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義傳」系列之二:典韋篇

【忠義傳】以身擋敵 曹操的首席保鏢典韋

作者:蘭音
曹操與典韋像(公有領域、大紀元製作)
font print 人氣: 3968
【字號】    
   標籤: tags: , , ,

虎將如雲的曹魏大營裡,流傳著一首歌謠:「帳下壯士有典君,提一雙戟八十斤!」眾將士交口稱讚的,乃是形貌高大威武、寸步不離主公身邊的近衛首領——典韋。如果說魏武大帝曹操是東漢末年的保護神,那麼這位典君,便是用生命守護曹操的戰神。

在轟轟烈烈的歷史大戲中,典韋的戲份不算多,卻像一顆最耀眼的流星,划過三國時代將星璀璨的天空。他擁有英雄豪傑應具備的所有要素:忠勇無畏的性情、勇冠三軍的功夫以及精采傳奇的事蹟。而他在謝幕的最後一個定格,留下了悲壯慘烈的犧牲畫面,最終成為三國時期最令人扼腕的人物,也成了最受後世喜愛的三國大將之一。

陳留人典韋,在史書中並沒有留下其它名號。這樣的人,要麼身世卑微,籍籍無名;要麼身負要案,隱姓埋名。神祕的典韋在《三國志》中的第一次亮相,是以刺客形象出現的。文中說他:「形貌魁梧,旅力過人,有志節任俠。」全然一個武藝高強而又古道熱腸的俠士。接下來,他展開了一場計劃縝密、手段果決的暗殺行動。

俠義為懷

陳留隸屬河南,是曹操首倡義兵、召集英雄以共同討伐董卓的地方。大約就在這個時間前後,河南地界出了一大命案。作案者典韋,一夜之間名震江湖,坊間巷裡繪聲繪色地講述著他的事蹟。

事件起因是這樣的,襄邑的劉氏與睢陽的李永不知因何事結仇,也不知陳留的典韋與劉氏有何深厚交情,典韋決意挺身而出,為劉氏報仇。李永做過富春的縣長,應是當地一個大戶;他彷彿真的做過虧心事一般,總是提防著有人要害他性命,在家中豢養幾百侍衛。尋常人等根本不可能近他身,更別提刺殺了。

這一天,一個漢子趕著車、載著酒食駛過街市,他自稱是專程拜訪李永的遠客,在李府大院前停了下來。這漢子便是典韋。典韋在考察李府四周環境後,既沒有穿著夜行衣飛簷走壁潛入主人內室,也沒有揮舞著刀劍十步殺一人那樣靠武力衝進大院。憑藉喬裝打扮和高超的演技,他竟然堂而皇之從正門走了進去,順利闖過第一關。

他和李永會面後,立刻改換面目,從懷裡抽出匕首,手起刀落結束了李永的性命。緊接著,典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了李妻。前一秒還是笑容可掬的貴客,後一秒就成了替天行道的殺手,李府護衛不知道是嚇破膽,還是內心並不想為其賣命,竟然沒有人上前阻攔,眼睜睜看著典韋步出李府。

典韋從車上取出常用的刀戟後,不顧衣衫上斑斑血跡,頭也不回、大踏步走向街市。李府幾百護衛這才回過神似地傾巢而出。大家拿著武器,不遠不近跟著典韋,誰也不敢貿然上前。

長街上,百姓紛紛給典韋讓出路來,整個集市上的人都驚呆了,畢竟一敵百的大場面,可不是尋常能遇到的。典韋一直安然無恙走出四五里遠,這才和同伴會合。這群人且戰且走,很快擺脫了追擊。

從此,這世間少了一個惡人,多了一個義氣深重的俠士。之後,到了初平(190年—193年)年間,陳留太守張邈高舉義旗,加入討董大軍,這位俠士便投入其帳下,成為一名驍勇善戰的將士。

