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1979年夏天(8)

林良彬
font print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九時許,復秋剛沐浴出來,妹妹告訴他芷玲打過電話來。於是走到巷口,看見她正站在門外和另一女生聊天。見到復秋,芷玲立即和朋友說聲Bye的,輕盈地跑了過來。

  「我有話跟你說,有空去外邊走走?」芷玲有點靦腆地說﹐兩人於是走向中山北路。怡芳在後面望著他倆的背影,抿著嘴兒竊笑。

  雖到夜晚,往來車輛仍把街上照得明亮。暑氣逐漸消了,微風迎面徐徐吹來,兩人並肩在紅磚人行道上走了一會,經過一位連姓政壇要人的寓所外。

  「有什麼事要說呢?」芷玲不答,寧可兩人靜靜地走著,心裡甜甜的,只盼能夠如此沒有盡頭的走下去。

  「想不想吃冰淇淋?咱們去福樂!」復秋又說,小妮子高興地點頭。

  這是一家乾凈明亮的店,兩人買了冰淇淋坐在一張可容下四人的寬闊桌子﹐外面中正路上的行人和車子依舊熙來攘往。芷玲巧目顧盼地說:「我好喜歡這家店!」

  復秋乃追問她究竟有什麼事。

  「復秋!老實說,你覺得我怎樣?」芷玲瞥了復秋圓胖的臉一下,趕緊低下頭。

  「……問這幹嘛,都認識這麼久了!不必我說,大家都知道妳是一個健美的姑娘,看著妳跳橡皮筋把腳兒勾得那麼高,真是好看極了。這巷裡除了……妳是最漂亮的,妹妹還一直說妳挺可愛的!」復秋徐徐地說著,還擔心說錯了話,或是有語病。

  「話可要說清楚,什麼叫除了……什麼,哼!婆婆媽媽的不乾脆!」心中已猜到復秋心中指的是誰,俏臉兒生氣著,腮幫鼓鼓的。復秋沒想到說了不該說的話。

  「……是你要我老實說的,我一向直腸子不會繞彎的……」復秋喃喃地說﹐芷玲看他那樣子,一下怒氣全消,嗤嗤的笑了起來。

  「我知道你是說除了婉如,對吧?」她輕聲地說。

  「……妳找我究竟有什麼事?」

  「也沒什麼,就是剛才問你的事啦!我就……喜歡跟你在一起。」復秋聽了這麼大膽的告白,心中蠻感動的,竟不知如何回答,同時看到芷玲粉頸低垂的羞樣,口中還舔著手上的冰淇淋。

  「說真的,和妳在一起我也很快樂!……但咱們可都還年輕,往後誰知會發生什麼事,大家像朋友一樣相處不是很好嗎?……」復秋說的前半部可是實話,但後半部卻是想到婉如的存在而有感而發,心中忐忑不安的。

  芷玲想著復秋的話也對,自己還在唸高中,談戀愛可是不被父母允許的,除非偷偷地來。

  小妮子內心這樣想,口中卻說:「我仍想跟你在一起,我不希望你把我當普通朋友,我要找個可以把心事都說給他聽的人……!」復秋聽著心中沒輒,卻讚佩她真是有勇氣,心裡著實高興。他看到芷玲俏臉緋紅,兩隻水汪汪的眼睛一直盯著他。

  「好啦!我會把妳當成親密的朋友,這總可以了吧!」復秋扯謊地安撫她。

  回家路上,姑娘的纖手緊緊地握著男生的手,她只覺得兩人的手掌濕透了,但又不肯鬆手。到了巷口前,復秋怕被人撞見,才使力將它甩開。

  復秋回到家中立即打電話給建南。

  「昨晚睡不著覺吧!我看芷玲對你動情了!」建南在電話那端酸溜溜地說。

  「你不要胡亂猜的,才沒那回事!」復秋心中想著婉如白天在橋下和他的談話,徐雨那傢伙如果不追婉如,他倒是想試著和婉如建立更親密的關係,當然他不能向水牛透露芷玲對他有意的事。

  「水牛,我倒建議你去追芷玲,我知道你喜歡她﹐不要把舞會那件事放在心上,所謂『入境隨俗』,那種場合下,大家擁抱在一起,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建南覺得復秋的話也有道理,然而口中仍說:「我覺得她喜歡的是你,芷玲好像從不在乎我的存在!再說,我總是自卑,不知道怎樣去交女朋友!」

  「女孩子心裡想些什麼,我也不知道,她們好像是一種……很陌生的動物,但最好的方法可能就是:坦誠說出你心中想的一切,她們會感動的。我一向是如此的。怡芳跟我說,女孩子喜歡溫柔體貼的男子,什麼叫溫柔體貼,我也不知道,但坦誠的和她們交往,一定也行得通。那天看完電影去吃冰,你不是表現得很坦誠嗎,大家都對你有很好的印象。」

