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史茶俗
一次兩位道家神仙在一起聊天,不一會兒仙童奉上一把空壺,以及一個茶碗。空壺的壺蓋上雕刻有仙鶴,壺身上雕有一隻金龍。一位道家神仙看見這一幕就覺得東家神仙肯定要施展什麼絕活,果不其然,只見那位東家神仙將手中拂塵瀟洒的一甩,仙鶴與金龍就變活了,仙鶴飛出去取來一種萬年古茶,金龍出去提來海底甘泉之水。
踏青尋茶,嘉義高山茶園依傍著層疊山巒,長年山嵐雲霧繚繞、空氣清新,好天氣之時,陽光雲影交錯,團團白雲翻滾於群峰之間,綿延彎曲的山坡上,滿山遍野的茶樹叢碧綠耀眼。
誰將「白露」和「明月」合親?那不就是「白露茶」嗎!白露清潤的茶,喉韻和潤解秋燥,和四月清明採得的黃金芽,各擁春秋。唐人毛文錫《茶譜》也稱讚白露,味美而淸。茶神陸羽的人生之《歌》實踐了茶的精神文化,不羨世間物,就醉心於茶水。竟陵西江一水,淡淡清清,連繫了他的……
深奧的日本茶世界,有著不可不知的基本常識。探究、 了解這些專業知識,就能擺脫入門新手的身分。一家店的「出物」若好喝,任何一款茶也都會很美味! 煎茶與玉露在製作過程中可以衍生出莖茶、芽茶、粉茶等其它茶葉。這些茶葉的原料雖然與煎茶、玉露相同,但等級較低,稱為「出物」,價格也大多偏低。
1689年,俄羅斯與中國簽訂第一個協約,載有皮草的商隊從莫斯科出發前往北京, 他們用皮草交換中國商品,其中包括茶葉等。從中國通往俄羅斯的道路被稱為「偉大的茶路」。
新年期間,走訪杭州親戚朋友的訪客接到主人的「元寶茶」,就好像接「福」來「吉」了,一飲茶,大吉大利!主客盡歡,皆大歡喜!說起元寶茶的緣起來自江南農村,陸放翁詩中就提到元寶茶起源的橄欖茶……
日本茶道分有許多流派。織江表示,以抹茶為例,在日本戰國安土桃山時期,茶聖千利休集大成,奠定許多茶道基礎,後代子孫也開始分流派,其中最大宗就屬三千家,包含表千家、裏千家及武者小路千家。流派不同,在作法上也有些不同,像是走路的步伐、打茶方式及要求的泡沫細緻程度等,「在作法上都會有些微差異,但在精神方面都是一樣的」。
日本喝茶文化起源約自中國唐代開始,日本遣唐使與留學僧到中國做交流互動,學習當時世界最進步的政治、文化與經濟,隨著日本傳教大師最澄及禪師榮西將茶葉種子及製茶技術帶回日本,進而引進中國大陸的茶文化到日本。
「三道茶」是白族招待客人的禮儀飲品。第一道「苦茶」又稱「烤茶」,味道苦澀,能提神醒腦;第二道「甜茶」,加入核桃片和紅糖,可口香甜;第三道「回味茶」,放入花椒和蜂蜜,香甜苦辣具全,回味無窮。相傳它的由來,與白族的師徒承傳技藝有關。
品好茶,一苦,二甘,三回味。好茶、好品味,講究身心三回味,一品舌根甘冽,滿口生津;二沁齒頰甘醇,盡日留香;三漫喉底,甘爽盡出,氣脈暢通,腑臟滋潤,神怡心曠。
「三癸亭」在茶亭中最老,「三癸亭」乃顏魯公顏真卿特為「茶聖」陸羽所築....
