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落魄到一無所有 劉公誠信經商 終富甲一方

文/許茹
從身無分文到廣為人知的大富翁,劉公顯然靠的不是運氣,而是由於其自身誠信、善良的品質。圖為清院本《清明上河圖》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1080
【字號】    
   標籤: tags: , ,

清朝中晚期,福建上杭縣有個劉姓之人,年少時就誠實守信,從不打誑語。雖然家境貧寒,但卻樂意幫助他人,周濟急難者。二十歲那年,他的父母雙亡,無奈之下,他決意投奔一位在廣東某地做縣令的親戚。帶著賣房子的數十金,他動身南下。

走到江西時,劉公遇到一位落魄而無力返鄉的同鄉友人,他正準備把自己的兒子賣給大戶人家做僕人。劉公很同情他,就將手中的錢分了一半給他,之後繼續自己的行程。

讓劉公沒想到的是,等他趕到廣東,親戚已經過世了,而其妻子也扶靈柩回了老家。人生地不熟的劉公只能寄居在客棧裡,且是進退維谷。憂思在心,他一下子病倒了。客棧老闆可憐他年紀輕輕,孤苦一人在外,就請了醫生為其看病調治。但等到病好後,他已是身無分文,不僅根本無法回鄉,也無力支付房費。內心悲苦之下,他想到自己孑然一身、無所牽掛,還不如自盡以了結餘生。於是他離開五羊城(註:今天的廣州),來到珠江一處寂靜之地,打算跳入滾滾的江水中。

清明上河圖
想到自己孑然一身、無所牽掛,劉公來到珠江一處寂靜之地,打算跳入滾滾的江水中。圖為清 沈源《清明上河圖卷》局部,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正欲跳時,劉公突然看見江岸有亮光一閃,走近一看,原來是一塊銀元,不禁心生一念:「江岸為何有遺失的銀元?大概是老天不想絕我吧。」他馬上想到自己曾在客棧中見到一則消息,說今天城中有三處地方特設了以一押三十的賭局。遂決定去堵一把,贏了,就可以返鄉,輸了,再投江不遲。

想到此,劉公急忙返回洋行街,恰好遇到客棧老闆,遂一同前往。沒成想,劉公三戰三捷,竟然獲得了兩萬多兩銀子。他大喜過望,待回到客棧後,就對老闆說:「我孤身一人來到此地,差點餓死,幸虧有您的恩賜,才得到這些銀子。如今我不打算回鄉了,就在這裡安家立業。如果能取得成功,所獲利益必與您分享。您能告訴我做哪種生意最好嗎?」

客棧老闆謙虛道:「得這麼多錢,是你命中注定的,我怎麼敢貪天之功?先生如果打算在此立業,我倒有個建議。現在有兩家洋人開辦的雜貨行要出售,如果用兩萬兩銀子買下來,獲利應很可觀。」

劉公聽從了他的建議,便委託其幫助辦理。客棧老闆為人也十分誠信可靠,除買下兩家洋雜貨行外,還同時兼做倒貨生意。在其謀劃經營下,每筆買賣都獲得了收益。不到十年,劉公就已經擁有數十萬資產,並結識了所有外國來廣東做生意的商人。

劉公本就是一位誠信君子,自然在與人交往時以直心相待,並無城府,而且是有諾必踐。此外,在處理事情時,他又明朗爽快,善於決斷,遇人有急難,都是有求必應,所以外商對他都非常信服。

不到十年,劉公就已經擁有數十萬資產,並結識了所有外國來廣東做生意的商人。示意圖。(fotolia)

有一年,洋貨價格暴跌,各個洋行中的貨物都滯銷。其中有一位姓關的人開辦的洋行虧本嚴重,欠了數百萬的債。這家洋行有兩家外國供應商,這兩家供應商之前運到廣州四艘船的貨物,一直沒有開艙。此時本國又來信催他們速歸,他們想把貨物寄存在關姓洋行裡,又擔心被其侵吞,就通過通事(註:翻譯)聯繫劉公。

這位通事是劉公所開店鋪的鄰居,曾經因為欠官府稅錢而被捕入獄,還被打得遍體鱗傷。無奈之下,他打算賣掉妻女還債。有人就向劉公讚譽通事的女兒,劉公聽說後,就替通事全家還清了所有官債。通事出獄後,帶著女兒、拿著賣身契找到劉公,以報答救命之恩。劉公沒有答應,反而撕毀了賣身契,讓其帶著女兒回家,一家團聚。通事全家無比感激,但一直沒有找到機會報恩。

此次通事得知外商的意思後,便想極力促成。他馬上帶著外商來到劉公店鋪,轉達了外商之意。劉公一聽,驚訝道:「您們這四船貨物的價值太大了,將我所有的家產都算上,也達不到十分之一。一旦出現了虧損,我拿什麼來償還呢?」

外商卻說:「劉公可先收下貨物,三年後我們來收取本金,如何?」劉公當時雖擁有大筆資產,但尚未成家,聽到三年之約,就變色道:「我並未成家,雖然我捫心自問不敢辜負他人,但世事難料,如果三年中出了意外變故,二位到哪裡去收本金呢?」

外商知曉劉公是為他們考慮,正不知如何是好時,為劉公管帳的原客棧老闆來找劉公,而他也是外商所信任之人。於是,外商就請他來做中間人,將四船貨物估算了一下,共值百餘萬兩銀子。雙方隨後訂立合同,先支付十萬兩,餘下的以三年為期交還。

