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58)

沈畔东

《魔窟逃生》(图羽沛)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不久,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走进合肥火车站,取出一辆崭新的进口摩托车,直奔肥东延溪乡。

话说秋末冬初,冯士研在家正谋划拆掉旧房盖新房时,听到摩托车声,打乱了他的思路,接着门外发出喇叭声,他忙走出门外,却认不出摩托车上的人是谁。只见这人跨下车来,摘掉头盔。冯士研一狗崽子:“啊!原来是孙大哥,真没想到。”

“你没有想到,我这么快会来吧?这就叫生意场上的不失时机。”孙利来抓住冯士研伸来的手紧紧握住说。

冯士拉着孙利来进入堂屋,沏茶递烟,然后吩咐妻子请几人来陪客。

来陪客者,都是冯士研的家班、叔伯弟兄们。自冯影勤从小东山回来冯大郢,冯士研就和他来往甚密,冯影勤去世后,他和他的大儿子冯照阳依旧来往,有事常在一起商讨。今日陪远道而来的贵客,自然就离不了冯照阳。

席间,冯照阳听到孙利来大谈南方的生意经,很感新奇,不断地提问,孙利来越谈越有劲。他说:“在你们这里的‘万元户’是很稀少的,你们一个乡恐怕就只有冯士研一个,如果他不做生意,恐怕一个也没有。在我们那里万元户很普遍。据说邓小平要把深圳建成和香港一样的特区,如果能实现,万元户只能算是贫民,百万元才算富。”大家都兴奋地张大嘴巴听他讲。

“今天来到贵府,想让你们多增加几个万元户,但要大家合作,特别是士研老弟。光我一个人是无能为力的。”

大家的目光都转向冯士研,“利来兄愿和我合作,我是巴求不得,我冯士研一定协尽全力。”

“好!有老弟这句话,我们发财定了。来!祝我们能合作成功,干杯!”孙利来兴奋地站了起来,大家都跟着站了起来,八个杯碰到一起,如一朵梅花,只听一声‘干’,花瓣向八方散开,各自一饮而尽。酒饭后,撤去桌上盘盏,孙利来要大家坐下,听他细说:“近来广州来了大批进口摩托车,产品都是东南亚所谓四小龙——韩国、日本、香港、台湾等地。价格低,品质好,这些货在我国很畅销。我打算做摩托车生意,在你们省会合肥搞个门市部,至少能赚50%利润。各位要是愿意参加,不到一年,我敢说在坐的都是万元户。”

冯照阳惊道:“如此高的利润,国家为什么不派人运到各地去销售,而让私人赚钱?”

“老伯你有所不知,现在叫改革开放年代,准许私人做生意,这些货不是以国家名义从外国买来的,而是私人贩来的。这些人有靠山,他们都是上层高官子女,外国人叫‘太子党’。通过他们老子的关系,与外国挂上钩。搞来的货在外国都是难卖掉的东西,在中国却很稀奇。能否赚得快,取决于销售的速度。他们的货一到广州,就被小贩们抢购一空,去到全国各销售。他们一次赚得钱不是几千几万,而是几十万,甚至几百万。”

“这么说,他们的货物不是从正当管道来的。”

“他们从来不考虑正不正当,连他们的政权都不是人民选举的,而是用枪杆抢来的,还有什么正当可言。”

“他们有靠山,我们可没有。那时他们突然来个政策,说这是错的,会不会在我们头上开刀?”

“你的顾虑是正确的,他们的政策一贯是针对弱势群体。你们想想,在中国,生活好一点的,哪一个是从正路上得来的。凭心而问,在座的,60年没有被饿死,哪一个在正路上能活下来。有大总结说:好人都死光了,活的都是贼。你们想想,当时如果坐等食堂开饭,能有不饿死的吗?只有那些所谓的‘贼’,不听他们的谎言,夜里去偷地里还未成熟的庄稼吃,才保住性命。现在为了发财,就顾不了许多了。”

“说的也是,我家如果不是我老父,看透共产党本质,如被划成地主,就算不枪毙,也要饿死光。干吧,有胆量的就参加,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冯照阳很兴奋。

“对,只要我们齐心合力,是能成功的”大家议论纷纷。

孙利来根据大家的议论说:“主要是资金问题。最少也得100万,才能周转过来。有了资金,才能具体实施。愿参加的,请各位报个数来。”

冯士研说:“根据我现在的资金,可以拿20万”

冯照阳说:“我年纪大了,可托付儿子冯士升和你们一起干,也拿20万”

其他人都用惊异的眼光看着冯照阳和冯士研,却不言语。孙利来向他们问道:“你们呢?”