(shown)從成功的商人到研究有成的農夫,吳慶鐘在人生的最高點跌倒,那時,他喪失了健康,疑惑人生的意義,於是,他在低處重燃生命的熱情,藉由耕作的過程尋回最初繫念的生命價值。
(shown)寫詩、作畫、著書、藏茶,詩人吳德亮愛茶成癡。不滿外來的咖啡竟然征服中國人三、四千年的喝茶習慣,他為了一口氣,找「茶」二十年,跑到大陸遍訪雲南六大茶山,與三千二百年普洱古茶樹對話,終得普洱茶真味。
(shown)開始種茶那年,李欽德夫妻到阿里山旅遊,看到參天神木恍然大悟應該讓茶樹回歸天然的環境。從種茶、製茶到茶理研究,李欽德認為,只有回歸天然有機的栽種方式,讓茶樹回到吸取天地精華、發揮延年益壽的藥性本色,才是種茶真義。
(shown)為什麼農藥的出現,否定了千百年的自然農耕?從科技的迷思中覺醒,魏麒麟用19年的時光,擷取老子的自然哲學,將生態失衡的荒地,還原成動植物的最佳自然棲息地,「它們」在此共生、共存、共容,自然中達到永續,當然這兒生長的茶——別有芬芳……
(shown)「我們販售的是挑選好茶的能力。」帶領台灣飲冷茶風氣的春水堂創辦人劉漢介,除了重視挑選好茶、營造好的品茗空間外,更重要的是要有好的經營團隊及服務人員。而儒學思想正是他訓練員工的基本精神。
(shown)阿里山茶風味、品質特殊,隙頂國小的茶藝課及小小茶博士的評鑑制度,無形中將鄉土教學和品格教育融入其中。茶藝課就像是一門藝術課一樣,為資源相對缺少的偏鄉小學來說,注入一股活水。
(shown)「如果沒有茶做為底蘊,就失去了文化的感覺,就和一般餐廳沒有兩樣了。」不論副品牌陶板燒、冷飲專賣店「嚮茶」,或是結合關東煮與珍奶的「翰林茶棧」,塗宗和念念不忘的是保有人文風味的茶館,那是集團發展的母體。
據說世界的茶和中國都有關係....
進入上環源吉林的舖頭,有一種時光倒流的感覺,一切都很傳統。源氏兄弟一直堅守祖訓,知足常樂,既守住祖業,也守住香港的傳統之一──涼茶。
都會茶館是一種私人的小美術館,小書院、一種人文空間。茶館的風格與主人的生命情境息息相關,有自在閒適的「東坡居」...
台灣的茶館文化多元,從南到北、從都市到鄉村、從文人到市井小民,每一族群都有愛茶、玩茶、賞茶人。台灣茶人也遍及世界各大都會,每到一個城市就打聽有沒有好茶館,已成為我多年旅行的習慣,而且屢有驚豔。
8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工資上漲,茶葉從外銷轉內銷,加上產業政策的改變、交通的進步,傳統茶行面臨經營上的衝擊與改變,能順利跨越百年,適應新時代消費形式的老店所剩不多,整個茶產業正面臨著重新洗牌的激烈變化...
讀萬卷書,品千種茶,更須行萬里茶山路。茶藝旅行作家吳德亮也以親身履歷的方式,投入茶山、探訪茶人,「撥開兩岸的夜色前進」,喚醒兩岸茶界對這古老行業的重視與省思。
「你用鼻子、用心去聽,手工浪菁的過程,香氣的韻律就好比我們在跳舞、唱歌,是有高、有低;有浪菁的茶葉,香氣的韻律時而搖滾、時而抒情。就像小嬰兒一樣,你哄他、逗他,他會笑,茶葉也一樣,它也會回報你笑,就是笑在茶湯裡。」鄭添福說。
上凍頂山尋訪耆老, 能全面講清凍頂茶史者已 如鳳毛麟角!鳳凰村81歲的陳芳烈, 素有茶界之尊的稱號,第一泡有蘭花香帶「糯米氣」 的凍頂茶,就令人驚豔不已……
六十年前勤儉、樸質的台灣社會,飲茶文化早已形成「北包種,南烏龍」的局面,分別代表著清香包種和紅水烏龍兩大半發酵烏龍茶的成熟工藝。
歷史上的源流和分隔,讓茶文化在台灣的土地上深耕發芽,在製茶人追求茶湯「香、醇、厚」的境界中,愛茶品茗人士的心靈也獲得了淬煉和提升。台灣茶重質不重量,讓陸客也風聞,如何發揚台茶的人文內涵成為下一個重要課題。
夢幻感性、自然純淨是花草茶的最大特色;鮮果茶是對身體保健的履行;加味茶口感...
(shown)顧渚紫筍茶其形質俱佳而被列為上貢珍品;烘豆茶風味獨特,用以待客或休閒自用;西湖龍井茶,色、香、味、形俱佳。
    共有約 38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