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银波:中国的主人.第二十集(上)

小说体电视连续剧剧本
杨银波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旁白:这是从未有过的如此激情的瞬间。真实的沸腾与呼喊,狂热的激动与振奋,不但在629万人的荆宁市风起云涌地呈现著,同时也涌向了互联网。一种看似胜利的局面,却掩藏了巨大的悲哀。张凯森眉头紧皱地看着无线上网的笔记本电脑网页,他终于忍不住要表达出什么来,可那表达已经积压了太多太多太沉太沉的思索与情绪,他想笑却笑不出来,想哭也哭不出来,只是紧紧地抓住病床的被褥,紧闭着眼睛。姚崇崧与张天焕、范宁臣在普溪镇再次见面,看着眼前欢腾与泪水俱在的场景,他们忍不住也要公开表达什么。所有人都在倾听与倾诉,所有人都带着自己的主张。异议作家们最先动了起来,叶雨晨以笔名“邱蕊静”写下《公民党的受难就是中国的受难》,寄向澳洲《华人视点》,又以笔名“童方璿”写下《秦建勋:体制内的良心》,寄向《南方都市报》。郑道勇写下《傅敬源的硬骨——亦评荆宁新闻发布会事件》,寄向澳洲《自由圣火》。道义的胜利,和表面的撤官、停官、整官之间,似乎并不是直接的因果关系。此时的荆宁市,不可能像任何编剧文人想像的那样干干净净,矛盾照样深深地沉积著。人民的欢腾,往往只有一两天或者几个钟头,风吹过,一切如旧,草还是草,木还是木,羊还是羊,狼还是狼。

1.2009年5月24日。Time:18:40。荆宁市国保队。

许寒峰:杜队,紧急情况,我们发现了一批刻录碟,可能数目不小。

杜智学:什么刻录碟?

许寒峰:里面有一首歌,时间长达9分27秒。这首歌非常危险,叫《中国的主人》。外面已经大量流传了,境外网站和电台都在疯传这首歌。刻录碟里,还有一些视频和音频,普溪5.22事件的全程,海外民运分子针对5.22事件的座谈会,还有美国、台湾的一些敌对势力的电视台、电台针对5.22事件的讨论和访谈节目,里面还有300多张普溪打砸抢烧事件的现场图片。另外,还有50多篇文章,都是从《大纪元》、《民主论坛》、《华人视点》、《自由圣火》、《民主中国》这些网站下载的。文章全部切割做成了图片,有200多张图片。这绝对是一次有组织的、有预谋的反共反华宣传行动。

杜智学:量有多大?

许寒峰:几乎在每个音响影碟租售店里都能查到。刻录碟的名字,有的叫《普溪5.22事件实录》,有的叫《普溪起义》,有的就叫《中国的主人》,已经搜获了1,300多张。有的租售店老板说,一开门就看到一个黑色口袋,里面有几十张刻录碟。有的说,有人到租售店里去东看西看,看着看着就放下一个黑色口袋,拍屁股走人。来问这个碟的人也很多,有的租售店老板要赚这个钱,一张碟卖20元,甚至卖到没有了存货,就索性自己刻录。我们在荆南区的一个店里,一下子就查到了300多张存货,而他自己也交代卖出去了100多张。这个事情的脉络,就跟当初“艳照门事件”一样,但性质更为恶劣。现在,在网上用“电驴”软体也能搜到一大片。

杜智学:要密切注意民间动向,注意监控异议分子对这件事的态度,看看是不是还有什么动作。我们荆宁市现在已经有了一大批的反共分子,对我们的党和政府有不理智的仇视,这个情况必须控制下来,引导下来,缓解下来。那首《中国的主人》是怎么回事?

许寒峰:歌词的作者,我们在2006年5月19日的境外网站《六四档案》上已经找到,发表歌词的作者,是“古刹”,就是我们荆宁市最近出狱的张凯森。从发表时间来看,是他被抓捕前的最后一篇作品。但我们就是找不到谱曲、伴奏、演唱、制作和流通的人。这首歌最初上传到网站的时间是去年的5月20日,正值张凯森被捕两周年。普溪5.22事件以后,这首歌迅速流传,影响很坏,网上已经有了Flash版本,在《土豆网》、《优酷网》、《酷6网》等好几个视频网站里都有,已经勒令删除了。

杜智学:是不是盘古乐队这批人搞的鬼?