  建南聽了頗受鼓舞,想追芷玲的一股衝動又油然而生。

  翌日上午十時許暑氣逼人。一群大大小小的年輕人搭上巴士,直達故宮博物院下車。一行人還得沿著小路走到內雙溪深處的瀑布前。建南打開手提收音機,放出一首莫扎特的第21號鋼琴協奏曲,在那慢板悠揚的旋律下,一行人踏青而行。沿途風光秀麗,寬廣河床上大大小小的岩石在淺溪中聳立。青山的另一邊就是大直和內湖地區了。

  婉如、芷玲和怡芳三個姑娘怕大太陽,都戴著有著寬邊的大甲草帽,和男孩子一樣都穿短褲,一身越野輕便的裝扮,神情青春煥發。婉如修長雪白的玉腿令男生心搖目眩。芷玲勻稱的身軀也呈現另一種健美韻味。建南、復秋走最前頭,三個女孩和三個孩童,接著就是張立誠和婉如弟弟李中天,他秋季即將進入中正高中。徐雨並未出現,但他昨晚特地打電話給水牛說下午和John會騎摩托車過來找他們。將近十一時,復秋找到了姊夫,大夥把車上的食物搬了下來。

  一行人避開瀑布附近擁擠的人群,沿一條小徑爬到山上一處去年才發現的「世外桃源」,徐雨一見愛之,乃取名為「天池」。原來這是一個沒有人跡、枝葉茂密的樹林下的山澗小池,條條日光穿透層層密葉隙縫,池邊大岩石上被映照得樹影搖曳。池水清澈見底,可容下十來個人在池內游泳,而且深淺不一,小孩可玩淺處,大男孩可在較深處從岩石上跳水。

  到達目的地,每個人已汗水淋漓,但覺新鮮陰涼的空氣和池水好像在幫助散發身上的熱氣,一下全身舒暢起來。

  大夥兒把食物放在距離水邊很近的陰影地帶,男孩們在烤肉架上試著點火。小朋友們脫掉上衣一下跳入清涼的水中玩耍。

  怡芳、芷玲幫忙撿了乾枯的樹枝,好不容易才點著了火,炊煙裊裊上升,不一會火勢點燃了木炭,傳出嗶嗶剝剝的響聲。食量較大的建南肚子已餓,把玉米、蕃薯、芋頭等要烤久一些的東西放在烤架上。

  婉如弟弟中天一向文靜,陪三個小孩下水,在旁照顧。只見三孩童的四肢在水中擺動,都已學會浮在水上,幾隻腳兒在水下亂踢著,把池水攪得白波蕩漾。

  建南在火旁渾身熱汗,按捺不住,叫三個女生照顧烤肉架,連上衣也不脫的從一塊岩石上縱入池中,姿態優美。復秋和張立誠也跟著躍入水中,炙熱的身體浸入冷泉中清涼爽快極了。

  不久﹐陣陣肉香飄盪在空曠的樹林內,三個男生聞香饑腸轆轆,爬出水池找吃的,三小孩仍在池中玩得不亦樂乎,才不理芷玲叫喊他們上來吃烤肉。

  男生們渾身濕透站在烤肉架旁吃了起來。這回輪到三個女生下池泡水。三人未換衣服的從淺水處走入水中,清涼的池水叫她們快樂地嬌笑不已,復秋第一次看到婉如游泳,一雙修長均勻的玉腿在澄凈的水面下青蛙般地踢著,漂亮極了。芷玲矯健的身子在白色泡沫中扭動,怡芳還是旱鴨子,和三個小孩在一起戲水。

  正當男生吃得樂陶陶之際,三女濕漉漉地走出水池,曲線玲瓏的,男生看著她們走過來簡直看呆了,瞬即假裝不當一回事的談話。芷玲走近來嬌聲討著要吃鮭魚排,復秋各夾一片在她們的紙盤內,大夥邊吃美味邊聊天。

