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六十四卦雜記 —『離為火』

作者﹕沈家銓
體版】 【字號    
列印版
【大紀元7月11日訊】上離(火)下離(火)其名「離為火」。「離」者﹑火也﹑明也﹑麗也﹑炎上也。「火」體虛﹐麗於物而明者。「麗」者﹐依附也。「火」的本身是沒有常形的﹐它不能自燃﹐也無法自明﹐它之所以能夠產生光和熱﹐完全是要依附於外來的可燃物。換一句話來講﹐「火」自己是無法單獨存在的﹐它必須要有適當的「依附物」才能存在。其依附﹐必須「正」才能亨通﹐猶如人心之向明不可孤意獨行一樣。卦曰﹕「離﹑利貞﹑亨﹑畜牝牛﹑吉」﹐這句卦辭是在借用「火」的形成來告訴我們﹐萬物莫不都有其依附﹐依附則必須要認清自己的立場﹐要守持貞固﹐要知道如何去選擇適當的依附物﹐如此才能亨通。「牝牛」者﹐母牛也﹐天下至順之物﹐卦辭引用「牝牛」乃取其柔順之意。又取其有「養」之功。

火性炎上而燥﹐「離」者﹑明也﹐人若事事過於明察﹐則流弊生﹐所以必須養柔順之德﹐以消過於明察的燥性。「火」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之中是一種不可缺少的必須物﹐但亦需用之有節度﹐不然一超越了常度馬上就會招致災害。就象水一樣﹐能載舟亦能覆舟。世上的一切事事物物莫不如是﹐總是有利弊兩面的。就拿「火」再來做個例子吧﹐火如果燃燒得太猛則火易燼;燃燒得太盛﹐則火易竭。利和弊的斷論不是絕對性的﹐它們二者的判斷是要隨著(1)如何去運用。(2)用什麼樣的角度去看﹐去衡量。(3)是否能捉到適當的「時」和「位」﹐而變動的。我們做任何事情都必須要執中﹐尤其在為人處事方面﹐我們不應該過份的﹐快速地去突顯自己﹐要知道為什麼一些暴發戶﹐一些年輕的快速創業家﹐一些故意地去運用媒介替自己造勢而求一夕出名的人物﹐他們的名氣及聲望總是不能被維持的很久?原因就是患了﹐其盛速﹐其竭亦速的命運。

現在筆者再回過頭來講﹐什麼是「麗」?「麗」這個字在此當作動詞來用﹐是「依附」﹐「連接」的意思。天底下的所有東西都是必須要「依附」其它的東西才能有成的。彖曰﹕「離﹑麗也﹑日月麗乎天﹐百殼草木麗乎土﹑重明以麗乎正﹑乃化成天下……」。這是在說﹐「離」(火)無常形﹐麗物而有形(明也)。如日月則必依附於天﹐百殼草木則必須依附於地才能生長。萬物都莫不各有其所依附。「重明」者﹐上下皆離也﹐(暗示君臣上下皆有明德)﹐但必麗乎正道以行﹐乃可化天下而成文明之治﹐不然無本之明﹐其照窮矣!至於我們人類﹐為了活命我們必須「依附」各種可食性的東西﹐為了禦寒我們必須「依附」動物的皮毛及植物的懺維﹐為了名利我們就不得不去「依附」適當的人物。講到「成功」﹐我們之所以能夠成功﹐那是因為我們能夠在適當﹐適位的機遇之下﹐去依附外來的突變。老實來講﹐光靠自己的埋頭苦干﹐而不想去依附外力是很難達到成功的。

象辭曰﹕「明兩作離﹐大人以繼明照于四方」。「作」者﹐起也﹐至於「繼」這個字﹐有著「承天啟後」和「契而不捨」的兩種意義。「離為火」這個卦﹐它是有二個三爻卦的「離」上下相疊而成的﹐有明而又明(繼明)﹐日復一日的意義。君子體會到了離明相繼的含義﹐故而效法之﹐今日明﹐明日又明﹐繼續不斷的進修自勵。「明」不但是自明﹐同時也用此來教化天下四方。在我們的一生之中﹐我們常常會遭到功虧一簣的挫折﹐推其源最大的原因﹐就是沒有明而又明﹐日新又一新的毅力和恆心。「離」者﹐明也﹑通曉﹑清楚也。明不可太過﹐太過則明極﹐明極則無微不知﹐巨細俱照﹐這樣就會事事斷極﹐事事斷極就會無所寬宥。事實上﹐一個人如果太明察秋毫了﹐反而會是一件極其痛苦不堪的負擔﹐明之於人﹐猶火之於木﹐火宿於木而能焚人﹐明本於人而能害人。「易經」第三十六卦「地火明夷」有一句「用晦而明」﹐它的意思是「不用明為明﹐用晦為明﹐雖聰明睿智﹐但不顯其明﹐若似不明」﹐古之帝王﹐冕旒以蔽明(掛在帽子前後的穿玉絲帶﹐其用意是用已蔽明以示不欲事事明極)黈纊以蔽聰(用黃色的棉球懸於L兩耳之旁﹐以示不欲事使妄聞)﹐以示居上之寬。