不到兩個月,西洋因為戰爭之故,海外貨船都無法航行,洋貨價格因此上漲。劉生出售洋貨,獲得了較以往高三倍的利潤。他一邊將部分貨款存起來以便償還,一邊用剩餘的再投資。如此一來,生意愈來愈旺,廣州的富家大戶爭著將女兒許配給他。劉生娶妻置產,日子堪比王侯,但他在經商方面卻愈加誠懇謹慎,並且大舉行善,許多人都得到了他的恩惠。

不到兩個月,西洋因為戰爭之故,海外貨船都無法航行,洋貨價格因此上漲。示意圖。(fotolia)

五年後,兩位外商再次來到廣州。劉公見到他們非常高興,並為他們大擺酒宴、安排歌舞以示歡迎,還請了中間人和通事陪同。酒過數巡,劉生手執酒杯道:「我劉某仰仗兩位先生的貨物,才得以擁金數百萬。如果沒有兩位先生的恩惠,我是斷斷沒有今天的。現在售貨帳簿和幾年來的經營冊籍都在這裡,除了歸還貨款外,利潤我們對半分。」

外商笑著說:「當年已經說過,盈虧都是劉公的福命,與我們沒有關係。請把本金給我們就行,其餘的都歸你,不要謙讓了。」劉生堅持不可,雙方一直爭執不下。

中間人遂對外商說:「既然劉先生有這樣的美意,就按照原本每年一分起息,也是理所應當,這樣也就不辜負劉先生的好意了。」外商仍不同意。雙方商量了數日,最後還是依照中間人的建議,把本利一次償還,一時間,外商都稱讚劉公誠實厚道。

沒過多久,關姓洋行又出現虧空,並為外商控制。官府將其查封,並招募接管人,但很難找到。外商一致推薦劉公,但劉公卻謂不可,說收購這家洋行需要一大筆錢,而自己的錢都分散在各處,根本拿不出來。外商卻說「沒關係」,不僅強行將其姓名報到官府,還代他出了收購資金。劉生不得已只好接管。

劉公接管洋行後,許多外商爭相與之做生意,不到十年,他富甲一省,已經是人人皆知的大富翁。後來,他活到九十多歲才去世。

從身無分文到廣為人知的大富翁,劉公顯然靠的不是運氣,而是由於其自身誠信、善良的品質。上天有眼,神明對於這樣的人,自然是會暗中給予保護,助其化險為夷,並使之得到相應的福報。@*#

參考資料:清朝《坐花誌果》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個山西富商,住在京城信成客店裡,衣著、跟隨的僕人和馬匹,都很華麗,他這次進京的目的是:將要按照當局的有關規定,花錢買官當。
  • 古代儒家推崇仁義禮智信。那麼何為「義」?《孟子》中云:「義,人之正路也。」韓愈《原道》中說:「行而宜之之謂義。」通俗地講,「義」是指人們的思想和言行符合一定的道德標準。在五千年的中華文明史中,追求「義」並踐行「義」的人並不罕見,而那些在危難中不顧危險,依然堅持正義、選擇行義之人尤為可貴。
  • 像我這樣的人,不管死在哪裡,都是死得其所。先前,如果我葬身草野,雖然自己光明磊落,無愧於心,但不能據此在君王和祖先面前掩飾自己的過失,否則,他們該怎樣看我啊!實在沒有想到,我逃回宋朝後,又重新穿上故國的衣服,重新見到宋朝皇帝,使自己早晚都能歸葬故鄉,我還有什麼遺憾呢?我還有什麼遺憾呢?
  • 孔子弟子三千人,而特別賢能的,有七十餘人。他的學生大多於學問之外,又十分注意修身養性,恪守禮儀,行為高尚。
  • 回溯二千多年前,春秋時期打仗的場面,是怎樣的畫面呢?兩國對陣,有國君擔心敵軍士兵是否受傷,特派使臣前去問候。為救下臣,有國君闖入敵軍大營,還被護送了出來。敗軍逃跑,兵車陷入泥坑,勝軍在後面追擊,還教敗軍如何逃跑……風趣的春秋戰場,貴族應有的風範,消弭了敵我。
  • 有風骨者,亦可以說有氣節。有風骨者,不僅是「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而且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還是「處其厚,不居其薄;處其實,不居其華」的大丈夫。在中國漫長的歷史中,有「風骨」的大丈夫歷朝歷代都並不少見。本文就說說西漢末年兩位有風骨的人物。
  • 圖為明 杜堇《十八學士圖屏之畫》。(公有領域)
    古弼為人忠厚謹慎,善良正直,曾經因為上谷的皇家苑囿佔地面積太大而請求減去一半面積,賜給貧民百姓。
  • 孔子說:「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民無信不立」。在人與人的交往中,誠信是不可或缺的,千百年來無數中國人都在切身踐行著。在史籍中,也記錄了很多仁義誠信的故事,供後人借鑑。
  • 中國民間一直流傳著這樣的老話:「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什麼都報。」「種善因,得善果。」然而,現代在無神論灌輸下長大的不少人,卻對這些老話嗤之以鼻,完全無視千百年來人類歷史上留下的正面的和反面的教訓。下邊古書中記載的三則故事或許可以帶來某種啟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