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漢字
上篇說到集律詩大成的唐代,不論是否是七言詩,皆字數雖不多,但留傳的許多詩作都很精練的記載了豐富奇妙的神傳事蹟。例如;赫赫名聲的黃鶴樓,不獨讓唐朝崔顥留下傳頌千古的《黃鶴樓》,詩仙李白也有《登敬亭山南望懷古,贈竇主簿》的詩作傳世,不同的詩人雖然有著不同的寫作風格,但都提及仙人蹤跡。
「七言律詩藏智慧,天下絕景黃鶴樓,仙人升天遠塵囂,後人求道萬宗薈。」據傳詩仙李白登黃鶴樓時看到崔顥的詩,嘆曰:「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宋人嚴羽的《滄浪詩話》也曾提到:「唐人七律,當以崔顥黃鶴樓為第一。」
上篇說到人的七情:「喜、怒、哀、懼、愛、惡、欲」讓凡世成了恩怨情仇的劇場,雖是一齣齣又一幕幕,但待時日一到,歷史自會翻開新頁。轉世再成人,又是一場場因果不爽的輪迴悲喜劇,連位居九五之尊的皇帝,也無法用金銀權勢或兵將武力來跳脫因果定律。 ...
從毛公鼎認識漢字:金文能紀錄了不少早期的象形字,許多研究者,將毛公鼎銘文作為金文的代表。鐘鼎金文保存長久,從金文中可以相當程度地對照出楷書文字和上古文字的差異,具有文化史觀深刻的意義。
上篇說到《禮記‧禮運》提到「喜、怒、哀、懼、愛、惡、欲」七情,演繹出人間許多恩怨情仇,須透過教育與禮制來規範人心行為,否則七情過度了,不但傷人也傷己,果若倫理道義擺兩邊,私情欲念放中間,那將災難連連,不得寧日。 《紅樓夢》中的寶玉病倒...
《禮記‧禮運》中說:「何謂人情?喜、怒、哀、懼、愛、惡、欲七者,弗學而能。」不用進學校去學,人就有這些七情。
中國2014年的「法」與2015年的「廉」兩個漢字道出了民眾內心的希望;「以法治國」而非以個人權利物慾為標準來治理國家。去年的中國民眾則盼望著「以廉養能,有廉知恥」的時代早日實現。
筆者想起自己讀小學時,教科書裡描述祖逖聞雞起舞的勤勉壯志,如果在孩子心中樹立鍛鍊典範,總能幫助孩子過上比較正常健康的生活。
陸機生於西元二百六十一年,直至三百零三年過世期間中國社會正值動亂多難。在那樣的時代,若久無家信確實會令人擔心。沒想到忠狗黃耳竟能翻山越嶺,克服千里迢迢的萬般辛苦,為主人完成奔送家書的艱鉅任務。
狗兒給人的印象就是「忠」與「報恩」。人狗之間美好互動的眾多故事,就這樣點點滴滴滋養著善良文明的淵遠流長。
民間傳說,天帝要十二生肖動物們帶著稻穀下凡給人類,因為得經過大海,但唯有狗兒願意擔此重任,因此牠在穀堆中翻滾著,讓自己的身體沾黏著滿滿的稻穀,準備好帶到人間。但是波滔洶湧的大海讓狗兒身上的稻穀紛紛落入水中,但讓那些稻穀牢牢的附著在尾巴上。
人想要改變命運就得修煉,就像豬八戒跟著三藏伴著悟空、悟淨去西天取經,也是盼著在這過程中能夠修掉許多人的執著,最後得到果位,進入更高的生命境界。所以,悟能被取了八戒的別名,應該是意在提醒他在修煉的路上時刻別忘了自己該修去的人心與行為。
在中國的四大名著之一的《西遊記》裏面,豬八戒就是個很典型的人物,他的角色詮釋了非常多阻礙人性提升的惰性與貪念。曾經聽了真仙一席話修行到上界的天篷元帥,卻被舊日凡世色心弄得酒醉意昏沉,被貶下凡,成了長嘴大耳朵、腦後一溜鬃毛,皮粗嚇人的豬模樣。
要說到豬,凡是對中國文化稍有接觸的人幾乎都會聯想到《西遊記》裡的豬八戒。原來在天庭主管天河的天蓬元帥因酒醉糊塗調戲嫦娥被貶到人間投胎,可不巧的投了個豬胎,俗名喚做豬剛鬣。
晉朝葛洪的《神仙傳‧皇初平》篇記載著皇初起尋找失散四十餘年的弟弟初平的故事:「皇初平者,但谿人也。年十五而使牧羊,有道士見其良謹,使將至金華山石室中,四十餘年,忽然,不復念家。其兄初起,入山索初平,歷年不能得見。
孔子講究心性的修養處處可見,《八佾》中多處提到人的用心,「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對於沒有仁德之心的人,他們就算表面行禮作樂也根本起不到「執政以德」為百姓謀福利的成效。後來林放又問禮之本,孔子回答他說:「大哉問!禮,與其奢也,寧儉;喪,與其易也,寧戚。」講究的還是用不用心。
晉朝葛洪的《神仙傳‧皇初平》篇記載著皇初起尋找失散四十餘年的弟弟初平的故事:皇初平者,但谿人也。年十五而使牧羊,有道士見其良謹,使將至金華山石室中,四十餘年,忽然,不復念家。其兄初起,入山索初平,歷年不能得見。
一個美國青年,用左手拿起毛筆時,看到的華人都覺得好笑,大家從他拿筆的姿勢猜他可能要畫畫。沒想到,短短一分鐘,他竟然快速地寫出世界上最難的漢字!這個字連很多中國人都不會寫。這個字是什麼字呢?一起來看看吧!
