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典故
她一出生,右手就攥緊小拳頭,一直不撒開,直到五歲那年,父親展開她的手,發現稚嫩的小手心裡,居然有一枚黃澄澄的金幣。把那金幣從手中拿走,小手心裡立刻又現出一枚金幣,把這金幣再拿走,立刻像變魔術一般,又現出一枚,隨取隨有,取之不竭,頃刻間,金幣便堆滿房間……
我原來是不相信這些的,一向認為不過都是神話傳說吧。看過一些人信佛前後的變化,我才知道這世上還真有脫胎換骨,不通過美容手術,醜女真可以變成美女。所以這個北魏的佛教故事,還真不虛妄。
在古人眼中,星空是人間在天上的投影。《後漢書》記載,有一次太史令從星空中觀測到:有客星冒犯帝座。原來,不過是當時有人把腳搭在光武帝的肚子上睡覺……
古人以梅花交友,也以梅花玩遊戲,留下俏皮、詼諧的詩句、警語,供今人玩味。宋代四大詩人之一的陸游,一生愛梅花,元代嶔崎磊落的畫梅名家王冕在人間修道,恰如一朵出塵白梅,他們都以梅花自況……
就像劉雪庵在《踏雪尋梅》中抒發的:「塵世多風霜,蠟梅朵朵黃,空谷傳回聲」……一生的困厄滄桑,幾度政海的波瀾衝擊,都沒有撼動黃庭堅,他真如濁世中一臘梅,幾度濁流滌盪,越發清芬。
清王素繪《二十四孝圖》之《董永賣身葬父》。(公有領域)
仙女為什麼會看上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民?下凡的仙女還能回到天上嗎?……董永賣身葬父,孝而有德;仙女秉神旨下凡,助董永還債……留下人神共處的千古佳話。
松樹古來擁有百木長的桂冠,千歲材的美稱,說松樹有靈性的故事,拾掇史書間也不少。蘇武「使於四方,不辱君命」,將生死置之度外的偉丈夫若松之常青。
「一元復始,萬象更新」是歲年交替時節的光景。你知道「 一元復始」的說法打什麼時候開始的嗎?有什麼重要含意?
中華民族古來流傳,說冬青是西王母的長生樹。古井伴老冬青,這一幅圖畫宛然是梁鴻孟光這對人間仙侶的定影,貞節高潔留在歷史中,給後人緬懷。
北宋的王鞏是蘇軾的好朋友,他被流放蠻荒五年,生還後反而「黑髮如漆」、「面如紅玉」,讓蘇軾非常驚異,他有什麼保養的祕方?
枇杷花迎寒,素華冬馥,薛濤「情戒」給了生命新的篇章。情海失落的薛濤在成都浣花溪畔,閉門幽居枇杷叢裡。她退盡漫爛還素華的後半生,就好像枇杷樹負雪揚華(花),轉入另一種心境。
泡湯是日本的全民養生文化之一,大家可知道這些「湯」文化來自中華文化,從日本飛鳥時代 聖德太子的漢文溫泉碑探個究竟……還有品味一下中土和日本中天人合一的露天溫泉風情……。
榛(音同真)果的苦與香風韻香醇,悠悠然訴說著生命的故事,久遠以來就和中華民族的生命交織在一起。陽關三疊說榛果頌華夏悠悠古風,你知道榛歌頌的「豈弟君子」是誰嗎?你知道榛果和古代新娘的故事嗎?你知道現代人說榛果是堅果之王嗎?……
原來“買東西”這個名詞還有這樣一個典故,未收到這篇故事前,還真是搞不懂為何會說“買東西”而不說“買南北”,看了這篇故事后,才知道原來還有這樣一段插曲呢,古人的智慧真是蘊藏在我們的生活中 。
橘子解渴、陳皮是好食方,橘的療效上百種。《二十四孝》詩吟:「人間六歲兒,袖中懷綠桔,遺母事堪奇。」講了陸績懷橘的故事。橘子在中華文化中獨樹一格,知道長久的「頌橘」文化源自何人嗎?
蘿蔔真是天地間一寶,說這萊菔給人「來福」,名實相得益彰,真是天造地設!《本草綱目》讚美蘿蔔,宋代的愛國詩人、政治家、名相名將和來福蘿蔔有感人的遭遇……
逃之夭夭形容豔麗好女子,那麼怎樣形容出眾的男子?玉樹臨風誇讚男子的風度呢還是才貌出眾?古早哪位美男子被讚玉樹臨風?