我們治人亦當如是也。在前面已經提過「離為火」這個卦﹐是有二個三爻卦的「離」卦上下相疊而成的﹐下面的離卦為內卦﹐上面的「離」卦為外卦﹐因此從卦象之中﹐我們對做人大原則又可得到另一種啟示﹐那就是﹐我們為人處事﹐對自己(內)要無微不照﹐對外要用晦而明。對自己的無微不照﹐是一種自省的功夫﹐所以是越明越好。對外要用晦而明﹐其目的是不失其正﹐又不顯其正。天下的道理都是這樣的﹐我方如果越是明察秋毫﹐則對方的防備也就越堅固越嚴密。

初九爻曰︰「履錯然﹐敬之無咎」。「錯」者﹐縱橫交互﹐進退不定也。初九以剛居下而處明體。火性向上﹑剛則燥﹑明則察﹑欲進不進二者交煎於心﹐初九應物之初也﹐故有此象。但是如果能敬慎明察進退之道﹐就可避免妄動而無咎矣。九三爻曰﹕「日昃之離﹐不鼓缶而歌﹐則大耋之嗟﹐兇」。九三爻位居下卦之極﹐是處在「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情況之下。時光既逝﹐我們如果不能豁達樂觀﹐鼓缶而歌安常自樂﹐而做終日長歲歲的暮年之嘆﹐則窮蹙以死而已。蓋數之所至﹐當安于命也。有生就有死﹐這是一種必然的現象﹐也是無法去躲避的﹐既然躲不掉﹐那我們為什麼不看開一些的去鼓缶而歌(自得其樂)呢?我們不應該為了那遙遠﹐但又不能逃避的終結而時時地開始煩惱﹐因為憂能傷人﹐它只能使我們的死亡日期早日來臨﹐而于事無補。尤其是處在目前事事講求「快速」的時代﹐我們早已為「物」所役﹐而不是在役物﹐這實在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憑良心講﹐哪些日新月異的新產品﹐對我們來講﹐到底是禍?是福?我們生活的弦線早已就為了要去配合那些日新月異的科技產物而被繃得緊緊了﹐因此我們就更應該儘量地﹐去找回一些那原本就屬於我們自己的生活情趣。生活的情趣並不是要我們去縱情地享受﹐恣意的去逍遙﹐而是要我們對一種未來的必然性﹐在看得開﹐在樂天知命的情況之下﹐去做一些閑情逸致的放鬆。

九三爻的運勢是一種必然性﹐萬事萬物都會有「途窮」﹐「日暮」的一天﹐人既然到了暮年﹐也就只好順其自然﹐樂天知命﹐不必日日愁苦煩憂﹐以致徒加嗟歎。九四爻曰﹕「突如其來如﹑焚如﹑死如﹑棄如」。象曰﹕「突如其來如﹐無所容也」。在依附的時候本應徐徐以進﹐況且九四接近君(六五)﹐更應慄慄危懼如臨深淵才是正道﹐然九四陽居陰位﹐不中不正﹐外張內馳﹐陽剛暴烈﹐氣焰迫人﹐反肆其剛暴﹐突如其來如火之焚而不能自制﹐自蹈禍機﹐災由自取故人人棄之。

上九爻曰﹕「王用出征﹐有嘉折首﹐獲非其醜﹐無咎」。這句爻辭我們不能用字直譯﹐要去體會「明極」和「斷極」的弊處。上九居卦之終故剛明之極﹐「明」則足以察邪惡﹐「剛」則足以行威刑﹐所以王者(六五)用上九出征討罪以安天下﹐雖有嘉美之功。然明極則無微不照﹐斷極則無所寬宥﹐如不有節制則有傷於嚴察矣。所以所折取者﹐只是元惡之魁首﹐而不及於脅從者。「離為火」雜﹐「澤風的過」卦﹐「大過」者﹐事之理﹐大大的超越了常理﹐所以「離」卦我們必須戒「過明」及「過速」。◇
(http://www.dajiyuan.com)

美東時間: 2003-07-10 18:18:42 P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3/7/11/n34107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