沒錯,典韋的出場故事,幾乎是《遊俠列傳》或《刺客列傳》中的翻版。換一個角度看歷史,這烽煙四起、分分合合的三國天下,武藝高強、義薄雲天之輩層出不窮,很像一個真實的武俠世界。俠者,肝膽相照,生死相交。三國世界裡,就有這麼一群豪俠,懷著熾熱的俠情高義行走世間,活出了率性、坦蕩的模樣。典韋,就是其中的傑出人物。

濮陽救駕

典韋最先效力的主公張邈,是漢末討董大軍的一路諸侯。不過《三國志》並沒有記錄典韋的相關戰績,而是繼續集中筆墨,展現他的武藝和才能。僅一例「舉牙旗」事件,再次彰顯典韋藝高膽大、不拘一格的性情。

魏太祖曹操彩像,明人繪。(公有領域)

主帥出征,高高大大的牙門旗是必備的儀仗,象徵著浩大的軍威和高昂的士氣。它本就沉重,往往要幾名軍士合力舉著才能勉強行走。但是自典韋進入大營,情況就大不同了,他一人便可輕輕鬆鬆舉起牙旗,扈從張邈車駕。典韋的武藝和神力,很快就在軍中傳開了,也很快傳到了當時共同討董的曹操營中。

早年的張邈與曹操,可說是一對過命的至交好友。討董盟軍躑躅不前時,曹操孤軍深入與敵決戰,張邈派出大將援助曹操。盟主袁紹與張邈不和,命曹操殺之,曹操從私交與大義出發,極力勸諫:「孟卓(張邈字)是我們的親友,有什麼矛盾應當包容他。當今天下未定,我們更不應自相殘殺。」曹操攻打陶謙之前,也只放心把家人託付給張邈。後來曹操平安歸來,見到了張邈,兩人更是相對垂淚,不勝感慨。其情深義厚至此。後來,張邈亦率軍歸附曹操麾下。

誰知在興平元年(194年),張邈與陳宮等人勾結呂布,密謀叛亂,一對好友分道揚鑣,張邈更走上了兵敗身死的不歸路。不過,我們的傳主典韋並沒有跟著主公走上末路,已是半個曹營將士的他,在這關鍵時分正式加入曹軍大營。憑藉累累戰功,典韋升為司馬,逐漸成為曹操麾下一員猛將。

實際上,典韋投曹,也是一次基於俠義的選擇。當時曹操攻打徐州,呂布趁機襲破他的兗州大本營,占據濮陽。一時間,兗州郡縣紛紛倒戈,只有三處城池仍在為曹操苦苦作戰。曹操聞訊,連忙率主力返回兗州,和呂布展開對決,整個局勢對曹軍都萬分危急,稍有不慎便是全軍覆沒的結局。

已無法確定,典韋究竟在何時、在什麼樣的情形下轉投曹操,或許就在張邈密謀之時,或許正是兗州大亂之際。總之,心懷俠義的典韋,毅然拜於真正的雄主麾下,竭力輔助曹操扭轉危局。從此典韋的人生,真正變得鮮活起來。

當時呂布派軍隊駐紮於濮陽城西四五十里處,曹操準備突襲濮陽。典韋就在人生的第一場重大戰役中,為救曹操絕地反擊,從此一戰成名 。那天夜裡,曹操夜襲濮陽據點,雙方鏖戰自深夜至天明,終於攻破敵營。

然而,曹操未及還軍,呂布突然帶領援軍趕至,雙方再次陷入激戰,又從天明打到日暮時分。呂布有三國第一猛將之稱,此時愈戰愈勇,而曹操的軍隊屬於千里奔襲,連夜作戰,又是三面受敵,再僵持下去,情況只會更加危險。

曹操當機立斷,懷著破釜沉舟的魄力,臨時招募破陣先鋒,準備奇襲突圍,為大軍爭取全身而退的生機。又是典韋第一個站出來,帶領數十勇士應募。典韋讓大家都穿上兩層鎧甲,不用盾牌,一手拿長矛,一手握撩戟,全力向戰況最激烈的西面突擊。

