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漢字
六的甲骨文如,金文是,而篆體的六寫成。從「一」代表著「道」或「天」的概念開始就讓我們了解祖先對於天地運行真相的觀察與體悟。「一」代表了分開陰陽兩氣的道,也形成了爻的圖象,「陰」以兩短橫線「⚋」代表,「陽」以一長線「⚊」代表。一陰一陽為兩儀...
《左傳‧隱公三年》如此記載:「君義、臣行、父慈、子孝、兄愛、弟敬,所謂六順也。」順甚麼呢?順天道、順天理是也!
西元1236年文天祥誕生於江西廬 陵淳化鄉富田村,字宋瑞,又字履善,號文山。《宋史》上說他「體貌豐偉,美皙如玉,秀眉而長目,顧盼燁然。自為童子時,見學宮所祠鄉先生歐陽修、楊邦義、胡銓像,皆諡『忠』,即欣然慕之。曰:『沒不俎豆其間,非夫也。』從小就立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節志。
「心」與「意」常被同用於表達一個人最誠懇的祝福等等人際之 間正面的互動。從字面上來看,意這個字的寫法在心的上面是個「音」。告訴我們聽音不只能辨位還能知道人心中的想法。要了解聲音與心之間的關係可以從《禮記‧樂紀》中一窺其堂奧。
自古「相由心生」乃明言,是明白的明而非名利的名。往高層次說人要明白為何而活?生命存在的目地是甚麼?至少在低層次的思維中也得在生活中做一 個好人,凡事問問自己的心之想向是否只為自己利益考量?
先前發生八仙樂園玉米粉的塵爆事件震驚了台灣社會。在喧囂的音樂聲中引發了突如其來的爆火,上千名參加活動的民眾頓時身陷火海。
《漢書·酈食其傳》上說:「王者以民為天,而民以食為天」,方寸之口除了說話、歌詠就是進食。依孔子之語能使天下人祥和相處,若遵其飲食之道也定能品自然之醍醐甘味。說到「甘」則點出了正道飲食的靈魂。
自古世言:「病從口入,禍從口出。」一張嘴的方寸之地,可以吐出蓮花以清淨芬芳,也能口出毒箭而禍國殃民。因此,為人師長者當要謹慎教導,也需日日警惕自己的身教。父母是孩子的第一個老師,力行因材施教的孔子就是父母能學習的對象。善用至聖先師孔子的言論,使自己的教養達到良好而深遠的影響,也是當今父母的必修課之一。
中華傳統文化跟人心歸正有著十分密切的關係,不管是真實的歷史還是現代人覺得不可思議的傳說,都能起到淨化人心,提高道德的作用。這些智慧的文化財產實在是師長傳承給下一代賴以安身處世最好的參照。
好鼻師貪吃懶做的安逸心讓他竟然敢假借神明之名行欺騙之實,一次再一次的騙人成功也收到不少的謝禮。失而復得的街坊鄰居不但心甘情願的奉上謝禮,也將好鼻師的名聲傳播了出去。這麼一來更壯大了好鼻師的貪心,於是他越偷越大也越來越賺錢,名聲也越來越遠播,最後竟然傳到皇宮裡去了。
俗話說:「學好三年不足,學壞一日有餘。」因此,惡濁世道中如何培養孩子能擇善堅持,最後養成「如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的特質,才是父母之道。同質相吸,共振的結果就形成了一個強實的能量場,換句話說就是養成了行為的固定模式,即習慣也。
人的耳朵若不聽天意,而只能聽見人心思念的物慾享受,當然無法體悟出「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的境界。又如何能說出「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李白有常人無可比擬的天分,因而有謫仙的稱號,那麼以其求道的心志與智慧,李白如何看待忠臣的行為呢? 《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裡寫得很清楚:「與君論心握君手,榮辱於余亦何有?」
那麼,肉眼所見都不一定為真的情況下,耳朵如果能接收的訊息多於肉眼的話,那麼就會產生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收進來的訊息對事情的判斷是原音的幫助還是雜訊的干擾呢?
