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243) 降天罪-首丘之思3

作者:云簡

舉頭望月思故鄉。(pixabay)

  人氣: 224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九章 首丘之思(3)

山野之中,夢境之人,三兩相聚,有人欣喜,有人哭訴。

「想不到中原如此之大,一年時間,吾等也未找到親人。」

「可有知曉誰人找到了麼?」

「聽聞佟氏一族,也只找到外孫……」

「當年夢主派兵士、刺客來至中原,說是執行祕密任務,然則吾等卻是盼人不歸,家庭破碎。」

「也便休要哀傷,說不定無有找到,反倒也是好事,總是讓人還有個念想。」

「哪有這等道理,終究是要落葉歸根。有道是:鳥飛返故鄉,狐死必守丘。」

「說得好。」一人朗聲道,眾人尋聲看去,只見一個蓬頭垢面之人,靠樹而立。一人道:「怎地沒有見過你,好像不是隨吾等一行人來的。」

那人輕咳兩聲,道:「吾不像爾等,有親人來尋。昨日看到通道大開,遂往此而來。」

「你莫非是……」

「三十年前,背井離鄉的兵士……」那人道,眾人聞之,紛紛圍將上去,一通套問,也無所獲,各自哀傷。忽地,寒光一閃,林中豎起寒刀無數。「不好,是寒刀門。」那人心下一凜。

樹林後方,王五皺眉道:「門主,真要殺麼?」

寒無期嘆息一聲,道:「做戲要做全……右丞已下死令,如若怠慢,日前一切隱忍犧牲,便全然東流了……」

「唉……」王五亦嘆了口氣,終下狠心,道:「殺!」令旗已下,寒刀門人舉刀殺向夢境之人,可憐一眾百姓,正自哀傷間,死期降臨。幾個稍懂拳腳者,奮起反抗,保護國民。大多平民百姓,茫然無措,只得等死。忽地,劍光一閃,化出雷池:「眾人速往山頂通道而退!」出手之人,正是那蓬頭兵士。

「夢境之中,還有此等高手。」寒無期拔刀而戰。對招幾個回合,各自讚歎,寒無期道:「閣下劍術非凡,何妨留在中原,共商大計?」

那人冷鋒劃開,道:「擋吾歸鄉者,斬!」便在此時,梁諍接應已至,那人連招繚亂,待寒無期拆解完畢,其人早已無蹤。

王五勒馬,道:「門主,無恙乎?」

「無事。」寒無期,環視四周,夢境殘軀,寒刀傷病,忽地心頭一痛,嘴角溢朱:「吾等臥薪嘗膽,忍辱負重,只盼增進官階,面見玄沙國主,能可一舉得勝……」起手拭乾朱紅,道:「夢境之人,寒刀兄弟,安息、安息吧……總有一日,吾會為爾等報仇!」

王五狠狠抹下眼睛,道:「門主,咱們這許多年,被人罵作走狗,然則……玄主雖然敗了,又來一個禍王,咱們啥時候才能勝利?

寒無期眼泛晶瑩,出神道:「快了……」錯馬而過,拍拍王五肩膀,道:「玄主失勢,夜洋必反,到時吾便能頂替其位,成為王之臂膀……到時,咳咳……」

「門主保重。」王五擔心不已,無奈搖首。

****************************

眾人跟隨梁諍,逃至一處僻靜。

梁諍騁目四望,捻指算來,心道:「此處聚集百姓,不足五分之二。現下距離約定日期,還有數日,恐怕還有眾多百姓未及趕來。」思量片刻,道:「各位鄉民,暫且在此等待,還有百姓未至,待吾引兵前往救援……」此言一出,百姓皆不同意,想來方才一番驚險,幸有其人保命,現下無論如何,也不肯放其而去。

僵持之際,一個兵士,上前一步,道:「大人,末將劉棟,願隻身前往。」梁諍心下感佩:「將軍自告奮勇,實乃軍中壯士。」劉棟道:「為王上分憂,末將死而後已。」

「好、好……」梁諍連嘆數聲,道:「予爾一百兵馬,即刻前往。」劉棟道:「不必,人多不得調度,且易被發現。末將只須一人助陣,定可完成。」

梁諍執其手於大軍之前,道:「但請將軍挑選。」

劉棟微一拱手,轉頭走至百姓人堆裡,指著地上一人,道:「便是他。」梁諍見其蓬頭垢面,心下猶疑,劉棟道:「此人能於千軍之中,取上將首級,此次重任,非其莫屬。」

那人抬眼之間,忽地明了,指著佟佳道:「這個娃娃方才說得好,鳥飛返故鄉,狐死必守丘。三十年前,吾等早已為國盡忠,眼下除卻歸鄉,別無他求。」說罷,連連擺手。

劉棟急道:「壯士可曾想過,誰人不想歸鄉?!他們跟隨夢主,來至中原,難道不是為了了卻家人心願?便是收屍埋骨,也要回鄉安葬。」聽聞此語,那人抿唇不語,劉棟續道:「然則現下,親人沒有找到,就連他們自己……也要回不去了……」