敵方弓弩齊發,箭如雨下,典韋只作不見,身先士卒,一邊擊退散兵、一邊吩咐同伴:「敵軍距離十步遠時,告訴我!」不久,同伴高呼:「十步了!」典韋不動聲色,繼續倒計時:「距離五步遠,告訴我!」很快同伴慌張失措地喊道:「敵軍已到!」典韋大喝而起,聲似雷霆,揮舞兵器正式開戰。

他再次展示刺客搏殺的優勢,那兵器彷彿活了一樣,一鉤一划,一挑一刺,招招奪命,挨上它的敵軍,紛紛倒地。其他的重甲勇士們,隨他一同奮戰,最終衝破敵軍包圍,驍勇如呂布,也只能無奈地看著曹操大軍安然撤離。

盡忠職守

興平二年(195年),曹操重整旗鼓,收失地、逐呂布,成為名副其實的兗州牧。建安元年(196年),曹操收豫州,奉天子以令不臣,行屯田、強兵足食,實力日益壯大。這兩三年中,也是典韋最輝煌的時光。

因濮陽救駕之功,典韋被授為都尉,既而升為校尉,有權統領親軍,成為保衛曹操安全的親信之一。他所挑選的親軍,個個都是身經百戰的武士,組成曹營中一支精銳部隊。平日裡,典韋帶領他們圍繞大帳四周巡邏;戰時,他們就變成衝鋒陷陣的先鋒軍,保障曹操在任何時候都安全無虞。

曹操對初來乍到的典韋給予最大的信任,讓他做自己的貼身護衛,等於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部託付於他。而典韋也以最大的忠誠回報這份信任。他本身高大雄壯,雙戟、長刀等兵器不離手,神態不怒自威,任誰見了都心生敬畏。而且,他為人謹慎穩重,白天守著曹操,一站就是一整天,晚上他也幾乎不到自己住處休息,直接歇在曹操大帳旁邊。這樣的典君,絕對是最佳的保鏢人選、曹營最強大的保護傘。

典韋俠儀豪放的性情,也讓曹操由衷喜愛。他最大的特點,就是一個頂倆的大食量,而且他無論在誰面前吃喝,都毫不做作,能夠痛痛快快地大快朵頤。哪怕曹操賞賜酒菜,放在他面前,典韋也能毫無顧忌地大吃大喝,而且速度之快,左右侍從要不停地添酒添菜,才能勉強供得上。曹操見他這樣率真,更是讚賞不已。軍中將士敬重典韋的功勞,喜歡典韋的性格,特意給他編了一支歌謠傳唱。

原本典韋追隨曹操,可以就這樣一邊大吃大喝快意人生,一邊立馬橫刀建功立業,這大概是每個豪俠最理想的生活方式。然而這一切,在建安二年(197年)的正月戛然而止。

那時,曹操南征宛城,駐軍淯水,據守的軍閥張繡率眾請降。曹操非常高興,在宛城置酒設宴,款待眾人。席間,曹操親自和降將們把酒言歡,典韋就橫眉怒目,握著刃寬一尺的大斧,立在曹操身後。一旦有人靠近曹操,他就立刻舉起斧子,直直注視著他。

典韋的炯炯眼神,似乎比那斧子還要鋒利,一場酒宴下來,張繡和他的將士喝得是心驚膽寒。誰也不敢抬頭和他對視片刻,彷彿會被那眼神割得遍體鱗傷一般。饒是如此,張繡還是在十幾天後毫無徵兆地反叛曹操、偷襲曹營。曹操領兵匆忙應戰,不得不率輕騎兵迅速撤離。