《桑林》與《經首》皆為聖人之樂。《禮記‧樂記》中說:「樂者,天地之和也;禮者,天地之序也。和故百物皆化,序故群物皆別。」因此,光明高德的禮樂可通天貫地,歸順萬物倫理,而生生不息,百姓以自然為道,謙沖祥和,乃聖人治世的新榮。
《莊子 內篇 養生主》用了三百餘字描述庖丁解牛的神乎其技,這個故事至今流傳,莊子提點的諸多智慧非常值得現代人在忙忙碌碌又汲汲營營的世界中,細細思量與對照。
牛郎織女的故事流傳著許多不同的版本,版本間的細節雖有出入,但都有著「善惡有報」的價值觀。 牛郎已孤苦無依,又遭兄嫂欺壓,幸遇老牛相助,不但與天上織女成了婚還養育了一對兒女。
《論語‧顏淵》篇裡說:「夫子之說君子也,駟不及舌。」《鄧析子‧轉辭》:「一言而非,駟馬不能追;一言而急,駟馬不能及。」 好一個駟不及舌,再快的飛馬奔騰也不過是一場塵埃落盡,但一句傷人的話卻可能烙印心中數十年而不去。因此,自古聖賢之道「修口」是必備的功課。
晉國的將領荀偃雖然因為軍隊之間各懷己見,沒有齊心而無法取得勝利,卻留下了這句後世廣泛使用的語彙。他對軍士下令說:「雞鳴而駕,塞井夷灶,唯余馬首是瞻。」他要兵士們看著他的馬頭來決定隔天抗秦的行動方向。此後,「馬首是瞻」就被用來比喻聽從指揮或追隨的意思。
「竇娥冤」雖然說是創作的劇本,但也不是空穴來風的無中生有。春秋時有個傳說,記載於《淮南子‧覽冥訓》,或許是為其最早的雛形;「庶女叫天,雷電下擊,(齊)景公台隕,支體傷折,海水大出。」
壞人之所以壞,就是會不擇手段的為了達到一己之利可以犧牲他人的利益甚至生命。
「六月飛雪有奇冤,迷中世人看不透,還以人心誤天機,天示異象警深淵。」被讚譽為東方莎士比亞的關漢卿以其《感天動地竇娥冤》的雜劇廣為人知。《錄鬼簿》記載:「關漢卿,大都人,太醫院尹,號已齋叟。」但家世祖輩行醫的淵源卻無法滿足他豐富多樣的才華,更不能滅息他居於強權暴力統治下的正義之火,因此留下了一齣齣動人心弦的雜戲傳世。
台灣一位殷商原本不信鬼神之說,更不信因果之論,卻因緣聚會而變成了一個以算命看風水為生的命理師。他的道行不淺,常為富商貴賈看風水,為他帶來豐厚的收入與受人敬重的身分。但卻在他命理事業一帆風順的時候竟然放下這些術類從商做起了買賣。這其中有著一段富饒趣味的故事。
六的甲骨文如,金文是,而篆體的六寫成。從「一」代表著「道」或「天」的概念開始就讓我們了解祖先對於天地運行真相的觀察與體悟。「一」代表了分開陰陽兩氣的道,也形成了爻的圖象,「陰」以兩短橫線「⚋」代表,「陽」以一長線「⚊」代表。一陰一陽為兩儀...
《左傳‧隱公三年》如此記載:「君義、臣行、父慈、子孝、兄愛、弟敬,所謂六順也。」順甚麼呢?順天道、順天理是也!
西元1236年文天祥誕生於江西廬 陵淳化鄉富田村,字宋瑞,又字履善,號文山。《宋史》上說他「體貌豐偉,美皙如玉,秀眉而長目,顧盼燁然。自為童子時,見學宮所祠鄉先生歐陽修、楊邦義、胡銓像,皆諡『忠』,即欣然慕之。曰:『沒不俎豆其間,非夫也。』從小就立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節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