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陽】踏入皇宮禁地

蔡大雅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4日訊】他毫不猶豫再次喝下隱形水,快步往宮城的方向走去,他想趁著城門尚未關閉之前進入宮城——一個普通百姓禁止踏入的地方,去瞧瞧皇宮的模樣。

喝下隱形水的王福一整夜在城裏走走停停,不知不覺天已大亮,街上恢復了生氣。他發現人們又可以看得見他了,心想著反正已經沒有危險了,便絲毫不以為意的繼續隨處信步而去。不知是因為那藥水的關係還是可以發現新事物的興奮使然,他既不感到飢餓也不覺得疲倦,就這樣又走了一整個白天。直到黃昏又將降臨的時刻,他才想起自己的處境,開始懊惱之前到處走訪的時候,為何沒留意哪兒可供自己躲藏,現在匆忙之間,何處尋去?心裏一緊張,霎那間疲倦、飢餓、恐懼等情緒全上來了。

王福又累又餓,無助的站在街頭,昨天那個老人又出現在他眼前。一聽是同樣的問題,老人只是理解似的笑了笑,給他一個餅充飢,並告訴他可以到西城門邊,照著昨天的方法,往自己影子的腹部挖去。

王福知道自己遇到仙人了。時光是始皇三十三年(西元前二一四年)、秦朝統一中國後的第七年。

高精度圖片
蕭素惠繪圖

在很長的時期裏,修道成仙的例子時有耳聞,人們對修煉的概念都是不陌生的。人們敬仰神仙,視修煉的人為半仙,也是極為尊敬的。更何況當今的皇帝非常熱衷求 訪長生不死之藥,除了不時巡遊名山大川、祭天封禪,希望能感動天地,使神仙真人現身,賜與不死之方外,還四處網羅各地修煉人聚集咸陽宮中,為自己製作丹藥,因此咸陽城裏經常可以看到一些外表特殊的人。當然人們也知道,有些仙人或修煉的人在外表上跟一般人沒啥兩樣。

王福感激的朝老人磕頭,抬頭時卻發現老人已經不知去向了。他吃了餅後精力充沛,辨明方向,一口氣跑到西城去,果然在他影子腹部的地方找到一個跟昨天一模一樣的、裝著隱形水的酒器。他毫不猶豫的喝下,然後快步往宮城的方向走去,他想趁著城門尚未關閉之前進入宮城——一個普通百姓從來不敢想像自己可以踏入的地方,去瞧瞧皇宮的模樣。

秦朝帝都參照天體星象而來

原來咸陽的城市設計也遵循周朝流傳下來的傳統格局,整個城市分為宮城與外郭城二部份,宮城位於全城中央,用高大堅固的城墻與外界隔絕,是皇宮與朝廷所在,也就是後來習慣被叫做紫禁城的地方;宮城外即是外郭城,是百姓與文武百官的居處,這裏設有市場、作坊等,是城市居民日常生活之處。

咸陽的「咸」有「皆」的意思,因其位於九山之南、渭河之北,根據風水理論,山南水北都是屬於陽的地方,所以取名咸陽,有希望國運如驕陽般興盛之意。咸陽興 建於商鞅變法時期,商鞅原是衛國人,所以也叫衛鞅。由於當時秦國毗鄰戎狄,文化比中原各國落後,各國經常視秦為蠻夷之邦。秦孝公為了扭轉形勢,在即位十二年(西元前三五零年)時,任用商鞅進行變法改革。

商鞅為了削弱貴族的勢力,主張將國都遷到咸陽來。他設計咸陽城時仿照了魯國和衛國的建築風格「大築冀闕」,冀闕就是門闕,位於宮城正門外,是當時宣布法令 的地方。秦國後來一直定都於此,直到秦始皇統一天下而又滅亡為止,在大約一百五十年當中,隨著秦國的逐漸強大,咸陽的範圍也不斷擴大,成為戰國時期最大的城市。

秦始皇統一中國,他深信天命風水之說,認為帝王所居之處和國家行政區的劃分,應該與天象方位相符,才能使江山永固。秦朝的帝都及各地行政區就參照天體星象的位置規劃而來的。紫薇星(北極星)是天體中心,對應世間就是九五之尊的帝王,所以在天下之中建咸陽宮以對應天帝所居之紫薇宮;渭河貫穿都城以象徵銀河;後建阿房宮象徵離宮;天下分為卅六郡以象諸星宿;又將每年十月定為正月,因為此時天體運行的方位與地上的都城布局完全吻合。

咸陽宮周圍別館二百七十

咸陽城裏以咸陽宮為主體,目前發現的遺址東西六十米,南北四十五米,土臺高出地面約六米,推斷形式一如戰國時流行的臺榭型建築。宮室為兩層木結構建築,全臺外觀如同三層。上層正中為主體建築,周圍及下層分別為臥室、過廳、浴室等。室內牆壁皆繪壁畫,壁畫內容有人物、動物、車馬、植物、建築、神怪和各種邊飾。下層圍繞迴廊,廊下以磚漫地,簷下有卵石散水,臺下有陶製的下水管道。

秦朝的建築特色以大體積的建築物單體或群組為主,歷代皆有所興建。但帝王好大喜功的不滿足,欲使宮殿不止息的建造著。除了咸陽宮持續擴建外,根據《史記》記載,秦始皇每滅一國,就在咸陽北阪附近仿照該國的宮殿樣式,興建一座相同的宮殿作為戰勝的紀念,使「咸陽之旁二百里內,宮觀二百七十,複道甬道相連,帷帳鐘鼓美人充之,各案署不移徙」。到秦始皇統一中國後,咸陽的範圍已向南越過渭河,向北則擴大到山下高坡。其中亭臺池榭、宗廟宮室、離宮別館繁多,都以圍有高牆的通道相連,渭河兩岸用寬闊的橫橋相接。

王福從來連想都不敢想過,自己能踏進宮城一步,一般人甚至連宮城的城墻都不敢碰上一碰,生怕立即被格殺毋論。但今晚不知怎的好奇心和膽氣壯得很,在隱形水的作用下,他真的從全副武裝的門衛前經過,進入咸陽城中的另一個世界,一個只為一個人而創造的世界。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67期【城市的瞬間】欄目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路上行人匆匆,趕在宵禁之前回家,依照秦嚴苛的法律,城門即將關閉。王福仍然在街上慢慢走著,他並非無視嚴刑峻罰,只是他已經沒有家可回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