许寒峰:应该不是。从演唱发挥、制作效果来看,水准非同一般,是带有交响乐效果的重金属摇滚乐,不是朋克,里面竟然还加了民俗乐器。

杜智学:这说明很多异议分子的背景都不简单,不能单从个体的角度来观察。据我所知,很多流亡海外的人,他们的圈子里面就有一些人是做民运音乐的,这跟国内的“夜叉”、“痛苦的信仰”这批人不一样。他们想把自己变得主流化、正当化、道义化和艺术化,这个倾向要注意到。我听听这首歌。

(许寒峰从皮包里拿出一张《普溪5.22事件实录》,放入电脑光碟机,点击目录中的“002.ZGDZR”代码,一首《中国的主人》充斥室内)

(背景声)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高呼: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接着,一声声警笛长啸,一排排发射子弹的声音,一阵阵军用直升飞机的声音,一潮潮推著担架伤患的声音。

接着,一个婴儿的哭声,一个妇女的哭声,一个男人的哭声,一群人的哭声,哭声越来越强,越来越颤。

摇滚乐激烈响起,鼓点沉实,大提琴凝重。演唱者一声猛力高喊:中国的主人!

(唱)
人民都在叫苦
只有你在舒服
人民都在控诉
只有你在做主

中国人的遗恨
中国人的痛苦
谁能把你救赎
谁能把你结束

在那飞也飞不出的暗处
在那逃也逃不掉的囚屋
只有理想才能冲破绝望
只有信念才能打垮孤独

看吧 牺牲的牺牲
看吧 苟活的苟活
看吧 腐败的腐败
看吧 堕落的堕落

如果奋斗只换来沉默
如果没有民主的中国
那到底是为了什么
哪里才是我的中国

如果你只会留下来灾祸
如果我们不再为你难过
那到底还要等什么
哪里才是人的中国

(背景声)

监狱大门拉开的声音,鼎钟撞击的声音,城墙倒塌的声音,部队整齐奔跑的声音,以及一个如洪钟般阴森的狂笑声。

接着,一个男人的惨叫声,一个女人在喊“救命啊,救命啊”,一个老妇哭得声嘶力竭,“天啦!天啦!”

(秦腔宣念)
你是中国人吗
为什么为什么
你是中国人吗
等什么等什么
你是中国人吗
你是中国人吗
你是中国人吗
起来起来起来
起来起来起来
起来起来起来

(唱)
挣脱捆绑生命的缰绳
就算只剩暮色的黄昏
扛起拒绝奴役的重任
即使一生有太多伤痕

燃烧的热血在野火中翻滚
呼啸的青春在大地上升腾
飓风掠去我们自由的呼声
但绝不可毁灭悲怆的灵魂

(秦腔宣念)
没有谁能主宰你的自由
只有你才是自己的主人
没有谁能镇压你的理想
只有你才是中国的主人

(唱)
没有谁能控制你的权利
你永远都是自己的主人
没有谁能劫持你的国家
你永远都是中国的主人

(背景声)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高呼: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接着,大风呼呼刮过,山崩海啸的声音,之后一片寂静,只留下杜鹃盘旋天空的声声惊鸣。

(杜智学嘴角微微一笑,对神色有些紧张的许寒峰说:“太直白,挖得不深。音乐确实不错,但词义不够委婉、深邃。张凯森毕竟还是太年轻了。意思是这么个意思,但表达手法太单调,情绪宣泄过多地控制了思索,比较口号化,立体不起来。这个小伙子,以后还得多提点醒,让他少一些英雄情结,多一些洒脱自在,不然他会疯的。”)

2.Time:19:17。蒲玄恒家。

柯远生:你现在可是英雄人物了,全省人民都把你当成跟庞启明穿同一条裤子的人了,你可真光荣。

蒲教授,你的《共和国使命》这本书里面是不是也应该加一些偷鸡摸狗的材料?

蒲玄恒:我是在救你,要不是我在庞书记面前为你说情,你现在早就呆在看守所里面了。你当官也当得够久了,该捞的都捞了,还有什么想不开的?你老婆的巨森公司不是一样没事吗?

