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義傳」系列之十:蘇武篇

【忠義傳】牧羊十九年心繫漢朝的蘇武

作者:蘭音
漢武帝像和《晩笑堂竹荘畫傳》的蘇武像。(大紀元製作/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54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使者,一群往來於兩國之間,傳遞本國諭旨、架起溝通橋梁的特殊人才。

這一稱謂,會讓人想起,持節壯遊的威儀、車載斗量的財富、縱橫遊說的辭令,以及異國風情的見聞。然而光鮮的背後,是撲朔迷離的局勢和生死難料的命運。

漢武帝時期的西漢盛世中,一批批使者的故事走進了史官的視野。正史的列傳中,出現一個個光耀千古的名字,誕生了一篇篇慷慨豪邁的文章。比如十三年鑿空西域的張騫,還有十九年北海牧羊的蘇武

捨生取義 死而復生

蘇武,字子卿,是位典型的官宦子弟。他的父親蘇建多次隨衛青出擊匈奴,因建立軍功而封侯。他和兩位兄弟受父蔭,都在朝廷擔任郎中,是漢武帝信任的宮廷近侍。他所生活的時代,已是張騫鑿空西域的幾十年後。

蘇武牧羊。(孫明國/大紀元)

這時,雄才大略的漢武帝走向暮年,漢朝與西域各國的使臣頻繁往來於河西走廊的要道上。漢匈關係,一直是漢朝邊塞關係的一大主題。轟轟烈烈的漢匈戰爭,促使兩國頻繁派遣使者偵查對方情報。相應的,兩國也互相扣押對方的使者。這種情況一直到持續到天漢元年(公元前100年)匈奴的且鞮侯單于即位之時。

匈奴經歷數次大戰後,元氣大傷,再無力大規模侵犯漢朝邊境。新單于憂懼漢朝的侵襲,便主動示好,不僅說出「 漢朝皇帝是我的長輩」,還把以前扣留的漢使送還。漢武帝為新單于的深明大義而高興,也準備派使者送還留在漢地的匈奴使者,並送去豐富的財物,答謝他的好意。

正當盛年的蘇武,就以中郎將的職位,擔任這次使團的正使。這次出使,與張騫的兩次出使大為不同,既沒有特殊的軍事目的,也不具備什麼開拓意義,大概是眾多出使任務中平凡的一次。然而接下來發生在匈奴內部的一場叛亂,卻讓蘇武承受了連張騫都不曾遇到的磨難和考驗,定格了一幅冰天雪地中凜然屹立的悲壯畫面,也鑄就了蘇武九死不悔、忠貞不屈的精神。

蘇武的使團很快抵達了匈奴王庭,奉還使者、贈送禮物,隨即便準備東還長安。誰知,他們碰上了匈奴內部的一場謀反大案,副使張勝也牽涉其中。東窗事發後,單于發兵平叛,由背漢降匈的寵臣衛律審理此案。張勝擔心自己被供出,便把參與密謀之事告訴了蘇武。

蘇武一聽,便生出不好的預感。歸漢之行怕是遙遙無期了,家中的兄弟妻子,怕是也很難重逢了。一次普通的出使,竟然平地起波瀾,讓最無辜的蘇武,面臨生與死的重大抉擇。

他很快下定決心,對副使們說道:「事情已發展到這個地步,一定會牽連到我。要是等到受了審訊之辱再去赴死,那就更對不起大漢!」說話間他手揮利刃,便要結束自己的性命。一旁的張勝、常惠趕緊攔住他,救了他一命。

虞常受審時,果然供出了張勝。單于大怒,決意招降所有漢使。很快,衛律前來傳召蘇武受審。蘇武不願受辱,毅然對衛律說道:「屈節辱命,即使活著,還有什麼面目歸漢?」說罷拔刀自刎。這一次,手下人沒能攔住他。衛律大驚失色,立刻抱住蘇武,派人快馬尋醫。

重傷的蘇武,早已斷了氣。大概是他忠義感天,命不該絕,醫生用了挖坑點火的神奇方法,逼出了蘇武背上瘀血,竟讓他慢慢恢復了氣息。單于聽說此事,對蘇武的態度從憤怒轉向感佩不已,每日派人探望蘇武,招降之心越發強烈。

衛律勸降 風雨不動

待蘇武痊癒,衛律又來勸降。作為一名變節的叛臣,衛律大概認為,無論在漢還是在匈,不過是出於追求生存和富貴的一種本能選擇。因而他想當然認為,勸降蘇武也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南宋 李迪繪《蘇武牧羊圖》(公有領域)

