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傳記精選:麥克阿瑟(78)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11:40,遠東航空兵接到通知,伊巴探測到大批飛機向南正飛越林加延海灣。
  
中午,遠東航空兵發現有兩隊飛機——一隊飛向克拉克,一隊朝著伊巴飛來。在克拉克的第24截擊機大隊大隊長奧林•格羅弗少校受命截擊飛往克拉克機場的飛機。早上在空中飛行的16架B-17現已著陸,正在加油。危險顯而易見,而布裏爾頓的遠東航空兵參謀們允許所有的轟炸機同時著陸真是令人吃驚。它們在地面極易受攻擊。惟一明智的辦法是在戰鬥機掩護機場的情況下,一次著陸幾架它們加完油升空後,再讓下一批飛機著陸前讓它們升空。但是,那一天遠東航空兵都缺乏這個普通常識。
  
更糟糕是,格羅弗在危險面前似乎麻木不仁。他的飛行員們火冒三丈,而他卻瑟瑟發抖,遲遲不動。當他終於鼓起勇氣行動時,他讓他3個中隊的兩個出發去保護馬尼拉灣的船隻。12:35,他的第三個中隊還在地面上,此時90架日本戰鬥機和轟炸機出現在頭頂上。幾分鐘內,克拉克機場上的全部飛機不是被毀就是遭到重創。在伊巴,100多架日本飛機把雷達站夷為平地,並擊落了六、七架前來截擊它們的P-40戰鬥機。
  
正當炸彈在克拉克機場的跑道上爆炸時,情報部的霍華德•W•布朗中尉到維多利亞一號堡給麥克亞瑟送去了一份絕密電報。這是美國海軍密碼破譯員截獲破譯的日軍電報。電報上說,日本現在實際上已與美國和英國開戰。薩瑟蘭讀完後不無諷刺地說:“很有意思,真是及時!”
  
麥克亞瑟正在接遠東航空兵的電話,是克拉克機場被炸的消息。他怒不可遏,痛駡布裏爾頓的參謀長不該違背他的命令讓B-17滯留在克拉克機場,而布朗在一邊等了5分鐘。摔下電話後他才注意到布朗,後者手握電報,站在那兒嚇得不敢動彈。中尉很抱歉地解釋道,由於海軍在處理密碼時的一套繁瑣的官僚主義系統,這一重要消息花了幾個小時才送到美國遠東陸軍司令部。麥克亞瑟面無表情地聽著,一言不發。布朗說完後,他只是說:“謝謝你,孩子。”
  
他給陸軍部口述了幾封電報。他在其中一封中聲稱:“我將在明晨對臺灣南部的敵人機場進行猛烈的報復性轟炸。”在另一封電報中他說,他將把他的A—24俯衝轟炸機交給菲律賓人。與馬歇永不同,他認為這些飛機純粹是浪費上好的鋁材。他抓住這一機會除掉它們,然後要更好的飛機。
  
午後不久,布裏爾頓到達維多利亞一號堡,狼狽不堪,情緒沮喪。他堅持要見麥克亞瑟。布裏爾頓說,他剛接到阿諾德的電話,阿諾德很氣憤,他要瞭解B-17“他媽的怎麼會”在克拉克機場被摧毀。麥克亞瑟願意給阿諾德解釋一下當時的情況嗎?“別著急,路易士,”麥克亞瑟對他說,“回去打仗吧。”
  
此後不久,麥克亞瑟與哈特見了一面。兩人都很憂鬱。麥克亞瑟顯然對損失了飛機和人員不高興。哈特定後,塞耶到了。麥克亞瑟給他讀了陸軍部總結珍珠港遭襲擊的電報:一長串被擊沉和遭重創艦隻的名字,100多架飛機被摧毀,人員傷亡嚴重。菲律賓的損失也很慘重,他對塞耶說。“我們在克拉克機場地面上的很多飛機被摧毀了。”高級專員驚呆了,幾乎不敢相信戰爭真的來臨了。
  