柯远生:你是个老混蛋。

蒲玄恒: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柯远生:你是个老混蛋,你是个老混蛋,你是个老混蛋。怎么样?还要不要说?

蒲玄恒:我让公安厅来处置你!

柯远生(摸出一把枪,吹吹枪口):认识这个吗?M4A1,进口的,5.56mm口径,杀伤力巨大,子弹在空中飞行时经常处于一种不稳定的状态,击中人体后会翻滚或碎裂,甚至产生爆炸的效果。越战时,曾有一名越军被M4A1子弹击中腹部,在解剖尸体时,竟然在他的大腿里也发现了子弹的弹片。

蒲玄恒(惊恐地说):你想干什么?

柯远生:你说呢,老混蛋?

蒲玄恒:你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柯远生:你才是一个疯子!如果当初你把你女儿嫁给我,我会成今天这个样子吗?你要弄权,你爱整人,你懂的我都懂。我什么都安排好了,也什么都想明白了。树倒猢狲散,一个个都XX跑得比狗还快!你让公安厅处置我,没准公安厅处置你还差不多。别的我不求你,我只要你帮我办好一件事,让我出境。否则,我把子弹打在你的嘴巴里,子弹可能会从你屁眼里跳出来。

蒲玄恒:我办不到!

柯远生:那好啊,反正都不用活,我先送你去见马克思,然后我再送自己去见毛泽东。

(柯远生将枪口顶住蒲玄恒的嘴巴,蒲玄恒吓得直点头)

3.Time:19:32。普溪镇街头。

(人群久久不愿散去,人们继续以各种方式庆祝著某种胜利。范宁臣、张天焕、姚崇崧想了个好招,在镇中心的一个小广场上搭了个台子,台子的幕布上挂着“我们与民同庆”六个硕大的字。鸿兴公司的员工们运来啤酒、矿泉水,甚至还采购了一批面包和烟花。许多人围观过来,鸿兴公司的一批员工免费发送拉罐啤酒、矿泉水、面包,另一批员工又一起点燃了烟花,那烟花堪比登得上台面的规模,散开来一层又一层,格外漂亮。待烟花放完,范宁臣、张天焕、姚崇崧一一走向台子。台子中间是麦克风,两边是环绕型音响,音效极佳)

范宁臣:普溪镇的人民啊,今天的普溪真正属于你们!

(掌声雷动,人人兴奋难抑)

范宁臣:谢谢。5.22事件,由鸿兴公司开始,到镇政府结束,我们公司底楼被砸、被烧,但是作为鸿兴公司的总经理,我理解你们所有的愤怒。我相信,人没有到一个愤怒至极点的时刻,都会保持基本的善良,基本的自我约束。砸了就砸了,烧了就烧了,尽管有物质上的损失,但是我希望鸿兴公司与普溪人民之间在情感上、精神上的损失全部都能弥补起来。我不会责难任何一个普溪人,你们爱普溪,我也爱普溪,我和你们一样痛恨贪官污吏!痛恨铁血打压!

(掌声再次雷动)

范宁臣:在政府看来,我是受害者,我应该向你们讨还公道,甚至应该怕你们,躲得你们远远的。但是,我要说,谁不是受害者呢?谁都是受害者!有的家庭,男人被逮捕了,我一样很痛心。我要向省政府、市政府发出我的要求,尽量多释放一些人出来,这些人不一定都是黑社会,我们普溪哪来这么多的黑社会?大家都是人,都想吃饱肚子,都想安居乐业,谁不想做一个好公民?我过去总感觉愧对你们,鸿兴公司为你们做得实在太少,但是今天,当我已经意识到你们对鸿兴公司的愤怒,我想解决这种危机。我承诺,鸿兴公司欢迎有能力技术的普溪人,到鸿兴公司就业,大家有钱一起赚!