主公有難,身為保鏢的典韋自然義不容辭,全力保護曹操安全。為了讓曹操安然撤退,典韋就像一夫當關那樣,死守營寨大門,阻擋叛軍追擊。

血染宛城

張繡的士兵虎視眈眈、越聚越多,弓弩、槍戟都指著典韋據守的營門。叛軍懾於典韋的威勢,不敢硬碰硬攻擊,於是四散開來,從大營其它入口闖進,將典韋團團包圍。若是他一人,於千軍萬馬中幾進幾出、再迅速撤離都不是難事,難的是怎樣擋住這些叛軍,為曹操爭取最多的撤退時間。

曹操像。圖片取自《月百姿》。(公有領域)

典韋看看身邊,還有十幾個弟兄嚴陣以待;他那比刀斧還要銳利的目光,穿過重重叛軍,望著曹操遠去的方向,那目光似乎也多了幾分深情。叛軍不斷逼近,典韋再次回顧身邊的親軍,大家都用無聲的眼神傳遞著同樣的訊息:大丈夫既食君祿,當死於戰場,以馬革裹屍還,幸也!

就在叛軍衝到幾步遠的時候,典韋揮舞長戟左右衝殺,每一次攻擊,都和對方十幾件兵器相接,而那些兵器立即應聲而斷。典韋的親軍同樣以一當十,與敵軍展開殊死搏鬥。叛軍如潮水般,一次次衝擊著典韋這座孤舟,雖然浪濤被一次次擊潰,這座孤舟也越來越殘破。

時間伴隨著典韋沉重的心跳聲,彷彿緩慢下來,在捨生忘死的拼殺中,典韋忽然想到自己短暫的一生,想到為友報仇的快意,想到義絕張邈的堅定,又想到這幾年來護衛曹操的保鏢生涯。俠客,豈是貪生怕死之人,豈能作小兒女情態,只是典韋就在今日,要和主公訣別。這一刻,來得太過突然!

然而他心意已決,無論如何都要在這裡鏖戰到底。他拖住叛軍的時間多一分,曹操的安全才會增加一分。很快,叛軍死傷枕藉,親軍也一個個倒下了,最終只剩下典韋一人,帶著十幾處重傷,卻似無痛感一般兀自死戰。叛軍越來越近,長戟已不堪用,典韋索性改用短兵,將叛軍逐個擊殺。

兩名不知死活的無名叛軍,大著膽子撲到典韋面前,想將他生擒。典韋卻用雙臂箝制二人,奮力一夾,把他們變成兩具屍身。他又以此為武器,擲向叛軍。叛軍見他重傷之下神勇如斯,不禁又驚又懼,誰也不敢繼續上前枉送性命,都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默默與他對峙。

但是,壯士典韋也走到了燈盡油枯的時刻。他知道自己傷勢嚴重,即將殞命。生當作人傑,死亦是鬼雄,他揚手揮刀,又殺幾名叛軍,用盡了最後一絲力氣。他改為瞋目大罵,罵天下忘恩負義之人,罵一切背信棄義之行徑。

也不知過了多久,叛軍才發覺典韋的罵聲停止了,大概已經陣亡了吧?但他那屹立不倒的身姿、金剛怒目的威儀,彷彿馬上就會原地復活,再不顧性命地打上半日。確定典韋真的死去了,叛軍才敢上前查看他的屍身。

他們很想看清楚,這個讓大家傷亡慘重的、連主帥張繡都不敢直視的曹營第一壯士究竟是什麼模樣。人性中都有善良、忠義的一面,哪怕是各為其主,叛軍對典韋,更多的還是感佩和惋惜之情。

另一邊,曹操已經趕到舞陰,和主力軍會合,正在焦急地等待典韋的訊息。然而他得到的,是一連串噩耗:長子曹昂死了,侄子曹安民死了,那個好酒食、護衛在他身後的壯士典韋,也永遠離開了他。一場意外的敗仗,讓曹操痛失至親和愛將。此刻的曹操悲從中來,不由熱淚盈眶。彈淚必是情深處。典韋是在曹魏政權的草創期主動投奔的,兩人有著同甘共苦的經歷;更重要的是,他在曹操每一次遭到背叛和算計的時候,都義無反顧地站在曹操這邊,直到付出生命。

