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肯辛顿花园里的彼得潘(2)

作者:J.M.巴利
《彼得潘》(爱米粒出版提供)

《彼得潘》(爱米粒出版提供)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喔,我不会哭的。”

彼得早就自认为自己这辈子从来没哭过。

他咬紧牙关,果真没落下半滴眼泪。过了不久,他的影子就能活动自如了,只是还有点皱而已。

“或许我应该用熨斗烫一下。”温蒂体贴地说。

但彼得就像其他男孩一样不太在意外表;此时他正欣喜若狂地跳来跳去,完全无视于她的存在。唉!他忘了自己之所以能这么开心,全都要归功于温蒂才对。他还以为是自己把影子黏回去的呢。

“我真是太聪明了!”

他兴高采烈地大声欢呼,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噢,我怎么会这么聪明呢!”

彼得的自负是他最迷人的特质之一,但不得不承认这种个性实在很丢脸。讲白一点,从来没有比他更自以为是的男孩了。

温蒂对他狂妄的态度感到非常震惊。

“你这个自大狂!当然啦,我什么都没做!”她语带讽刺地大喊。

“你帮了一点点小忙。”

彼得漫不在乎地说,继续跳着舞。

“一点点!既然我没用,那我至少可以退出吧。”

温蒂高傲地表示,然后便以最有尊严的姿态回到床上,用毯子盖住脸。

为了诱使她抬起头来看,彼得装出一副要离开的样子,但这招失败了。于是他坐在温蒂床尾,用脚轻轻碰她。

“别退出嘛,温蒂。我只要一高兴就会忍不住自夸嘛!”

毯子下的温蒂热切地听着,但还是不肯把头抬起来。

“温蒂,”

彼得以一种从来没有任何女人能抗拒的语调说:

“温蒂,一个女孩比二十个男孩还要有用多了。”

此时此刻,温蒂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是百分之百的女人——不过小女孩的肌肤加总起来也没有多少寸啦——她忍不住从被子下探出头来。

“你真的这么想吗,彼得?”

“对,我真的这么想。”

“我觉得你实在是太贴心、太可爱了。”

温蒂表示:“那我要再度起床了。”

于是他们俩一起坐在床边。她还说,如果他喜欢的话,她愿意给他一个吻,可是彼得不懂她的意思,满心期盼地伸出手来。

“想必你应该知道什么是吻吧?”

他的反应让温蒂大吃一惊。

“等你给我的时候我就知道啦!”

彼得倔强地回答。

为了不伤害彼得的感情,温蒂给了他一个顶针。

“现在,要不要我也给你一个吻?”他问。

“如果你愿意的话。”

虽然温蒂的态度有些矜持,可是话一说完,她便主动把脸凑过去,反倒让自己显得非常轻浮;不过彼得只是把一颗橡实钮扣放在她手里,于是她慢慢把脸往后退回原来的位置,柔声地说,她会把他的吻串在项链上戴起来。

幸好她真的有把那颗橡实钮扣串到自己戴的项链上,因为这颗橡实后来救了她一命。

我们这圈子里的人在互相介绍、认识彼此的时候,习惯询问对方的年纪。因此,总是喜欢按规矩正确行事的温蒂便问彼得几岁了。

这对彼得来说实在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好问题;就好像当你希望考题为“历任英国国王是谁”,但考卷上问的却是文法测验一样。

“我不知道,不过我还很小。”

彼得局促不安地回答。他真的对自己的年龄一无所知,充其量只是有些猜想而已,但他仍大胆地随口说道:

“温蒂,我在出生当天就逃家了。”

温蒂非常惊讶,但同时也很感兴趣;她以优雅迷人的社交礼仪姿态轻触自己的睡衣,暗示他可以坐得离她近一点。

彼得低声解释:

“因为我听见爸爸妈妈在讨论我长大变成男人后会是什么样子。”

这时他突然情绪激动,烦躁地说:

“我才不想变成男人呢,我想永远当个小男孩,永远开开心心地玩。所以我就逃到肯辛顿花园跟仙子们住在一起,已经住了很久很久了。”

温蒂用极度崇拜的眼神看着彼得,他还以为是因为他离家出走的关系,但其实是因为他认识仙子

温蒂一直以来都过着平淡无奇的居家生活,因此她认为和仙子做朋友一定很有趣。她不断问了一连串关于仙子的问题,这让彼得非常讶异,因为他个人觉得仙子很讨厌,常常碍他的事之类的,他有时甚至不得不揍他们一顿。

不过整体来说,彼得还是很喜欢仙子。他开始告诉温蒂仙子的由来。

“温蒂,你知道吗,当第一个宝宝第一次发出笑声的时候,他的笑会瓦解成上千个细小的碎片,这些碎片会到处蹦蹦跳跳,那就是仙子的由来。”

这段话无聊透顶。但温蒂是个很少出门的孩子,所以依然听得津津有味。

“所以,”彼得用和蔼的口气继续说:“每个男孩和女孩都应该有个仙子。”

“应该?所以实际上并没有吗?”

