占卜

郭璞的父親郭瑗,曾任尚書都令史,以公正端方著稱,後死在建平太守任上。其全家信道,因此郭璞從小跟隨父親學習易學。彼時一位精通卜筮之術名叫郭公的奇人,客居在河東,郭璞亦跟從其修習。天資聰穎的郭璞深得其精髓,郭公還授予他《青囊中書》九卷。後來,郭璞的門人趙載將《青囊中書》偷了去,但還未來得及閱讀,就被火燒掉了。顯然,趙載不是可以獲得仙機之人。

從此,郭璞「遂洞五行、天文、卜筮之術,攘災轉禍,通致無方」,即便京房、管輅這樣的人也無法與他相比。京房是西漢擅於占卜的大儒,管輅是三國時期的「神卜」。連這兩位都趕不上他,郭璞預測、占卜和攘除災禍、通達冥冥的本事應不可小覷。郭璞將先後占卜靈驗的六十幾件事集成《洞林》一書,《晉書》上對此也記載了不少例子。

讓馬起死回生

惠帝、懷帝時期,河東出現了騷亂。郭璞占卜後長嘆道:「糟糕,老百姓將要陷於異族的統治了,家鄉將要受到匈奴人的蹂躪啊!」於是暗中告訴親朋好友數十家,一同前往東南之地避亂。

途中,他們來到了將軍趙固的轄地,恰好趙固因所乘的駿馬死掉而心中難過,不願接待賓客。因此當郭璞來訪時,門吏沒有為其通報。郭璞得知原委後,讓門吏轉告將軍,說他能讓馬起死回生。門吏急忙稟告趙固,趙固迫不及待來見郭璞,詢問他是否真的能讓自己的駿馬復活。郭璞給予肯定的回答,並告訴他辦法:找來二三十名健壯的兵士,皆持長竿,然後向東行三十里,待看到丘林中的土地廟,就用長竿拍打,等到一物出來要馬上抓住。有了這個東西,馬就可以活過來了。

趙固依照郭璞之言,果然抓回來一個像猴子一樣的小獸,小獸見到死馬,便對著它的鼻子吸了起來。一會兒,死馬就站了起來,還昂頭嘶鳴,食亦如常,而小獸卻不見了蹤跡。趙固深以為奇,以厚禮贈與郭璞。

一會兒,死馬就站了起來,還昂頭嘶鳴,食亦如常,而小獸卻不見了蹤跡。示意圖。(pixabay)

預言兵敗與預測怪物

離開趙固轄地後,郭璞一行繼續南行,行至廬江,太守胡孟康被丞相召為軍諮祭酒(官職)。當時江淮歌舞昇平,一派太平景象,胡孟康泰然安之,無心南渡。郭璞為其占卜,結果為「敗」。胡孟康一點都不相信。待郭璞離開數旬後,廬江果然淪陷,胡孟康兵敗。

郭璞過江後,因為名聲在外,被宣城太守殷祐聘為參軍。一天,有一個狀如水牛、灰色、小腳、胸前和尾巴皆白、貌似力氣很大的怪物,緩慢地來到城牆下。眾人都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怪物,覺得很怪異,殷祐遂讓人設伏準備將其抓獲。

抓捕前令郭璞作卦,得到的卦曰:「艮體連乾,其物壯巨。山潛之畜,匪兕匪武。身與鬼並,精見二午。法當為禽,兩靈不許。遂被一創,還其本墅。按卦名之,是為驢鼠。」大意是這個怪物是山中潛藏的牲獸,名字是驢鼠,其身與鬼神相併,乃二午之精所聚。依法應當將它捉拿,但兩位神靈不允許。雖會受到創傷,但還是會回歸其本地。

郭璞占卜後,埋伏的人就用戟刺殺這怪物,刺進一尺多深,怪物就突然不見了。郡中的官員就去廟中禱告,請求神靈除去怪物。廟中的巫士說:「廟神不悅,說這是驢山君鼠,被派往荊山,只是經過此地,不需要傷害它。」果然,與郭璞預測的一模一樣。

後來,殷祐遷為石頭城的督護,郭璞仍跟隨在其身側。當時延陵出現了鼯鼠,郭璞占卜後道:「這預示著郡東有妖人想稱帝,但不久他就會自己死掉。過後當有妖樹生長出來,看似瑞兆實際上並不是,是辛香有刺之木。如果確實如此,東南方數百里處必會出現叛逆作亂之人,等到明年就可以知道了。」第二年果如其言。

幫大臣躲避災禍

東晉大臣王導聽說郭璞的神異後,非常看重他,就延請他做自己的參軍。郭璞曾占卜後告訴他:「你有被雷擊的災厄,可以讓人向西走數十里,找到一棵柏樹,截取和身子一般長的一段,放置在平常就寢之處,災禍就可以消除。」王導從其言。數日後果然發生了雷擊,柏樹被震得粉碎,王導則躲過了一劫。