  婉如吃了魚排後,還選著她喜歡的玉米;芷玲則挑芋頭。復秋喜歡甜甜的蕃薯,拿在手中非常燙,乾脆把它浸入水中冰涼一下。

  「男生真髒,你會把池水弄得有蕃薯味兒!……」婉如抱怨聲中,逗得芷玲又是一番尖聲嬌笑。

  「沒關係,有錫泊紙包著……」復秋不在乎地說。

  芷玲走近水邊伸出纖手把蕃薯從水中拿出來,叫道:「不給你吃了」,說著跑開,自己竟然掀開錫箔紙吃將起來。

  復秋沒輒,只好又挑了一條,在手中小心翼翼地吃起來。

  怡芳又烤了一些雞腿、豬排,等待中天和小朋友上來吃,又叫道:「小K、小睦、上來!先吃完再玩!」

  大夥兒吃了一陣,又下水玩去了,這回二個大男生、三個女生都在水中玩耍,復秋存心一報搶蕃薯之仇,在水中雙掌一推,叫道「看我的掌上功夫!」只見水濺四處,大部份襲向芷玲,小巧的臉兒一下濕透,氣得小妮子杏眼圓睜,脆聲叫道:「可惡!」立即以小手掌回擊,想不到缺乏準確度,霎時濺濕了一旁大家的臉兒,男生和女生立即展開水上大戰。水聲嘩啦四濺,池水四周尖叫聲四起。三個小朋友見狀也要加入,芷玲裝出怒容:「弟弟,你們看他們欺負女生,幫我們打他們。」

  想不到三童才不理她的話,倒戈相向,小手掌加入攻擊行列,打得芷玲等節節敗走,退上岸來。芷玲憤憤地頓著腳說:「男生欺負女生!」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從台北市中山北路一直向北走,繞過圓山就到了「士林」這個名字優雅的小鎮。在碰到總統官邸前的福林路後,中山北路略向左拐不久就碰上中正路,兩條大馬路的交叉口上有一家在鎮上很有名氣的福樂冰淇淋店,中山北路沿此再向北走不遠就是通往天母的福林橋,它是士林和天母的分界線。
  • 三人邊走邊聊,不知不覺中已走向芝山岩深處,來到一片綠綠的樹林下一塊巨岩上坐下。山下的天母、石牌一帶歷歷在目,幾隻白鷺鷥在天空自在的翱翔。望著眼前這幅景象,三人默不作聲,靜靜感受那優美的天地山光。建南心中為了某種不可明言的事而抑鬱起來,表情陰沉的。
  • 復秋沿著巷子走向文林路,經過廟口廣場,穿越往淡水的火車平交道時,碰到老爸的好朋友,一個長鬍鬚的黃姓怪人,他恰是建南的隔壁鄰居,水牛給他取了「老嬉皮」的綽號。復秋常見他和老爸在附近小吃店喝啤酒聊天的,也常看到他在婉如家出入。
  • 沉靜片刻,大家吃著盤中的蜜豆冰。「我們何不找出最貼切的形容詞或片語,來形容今晚這部電影呢?」一向愛玩的芷玲說。「這些男女主角們所作所為,用『無頭蒼蠅』四個字來形容,不錯吧?」建南想了想說,搞得大家都笑了。
  • 七月四日上午還不到十一時,建南手托著一顆黑白相間的足球,他的鄰居北投復興高中畢業的張立誠,攜帶一座有天線的搖控器和玩具汽車,兩人找了復秋出來,就在巷內玩起來。那輛紅色玩具小汽車在遙控下可快速溜跑起來,任意轉彎,只見它飛快跑起來,到達巷底才不到幾秒鐘的時間。
  • 徐雨等吃了幾個水餃後,John呼叫大家到屋頂上去玩煙火,口中還說:「人家披頭在屋頂上開concert,我們放鞭炮也不賴!」二、三十人立即爬上瀝青鋪的樓頂玩起來,這時天色剛暗下,正是放煙火的時候。有人立即拿個空瓶子,把火箭炮插在上面,用根煙點著火芯,「咻」的一聲像火龍一樣衝上天,煞是好看。
  • 復秋在店內幫忙登記出租小說,老爸一邊熟練地在天平上秤東西,一邊和一個主婦聊天,姊姊正在賣楊桃冰給路過的客人。小K和小睦坐在椅上看漫畫書,穿著在家中常穿的淺黃色衣裙的芷玲,輕聲打著招呼走近小說架。
  •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會工作者獨特的眼光,在封城後有意識地持續書寫、思考、細膩的記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寫出了城裡人們的恐慌、懼怕、焦慮和堅強……
  • 我不解為何眼前世界如此單純的狀態無法持續永恆?清醒後人們終究會以領土、種族、宗教、國籍、語言,或生存作為藉口,持續爭執甚或戰爭……
  • 北方山區土耳其戰機不時針對藏匿在伊拉克山區的庫德斯坦工人黨(PKK) 土耳其籍的庫德族民兵進行轟炸,郊區婚宴廳裡開心慶祝的亞茲迪難民們正將音量開到最大,通宵跳舞不只是慶祝婚禮——還有活著的那個當下,沒有人知道,明天究竟是否會與今天一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