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艱難歲月

心中的寶塔(25)——季蕾

屠龍、孟圓編輯整理

季蕾

font print 人氣: 62
【字號】    
   標籤: tags: , ,

為了把少華和其他法輪功學員隔離,團河勞教所最後把他分到了「哨班」,那個班都是普教,職責是在宿舍通道裡站崗值班,24小時監視法輪功學員。因為都不是法輪功學員,所以這些人可以在值班之餘也順便幫著警察把少華「看的緊一點」。

2004年10月14日,少華獲釋了。看著少華走出大門,團河勞教所的警察們總算鬆了口氣。

少華從勞教所出來後,和季蕾馬上就辦了復婚手續。

2001年少華被抓前,去南京看望季蕾。少華回北京後,不斷的勸說季蕾來北京,季蕾終於心動了,決定和少華一起到北京生活。

白少華畫的妻子像
(在北京團河勞教所非法關押時畫)
雪中竹影娉婷
不改子巾青青

三月十二日

02年4月份以後,季蕾突然得不到少華得消息了。她習慣了等少華的電話,聽他講講他生活的情況,囑咐他要注意身體。本來想著很快就回在北京團聚,可是突然少華失蹤了……

季蕾等啊,等啊,等到那年秋天,她實在等不得了,那麼長時間不聯繫,他出了什麼事?他別是變心了吧?

每天在等待中煎熬,她覺得自己幾乎崩潰了,她怨少華不顧家,把她們娘兒兩個丟下不管,只管做自己的事情。她覺得為了少華,自己已經吃了夠多的苦,夠對的起他了。為了孩子,她需要安定的生活。於是她狠下心來回新疆辦了離婚手續。

少華在北京法制中心被監禁了七個月,對外聯絡全部都中斷了,雖然他通過絕食等方式盡量爭取,但是那些「隊長」們就不肯讓他給家人一絲信息。

少華被送到團河勞教所後團河勞教所,聽到季蕾辦離婚的事,就馬上給新疆法院寫信表明珍惜婚姻的態度,但這信投進了團河勞教所的信箱後就杳無音信了。

少華在團河期間一直從內心希望季蕾到北京來,希望她和功友們建立聯繫,繼續修煉。天隨人願季蕾後來真的轉到北京來上班了。

季蕾知道了少華的情況,明白了為什麼那麼長時間沒有他的消息。

哥哥白曉鈞被迫害致死對季蕾觸動很大,善良的她幫著白媽媽跑前跑後料理後事,同修也都一起幫忙料理白曉鈞的後事。和同修的接觸中,使她漸漸又認識到修煉的可貴。中共殘暴的事實使她開始覺醒,她善良的本性告訴她不能這樣拋下少華不管。

季蕾帶著女兒和白媽媽抱著曉鈞的骨灰去了勞教所,前後四次歷盡艱辛要求接見,這次終於見到了少華。

少華瘦了,雖然精神很好,但卻掩飾不住的憔悴。記得自己剛見到他時,他還是個大男孩。現在從他那堅毅的眼光中,她看到,自己的丈夫成熟了,已經成了一個能夠肩負重任的大男子漢。

其實無論在被關押中,還是在外面漂泊,少華心裡還是很惦念妻子的,七年來聚少離多,季蕾吃了多少苦他知道。他也想像別人那樣給妻子女兒一個安寧的家,如果沒有迫害,他一定能!他覺得虧欠妻子和女兒的太多了,可在這樣的環境下,他卻無法補償。他面對的是更重要的事情。

在團河勞教所,少華常常一寫信就是八、九頁,鼓勵妻子堅定信念。身受迫害的時候,他也從來沒有忘記找機會讓妻子和小真宇開心,他用簡陋的稿紙給自己畫了一幅漫畫像,寄給了妻兒。為了能讓這張畫不被警察扣押,少華用中共晚會上也經常唱的《搖籃曲》:「寶貝,咱們的隊伍一定能得勝利,你爸爸一定會平安回來呀,我的寶貝……」

漫畫像

他在畫中還囑咐季蕾:「告訴小宇,爸爸很想她。但你別指著小豬說,這代表爸爸。」(少華屬豬)

季蕾看到這幅畫不禁大笑起來,她真想不出丈夫在那樣的環境下還能有這樣的幽默感!