數日後果然發生了雷擊,柏樹被震得粉碎,王導則躲過了一劫。(fotolia)

預言帝王之象

在晉元帝最初出鎮建鄴時,王導叫郭璞為其占卦,得咸卦、井卦。郭璞解道:「東北方向的郡縣名稱中有帶『武』字的,會出鐸,以昭示受王命之瑞符。西南方郡縣有以『陽』為名的,水井會沸騰。」其後,晉陵郡武晉縣有人在田中得到五枚銅鐸,歷陽縣中的水井沸騰,好幾天才平息。

等到元帝被封為晉王後,又讓郭璞占卦,得豫卦和睽卦。郭璞說:「會稽郡要出古鐘,以顯示王業的成功,鐘上有勒銘文字,應是在人家井泥中得到。這就是卜辭所說的『先王以作樂而廣布德政,以盛樂薦祭於上帝』呀」。

果如其預測,元帝即位後,在太興初年(318),會稽剡縣有人在井中得到一口鐘,長七寸二分,口徑四寸半,上面有古文奇書十八個,有幾個字是「會稽岳命」,其它的字人們都不認識。

元帝就問郭璞,郭璞說:「凡是有聖王興起,必定有神奇的瑞符出現,以昭示天人之心,與天道神祗契合,之後才能說是受命於天。先是五鐸在晉陵出現,然後又有棧鐘在會稽現身昭告天下,瑞兆相繼而出,豈不偉哉!而且鐸發出聲響,鐘是其象徵,這些事實正說明上天與人之間不可不察的關係。」元帝深以為然,愈加看重郭璞。

解說天意示警

其後,郭璞所作的《南郊賦》受到元帝的喜愛,被拜為著作佐郎,與王隱共撰《晉史》。當時陰陽錯亂,而訴訟刑獄之事大興,郭璞因此上疏勸諫。他在諫書中說,從天象金星犯月上看,天意認為人間刑理有失。此外,自去年秋天以來,陰雨連綿不斷一直延續到今年,也是因為刑獄繁多,怨憤之氣所致。種種天象都是在向皇帝示警,皇帝應該「側身思懼,以應靈譴」。

他告訴元帝,上天的謫斥是不會憑空虛降的。如果不加以改進,那將來一定會有冬日苦旱淫雨不止的天災、山崩地震日蝕之變以及暴惡奸狠的妖孽。

如何改進呢?郭璞以史為鑑,建議「宜發哀矜之詔,引在予之責,盪除瑕釁,贊陽布惠,使幽斃之人應蒼生以悅育,否滯之氣隨谷風而紓散」,即要發布哀憐百姓、罪己的詔書,清除弊端,廣施恩惠,使那些瀕死之人與百姓一樣快活地生活,讓淤積的陰邪之氣隨風而散。

郭璞還以元帝即位前後的吉祥靈瑞出現、人神為之獻謀之象諫議其「應天順時」、廣開言路。元帝收到諫書後,下詔給予了答覆。

過了一陣兒,太陽上出現了黑氣,郭璞再次上疏,先是描述了這次異象,「日出山六七丈,精光潛昧,而色都赤,中有異物大如雞子,又有青黑之氣共相薄擊,良久方解」,隨之指出異象的出現是因為天子施行的仁義沒有彰顯、消除災禍的做法不力所致。由此可見「皇天留情陛下懇懇之至也」,所以請「陛下宜恭承靈譴,敬天之怒,施沛然之恩,諧玄同之化,上所以允塞天意,下所以弭息群謗」。大意是陛下要恭敬地對待來自上天的譴責,恭敬地領受上天的怨怒,並向天下普施沛然之恩,順從自然之道,這樣對上可順應天意,對下則可平息大家的議論和怨氣。

不久,因為諫言,郭璞被提拔為尚書郎。此後他又多次上書諫言,都是對百姓和朝廷有益的,他也得到了當時的太子、後來的明帝的器重。

因為諫言,郭璞被提拔為尚書郎。此後他又多次上書諫言,都是對百姓和朝廷有益的。圖為清 任熊繪《列仙酒牌》-郭璞。(公有領域)

明帝永昌元年,皇孫降生,郭璞上疏再度指出當下法令太嚴、刑罰太苛峻,諫議趁此機會大赦天下,然後申明法典、整頓吏治,平息上天的怨氣,安定人心,這樣百姓有福,禎祥必定會出現。