(掌声震天般的雷动)

范宁臣:今天的兴奋、感动,是因为我们一起看到那一个个腐败分子和握著枪杆子的人遭到惩罚。虽然这可能只是一种权术,虽然这可能只是一种被逼无奈,但是终究让大家可以暂时喘一喘气。大家被捂住鼻孔、塞住嘴巴,已经太久了,也会难受,是吧?我们好不容易可以喘一口气,要在这个时刻,让省、市、区、镇以及各居委会、各村委会的官员们看到,我们是多么希望政治清明、政府廉洁,多么希望民间的力量能够压制腐败、揭露丑恶。我来普溪投资建厂,是与大家一起浴血奋战的,是与大家一起沉浮共存的,我将彻底整治和改善鸿兴公司,愿公司一切员工与普溪人融为一体,保持良善,推动本地经济发展,敦促政府施予良策,改革我们的生存环境和社会风气。请大家给鸿兴公司时间,拭目以待。

(掌声。张天焕走向麦克风)

张天焕:大家好!我叫张天焕,我是荆西区的人,十年前是荆宁商学院教授。当年,我曾参与组建中国公民党,就因为这个,我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在中国,在荆宁,有一大批的人都在追求民主与自由,虽然经常是各自为战,但总的方向都是为了公民的利益。我们党不是暴力革命的党,而是现代理念的民主型政党。我们希望,有一天全国人民都能通过自己的选票,一票一票地选举出自己中意的国家领导人和各级官员,让中国真正成为民主国家。大家已经看到电视,公民党在荆宁市的负责人彭辰罡同志已经被捕,中共将以颠覆国家政权的刑法罪名惩处彭辰罡同志。十年前如此,十年后亦如此,我们的国家在政治上仍然如此退步!但是我们没有丧失信心,因为公民党与人民是永远在一起的,是靠一点点累积,踏踏实实做事情做出来的。我们是无法消灭的。我要让大家知道,在中国,关注人民利益的人实在是非常多,希望国家进步的人也实在是非常多。我们当中的每个人,都可以向谎言和罪恶宣战,都可能为推动整个社会的进步,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我对大家有信心!请大家也对公民党抱以信任和期待。下面,请我们公民党同仁姚崇崧同志为大家说几句话。

(掌声。姚崇崧走向麦克风)

姚崇崧:有人可能会问,你们公民党为什么要在今天这个场合介绍自己、宣传自己?其实,公民党在中国已经整整十年了!十年来,我们坐牢的坐牢,流亡的流亡,软禁的软禁,监控的监控。看上去,我们只有在互联网上宣传自己、关注政情、倾注民间,而实际上,我们都是活生生的人,是有血有肉的人,每时每刻都在做事。如果在过去,或者在明天,如果我站在这里说这些话,我一定会被当场逮捕。这就好比当初共产党的地下党在国民党统治区发表演讲,就像闻一多,就像李大钊。今天来的人,我已经看到了,有一些警察,这不要紧,该来的都来,因为他们也是国家的公民,虽然他们所处的位置和角度与我们不一样,但是我们仍然有许多共同的关注点。我们受难也好,共产党有损失也罢,我们之间吵得面红耳赤、打得鼻青脸肿都可以,只要人民有好处,那就值得。今后的中国,将有许多反对党的产生,这是历史的必然,时代潮流已经冲向这里了,多党政治在中国是一定要存在下去的,一党专制是一定会遭到彻底废除的。谁是你们认可的人,那就选上去,干得不好,就罢免了他。就算是国家元首,也可以弹劾他,让他下课!

(掌声)

姚崇崧:大家可能都已经想到了,我就是那个正在被共产党通缉的5.22事件的所谓组织者之一,我随时准备着坐牢。但在我坐牢之前,我一定要把这些话说出来,要让大家知道,我们不是罪人,不应该是囚犯。公民党热爱人民,人民也将热爱公民党,这种爱是发自内心的爱,是同情,是理解,是支持,而不是恐惧的爱、虚伪的爱。今天,我已经见识到范宁臣先生的风范,这样的企业人物是中国最需要的经济精英,请大家支持他。我们说到底,都是被统治者,常常处于被动的局面,正因为如此,我才希望普溪人能够精诚团结,大家一起互助共赢,监督政府,批评政府,要让荆宁市新任市委书记聂建成和普溪镇新任镇委书记兼镇长余海宽都看到我们的力量,看到人民的力量。普溪是全体普溪人的普溪,不是哪一个政府、哪一个官员的普溪。我们也期待社会和谐,期待干群关系密切,但是这种和谐和密切不是打压和恐吓的结果,而是真真正正解决问题的根源,让人民切切实实受益的结果。人民啊,让我们一起高喊:民主万岁!

人群齐呼:民主万岁!

姚崇崧:自由万岁!

人群齐呼:自由万岁!

