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缅北征战纪实(21)

孙克刚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4日讯】

第二十三节﹕ 攻略新维

新三十八师主力会攻芒友时﹐孙立人将军为求迅速解决芒友区的五六师团﹐使敌对滇西缅北无法增援﹐早日决定缅北战局﹔即以一一四团采用避实就虚的战法﹐越过海拔六千公尺的高山﹐向南巴卡突进﹐将至腊戍的芒友敌后公路截断。又令新三十师加紧围攻老龙山区核心阵内的敌军。一月二十八日﹐正当滇缅两军在芒友举行会师典礼的时候﹐新三十师已将老龙山区残敌全部肃清﹐同时向南巴卡截路的一一四团也一举将路标八十二里附近地区占领﹐五六师团残部整个被包围在芒友以南及南巴卡以北一带地区里﹐拼命向南突围。这时在新维以北的敌第二师团为着解救“友军”的围困﹐向北发动 猛烈攻击﹐打算和五六师团南北夹攻﹐一举击破我军截路部队。一一四团健儿两面应战﹐沉毅果敢﹐毫无惧色。二十九日﹐攻占芒友的我军南下追击﹐新三十师的八九团也顺着一一四团行进的旧路﹐向南巴卡进攻﹐两下经过五﹑六夜的激烈战斗﹐把被围的五六师团残部全部消灭﹐师团长松山佑三几乎被我俘捉。第二师团第四联队也被一一四团歼灭殆尽﹐南巴卡便在二月八日﹐被我军攻下。

南巴卡之役﹐连着芒友战斗一起计算﹐新一军一共经历大小二百余战﹐攻占村落据点一百八十几处﹐毙敌大队长以下军官四十五员﹐士兵一千两百名﹐夺获大卡车二十辆﹐大炮十六门﹐轻重机关枪三十五挺﹐步枪六百三十支﹐战车两辆。

南巴卡占领之后﹐新一军继起攻势的目的地就是新维。

新维是我国明代木邦宣慰司署址所在地﹐明末桂王奔缅﹐大将李定国﹐白文洗﹐即屯兵在此﹐抵抗清兵。后来吴三桂率兵攻破新维﹐白文洗投降﹐桂王被俘﹐李定国东走死于孟腊﹐了结大明一代社稷﹐使满族得以统治中华两百六十八年﹐所以新维在我国历史上是一个沉痛而值得纪念的重要地名。终清一代﹐新维对中国的朝供﹐保持不衰。一八八二年﹐英人吞并缅甸﹐新维土司还派人到中国来告急求救﹐虽然没有得到清廷的任何援助﹐而他自己依然坚持新维本是中国领土﹐不肯归英﹐当时英国也曾答应让他独立﹐但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小土司﹐又怎能强硬到底呢﹖

新维在南杜河的北岸﹐是旧滇缅公路上的重镇﹐东距滚弄五十五英里﹐南距腊戍三十二英里﹐东北距琬庭八十五英里﹐西北距南坎一一○英里。高黎贡山由北向南蜿蜒而下﹐都是在一脉六千公尺以上的高峰﹐公路穿折其中﹐成为一条狭长的隘路﹐再加以南皮河﹐南姆河﹐南开河和南杜河的支流横贯交流﹐构成新维以北地区几十处的险阻地带。新维四周高山耸立﹐是一个宽从半英里到四英里长约三十英里的狭长河谷﹐和南坎的形势差不多。