明帝接受了他的諫議,馬上大赦天下,並改年號為永昌。

在明帝即位剛跨了一個年頭、還沒有改先帝的年號時,一天,突然遇到火星進入房星之域,恰好郭璞休假在家,明帝便派人拿著手詔前來詢問天象出現的緣由。與此同時,暨陽縣上報說有人見到了赤色的烏鴉,這都是不祥之兆。郭璞隨即上疏請求改年號大赦天下,其文多不流傳。

為權貴庾氏占卜命運

庾氏是東晉時的皇親貴胄。庾翼是東晉將軍和書法家、權臣庾亮和庾文君之弟,官至征西將軍、荊州刺史。他年少時曾請郭璞卜占庾家及自身的命運,卦成,其辭是:「建元之末丘山傾,長順之初子凋零。」

晉成帝司馬衍重病時,中書令庾翼的哥哥庾冰自認為是皇帝的舅舅,必定可以執掌大權,與皇帝的權力不相上下,就擁立了司馬岳繼承了皇位,是為晉康帝,改年號為建元。有人就對庾冰說:「你難道忘了郭先生的話嗎?郭璞曾經預言說『立始之際丘山傾』,立就是『建』,始就是『元』,丘山就是避諱的事情,此號不宜用。」。

庾冰聽後非常震驚,然後感慨地說道:「如果真要發生吉凶難定的事情,豈是改朝換代或者改元就能夠拯救的呢?」

晉康帝在位僅僅一年多後就駕崩,與庾氏在選擇繼承人問題上有分歧的大臣何充最終獲勝,康帝的幼子晉穆帝即位,改年號為永和。庾翼嘆道:「天道精微,理當如此,長順也就是永和的意思。我看來是在劫難逃了。」當年庾翼去世。

庾翼去世後,庾冰又請郭璞占卜其後代的命運。卦成,郭璞說道:「你的幾個兒子都當顯貴,但有白龍出現時,就是凶兆。如果墓碑上生金,庾氏就要大禍臨頭。」

後來庾冰之子庾蘊為廣州刺史,他的小妾房中突然出現了一條剛出生的小白狗,沒有人知道是從哪裡來的。小妾很喜歡小狗,但沒有告訴庾蘊。轉眼間,小狗長大了,一天,庾蘊來到小妾房中,恰好看見,見其眉眼分明,又身至長而弱,與普通的狗並不一樣。

庾蘊深以為怪,就要將其趕出去。可是,當眾人都來看時,狗卻突然不見了。庾蘊慨然道:「這大概是白龍吧,庾氏要大禍臨頭了。」不久後,有人又報告說庾家墓地中的墓碑上生金。很快,庾氏被桓溫所滅,最終應驗了郭璞之言。

預知水邊變桑田

郭璞曾因為喪母回家丁憂,占卜的埋葬之地在暨陽,離水只有一百多步遠。很多人不解,說離水太近了,恐怕會淹了墳墓,郭璞卻說不妨,很快這塊地要變成陸地了。果然,其後淤沙堆積起來,離墳墓幾十里的地方都成了良田。

果然,其後淤沙堆積起來,離墳墓幾十里的地方都成了良田。圖為清陳枚畫《耕織圖冊.布秧》,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預知生死

不到一年,權臣王敦起用郭璞為記室參軍。當時駐紮在潁川的大將軍陳述頗有美名,也為王敦所器重,但不久後就死了。郭璞哭得非常傷心,大呼道:「嗣祖,嗣祖,你這樣走了焉知非福!」沒多久王敦反叛,世人才知道郭璞說的意思。

郭璞平素與桓彝交好,有時桓彝來訪,恰好郭璞在內室,桓彝也不令人通報,就直接進去。郭璞對他說:「你到我這裡,別處都可以隨意出入,但千萬不能入廁中找我,不然,主客都有災禍。」

桓彝並未當真,一次喝醉後來找郭璞,正好郭璞如廁,桓彝就悄悄地去偷看,但見郭璞赤身裸體,披頭散髮,口銜寶劍正在設祭。

郭璞驚見桓彝後大驚說:「我常囑咐你不要到這裡來,你偏偏要來。不但害了我,你自己也難以倖免啊。這乃是天意,又能怪誰呢?」後來,郭璞死於王敦之禍,桓彝也死於蘇峻之亂。

預知殺己之人

早些年,郭璞常說:「殺我的人是山宗。」當時果然有姓「崇」的在王敦面前說郭璞的壞話。

王敦舉兵前,讓郭璞占卜能否成功,郭璞說「無成」。王敦因他曾勸告過大臣溫嶠、庾亮而對他產生懷疑,又聽他報的凶卦,便對他說:「你再為我占一卦,看我壽命長短。」郭璞答道:「根據剛才的卦,明公若是起兵,不久就有大禍。若是住在武昌,壽長不可限量。」

