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漢字
孩子進入小學之後(中港台)會學到的漢字,排行第五個字是「了」,這也是個很有意思的字。我們可以引導孩子來添加些筆劃,讓孩子發現漢字的趣味性,例如:「了」加個「人」就成了「仔」;加個「一」就是「子」,看起來都跟小孩子有關。如此有趣又增多認識其它字的方式,對孩子初學漢字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我們就來看看如何運用「了」字,學習打下品德基礎吧!
筆者認識一位很有名氣的中醫,他說自己從四五歲開始就會拿著縫衣服的針對著洋娃娃扎針,後來除了學習西方醫學也跟隨父親學習中醫,醫治過許多病人的他,直到近六十歲還未得到父親的真傳,他說:九十多歲的父親還在考驗我的德行。他能看見車禍現場亡者在另外空間的身體,也能精準的感知病人的患處,他表示人身體的光會反應出健康狀態......
前文提到大兒子上小學一年級時,碰到用筆搓弄他的同學,干擾他上課也使他心煩,不知如何解決之下,令他不想去上學。當時的情況的確告訴我,這是一個我們母子成長的好機會,一個讓潛能發揮出來的機會。
至此,我真切地明白了,他們想用最良知的味道,讓下一代承傳著數千年來不能改變的道德文化。因為,一方水土養育著一方人的口味與體質,真材實料的熱乾麵,要養出腳踏實地的炎黃子孫。
許多中國旅客到台灣除了品嘗美食以外,政論節目幾乎是必不錯過的,但是再精采開放的政治現象都不及普羅百姓平實生活來的動人。韓寒說:「給我留下了比馬英九先生更深印象的是王松鴻先生——他不是明星政客,也不是文人墨客。他是一個計程車司機。」
北宋邵雍的梅花詩之六說的是:「漢天一白漢江秋,憔悴黃花總帶愁。吉曜半升箕斗隱,金烏起滅海山頭。」西元1911年10月10日,時值秋天,當時的漢中武昌起義,為廣大的中國人民帶來了新的希望。只是中華民國建立,民主初現仍然需要一個成熟的過程,因此也讓各種人心慾念翻起雲湧,一齣齣考驗人心的大戲就這樣搬上了神州的舞台。
孩子進入小學一年級(中港台),不但開始學寫「不」這個字,也更有機會跟來自不同家庭的孩子在一起學習。當然各家環境不同,價值觀不一定一樣,習慣與溝通方式也各有不同,所以孩子們會有一段磨合的時間,再加上小學的要求跟幼稚園有些不同,孩子適應起來總不太順利,也讓老師和家長多了很多成長的機會。
韓愈因建佛寺而上諫,卻遭來貶放潮州之罰,他到了漫天風雪的藍關,隻身望著自己的孤影,凍餓絕望幾乎無以為濟,怎知遠遠的來了一人,竟是侄兒湘子。明代吳元泰的《東遊記》就寫下了這段神仙佳話,湘子曾在韓愈府中的宴會中,以道術變出比牡丹更鮮麗的花朵,其上還有兩行金燦燦的字:「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孩子學漢字排行第三的就是「是」這個字。「是」在現代的生活中多有以站在自己立場認定的標準去行事的意思,說得更白話一些,就是認定能維護一己利益的道理就是「是」,我們可以從許多官司中看到,現代人爭的無非就是自我贏家,已經沒有是非之分。
康熙再繁忙也會嚴格考察皇子的學習,並時常以庭訓教誨,能為雍正、乾隆太平盛世奠定了良好的基礎,他的「修心」教育起到了重要關鍵的作用。
《梅花詩》的第四首:「畢竟英雄起布衣,朱門不是舊黃畿。飛來燕子尋常事,開到李花春已非。」預測了明朝太祖的建國和永樂大帝的靖難之變。
今天我們要教孩子認識的第二個字是「一」。這個字對一個剛剛上小學的孩子來說實在簡單,但孩子在一歲以後就經常能用到了。這個「一」字對現代人來說基本上僅用來計數,實在有些可惜。
每當回憶起自己的求學過程,總有一份感嘆:如果當年的老師不只要求學生們將字寫好,不只是要學生們反覆的練習,還能讓我們真正懂的字裡更深的內涵,那麼整個國民的文化水平與品德修養肯定能更上一層樓。筆者曾與多位教師與家長交流過這樣的想法,得到不少共鳴,在他們殷殷關切的期盼中,筆者從本期開始將陸續為讀者獻上一系列「漢字乾坤」的文章,希望師長們可以藉此更幫助孩子們落實其為人處世的基礎。
劉秉忠精通《易經》以及邵雍的《皇極經世書》,於天文、地理、律歷、遁甲之類,無所不精,通天下事如了指掌。忽必烈採納劉秉忠以《易經》中:「大哉乾元」的建議以「大元」為國號。
上回說了北宋邵雍《梅花詩》的首篇,開頭的「蕩蕩天門萬古開」就已經點明瞭世人與天國之間是連續不斷的,只是肉眼看不透這迷霧玄機,總會誤在塵世的名利情仇中而茫茫終日。所以,邵雍感嘆「幾人歸去幾人來」。然世人感嘆的頗多,而能留下驚世文采的少,因此《...