衛律先是親手斬殺虞常,以此脅迫張勝和蘇武:「漢使張勝謀殺單于的近臣,當判死罪,但是願意歸降單于的,可以免罪。」說著舉起沾染鮮血的佩劍,指向張勝。張勝就像衛律身邊那些背漢的使者一樣,立刻請降。衛律的佩劍閃過一道寒光,劍鋒轉向了蘇武,他冷冷地說道:「副官有罪,主官也應當連坐。」

寒氣和血腥氣從劍身散發出來,蘇武巋然不動,淡定地反駁他:「我並沒有參與謀反,也不是他的親屬,為何連坐?」衛律又舉劍與蘇武對峙片刻,蘇武依然無懼無畏。

「蘇君,你看我投降了匈奴,受到單于寵信,立刻擁有了尊貴的爵位和享不盡的財富。」衛律只得收劍,轉為耐心勸說,「那數萬族眾、滿山牛羊,都歸屬我一人!你今日歸降,明日就能享受到和我一樣的待遇。否則,就是白白送命,拿自己的身軀去做野草的肥料,有誰知道你的忠心呢?」

所謂威逼和利誘,也不過如此。衛律的一系列舉動,不過是蘇武眼中的笑話。衛律又說道:「你要是順著我投降,我們還能做兄弟;若是不聽我的,以後改了主意想再見我,就沒那麼容易了!」

蘇武昂然回答:「你為人臣子,不顧恩義,背叛天子和父母,投降蠻夷去做俘虜,我見你做什麼?」他又指出,衛律用殺人的方式勸降,無異於挑起漢匈兩國君主的矛盾,自己卻坐觀成敗。而實際情況是,兩國交戰只會加速匈奴的覆滅。

很多年前,南越國曾經殺漢朝使者,最後南越國變成漢朝的九個郡;大宛王曾經殺漢使者,最後被漢朝消滅,他的人頭也被懸在北門示眾;朝鮮殺漢使者,立刻就被滅國。蘇武告訴他:「你明知我不降,就是要殺我,令兩國開戰,匈奴的覆滅就從我開始吧。」

一番責罵,說得衛律啞口無言、羞愧難當。他知道蘇武的智慧和情操如玉壺無瑕、若雲天高渺,只好作罷。但是單于越發不甘心放棄,他把蘇武囚禁在冰冷的大窖裡,斷絕飲食供應,希望用飢寒擊垮他的意志。

那幾天,天降大雪,蘇武為了活下來,就趴在雪地上,靠吞噬冰雪和氈毛充飢,居然又讓他頑強地活了下來。匈奴人都認為蘇武是死不了的神人。單于就想出一個「絕」招,把蘇武流放到北海,也就是今天的貝加爾湖畔,讓他去放牧公羊。單于還提出一個要求:直到羊群生下小羊,蘇武方可歸來。

除非出現奇蹟或者是屈從,否則,蘇武將要終老於北方蠻荒之地。但是蘇武還是接受了這個荒唐的處置,帶著那從不離手的漢節,到北海邊,成為一個孤獨的牧羊人。

牧羊北海 義拒李陵

兩千多年前,北亞的貝加爾湖畔,朔風凜冽,玄冰百丈,曾有一位白髮蒼蒼的中年男子,手持一柄光禿禿的符節,正驅趕著一群溫順的羔羊。他步履蹣跚、風霜滿面,卻不曾屈膝或倒下。他望著東南方的雙眼,如星辰一般明亮、深淵一般厚重。

清 華喦繪 《蘇武牧羊圖》局部(公有領域)

有一首歌謠這樣唱道:「雪地又冰天,窮愁十九年。渴飲雪,飢吞氈,牧羊北海邊。心存漢社稷,旄落猶未還⋯⋯」蘇武在北海的生活狀況,這首民國初年的歌詞描述得最為生動感人。

據《漢書》記載,蘇武到北海之後,匈奴人切斷了所有糧食供給,他只能挖掘野鼠貯藏的草籽充飢;他牧羊時,時時刻刻把漢節帶在身邊,以至於節毛都脫落了。憑藉著一腔孤忠,蘇武一年年堅持下來。兩千多年後,他生命中最淒寒無助的人生經歷被後世銘記,流傳下「蘇武牧羊」的千古佳話。

某一天,蘇武在北海迎來一位特殊的老朋友。他叫李陵,飛將軍李廣之孫,曾以五千步兵對抗八萬匈奴鐵騎,由於寡不敵眾而投降匈奴。李陵像衛律一樣深受單于寵信,加上他和蘇武在漢朝又是世交,因而被派來繼續勸他投降。

李陵錦帽貂裘,一身華服,眉宇間卻透著深重的愁緒,他看著蘇武的眼光總是閃爍不定,說話時聲音也有些沙啞和顫抖。他為蘇武置酒設宴,給他的生活帶來一絲溫暖和色彩。

宴席上推杯換盞、鸞歌鳳舞,氣氛歡娛。李陵這才說明來意,他勸蘇武不要再做無謂的堅持。現在單于誠心招降,蘇武又不可能再回漢朝,白白在北海自討苦吃,誰又能看到他的信義之心呢?