此時夜晚臨近,麥克亞瑟下令馬尼拉只實行部分燈火管制。英國人發現,全面燈火管制本身就會給人們帶來極大危害,其程度不亞於不實行管制燈火。麥克亞瑟說,只有接到空襲警報時,才實行全面燈火管制。
  
下午6點整,麥克亞瑟舉行了指揮官會議。這是個緊張而憂鬱的時刻。全是壞消息,前景更是灰暗。會議結束後,他坐他的車回馬尼拉賓館。他的司機帶著他風馳電掣般穿過濕流流、空無一人的街道。天一直在下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麥克亞瑟一會兒就讓他們忙得無暇考慮這個問題,但以往的傳記中卻沒有人提到這一點。這令人吃驚,因為要回憶起戰爭的第一天他是如何過的並不困難。
  • 第二天,新加坡英軍艦隊司令湯姆•菲力普斯將軍飛往馬尼拉與哈特和麥克亞瑟會談。他希望哈特派他13艘巡洋艦中的8艘到新加坡護衛他的主力艦。
  • 中國也非一個更好的選擇。中國沒有轟炸機機場。要修則需人工,而且要在內陸深處日本先頭部隊夠不著的地方。
  • 10月初他到達維多利亞一號堡時,麥克亞瑟像老朋友一樣歡迎他。然後,他告訴凱西他建設空中力量的打算。
  • 麥克亞瑟面臨的難題是:如果他讓大家知道,他對菲律賓陸軍的作戰能力不抱信心,他實際上等於在邀請日本人攻佔菲律賓。但麥克亞瑟的計畫是要保衛群島,至少要守住馬尼拉灣。他必須為菲律賓人分配一個角色。
  • 她想知道他對歐洲戰區東線戰事的看法。6月22日,德國人大舉進攻蘇聯。到9月,他們已經推進了500英里,俘虜了200多萬人。大多數人都以為,德國將在冬季之前佔領莫斯科,徹底擊敗蘇聯。麥克亞瑟公開宣稱,德國還不夠強大,拿不下莫斯科。“
      
  • 然而,唐•曼努爾•奎松不這麼想。就要發生重大事情了,他必須成為舞臺中心人物。民防就是他選好的舞臺。他越來越感到怒不可遏,甚至公然宣稱羅斯福和塞耶應該在戰時“被絞死在燈柱上”,因為他們阻礙了他的民防計畫。
  • 麥克亞瑟名單上的另一名軍官已經在菲律賓。這位上尉名叫勒格蘭德•A•迪勒,在菲律賓師參謀部供職。他之所以上名單是因為他和薩瑟蘭一起打高爾夫球,而薩瑟蘭正在為麥克亞瑟尋找一名助手,他覺得迪勒背景合適:他有民用工程建築學位元元元元,但在步兵任職,畢業于本甯步校,又上了利文沃斯軍校。麥克亞瑟自己就當過工兵,但一有機會就轉入了步兵。當薩瑟蘭告訴他,他剛替他找了個助手,麥克亞瑟很生氣。“我一般是自己給自己選助手。”他說。但一當薩瑟蘭把迪勒的經歷告訴他,麥克亞瑟就把迪勒的名字加進了名單。
  • 麥克亞瑟在陽臺上沉思著踱步,一邊小心翼翼地避開兒子佈滿橡皮玩具的淺水塘。儘管西太平洋上空戰雲密佈,但仍沒有理由相信日本軍閥想和美國開戰。這麼做無異於自殺。對日本威脅最大的是中國,而非美國。日本陸軍已深入中國,退出已不可能,但它缺乏人力和物資來征服這麼大的國家。日本軍閥解決中國問題的辦法是掠奪東南亞的礦產資源。這也許能使日本建立龐大的戰爭機器,並有足夠的錢實現帝國的政治和軍事野心,統治遠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