上篇說到北宋邵雍的高德奇才,程顥讚許邵雍不但是:「內聖外王之學也。」還能「其心虛明」。人的心靜到極高層次時,身體的感知能力則超乎想像,甚至會出現修煉界稱謂的宿命通功能。邵雍就是其中之高人,他將其所預知的未來寫進了《梅花詩》。
邵雍何許人也?先不說他的學富五車和交遊廣闊,單是他對自己的要求就已經值得現代父母列為家訓,學校列為校訓了;「平生不作皺眉事,天下應無切齒人。斷送落花安用雨,裝添舊物豈須春?幸逢堯舜為真主,且放巢由作外臣。六十病夫宜揣分,監司何(無)用苦開陳?」這是他不願為官時所寫的七言詩句。
前篇說到元朝漢儒翁森先生在文風圮壞的情況下仍然在家鄉辦學的堅持。他的《四時讀書樂》七言詩不但用以明志也指引了學子們一個超凡的讀書之道。
翁森在家鄉台州仙居(今浙江省仙居縣)創辦安洲書院。他字秀卿,號一瓢,學問淵博,修養仁德,對請教者傾囊相授,人稱「翁書櫥」以為敬重。
華夏璀璨文明留下的神言、神蹟所演繹出的博大精深,意在鋪陳提點人與宇宙之間的微妙關係。文字為這些神傳文化的載體,當不是為了圖求世間功名利祿而來。
石頭鑿井要得水,可比凡人欲上天的難。兄弟三人俱得仙經,結伴在深山豁谷中修道,乃人間美事,古往今來多少兄弟忙忙碌碌的為著肉身的安穩或功名而奮鬥,有的為權為錢而反目成仇,有的友愛終老卻也難保來世相伴。
《三字經》裡面說:「融四歲,能讓梨。弟於長,宜先知。」孔融以四歲之資,無須父母叮嚀就懂恭敬兄長,這種先他後我的品行,流傳千古而光耀生輝。
《報應錄》與《列仙全傳》等古籍中都提到仙人子安,偶過辛氏開設的酒館,仙人非以神貌示人,而顯落魄形象於店家主人面前。店主不以貌取人的供給好酒給子安,並不待索取自奉之。如此日復一日,竟至數年,毫無吝意。
上篇說到集律詩大成的唐代,不論是否是七言詩,皆字數雖不多,但留傳的許多詩作都很精練的記載了豐富奇妙的神傳事蹟。例如;赫赫名聲的黃鶴樓,不獨讓唐朝崔顥留下傳頌千古的《黃鶴樓》,詩仙李白也有《登敬亭山南望懷古,贈竇主簿》的詩作傳世,不同的詩人雖然有著不同的寫作風格,但都提及仙人蹤跡。
「七言律詩藏智慧,天下絕景黃鶴樓,仙人升天遠塵囂,後人求道萬宗薈。」據傳詩仙李白登黃鶴樓時看到崔顥的詩,嘆曰:「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宋人嚴羽的《滄浪詩話》也曾提到:「唐人七律,當以崔顥黃鶴樓為第一。」
上篇說到人的七情:「喜、怒、哀、懼、愛、惡、欲」讓凡世成了恩怨情仇的劇場,雖是一齣齣又一幕幕,但待時日一到,歷史自會翻開新頁。轉世再成人,又是一場場因果不爽的輪迴悲喜劇,連位居九五之尊的皇帝,也無法用金銀權勢或兵將武力來跳脫因果定律。 ...
從毛公鼎認識漢字:金文能紀錄了不少早期的象形字,許多研究者,將毛公鼎銘文作為金文的代表。鐘鼎金文保存長久,從金文中可以相當程度地對照出楷書文字和上古文字的差異,具有文化史觀深刻的意義。
上篇說到《禮記‧禮運》提到「喜、怒、哀、懼、愛、惡、欲」七情,演繹出人間許多恩怨情仇,須透過教育與禮制來規範人心行為,否則七情過度了,不但傷人也傷己,果若倫理道義擺兩邊,私情欲念放中間,那將災難連連,不得寧日。 《紅樓夢》中的寶玉病倒...
《禮記‧禮運》中說:「何謂人情?喜、怒、哀、懼、愛、惡、欲七者,弗學而能。」不用進學校去學,人就有這些七情。
中國2014年的「法」與2015年的「廉」兩個漢字道出了民眾內心的希望;「以法治國」而非以個人權利物慾為標準來治理國家。去年的中國民眾則盼望著「以廉養能,有廉知恥」的時代早日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