笑著笑著她哭了。她感到很苦,跟著這個男人真的讓她吃了太多的苦。但她不後悔,她沒有選錯人,她心底裡真的很愛、很敬重自己的丈夫——這個性格幽默、品格堅毅、為人正派的大才子。

少華一出勞教所,他們就復了婚。

少華家剛剛團聚,可不到半年,他們又不得不再次支離破碎

2005年9月28日,正是國殤日前夕,少華兩口子出去辦事,在公共汽車上突然有兩個膀大腰圓的便衣上來拽他們,其中一個在他耳邊壓低嗓音說「市局的」。少華大聲說:「憑什麼!」中共的公安抓人都不敢光明正大的抓,居然當著圍觀的老百姓說:「你欠人錢,你不還,你,走!」少華大聲喊著:「不是這樣,他們抓我是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沒有錯!」季蕾和少華被他們推入一輛轎車。

這一次和少華小兩口一塊被抓的有十幾個人。

為了不讓妻子受迫害,少華耐心跟警察講真相,為了解脫妻子季蕾和萬瑜(另一位同修,是被迫害死的北京第一批領證歌手李京生的妻子),少華主動寫了兩份材料把她們會被作為迫害借口的事情責任攬到自己身上來。但是中共還是把她們勞教了。

季蕾

季蕾被送到河北高陽勞教所,在那裡她經受了殘酷的折磨,被電手心腳心等敏感部位,痛苦不堪。

少華也被送高陽勞教所勞教,少華從被抓就絕食抵制迫害,在關押中造成腿部傷殘。

這次少華夫婦被抓後,白媽媽用幾百元退休工資,拉扯著孫女,生活維持不下去,只好領著5歲小真宇不斷去派出所,看守所要人。善良的白媽媽認為這樣的情況怎麼也應該放回來一個,可是沒有。

要是爸爸媽媽能和我一起吃就好了

在這期間靠很多法輪功學員無私的幫助,資助,才使老人和幼女免受流浪之苦。@*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老白家在那地方扎根已經有四十年了。白老先生叫「白仃」,58年相應「黨的號召」,「建設北大荒」來到黑龍江省樺南地區八五九農場林區。和白老先生一塊兒來的當官的當官,回城的回城,論起資格來,老白家在這小地方也算資格最老的啦。
  • 老白家出名,是因為這個家庭有很多樺南地區之最。除了北大荒畫派的領銜人物白仃先生是「當地唯一的畫家」外,老伴也有一個當地之最,白媽媽是當地教齡最長的音樂教師,幾十年下來,老倆口相依為命,生活雖然清苦,倒也寧靜平和。
  • 從小的家庭氛圍使少華覺得自己上大學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他很聰明,並不很用功成績也不錯,還常參加很多活動,乒乓球,排球,滑冰樣樣都拿獎,各項學科競賽也常常有所斬獲,功課真不差。他一直夢想自己能夠去北京上大學。
  • 第一次高考,成績出來了,少華總分只有300來分!真拿到這份成績單對他是一個絕大的刺激。這決不是他真實的成績、更不是他真實的能力的反應!但中共制定的高考制度完全不注重人的綜合素質,還要求學生不能有自己的獨立見解,死背書本,還得一錘定音。
  • 以少華的多才多藝,大學生活自然豐富多彩。但人大生活對少華印象最深的還是人大黨委書記給入學新生的報告。
  • 白家兄弟曉鈞、少華都才情過人,又都從年少就在鑽研各種的宇宙人生的道理,嚮往高尚的精神境界,終於他們找到了苦苦尋覓的真諦。
  • 95年少華畢業後,他沒有再想找。照他的想法,剛工作,生活艱苦,不適合找對象。所以他決定努力工作,等生活安定些了再考慮個人問題不遲。
  • 昆玉河(北京昆明湖與玉淵潭之間的河道)畔的玲瓏公園,原來叫慈壽寺,以一座佛像眾多的玲瓏寶塔而聞名。
  • 1997年《北京健康報》中出現了污蔑法輪大法的內容,少華當時想用不著理它。後來聽說有許多學員給報社寫信說明事實的做法,他內心一震,是啊!這不是更好的,更積極,更純正,更有益的做法嗎?
  • 1999年7月20日凌晨,全中國警察統一行動,秘密抓捕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清晨煉功時看到人少了很多,大家才得知此事。於是全國法輪功學員們再次集體上訪,老白家全家去天安門上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