長安作為實體的城池,像歷史的豐碑,巍峨的聳立在神州;作為無形的文化,在人的肉眼看不見的空間,像一條人文脈搏,遒勁地跳躍著。在久遠的塵封下,演繹出幾個並不算多的成語,卻能打開文字背後的世界。
生物科技界對銀杏能夠孑遺二億多年的青春活力一直很投注,然而,明代《本草綱目》記載的種活銀杏樹的竅門更是耐人尋味,就說要把銀杏種活就不能讓它落單,必須……,陰陽相感之妙如此。
「門前一株棗,歲歲不知老。阿婆不嫁女,那得孫兒抱。」這首隋代民謠以棗子打趣說婚姻,棗子是好婚姻的象徵、夫婦初見禮之一。還有哪些新婚夫婦的初見禮,禮物怎麼意示虔誠?
糖炒栗子的季節呀!油亮的砂石磨挲著鐵鍋的翻炒聲帶著甜香,烘暖了遊子的故鄉夢:「山栗炮燔(*燒烤)療夜饑,喚起少年京輦夢」。從周到今,甘栗帶著一長串珍羞記憶;糖炒栗子帶給人的中華文化深蘊的故事也很感人。
說柿樹嘉美可食可賞可入書,有「七絕」的封號,「一多壽,二多陰,三無鳥巢,四無蟲蠹,五霜葉可玩,六嘉實,七落葉肥滑可以臨書也」,柿子還有第八絕,那就是轉化之絕,「風霜變顔色」將澀果變甜果。這也是人生功夫,映照唐代廣文博士鄭虔的人生,也映照你我……
楓葉染出歙赩秋色,喚春回。王實甫一曲「碧雲天,黃花地,西風緊,北雁南飛。曉來誰染霜林醉?……」讓人量身訂做自己的相思。楓香、楓宸……乾隆皇帝在楓香阪道上思想起前輩帝的仁君風範……
韓愈因建佛寺而上諫,卻遭來貶放潮州之罰,他到了漫天風雪的藍關,隻身望著自己的孤影,凍餓絕望幾乎無以為濟,怎知遠遠的來了一人,竟是侄兒湘子。明代吳元泰的《東遊記》就寫下了這段神仙佳話,湘子曾在韓愈府中的宴會中,以道術變出比牡丹更鮮麗的花朵,其上還有兩行金燦燦的字:「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九月九日重陽將到,秋山上、綺窗前茱萸結實成熟了,逢寒露清香更芳烈。茱萸的香不同蘭桂,「茱萸自有芳,辛烈獨擅名」!在茱萸女身上展露無遺。每逢九九重陽佳節,茱萸倍流芳,年年伴人細回味!
仙菊遇重陽,「吾家滿山種秋色,黃金為地香為國。」不慕榮利、忘懷得失的靖節先生陶淵明與菊共鳴:「懷此貞秀姿,卓為霜下傑」……秋天不能沒有菊花,沒有菊花的秋天不僅失色,而是失了正色;九月九日不能不道菊花,重陽無菊就無味了。
秋花最是葵花好,天然嫩態迎春早!秋葵是百菜之主,四時之饌,古人早就傳說。戰國時代魯國有漆室女,明智洞察國家處境有「葵憂」;杜甫樂道安命,追隨唐虞飯葵堇,純真自在,不分物我、萬物一體。秋葵「花心」幾家懂得?
這些度量衡制度由來已久,影響中華文化又深又遠,不僅在市場執行公正,也衍生出許多語言概念的文明。逛一下度量衡引申而出的成語、常用語,可以微也可以大,可以具體也可以引申成抽象的天地,真是無限寬廣。
灼灼有芳豔,臨風輕笑久!小小一蓼吸引了代代華夏子民的青睞,到底蓼草還有什麼美妙精采之用?荀子勸學說青出於藍和蓼有什麼關係?蓼菜成行只能用來吃嗎?看越王勾踐怎樣用蓼克己治國?
杜牧吟詠「娉娉褭褭十三餘,豆蔻梢頭二月初」,古人說杜牧這詩不用「美」,也沒用「花」字,卻盡得風流。荳蔻年華到底是怎樣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