复杂的地形﹐给予主攻的新三十师以极大的困难﹐幸而有的是转战万里斩关夺隘的老战士﹐他们各个经验丰富﹐履险如夷﹐运用了攻击南坎的常规战法﹐如法炮制﹐先在二月十四日将新维外围重要据点贵街攻占﹐随即乘胜沿公路及公路两侧猛烈推进。残敌一面集中兵力在新维城区及附近山地加强防御工事﹐一面用一部兵力﹐在贵街以南的隘口﹐凭借山岳河川之险﹐分股扼守。十七日﹐我沿公路正面攻击的部队﹐在炮兵火力支持之下﹐对居高临下的敌军﹐施行五路仰攻﹐两翼互相呼应随同前进﹐进迫城区。十八十九两日﹐新维敌军被迫作背城之战﹐先后用两个中队的兵力﹐在炮火及战车掩护下﹐对我两翼攻城的部队作有计划的疯狂猛扑﹐被我接连毁伤其战车八辆。攻势顿挫﹐军心动摇﹐担任正面攻击的部队﹐把握这个黄金机会﹐一鼓突破了敌军主阵﹐二十日﹐趁著晨雾朦胧﹐冲入市区﹐又经过五小时的逐屋巷战﹐便把新维完全占领。

从南巴卡到新维﹐新三十师进展一百五十多里﹐攻占曼拉马﹑南仓﹑何西﹑康马﹑孔上﹑雷拍﹑般尼﹑曼兰奇特﹑何劳﹑南巴兰﹑弄树﹑曼山勒﹑桃笑﹑曼苏僻奥﹑贵街﹑南约温﹑威提﹑市僻﹑塘心﹑曼文﹑曼爱﹑拉塘﹑西乌﹑温郎﹑洛敏及新维等大小村落据点一百四十几处﹐毙敌七百五十人﹐虏获战车七辆﹐卡车三十辆﹐轻重机关枪二十六挺﹐步枪三百七十枝﹐各种大炮九门﹐装备器材四百余吨。

二十日当天下午﹐工兵还在清扫地雷﹐就有一大群记者在新维城里搜访战斗材料﹐他们找到了新三十师一位新来的龙秘书作向导﹐这位龙秘书三个月前还被日本人关在新维的集中营里﹐同他关在一起的﹐有芒市的方土司﹐遮放的多土司和他们的家属一百多人。国军收复南坎的时候﹐他们得到了消息﹐连夜从新维逃出﹐恰好路上碰到孙立人将军派出来营救他们的部队﹐把他们全部接到南坎﹐安置妥贴。在芒友会师的前几天﹐孙立人将军去芒市去开会﹐芒市土司家中正在闹着继任土司官的问题﹐他们都以为方土司早已不在人间了﹐当孙将军将这个意外佳音说出时﹐他们都高兴的流出眼泪来。后来﹐孙将军又派人把几位土司官﹐分别护送回籍﹐行时还临别赠言﹐叮咛嘱咐要努力刷新政治﹐替国家干一番事业﹐这几位土司官们对于政府关心边民的至意和国军保国卫民的功劳﹐铭感不已﹐纷纷派送子弟从军﹐到现在﹐新一军中还有不少士兵﹐和滇边土司官有骨肉之亲﹐他们都诚心乐意为祖国出力效命。

龙秘书是南旬土司官的弟弟﹐在日本明治大学读过书﹐在北平﹐青岛﹐上海等地住过很久﹐说的一口北平关话。芒市失守时﹐他正在当芒市设治局局长﹐被俘后﹐和其他土司官一起在新维被钦禁了八个月﹐他对新维地方情形非常熟悉。因为他会说日本话﹐所以虽是被软禁了﹐而他的屋子里还经常有善意来往的“日本朋友”。有一次﹐有一个大尉突然间问他﹕“你看皇军真能够得到最后胜利吗﹖”龙见他的问话来得突兀﹐不知道他的用意所在﹐连忙到答道﹕“一定的。”这个大尉慌忙用目光在四周搜索一下﹐然后苦笑着说﹕“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已经是败定了﹐不说别的﹐你们天天看到头上飞过去的飞机﹐可有一架是日本的﹖前线上中国的新一军来势锐猛﹐新维我们眼看就守不住了。”他对于国内军阀的轻掷国运﹐言下有不胜愤慨之意﹗