說到眼睛,就會令人想到生活中常用的成語「畫龍點睛」。畫龍點睛的境界不論展現在哪個領域都是很教人神往的。
中國歷史上有四大「錯」字,錯得巧,錯得妙,錯得令人拍手叫絕。如今這些著名的「錯」字都在風景名勝處,有幸遊歷至此,不妨留心觀察,既知其理,難免會心一笑,更添趣味。
古語有云:「教兒嬰孩,教婦初來」若能在孩子的心中立下正確的觀念,才能讓他們日後的行為有所準則而成就出健康堂正的下一代。
將漢字開創出來的倉頡就有神奇的三對眼睛(一說是兩對),所以能將不同空間的真相運用文字傳達給人,那麼要透過漢字來看懂另外空間的真相,就不能只用肉眼看世間的唯物思維與方式了。中國人為子孫取姓名,總要找個高德之士,合了生辰八字取了個好名字,總要謝天又謝地還要謝祖先。所以真要了解漢字的內涵來走好人生的道路,承認靈魂與神的世界實在是一個必備的思想基礎。
上回說到了八戒身著黑衣懶躺地上,三藏和悟淨在舞台的另一側與八戒遙遙對比的打坐著。舞台後面的天幕景象配著陰風颯起的交響樂音,任誰看了都知道他們師徒正來到了吳承恩在《西遊記》中所描繪的「山高必有怪,嶺峻卻生精」的荒瘴之地。
隨從三藏身旁的豬八戒從舞台一走出來不到數步就撐著闊腰、挺著肥肚,賴著師父,表示又熱又累,明擺著就是走不動了。捱不過八戒的苦求,三藏答應他就地休息, 孫悟空則為大家尋找食物飲水往遠處飛奔而去。只見那八戒一高興,就原位不動的躺在地上,翹起二郎腿來準備呼呼大睡。
「十五觀奇書,作賦凌相如」的李白被太子賓客賀知章歎為「天上謫仙」。「詩聖」杜甫贈詩讚美李白說:「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求道修道的李白,詩中少有人間情愛,卻往往能泣鬼神,令人但覺天地交錯,物換星移。
每一個漢字裡面都蘊藏著天機,一個字往往可以拆成幾個字,而每個拆解後的字,也有其不同內涵。古人常常用這種拆字法來判斷人事因果,預言吉凶禍福。
從集合來的許多書冊虔敬閱讀仔細思量出其中的邏輯道理,乃謂之侖也。因此,《說文解字》上說「倫」乃「輩也,一曰道也」,即為人與人的相處規矩,能將人際關係運作順暢的邏輯道理。
竇禹鈞乃五代後周時晉人,居於薊州漁陽,即現今天津市的薊縣。漁陽為古代的燕國,地處燕山一帶,因此後世稱他為竇燕山。宋代學者王應麟先生編寫的蒙學教材《三字經》就極度稱揚竇燕山的身教,曰:「竇燕山,有義方。教五子,名俱揚。」其五子皆登上科榜,也被稱為「竇氏五龍」,世人稱頌為五子登科。
看來中華文字的來頭很大,是神靈洩露給人類的天機與祕密,那中華文字背後到底隱含著什麼樣的天機?請看後文的論述。
文字是神造的,敬之、棄之關係著人的禍福。西勢村民們以孔廟為構思,建了這座「文筆亭」,也延伸對古聖先賢的尊敬!而文房四寶的傳說,讓西勢文筆亭更增添了傳奇色彩。
君權時代的天子,一切得修養純正自己的心智,乃得以承接上天真正的規律,觀雨、晴、寒、暖與風等五種天候徵象為自己心思舉止的指標,從這真實的歷史古籍可以看到,古代的中國天子得十分謹慎修心,其目標總朝著天意所指而得為之。
擺好正與直的基點,任何行為舉止,任何思想都往正直所指的天道神明的標準去做,剛柔並濟所生萬事萬物方不會偏離正理,如此才識得天道所在,循而歸之,也時刻積累五福之質。
治國安民要先懂得萬物由金、木、水、火、土五行構成,不懂五行特性甚至不承認五行存在,那不是亂了物質的條理?不順其理而亂發明物質也難怪成就了飲鴆止渴的毒物世界。
然而人世間的錯綜因緣,往往也會讓清官感嘆難斷家務事。味覺的酸甜苦辣鹹也會成為心情感受上很具體的五味雜陳。刺到心靈會說心酸,挫折滿腹會說做人好苦,濃情款款會說甜蜜幸福,喜歡激烈性的言論或火爆脾氣總會讓人聯想辛辣味道,用鹹來形容做人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