有人说:“我们有这些钱,够生活一辈子了,还做什么生意。不说20万,两千也拿不出来。”他这句话正是其余人想要说的。

孙利来说:“如果再添20万,就没问题了。”

冯照阳说:“添20万倒是有,只是孙先生占的份额不就少了吗?”

“我占比例少一些,不要紧。在你们这里办商店,你们应该占大股份。”

“孙先生不计较,那就叫我侄儿士青补上20万。”

“好,我一直担心资金问题,真没想到如此顺利。我拿40万,我们就按五股东分成。下一步是人员分工,会计、采购、销售、保管,缺一不可,请冯老先生谈谈你的意见。”

冯照阳略加思考说:“照我看,销售员两人,其他各一人,孙先生和士研负总责,总计七人就够了。会计、保管、采购由孙先生派人。不知孙先生意下如何?”

孙利来道:“冯老考虑周到,会计就由我安排,保管就由你们安排吧,你们这里多安排一人,也多一份收入。销售员必须是你们当地人,全靠你们的方言和顾客交流。最好是口齿伶俐,初中以上的女同志。至于工资,我们五股东给不给工资是一回事。雇员的月工资就按200元吧。”

“太多了吧,现在国营七级工只有80元。”

“国营工人工资80元不算少。他们哪里是在干活,简直是在‘磨洋工’。我们这可是实干,一点马虎不得,如果需要,可以没日没夜干。特别是销售员,如果因言语不当,把顾客气走了,立即开除,决不能心软。再说我们那里请个会计,不给200元,人家是不干的,你甭小看会计,他可是把好经济的关键人物。”

冯照阳赞道:“孙先生真是干大事的人,我们没有可说的,就照旧孙先生说的办吧。”

“如果大家没有意见,这里的事,由冯照阳大伯和士研尽快去办。今晚我回到合肥,明早我就回广州。我这辆摩托车就放在士研家,一旦商店搞好,你们就把它放到店里展销,我到广州等你们电话。”(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冯大郢的冯士研因为单干被关了一年两个月,放回家来,成了当地的大英雄。公社要组织干部来向他学习,省里派来记者采访。冯士研给来者一顿臭骂
  • 岳父母已年高退休,虽然带着孙子,却常思念女儿女婿。不料冯士青突然带来三个人,竟然是自己的女儿、女婿和外孙,真是喜从天降。春岚扑到母亲怀里,母女俩悲喜交加
  • 一九七八年,时局发生了变化,华国锋下台,邓小平上台。四类分子得到了平反,有海外关系的人,不再是受监视对象,而成了受欢迎的人。一九八二年,冯士民认为时机已成熟,这才放心回家来看望爷爷。
  • 船员们手忙脚乱,拿着救生圈,都在甲板向水里张望,探照灯不停地向海面照射,大家搜寻了多时,也不见冯士民夫妇踪影。他们拿起冯士民丢在甲板的外衣和拖鞋,失声哭道:“他们俩人水性不好,恐怕没有救了。”
  • 此时“浙渔2号”抗拒著八级大风,一浪高过一浪,船被大浪一会抛向数丈高的浪尖,一会又被跌进丈余深的低谷。大浪席卷全船,如天毯一般,铺天而降,此时冯士民夫妇,卧爬在床上,不能起身
  • 冯士民夫妇死里逃生,自那天晚上,从小东山西村逃到冯照阳大伯家,按爷爷吩咐,在家闭门读书,第二年考上巢湖的高中。他们的一切都为了逃往国外做准备。
  • 冯士民四人,来到八家滨冯大郢,不料迎接他们的竟是二十多年未见面的弟弟冯士青。冯士青见到哥嫂到不十分意外,使他惊讶的是吕翠云,吕翠云明明死在河里,怎么又活了。
  • 余波暗惊:五七年猪肉每斤只卖五毛四,猪肉一贯比鸡贵,他的两只鸡相当一个肥猪价钱了。城市肉食都如此紧张,可见农村生活更苦了。
  • 他们把冯士民给的五百元作为生命支柱,不是万不得已,不轻易花一分钱。一天饿得实在招架不住,又到集镇买吃,却买不到了,个个饭店关门闭户,市场没有任何交易。可是大路小路却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这是怎么回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