之後,曹操派人取回典韋的屍身,當看到典君慘烈陣亡的樣子,再次忍不住放聲大哭。典韋的一生是悲壯的,也是幸運的,曹操把最沉痛的眼淚給了他,也把最長久的懷念留給了他。

在以後的日子裡,曹操行軍打仗,每每路過典韋墓地,一定會停下來,用中牢的隆重規格親自祭拜。典韋有個兒子,曹操就把他帶在身邊,寄託追思之意;後來的文帝曹丕,也對典韋此子敬愛有加,拜官封爵給予極大的尊崇。

這就是三國的俠士,他能為了私交義氣孤身犯險,血流五步;更能為了君臣大義、性命相託,忠勇無悔。對知己,他們是兩肋插刀的兄弟;對君上,他們是赴湯蹈火的死士。那股視死如歸、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精神,為這段歷史注入了更多任俠好義、慷慨豪蕩的氣概。#◇

參考資料:《三國志》

點閱【忠義傳】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張憲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三國演義》是家喻戶曉的四大名著,其出場的人物有名有姓的多達一千一百九十一人,其場景描寫也十分波瀾壯闊,更加襯托出容身其中的人生的多姿多采。檢視小說中典型人物的人生起伏,借鑒他們一生或輝煌或悲壯或滄桑的經歷,可以給晚輩後生們提供豐富的人生智慧。
  • 「藍臉的竇爾敦盜御馬,紅臉的關公戰長沙,黃臉的典韋,白臉的曹操,黑臉的張飛叫喳喳。紫色的天王托寶塔,綠色的魔鬼斗夜叉,金色的猴王,銀色的妖怪,灰色的精靈笑哈哈……」這是《說唱臉譜》中的歌詞。
  • 魏武帝曹操詩歌有云:「天地間,人為貴。立君牧民,為之軌則。」 「周公吐哺,天下歸心。」「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其濟世安民、肅清寰宇之志及一統天下的雄心和抱負,躍然紙上。而為了實現這雄心和抱負,曹操憑藉其非凡的政治和軍事才能,金戈鐵馬,歷經三十餘戰,終於統一了北方,結束了北方的分裂狀態,延續了漢王朝的統治。期間,多少英雄歸附,多少豪傑嚮往,多少經典故事流傳。宋代司馬光在《資治通鑒》上說曹操「有大功於天下」。
  • 古往今來,能成其大業者,都必定具有淡泊精神,即收斂「天下唯我獨尊」的物質和精神慾望,而以天下之大業為己任。三國時期的奇才諸葛亮自甘淡泊隱居隆中,之後才有了負天命輔佐劉備成就基業;而身處同一時代的曹操,同樣甘於淡泊,放棄物質享受,並虛懷若谷,從諫如流,廣招人才,實現了其濟世安民、肅清寰宇之志及一統北方的雄心。
  • 曹操盡收豫州之地,奉天子以令諸侯,關中諸將望風服從。
  • 曹操征張繡,討袁術,伐呂布,此後,長江以北揚、徐、兗、豫四州均歸曹操所有。
  • 曹操不僅父親和兄弟被人殺害,還被曾經的好兄弟背後捅了刀子,曹操又將如何面對?
  • 興平二年,也就是公元195年,是三國時期一個頗不尋常的年份。這一年,十四歲的漢帝劉協,與群臣流亡在外,飽嚐辛酸;四十歲的兗州牧曹操,於定陶大敗呂布,打下第一個領地;三十四歲的徐州牧劉備,蟄居領地,靜待時機。風雲變幻之際,三國之一的東吳政權,尚處於風雨飄搖的草創階段。
  • 初平元年(190年),因董卓專權亂政,天怒人怨,關東諸侯組織討董盟軍,揭竿而起。於是,各方勢力相繼登場,各路英雄紛紛出山,善計謀的運籌帷幄,精武藝的縱橫沙場,懷大略的招賢納士、開疆拓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