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漢字
上回說了北宋邵雍《梅花詩》的首篇,開頭的「蕩蕩天門萬古開」就已經點明瞭世人與天國之間是連續不斷的,只是肉眼看不透這迷霧玄機,總會誤在塵世的名利情仇中而茫茫終日。所以,邵雍感嘆「幾人歸去幾人來」。然世人感嘆的頗多,而能留下驚世文采的少,因此《...
上篇說到北宋邵雍的高德奇才,程顥讚許邵雍不但是:「內聖外王之學也。」還能「其心虛明」。人的心靜到極高層次時,身體的感知能力則超乎想像,甚至會出現修煉界稱謂的宿命通功能。邵雍就是其中之高人,他將其所預知的未來寫進了《梅花詩》。
邵雍何許人也?先不說他的學富五車和交遊廣闊,單是他對自己的要求就已經值得現代父母列為家訓,學校列為校訓了;「平生不作皺眉事,天下應無切齒人。斷送落花安用雨,裝添舊物豈須春?幸逢堯舜為真主,且放巢由作外臣。六十病夫宜揣分,監司何(無)用苦開陳?」這是他不願為官時所寫的七言詩句。
前篇說到元朝漢儒翁森先生在文風圮壞的情況下仍然在家鄉辦學的堅持。他的《四時讀書樂》七言詩不但用以明志也指引了學子們一個超凡的讀書之道。
上回說到元朝當時看待人的價值標準被分為十等;「一官二吏」為貴,「八娼九儒十丐」是賤,視讀書人(儒)尚在娼妓之後,在文風圮廢的環境下還有像翁森這樣的漢儒堅持創辦書院,實屬不易。他以朱熹的白鹿洞學規為準則,明白的讓世人知道讀書不為「釣聲名,取利...
華夏璀璨文明留下的神言、神蹟所演繹出的博大精深,意在鋪陳提點人與宇宙之間的微妙關係。文字為這些神傳文化的載體,當不是為了圖求世間功名利祿而來。
石頭鑿井要得水,可比凡人欲上天的難。兄弟三人俱得仙經,結伴在深山豁谷中修道,乃人間美事,古往今來多少兄弟忙忙碌碌的為著肉身的安穩或功名而奮鬥,有的為權為錢而反目成仇,有的友愛終老卻也難保來世相伴。
《三字經》裡面說:「融四歲,能讓梨。弟於長,宜先知。」孔融以四歲之資,無須父母叮嚀就懂恭敬兄長,這種先他後我的品行,流傳千古而光耀生輝。
《報應錄》與《列仙全傳》等古籍中都提到仙人子安,偶過辛氏開設的酒館,仙人非以神貌示人,而顯落魄形象於店家主人面前。店主不以貌取人的供給好酒給子安,並不待索取自奉之。如此日復一日,竟至數年,毫無吝意。
上篇說到集律詩大成的唐代,不論是否是七言詩,皆字數雖不多,但留傳的許多詩作都很精練的記載了豐富奇妙的神傳事蹟。例如;赫赫名聲的黃鶴樓,不獨讓唐朝崔顥留下傳頌千古的《黃鶴樓》,詩仙李白也有《登敬亭山南望懷古,贈竇主簿》的詩作傳世,不同的詩人雖然有著不同的寫作風格,但都提及仙人蹤跡。
「七言律詩藏智慧,天下絕景黃鶴樓,仙人升天遠塵囂,後人求道萬宗薈。」據傳詩仙李白登黃鶴樓時看到崔顥的詩,嘆曰:「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宋人嚴羽的《滄浪詩話》也曾提到:「唐人七律,當以崔顥黃鶴樓為第一。」
上篇說到人的七情:「喜、怒、哀、懼、愛、惡、欲」讓凡世成了恩怨情仇的劇場,雖是一齣齣又一幕幕,但待時日一到,歷史自會翻開新頁。轉世再成人,又是一場場因果不爽的輪迴悲喜劇,連位居九五之尊的皇帝,也無法用金銀權勢或兵將武力來跳脫因果定律。 ...
從毛公鼎認識漢字:金文能紀錄了不少早期的象形字,許多研究者,將毛公鼎銘文作為金文的代表。鐘鼎金文保存長久,從金文中可以相當程度地對照出楷書文字和上古文字的差異,具有文化史觀深刻的意義。
上篇說到《禮記‧禮運》提到「喜、怒、哀、懼、愛、惡、欲」七情,演繹出人間許多恩怨情仇,須透過教育與禮制來規範人心行為,否則七情過度了,不但傷人也傷己,果若倫理道義擺兩邊,私情欲念放中間,那將災難連連,不得寧日。 《紅樓夢》中的寶玉病倒...
