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欣赏:古风五十九首(其十九)

文思格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古风五十九首(其十九)

李白

西岳莲花山,迢迢见明星。
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
  
霓裳曳广带,飘拂升天行。
邀我至云台,高揖卫叔卿。   
恍恍与之去,驾鸿凌紫冥。

俯视洛阳川,茫茫走胡兵。   
流血涂野草,豺狼尽冠缨。

【作者简介】

李白(公元701-762) 字太白,号青莲居士,是盛唐时期最有名的大诗人,也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他的诗雄奇豪放,飘逸不群,想像丰富,流转自然,音韵和美,体格多变。

【字句浅释】

解题:这是一首游仙体的古诗。作者在诗中通过清虚雅洁的美妙仙境与血腥肮脏的丑恶人世的强烈对比,表现了自己出世与入世两种思想之间的冲突。莲花山:西岳华山的最高峰。迢迢:很远的样子。明星:华山玉女的名字。素手:(女性)洁白纤细的手。虚步:在空中走。蹑:踏上,登上。太清:清虚的天空。霓裳:云霓作的衣裳。曳:拖。广带:宽的衣带。云台:华山云台峰。高揖:高举双手拱手行礼(表示尊重)。卫叔卿:仙人。曾经乘云车、驾白鹿去见汉武帝,但只被当作臣下来对待,于是大失所望,飘然而去。鸿:鸿雁。凌:升,登。紫冥:也作紫虚,即天空、高空。川:平川,平地。茫茫:模糊不清的。胡兵:胡人(当时称少数民族) 的军队。豺狼:指叛臣安禄山的部属。冠缨:戴上有缨带的官帽。

【全诗串讲】

登上西岳最高处的莲花峰,远远看见明星仙女步从容。
纤纤玉手轻拈著粉红芙蓉,凌空举步脚踏着清虚太空。

云霓作的衣裳拖着宽带子,迎风飘拂著高高升到云中。
她邀我同到华山云台峰顶,我向仙人卫叔卿高揖而躬。
恍惚间正与仙人一同游走,驾着鸿雁飞临仙家的大穹。

偶然低头看到洛阳那地方,到处是胡兵奔走一片茫茫。
鲜血涂抹在道旁的野草上,锦衣官帽高坐的全是豺狼。

【言外之意】

本诗中接连推出洁净仙境和惨酷人间两幅反差极大的图画,造成诗中情调从悠扬到悲壮、诗歌风格从飘逸到沉郁的急剧变换。要把它们和谐的统一起来,若非笔力雄健纵横、才智超群出众的李白,也确实难以成功。

诗中表现的独善与兼济的思想矛盾,以及忧国忧民的沉痛感情,是历代仁人志士和心地赤诚的读书人中都可能存在的。但此诗以游仙体写出,其表现力又独高一筹。人们通常认为游仙体诗是作者借想像而随意发挥,用不现实的故事反映现实中的情理。其实,对于修炼人、甚至不修炼而根基好的人,灵魂离体的事例是很多的。现代研究者认为每五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有过灵魂离体的经历。以此观之,游仙体诗不说全部,至少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灵魂离体的真实记录吧!

李白是著名的道教崇奉者,并且隐居深山、修道炼丹,亟力追寻成道之路。但当他和仙人们正在乐陶陶的升入仙乡时,却被人间的惨剧震惊了。诗中嘎然而止,未说李白是继续升天还是转回人间。但修真崇善的修炼者都是有慈悲心的。圆满飞升固然是生命的美好归属,而眼睁睁的看到百姓受苦、生灵涂炭,心又何忍?他就是不说,我们也能肯定,他是急急忙忙的转回人间来了。美好的世界肯定是要去的,但人间还有豺狼当道、邪恶凶残之时,我们还得先把它们捡顺了再走。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而自己就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就像诗中的王维,独处也有他自己的世界。
  • 王维的“鸟鸣涧”,全诗描写春夜的宁静。我们可以感受到春山的空旷幽静,连淡淡皎洁的月光,都能惊扰沉睡的鸟儿。这个“惊”字,真是画龙点睛的神来之笔!不过,也唯有当人的心境十分宁静悠闲的时候,才能对大自然的变化有如此敏锐的观察
  • 杜甫一生中固然费尽心力去发展诗歌技巧与方法,但他的名声不是单凭诗歌技巧与方法就能成就的。其实,最主要的还是他关心人民疾苦、忧国忧民的那颗赤诚之心,使得世代后人永远把他记在心中。
  • 可怜老头子身上正穿着单薄衣衫,怕木炭卖不起价钱反倒愿意天寒。
    昨晚下了大雪,城外积雪深一尺,今早驾着炭车,结冰路上留车迹。
    拖车的牛困了人饿了太阳已老高,停车在都市南门外的泥中歇口气。
  • 诗人知道有一个香积寺,但不知寺在何处,于是便安步当车、信步游访,显出一派闲适、潇洒的风度。走了几里路后,竟然走入了云遮雾绕的山间,顿时使香积寺给人一种幽远、出尘、深不可测的感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