他又告知蘇家的近況,蘇武的兄弟都因為犯罪而自殺,蘇武的母親早已去世,蘇武的妻子,年紀輕輕也改嫁了。現在蘇家只有蘇武的兩個妹妹和一兒兩女,十多年過去了亦不知生死。李陵感慨地說:「子卿啊,人生如朝露,何苦長久地折磨自己?」

席中的蘇武衣衫襤褸,卻神態坦然、目光如炬,他鄭重地回答李陵:「我們父子無功無德,都是仰賴皇帝的提拔,才能拜將封侯。我們兄弟既然做了皇帝近臣,就甘願為皇帝肝腦塗地。」在蘇武看來,臣侍君如同子侍父,子為父死是毫無怨恨的。

李陵一連幾日設宴款待,繼續勸說。蘇武便斬釘截鐵地直言:「我早已心甘情願去赴死,如果您一定要我投降,那麼就請結束今天的歡宴,讓我死在您面前!」蘇武對漢朝的忠心如泰山一般不可撼動,李陵作為降將,在蘇武面前更是無地自容。

李陵或許還會幻想,若是當初自己也寧死不降呢,最苦的境地也不過像蘇武這樣,又有什麼可怕呢?他不禁仰天長嘆:「唉,子卿真是義士。我和衛律之罪,比天還高啊!」像蘇武這樣的忠義之人,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苦守北海,二是了結性命。而李陵所做的,卻是幫匈奴把蘇武逼上絕路,難道不是罪大滔天嗎?說罷,他淚如雨下,浸濕了衣襟,作別蘇武。

十九年後 忠臣歸漢

一別經年,李陵向蘇武傳遞了漢武帝駕崩的消息。蘇武聽說此事,面對南方放聲痛哭,日夜哭弔漢武帝,以致吐血。之後,漢昭帝即位。又過了幾年,漢匈和好,漢昭帝沒有忘記十多年滯留在匈奴處的漢使,派出使者去尋訪蘇武等人。

宋 陳居中繪《蘇李別意圖卷》局部(公有領域)

一開始,單于謊稱蘇武已死。幸好當年的副使常惠想方設法見到漢使,告知蘇武的真實情況,還教他們怎樣向單于要人。第二次見單于,使者說:「漢朝皇帝在上林苑打獵時,射下一隻雁,雁腳繫著一封帛書,寫著『蘇武在某個大澤中』。」

單于暗暗吃驚,只道是神明顯靈,庇佑著蘇武,只好向漢使道歉說:「蘇武確實活著。」被困在北海十九年的蘇武,終於等到了歸漢之日。臨行前,李陵最後一次來見蘇武,為他設宴餞行。

李陵對他說:「您今天回去,美名將在匈奴傳頌,功勳將在漢朝顯揚。歷史上所提到的忠臣良將,沒有一人能夠超過您!」他想到自己為了一時苟安,卻永遠背負良心的譴責,不由悲從中來:「你我將要各處異國,這一分別,將永無相見之日了!」

說罷,他淚下縱橫,起身舞之蹈之,唱著將軍百戰身名裂的心酸和懊悔:「徑萬里兮度沙漠,為君將兮奮匈奴。路窮絕兮矢刃摧,士眾滅兮名已隤。老母已死,雖欲報恩將安歸?」

始元六年(前81年),蘇武帶著未投降而且倖存的使團屬吏,一起回到了長安。曾經的百人使團,如今只有九人歸來;曾經年富力強的蘇武,也成了鬚髮皆白的老者。不過,歸來的這九人,每一位都是漢朝上下景仰的大英雄。漢昭帝封蘇武為典屬國,並賞賜錢財、土地及宅院;其餘八人或授官職,或告老還鄉,也同樣得到豐厚的賞賜。

最為特別的,是漢昭帝特許蘇武以祭祀中最高規格的太牢,也就是供奉著全牛、全羊、全豬三大祭品,親自赴帝陵祭拜漢武帝。這一無上的尊榮,比任何榮華富貴都要珍貴。蘇武忠不忘漢、義不降匈,以崇高的氣節和尊嚴為漢朝立下大功,而朝廷也以最高的典禮回報他,可說是對蘇武最大的嘉獎和撫慰。

翻閱古史,有幾人、幾件事,能打破時空之遙遠、文字之艱深,直擊你的心靈,令你動容甚至落淚?蘇武牧羊、堅守漢節的事蹟,感動了代代後世。

詩仙李白感佩他「牧羊邊地苦,落日歸心絕。渴飲月窟冰,飢餐天上雪」;文天祥仰慕他「獨伴羝羊海上游,相逢血淚向天流。忠貞已向生前定,老節須從死後休」。讚頌蘇武的文學作品,代代延續不休。