《禮記‧禮運》中說:「何謂人情?喜、怒、哀、懼、愛、惡、欲七者,弗學而能。」不用進學校去學,人就有這些七情。
中國2014年的「法」與2015年的「廉」兩個漢字道出了民眾內心的希望;「以法治國」而非以個人權利物慾為標準來治理國家。去年的中國民眾則盼望著「以廉養能,有廉知恥」的時代早日實現。
筆者想起自己讀小學時,教科書裡描述祖逖聞雞起舞的勤勉壯志,如果在孩子心中樹立鍛鍊典範,總能幫助孩子過上比較正常健康的生活。
陸機生於西元二百六十一年,直至三百零三年過世期間中國社會正值動亂多難。在那樣的時代,若久無家信確實會令人擔心。沒想到忠狗黃耳竟能翻山越嶺,克服千里迢迢的萬般辛苦,為主人完成奔送家書的艱鉅任務。
狗兒給人的印象就是「忠」與「報恩」。人狗之間美好互動的眾多故事,就這樣點點滴滴滋養著善良文明的淵遠流長。
民間傳說,天帝要十二生肖動物們帶著稻穀下凡給人類,因為得經過大海,但唯有狗兒願意擔此重任,因此牠在穀堆中翻滾著,讓自己的身體沾黏著滿滿的稻穀,準備好帶到人間。但是波滔洶湧的大海讓狗兒身上的稻穀紛紛落入水中,但讓那些稻穀牢牢的附著在尾巴上。
人想要改變命運就得修煉,就像豬八戒跟著三藏伴著悟空、悟淨去西天取經,也是盼著在這過程中能夠修掉許多人的執著,最後得到果位,進入更高的生命境界。所以,悟能被取了八戒的別名,應該是意在提醒他在修煉的路上時刻別忘了自己該修去的人心與行為。
在中國的四大名著之一的《西遊記》裏面,豬八戒就是個很典型的人物,他的角色詮釋了非常多阻礙人性提升的惰性與貪念。曾經聽了真仙一席話修行到上界的天篷元帥,卻被舊日凡世色心弄得酒醉意昏沉,被貶下凡,成了長嘴大耳朵、腦後一溜鬃毛,皮粗嚇人的豬模樣。
要說到豬,凡是對中國文化稍有接觸的人幾乎都會聯想到《西遊記》裡的豬八戒。原來在天庭主管天河的天蓬元帥因酒醉糊塗調戲嫦娥被貶到人間投胎,可不巧的投了個豬胎,俗名喚做豬剛鬣。
晉朝葛洪的《神仙傳‧皇初平》篇記載著皇初起尋找失散四十餘年的弟弟初平的故事:「皇初平者,但谿人也。年十五而使牧羊,有道士見其良謹,使將至金華山石室中,四十餘年,忽然,不復念家。其兄初起,入山索初平,歷年不能得見。
孔子講究心性的修養處處可見,《八佾》中多處提到人的用心,「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對於沒有仁德之心的人,他們就算表面行禮作樂也根本起不到「執政以德」為百姓謀福利的成效。後來林放又問禮之本,孔子回答他說:「大哉問!禮,與其奢也,寧儉;喪,與其易也,寧戚。」講究的還是用不用心。
晉朝葛洪的《神仙傳‧皇初平》篇記載著皇初起尋找失散四十餘年的弟弟初平的故事:皇初平者,但谿人也。年十五而使牧羊,有道士見其良謹,使將至金華山石室中,四十餘年,忽然,不復念家。其兄初起,入山索初平,歷年不能得見。
一個美國青年,用左手拿起毛筆時,看到的華人都覺得好笑,大家從他拿筆的姿勢猜他可能要畫畫。沒想到,短短一分鐘,他竟然快速地寫出世界上最難的漢字!這個字連很多中國人都不會寫。這個字是什麼字呢?一起來看看吧!
《桑林》與《經首》皆為聖人之樂。《禮記‧樂記》中說:「樂者,天地之和也;禮者,天地之序也。和故百物皆化,序故群物皆別。」因此,光明高德的禮樂可通天貫地,歸順萬物倫理,而生生不息,百姓以自然為道,謙沖祥和,乃聖人治世的新榮。
《莊子 內篇 養生主》用了三百餘字描述庖丁解牛的神乎其技,這個故事至今流傳,莊子提點的諸多智慧非常值得現代人在忙忙碌碌又汲汲營營的世界中,細細思量與對照。
牛郎織女的故事流傳著許多不同的版本,版本間的細節雖有出入,但都有著「善惡有報」的價值觀。 牛郎已孤苦無依,又遭兄嫂欺壓,幸遇老牛相助,不但與天上織女成了婚還養育了一對兒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