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article
  • 王菲、木村拓哉、張震演機器人、梁朝偉蓄上小鬍子自私又好色,昨日「2046」角色揭開神秘面紗,演員們暢談演出本片的最大挑戰。梁朝偉說,他在「2046 」演的角色和「花樣年華」是同一個,可是導演卻要他給觀眾「新」的感覺,這對他來說正是一大挑戰。坐在一旁的王家衛立刻補充說,梁朝偉在「花樣年華」給人的感覺總是很溫柔、令人同情,可是在「2046 」,他希望觀眾恨他,要他表現出自私、好色的一面,「本來偉仔不知該怎麼演,這對他來說是很難的,後來他主動提議戴上假鬍子,結果感覺就『來了』,就像當年他也要梳油頭才能演好『花樣年華』一樣。 」
  • 如果 你的心裡 有一首歌 一首唱自心底的歌 在你憂傷的時候 溫柔地引領你 來到這片青青牧場 抹去淚痕 看看天 連雲朵都顯得 格外清朗
  • 港星郭羨妮和佘詩曼來台宣傳TVBS新戲「帝女花」,由於兩人背景、人氣和經歷都極為相似,香港曾有不和傳聞,不過今天的記者會上,她們特別澄清,還強調兩人情比姊妹深。TVBS八點檔十日播出粵劇改編的「帝女花」,兩位女主角郭羨妮和佘詩曼來台宣傳;個性溫柔婉約的郭羨妮劇中飾演反派的「昭仁公主」,經常欺負佘詩曼飾演的「長平公主」。
  • 首先想警告女性一點,那就是,無論是怎樣的浪漫,怎樣的有才華,怎樣出眾,怎樣溫柔怎樣體貼人照顧人,總之無論怎樣滿意的男性,在結婚後不久,如果你仍用原來的標准去衡量他,你都會失望。
  • 日本感性演員大澤隆夫與石田百合子主演的溫馨影片「夏季的尾聲」(暫譯)於七日在東京國際影展上首映。大澤隆夫表示,頭一次看自己演的作品看到哭!本屆東京國際影展觀摩片「夏季的尾聲」於七日在澀谷會場舉辦首映會暨記者會,導演磯村一路攜演員大澤隆夫、石田百合子、富司純子一同到場向影迷致意。
  • 低音歌后蔡琴一九八一年以「恰似你的溫柔」走紅,自此屹立歌壇二十多年,經典歌曲不勝枚舉,在大家殷切期盼下,十二月她將在台灣舉辦出道以來的首場個人演唱會,屆時並安排點歌時間,讓歌迷一次聽個夠。
  • 豺狼當道,安問狐狸?相信集權主義者會給你說話的地方,那就是相信身邊的豺狼會對你溫柔,相信這個制度會給你保障,那是相信狐狸會對你媚笑。曉波兄也好,東海弟也好,還是無數個在國內「愛發牢騷」的人,你別看現在狗腿子沒動你抓你,那是他們引而不發,誰敢說一張張的弓箭沒弓拉滿、箭上弦對著你們?只要政局不穩,發生一絲毫動盪,我們這些「愛發牢騷」的人就是徇葬品。
  • 深夜的時候,我仍坐在羅德鎮上夜夜笙歌的巷子裡。狹窄而古老的小巷牆上,嵌著一盞一盞亮著昏黃卻溫柔的光的街燈,有點像是夢裡映照在臉上的月光,輕輕撫貼在陰暗的巷子裏,腳邊,和過往行人的肩上。
  • 〔自由時報記者曹玉玲╱高雄左營報導〕片商宣傳電影的手筆愈來愈大﹗
    昨天晚上「怒海爭鋒:極地征伐」就將首映典禮拉到高雄左營軍區舉辦,海軍出動拉法葉等三艘軍艦助陣、動員四千多名官兵參加,阿兵哥士氣高昂、不斷歡呼,氣氛High到最高點﹗

      「怒海爭鋒:極地征伐」描述羅素克洛飾演的船長,率領英國海軍英勇對抗法軍的故事,因此片商也別出心裁地將首映會搬到海軍軍區舉行。

      主辦單位在一艘高達六層樓的拉法葉軍艦前,搭起巨型舞台,兩旁並豎立兩塊大型螢幕,現場排滿了四千多個座椅,氣勢果然不同凡響。

      在主持人徐曉晰的引導下,海軍艦隊司令、高雄市長謝長廷分別上台發言,謝長廷再次聲明,只要有導演願意來高雄拍片,並得到國際六大影展任何一個肯定,高雄市政府就頒發一千萬元的獎金,語畢立刻獲得現場官兵的歡呼。

      不過,最令官兵們興奮的,還是接下來的表演活動。首先是由二十名海軍健兒組成的樂儀隊表演操槍,接著十位旗語兵打出「歡迎參加怒海爭鋒首映會」的旗語,等到赤裸著上半身、黝黑健美的蛙兵上台表演動感蛙操時,更是引來陣陣尖叫聲。

      EMI歌手包括劉若英、黃立行、江美琪、本多RuRu都上台獻唱,本多RuRu一身勁裝,足蹬三吋高跟鞋,還踩在蛙兵身上,讓RuRu在彩排時一度踩不下去﹔江美琪發揮優美溫柔嗓音,高唱「親愛的你怎麼不在身邊」,聽得官兵如癡如醉﹔被劉若英點名欣賞的黃立行,也配合舞群與海軍互動飆舞。

      最後壓軸演唱的是劉若英,她先獨唱招牌曲「很愛很愛你」,唱到情深處還跪在舞台上,現場官兵立即瘋狂尖叫。接著就在現場鼓譟下,和黃立行合唱「分開旅行」。之前奶茶才公開表示,黃立行是會讓她臉紅心跳的男人,兩人同台演出,一舉一動引人矚目。

      首映典禮在燦爛煙火下結束,之後移師到中正堂看電影,四千多名官兵度過一個瘋狂難忘的夜晚﹗

  • 可能是學中醫的緣故吧,孫曉燕舉手投足間流露著濃濃的東方女性的典雅、溫柔、謙遜,眉眼間總是帶著淺淺的笑意和一絲羞怯。在魁北克省高等法院的最大的法庭室裡,面對法官、雙方律師,及旁聽的兩百多法輪功學員,很難想像這樣一位柔弱女子在法庭上會是怎樣一種心態,也許很有壓力吧。出乎我的意外,曉燕笑著說:「當我站在證人席上的那一刻,我非常平靜,頭腦異常的清醒,感覺自己很坦蕩、真誠,我覺得我不是在講我自己,我在通過我的經歷、事實來作證,讓法官、律師瞭解是怎樣的一群人在中國被迫害,在這裡被《華僑時報》誹謗,和迫害的殘酷程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