頭頂上,是曾經照耀過蘇武的日月,穿越兩千年的歷史風塵,我們與蘇武生活在同一天空下。也許我們在平凡生活中,很難遭遇像他那樣直面生死與道義的選擇,但是他那份忠勇和大義,永遠激勵我們的靈魂。

參考資料:《漢書》

點閱【忠義傳】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張憲義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興平二年,也就是公元195年,是三國時期一個頗不尋常的年份。這一年,十四歲的漢帝劉協,與群臣流亡在外,飽嚐辛酸;四十歲的兗州牧曹操,於定陶大敗呂布,打下第一個領地;三十四歲的徐州牧劉備,蟄居領地,靜待時機。風雲變幻之際,三國之一的東吳政權,尚處於風雨飄搖的草創階段。
  • 虎將如雲的曹魏大營裡,流傳著一首歌謠:「帳下壯士有典君,提一雙戟八十斤!」眾將士交口稱讚的,乃是形貌高大威武、寸步不離主公身邊的近衛首領——典韋。如果說魏武大帝曹操是東漢末年的保護神,那麼這位典君,便是用生命守護曹操的戰神。
  • 風雲變幻,英雄豪傑何在?興平、建安年間,曹魏政權走過艱難的草創期,魏武曹操坐擁兗州、豫州,仍然為紛亂割據的江山而憂勞。某一天,曹營大帳中,一百多名高大魁梧的壯士突然出現曹操面前,請求投入軍中效力。這群人,個個腰懸寶劍,一看就是鐵骨錚錚、義氣凜然的劍客俠士。曹操甚感欣慰,打量為首那人,更是喜出望外。
  • 初平元年(190年),因董卓專權亂政,天怒人怨,關東諸侯組織討董盟軍,揭竿而起。於是,各方勢力相繼登場,各路英雄紛紛出山,善計謀的運籌帷幄,精武藝的縱橫沙場,懷大略的招賢納士、開疆拓土。
  • 「古來衝陣扶危主,只有常山趙子龍。」於是,一千多年後的小說《三國演義》,為我們再現了當時驚心動魄的過程。趙雲在亂軍肆虐、殺聲震天的戰場四方尋覓,打聽消息,得知劉備兩位夫人抱著阿斗,混在百姓中逃難。他登上長板坡,先救下甘夫人;又在一處燒壞的土牆下,找到抱著阿斗啼哭的麋夫人。敵軍將至,趙雲將馬讓與麋夫人,決定自己步行死戰,保夫人和幼主衝出重圍。但是麋夫人重傷之下,不願拖累旁人,縱身投入枯井而死。
  • 在充斥著權謀與戰火的漢末亂世,親人會反目,盟友會背叛,如能遇到這樣忠義兩全的英雄豪傑,是多麼難能可貴。開談忠義之士,豈能不說與蜀漢第一武將、義薄雲天的關公關羽?他的英雄事蹟早已家喻戶曉,比如溫酒斬華雄、三英戰呂布、斬顏良誅文丑、過五關斬六將、刮骨療毒、義釋曹操等等,無一不是三國迷心中的經典畫面。不過這些故事,有的來自演義小說。在史書記錄中,一個真實的關羽,或許少了幾分跌宕起伏的戲劇性,卻給予我們更多恆久的感動。
  • 江東子弟多才俊。他們雖生於溫柔水鄉、富庶之地,卻有一股任俠好義、身先士卒的武人氣概。在三國時期,開基之主攜猛將虎臣,共同在歷史上留下了一連串飽蘸血與火的響亮名字。一對凌氏父子,便赫然出現在這張東吳英雄榜中,留下了一段段慷慨悲壯的戰爭傳奇。
  • 中平元年(184年)的陽春時節,在一個桃花簌簌、漫天飛舞的園林中,三個一見如故的青年俊傑焚香結拜,共同許下「上報國家,下安黎庶」的誓願。從此,三兄弟征塵作伴,攜手打下一片天地。
  • 夜寒刺骨,他悠悠醒來,所見卻是囚籠般的帳篷,所聽卻是刀劍般的朔風。披上禦寒的外袍,為熟睡的妻子掖好被子,他便悄悄踱步到帳外。出帳之前,他還不忘小心翼翼地捧著,角落裡那三尺來長、懸垂著三重赤色牦尾的符節。
  • 儒家經典《大學》有言:「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是以古代有抱負的士子為實現治國平天下的理想,都要首先修身、齊家。唐朝著名大臣、書法家柳公綽堪稱這方面的典範。他是唐代書法大家柳公權的哥哥。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