王敦大怒:「那你可以推算出你的壽命嗎?」郭璞說:「我將死在今天中午時分。」盛怒之下的王敦果真下令拿下郭璞,並押到南岡處死。

郭璞臨赴刑前,問行刑人要前往何處,回答說是在南岡頭。郭璞道:「一定是在兩棵柏樹之下。」走到那裡,果然有兩棵柏樹。他又說:「樹上應該有個喜鵲巢。」可是大家都找不到,郭璞就叫人再仔細尋找,果然在密集的樹枝間找到了。

當初,郭璞在中興初年經過越城時,途中遇到一人,郭璞不僅直呼他的名字,還將自己的衣服送給他。那個人覺得莫名其妙,不肯接受,郭璞卻說:「你只管拿去,日後你自會明白。」那個人這才收下離去。而今行刑的正是那個人。

郭璞遇難時年僅四十九歲。等到王敦亂平,被追贈為弘農太守。

因為郭璞生前喜好卜筮,門閥貴族們曾多取笑他,他卻不以為然,反而認為自己才高位卑,還寫了一篇《客傲》反駁,說「鷦鷯不可與論雲翼,井蛙難與量海鼇」,意思是不能和鷦鷯談論飛上雲天的事,井底之蛙無法與海中之鼇有相同的眼界。還笑言「吾不能歲韻於數賢,故寂然玩此員策與智骨」。大意是我不能像那些賢人一樣高蹈自在,所以安閒地鑽研這些占卜的書籍和用具。而能預知自己生死的郭璞,難道不是已經看透生死並預知自己的來世嗎?@*#

參考資料:《晉書》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華五千年歷史長河中,神言、神跡比比皆是,奇人異事不斷湧現。本文說說東漢末年的奇人和隱士樊英。樊英字季齊,南陽魯陽(今河南省魯山縣)人也,生活在安帝和順帝時期。年少時在三輔(今陝西西安周圍地區)學習《京氏易》,兼研修《五經》。此外,他還學習並擅長讖緯之學,比如風角(占卜之法)、星算、《河》、《洛》七緯,可以預測災異、推算陰陽變化。
  • 古時候,傾心詩詞的才媛不勝枚舉,潛心鑽研學問的女先生卻寥若晨星。王照圓的名字可能很多人不熟悉,她的丈夫卻是清代大學者郝懿行,精通古籍的訓詁與考據,其著作《山海經箋注》《爾雅正義》等至今都是學術界的必讀書目。
  • 若是一位孩童,精通某項才藝,如寫詩、作畫等等,人們就要稱讚他是神童了。而清代這位出身江南書香門第的小女孩,不僅能詩擅畫,甚至能用書畫換取錢財,承擔養家的重任。她不僅是神童,更是才華與擔當兼備的傳奇女生。
  • 自古以來,能做帝王者都是天命使然,而為了配合人間的走向,上天或通過其出生時的異象,或藉由精通術數之人的預言,提前向世人揭曉。南朝梁、陳與隋朝時就有這樣一位奇人,名叫韋鼎。
  • 老子說:「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最善、最好的德行就像水一樣,滋養萬物而不爭先居功。
  • 說到聞名天下的西湖龍井茶,不能不提到北宋高僧辯才,因為龍井山種茶正是始於辯才,後人是以尊其為「龍井茶鼻祖」。當時還有著名的「龍井三賢」,指的就是辯才、兩任杭州知府趙抃(音biàn)和大文學家蘇軾蘇東坡。他們在杭州西湖鳳篁嶺上龍井寺中以茶會友的故事,一直被後人傳為佳話,亦使龍井寺、龍井茶逐漸名揚天下。本篇主要說說辯才與蘇東坡的故事。
  • 所謂忠者,至公無私也。當岳飛少年時在照顧寡母與從軍報國兩難的抉擇中猶豫不決時,母親以刺字的方式給予他寶貴的教誨:精忠報國。精忠,意即不摻私情、一心為民為國的忠誠。如果貪戀朝廷的封賞,想要擁有豪宅田產、美女和財物,那就不能算作精忠了。
  • 北宋時期,都城開封酸棗縣有位叫王昭素的士人,不僅滿腹經綸,而且品行卓絕。他博通《九經》,兼研究老莊學說,對《詩經》、《易經》尤為精通。他認為三國魏王弼、東晉韓康伯注釋的《易經》及唐代孔穎達、東漢馬融的疏義都沒有很好地道盡其內涵,所以自己就寫了《易論》二十三篇。
  • 「天地英靈之氣,不鍾於世之男子,而鍾於婦人。」明清以來,許多文人認同這一論點,重視女子才華,因而這一時期才女大量湧現,才女文學之繁榮,也大大超越以往的朝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