姚崇崧:人民万岁!

人群齐呼:人民万岁!

姚崇崧:普溪万岁!

人群齐呼:普溪万岁!

4.Time:20:24。荆宁市刑警队审讯室。

孙君鸿:你XX什么意思?我又不是在迪吧嫖妓,我泡的是我自己的马子。逮我干嘛?

吕荆科:你的账以后再算,不过商学院的“扛霸子”你怕是当不了啦。你手机上的这条短信,是闫洪贵发给你的吗?

孙君鸿:不是。

吕荆科:“桃子要聚会,小明做准备”,这是什么意思?“桃子”是不是我们局长陶如高?“小明”是不是副市长潘明达?“聚会”是不是指明天的荆澄刑侦会议?“准备”什么?钱吗?

孙君鸿:那就是一句普普通通的话,我不认识你说的那些官。

吕荆科:可你认识闫洪贵啊。

孙君鸿:这不假,很多人都认识闫洪贵。澄江“阎王”谁不认识?

吕荆科:我明白地告诉你吧,你不要在我面前耍滑头,潘明达早被我们监控了。你跟他的通话,我们这里都有记录。说吧,杀手在哪儿?叫什么?

孙君鸿:你们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说。

吕荆科:你娘怎么生了你们这两个祸害?你哥哥孙君武杀了人知道吗?

孙君鸿:我哥在哪里?

吕荆科:你觉得他应该在哪里?

孙君鸿:不知道。我就知道他在鸿兴公司当保安队长。

吕荆科:你还在装疯卖傻。我问你,你银行账户里面突然有了30万,这是怎么回事?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银行监控录影显示,5月22日17点12分,你哥哥在交通银行支行领了30万,五分钟以后,他在你的账号里存了10万。另外20万,是5月19日11点23分,你哥给你打来的。5月22日的钱,是从加拿大多伦多寄来的,我们已经查到,寄款人的名字叫魏邦义,是荆南区公安分局局长魏邦华的弟弟。这笔钱是魏邦华给的。魏邦华曾经雇佣钟培钧、巩鑫良,还有你哥哥孙君武,杀了他老婆,每个人拿了魏邦华20万。那么现在,又雇佣孙君武杀谁?

孙君鸿:我不知道。他的事我从来不管,只要他给我钱就行。

吕荆科:既然是这样,那你肯定连5月21日晚上九点在荆南广场麦当劳捅人一刀的事情,也不清楚了?

孙君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吕荆科:那好,你就是现在这个态度,对不对?我马上派人,用专车把你父母接到这里来。

(吕荆科起身)

孙君鸿:等等。警察大哥,你千万别这样做,我求你了。你让我再想想。

(吕荆科坐下)

孙君鸿:给我一根烟抽。

(吕荆科走过去,递上一支烟,点上火。孙君鸿重重地吸了一口,又连吸三口,把烟扔掉)

孙君鸿:我真不知道我哥到哪里去了,他打了10万过来,叫我什么也不要问,说如果有人来找我,就说统统不知道。我哥挺孝敬妈的,他给妈打了20万。如果我哥走了,那他就真没带什么钱,可能就是鸿兴公司的那点破工资。哥杀人的事,我也不知道。你说魏邦华给他钱,我认为那可能是他报复魏邦华。八年前,我哥出了一件事,跟一伙人一起,轮奸了一个小姑娘,魏邦华找到我家,开口要50万,我们拿不出那么多,最后想办法把房子都卖了,又到处借钱,凑了30万。为此,我们家的日子一直过得特别烂,特别烦。八年过去了,也许我哥是要拿回那30万。

吕荆科:那么这条短信呢?

孙君鸿:是田榕生发给我的。

吕荆科:什么时候会动手?在哪里动手?

孙君鸿:今晚12点以前,在陶如高住的澄豪酒店。潘明达说,不能让陶如高活过今晚12点。本来以前他要杀的人是魏邦华,但是现在魏邦华都被关了,但为什么又要杀陶如高,我们就搞不清楚了。

吕荆科:杀手有什么准备?

孙君鸿:陶如高和他司机的体貌特征、手机号、车牌号、房间号。“阎王”还派了一辆捷达小轿车给田榕生。

吕荆科:他怎么这么清楚?