那人牢騷道:「去就去,哪裡廢話!」說話之間,一手提劍,一躍而起。

梁諍讚歎道:「兩位壯士,當真意氣相傾……」話音未落,卻叫那人打斷:「莫誇,吾是看這草扎人,坐定不住,且走一遭,得救不得,也看他們造化。」

梁諍拱手送別,忽地,身後佟佳道:「吾也去!」立時被個婦人拉住:「小少爺,可別衝動。」那人冷笑一聲,道:「黃毛小子,還是留下吧。」

佟佳拂下婦人之手,拱手道:「兩位兵士叔叔,尚且不畏生死,何況吾佟氏子弟。」

婦人道:「小少爺,休得胡言,老太爺還等著您回去送終。」

佟佳道:「吾雖未見過爺爺,但聽爹爹所言,也是英雄一樣的人物。吾便是貪生怕死,回去也叫爺爺生氣。」說話間,站到劉棟身旁,作揖及地,道:「嬸娘保重。」那婦人儼然不捨,獨自抹淚。

那人道:「那可說好,爾自告奮勇,生死無尤,若有不測,佟家也莫怪吾。」

「大叔忒也小看人。」佟佳不滿道。

那人聞之,登時眼睛一瞪:「大叔?」踉蹌半步,傷心若斯:「明明是大哥……」

劉棟道:「走吧。」

三人踏上救人之路,行至山腰,忽地勁風襲來,刀鋒碰撞,擦出數點火花。

「誰人,報上名來。」那人持劍相向。前方之人,緩緩轉身,一身布衣,蠶眉星目,眼神堅毅,自有劍者風範。

「姚以……」劍隨音行,寒光如電,直取蓬頭之人。值此一番,那人卻十分怪異,既不出招,亦不逃避。刀兵碰撞,佟佳立時退後數步:「好深厚的內力。」摸摸胸口,似無不適,心下僥倖。

姚以收劍,道:「走。」

「去哪裡?」佟佳道。

「救人。」姚以道,轉身帶路。

「這個怪人,什麼來頭?」佟佳不解。

劉棟道:「夢境殺手榜,首席劍客。」

「啊……」佟佳聞之一驚,心下後怕,劉棟又道:「想不到他流落中原許久,劍術亦未荒廢。」佟佳皺皺眉頭,道:「你又怎地知曉?」劉棟輕笑一聲,頗顯自豪,道:「因為,吾之排名,便是第三。」

「啊?」佟佳不可置信,道:「那你緣何從軍?」

「此事說來話長……大敵當前,爾還是休要分心。」劉棟側身而過。佟佳瞥見那蓬頭之人,正自地上爬起,拍拍塵土,道:「首席、第三都到了,怎少得了吾?」

「啊?」佟佳打了個趣,道:「大叔你該不會是第二吧?」

「非也,非也……首席劍客,非吾莫數……」那人一揚頭髮,竟然齊齊寸落,心下一驚:「怎能?」

「無聊。」想來還是輸了,佟佳不以為意,忽地看見那人面上黥刑刺字,立時一驚:「你是罪犯?」

「唉呀,見面就揭人短,姚以這該死的老毛病,二十年還不改。」那人吐了個槽,連忙拉下頭髮擋住。佟佳忽地拱手,道:「不管官兵罪犯,國難當前,都是夢境好兒郎。」

「還是你懂事。」那人拍拍佟佳肩膀,三人上路。行至約定地點,果然見到寒刀門人與玄沙士兵。劉棟道:「此地只有一條大路上山,吾等不必與玄沙硬碰,只需在此等候即可。」話音一落,姚以縱身一躍,已在樹上。古樹參天,枝繁葉茂,正好隱蔽,一則藏身,一則瞭望。那人吹了個口哨,亦一躍而上。轉眼兩人已在樹上,佟佳心下癢癢,忽地背心被人一提,起掌一送,已在樹上,旁邊坐著劉棟。(待續)

點閱【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楊麗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