“没有。现在的小孩懂得太多,他们很快就不相信仙子了。每当有小孩说:‘我才不相信仙子呢’,在某个地方就会有个仙子坠下来死掉。”

彼得真的觉得他们聊仙子的事聊得够多了。他突然想到,叮当已经安静了好一阵子,一直没有出声。

“我想不透她到底跑哪去了。”

他边说边起身,呼唤叮当的名字。温蒂顿时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兴奋,她的心激动地怦怦乱跳。

“彼得,你不会是要告诉我这房间里有个仙子吧!”

温蒂抓着彼得大叫。

“她刚才还在这儿啊。”

彼得有点不耐烦地说:

“你听不到她的声音吧?”

接着他们两人都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我唯一听到的是像铃铛一样叮叮当当的声音。”温蒂说。

“喔,那就是叮当。那是仙子的语言。我想我也听见她的声音了。”

声音是从抽屉柜里传出来的,彼得脸上绽出开心的笑容。那种欢愉的模样独一无二,永远都没有人能看起来跟他一样快乐。最可爱的是他咯咯的笑声,他仍保有自己第一次发出的笑声。

“温蒂,我想我把她关在抽屉里了。”彼得高兴地低声细语。

他把可怜的叮当从抽屉里放出来。叮当在儿童房里到处乱飞,怒气冲冲地尖叫。

彼得反驳说:“你不应该说那种话,我当然觉得非常抱歉,可是我怎么知道你在抽屉里呢?”

温蒂根本没在听他说话。她大喊:

“噢,彼得,要是她能停下来不要动,让我看看她的话就好了!”

“他们很少停在原地静止不动耶。”彼得说。

然而,有那么一瞬间,温蒂瞥见那奇幻浪漫的小身影停在咕咕钟上。虽然叮当的脸仍因为生气而扭曲成一团,但温蒂还是忍不住放声大叫:

“噢,好可爱喔!”

“叮当,这位小姐说她希望你当她的仙子呢。”

彼得亲切友善地说。叮当的回答非常粗鲁无礼。

“彼得,她说什么呀?”温蒂问。

“她不是很有礼貌。她说你是个丑八怪,而且她是我的仙子。”

彼得不得不如实翻译。他努力试着和叮当争辩:

“叮当,你明知道你不能当我的仙子,因为我是男士,而你是女士。”

对于彼得这番话,叮当的回答是:

“你这个大笨蛋!”

接着她就飞进浴室,消失得无影无踪。◇(节录完)

——节录自《彼得潘》/爱米粒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肯辛顿花园里的彼得潘】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狩猎术语中有个颇具启发性的词汇,可以形容这类印痕——嗅迹(foil)。生物的嗅迹就是足迹。但我们很容易便忘却自己本是足迹创造者,只因如今我们多数的旅程都行在柏油路或混凝土上,而这些都是不易压印留痕的物质。
  • 后来我发现,处理掉那些东西以前,再花点时间感受一下它们,心情能得到抚慰。每件物品都有它的历史,回味那些消逝的时光,总是乐趣无穷。年轻的时候我总是太忙,没能坐下来好好思索某件物品在我人生中的意义,没能想想它来自何方,或何时又如何来到我手上。
  • 我在和爱德华见面之前,就听说了他在太太临终前所作的承诺。
  • 时值一月下旬,我顺着轮船踏板慢慢走上岸,那时新英格兰才刚披上一层薄薄的新雪。新菲多汉姆市在渐沉的暮色下闪闪发光,街灯照亮沿岸一整排结冰的建筑,砖墙仿佛钻石般在黑暗中熠熠生辉,煤气路灯的光点在大西洋的墨黑海面上摇曳弹跳。
  • 这一段路线像是轻松的散步道,沿途可以眺望黑泽池和湿原。朝雾还在低处,整个身体好像都被净化了。神崎先生走在前面,我走在他的后方,和他稍微保持一小段距离。
  • 不过,由于他的一位恩师退休住到圣布里厄来,便找了个机会前来探访他。就这样他便决定前来看看这位不曾相识死去的亲人,而且甚至执意先看坟墓,如此一来才能感到轻松自在些,然后再去与那位挚友相聚
  • 母亲不提这些,反而不停地提起在布拉格发生的事,提到伊莲娜同母异父的弟弟(母亲和她刚过世不久的第二任丈夫生的),也提到其他人,有的伊莲娜还记得,有的她连名字都没听过。她几次试着要把她在法国生活的话题插进去,可母亲用话语砌成的壁垒毫无间隙,伊莲娜想说的话根本钻不进去。
  • 在这里,人们过去和现在都有一种习惯,一种执著:耐心地把一些思想和形象压进自己的头脑,这给他们带来难以描述的欢乐,也带来更多的痛苦,我生活在这样的人民中间,他们为了一包挤压严实的“思想”甘愿献出生命。
  • 约斯维希亲自把我带进囚室。他敲了敲窗前的栅栏,按了按草垫。然后,这位我们喜爱的管理员,又仔细检查了铁柜和镜子后面我经常藏东西的地方。接着,他默默但很生气地看了看桌子和那满是刀痕的凳子,还把水池仔细瞧了一遍,甚至用手使劲敲了几下窗台,看它有无问题。
  • 我写这封信时,仍然难忍满目的泪水,几次坐在打字机前写了头一行,便写不下去。但我想到两位失去爱子的悲痛将更胜于我,下面的话我必须告诉您们,这股力量支撑着我写完这封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