孙君鸿:我们在澄江有内线,只知道是“阎王”培养的警察,这种事不少,不过我不知道是谁。

吕荆科:哪里能找到田榕生?

孙君鸿:他们现在可能就在澄豪酒店。

(吕荆科赶紧打电话给陶如高,但怎么打都显示“你拨打的电话已停机”。吕荆科再打陶如高司机的手机,竟然无人接听。再打澄豪酒店的总机,居然总是占线。又打给澄江市刑警支队队长卢锡光)

吕荆科:我是荆宁刑警队吕荆科,我们局长陶如高在澄豪酒店有危险,有人要杀他。

卢锡光:好,我马上行动。

5.Time:21:44。澄豪酒店1208房。

(陶如高躺在房间里看电视。司机正在对面1207房冲凉)

6.Time:21:45。澄豪酒店门口。

(田榕生的捷达小轿车开到澄豪酒店,接到电话)

卢锡光:赶紧动手!然后速撤。

田榕生:好。

(田榕生走入澄豪酒店)

7.Time:21:46。澄豪酒店1208房。

(陶如高拿手机想打个电话给厅长汇报情况,可手机显示“你的手机已欠费”。陶如高走出1208房,敲敲1207房,司机一头泡沫地开门)

陶如高:我到下面去充点话费。洗你的吧。

(陶如高走向电梯)

8.Time:21:47。澄豪酒店12楼。

(田榕生走向12楼,直奔1208房,敲敲门,老是没人开门。又敲1207房,里面传出“陶局,还有什么事”的声音,司机刚一开门,就被田榕生的枪顶住,带消声器的手枪,一枪击穿司机的头。田榕生拨手机)

田榕生:没成功,人跑了,弄了一个。

卢锡光:找机会再下手,可以再等一等。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物欲的贪婪,权势的跋扈,生存的威逼,使心灵被毒化、个体被僵化、社会被冷漠化。人民不一定都是盲从的,大家都能判断。21世纪的中国,民智已开,民思已启,天下就是天下人的天下,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人。
  • 普溪事件,是一起本来可以避免,或者尽量减少损失,减低矛盾激化程度的事件。但是,灾难已经发生了。灾难发生前,我介入到了普溪镇双弘村的征地案调查之中。
  • 挺长一段时间了,憋得我都受不了啦。我这个治安队长也不想当了,没劲。我想过正常人的生活,不想再当马富华他们的走狗了。
  • 双弘村里的男人已经所剩无几,妇女们担心着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有的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在公安机关还是在某个隐藏的寄宿点。公安局的警察们比平时辛劳十倍以上,有的吃着速食面,眼中布满了血丝。他们面前是一批特殊的犯罪嫌疑人,这些人来源复杂,涉及面广。
  • 去年贵州省瓮安县的6.28事件,县委书记、县长、县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长都被一一免职,在这样的情况下,许多线民仍然在网上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受害人的冤屈还没有昭雪”,“事件的真相仍被隐瞒”…
  • 互联网于中国而言,其汹涌之势,其勇敢之风,高于一般人所知的死水一般的社会状态。关于普溪镇的流血冲突事件,各网站删帖不断,即使平时颇敢言的高人气网站,网路编辑们也是忙得神经紧绷。
  • 我在普溪镇为了发展经济,需要真正的稳定,需要与普溪人同呼吸、共命运的团结,如果这个时候的我,还要睁着眼说瞎话,这里的百姓今后怎么看待鸿兴?
  • 5•22事件的冲突全程,一般记者拍不到,他们被勒令安置在安全的地方,不准出来——当然很大程度上也是没有胆量出来的。只有少数记者,要么是被允许的,而前提是报导必须通过审查,否则必须问罪;要么就是偷偷爬上高楼,秘密地拍摄。最真实的记录者是带着手机的群众,他们拍下了最真实的一幕幕。
  • 人群散开后,有的奔往偏僻农村,有的跳入河里向河对面游去,有的跑到荒郊野岭躲避,有的逃入自己的亲戚朋友家里,有的干脆毫无畏惧地走入麻将馆,那麻将是照打不误…
  • 普溪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忍受着。社会上计算著从鸿兴入驻普溪镇的那一天起,或因工伤,或因意外,或因人祸,究竟死了多少人?有人说23人,有人说37人,还有人甚至说死了86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