新维被炮火损坏的程度﹐虽然比密支那八莫要好些﹐但也是满目荒凉﹐有些柏油路面已是破损不堪﹐败瓦和焦黑的木头﹐到处都是﹐往日的土司宫殿﹐只剩下正中央一个高耸的座台和四围的墙壁了。这里的土司官名叫多发﹐年老多病﹐不大问事﹐大权都在他的弟弟曼发手中﹐他的祖先在明代受封为果敢后将军﹐清朝也封过他家世袭木邦宣慰使司的职位﹐这两颗印﹐一直保存在他的家里。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与“史迪威公路”同时进行的另一伟大工程﹐是中印油管的铺设﹐被封锁后的中国﹐一切物质都异常的缺乏﹐飞机大炮汽车固然是宝贝﹐而使飞机能飞﹐大炮能动﹐汽车能开得油料﹐更是宝中之宝。在缅甸没有沦陷以前﹐滇缅路上往来的车辆﹐大半都是运油﹐卡车从仰光载满了汽油开往昆明﹐再从昆明跑回仰光﹐它本身就消耗了它的运量一半﹐这种运法不但太不经济﹐而且缓不济急。滇缅路中断以后﹐美国飞机跨过“驼峰﹐” 从“空中滇缅路”把汽油送到中国﹐更是消耗量大运输量少﹐不能解决中国战场的油荒﹐于是从印度架设一条油管通到中国﹐就和建筑中印公路同时的列入中美军事家和工程家的议程中了。
  • 第二十一节﹕史迪威公路通车
  • 南坎克服后的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半﹐前线上空出现了几架战斗机﹐接着有三架“空中
    吉普”着陆﹐载来了索尔登﹐魏德迈﹐戴渭斯三位将军﹕索尔登将军戴着一顶大舌
    头的中国军帽﹐营长以上的官佐﹐大概都认识他﹔魏德迈将军老是住在重庆﹐这还
    是第一次到缅北前线来﹐驻印军官兵除了极少数高级将领之外﹐都是只知其名﹐未
    见其人﹔戴渭斯将军是美陆第十航空队司令﹐他的部队一向是在天空中协助我们作
    战﹐性情豪爽的有些象儿女英雄传上的邓九公﹐口里老是欢喜嚷着孩子们长孩子们
    短的。他们匆匆的在军部吃了午饭﹐就和孙立人将军一道向遮放而去﹐大家都意识
    到“中印公路快通“了。
  • 十一月十九日﹐正当新三十八师猛烈围攻八莫﹐袭占曼西隘口截断八南公路的时候﹐孙立人将军以战略上争取主动为着眼点﹐以求早日打通旧滇缅公路﹐不因敌军的死守八莫﹐而迟滞军事的进展﹐故不候八莫攻下﹐令新三十师问道越过八莫﹐对南坎发动攻势。南坎是明代木邦宣慰司直辖的土地﹐北距八莫七十一英里﹐东北距畹町三九英里﹐南距腊戍一三四英里﹐在瑞丽江南岸﹐为缅北肥沃的产米区﹐南坎地区为一狭长的谷地﹐四面都是高山﹐地形低洼平坦﹐土质松软﹐不利于守﹐更不利于攻﹐所以争夺南坎﹐必先争夺四周的制高点。
  • 五月十一日﹐当孟拱河谷的战斗正酣的时候﹐卫立煌将军指挥下的滇西国军也分路渡过怒江西岸﹐配合缅北我军的攻势。八月五日﹐驻印军攻克密支那﹐滇西国军左翼也迫近芒市﹐右翼已攻下腾冲﹐缅北滇西联成了一气。于是双方指挥官决定先作一次小规模的会师﹐会师的队伍分别从密支那腾冲两地出发﹐相向而行。
  • 第十五节﹕ 由奇袭到攻城
  • 第十四节﹕ 孟拱之战
  • 第十二节﹕ 攻取加迈﹐扫荡库芒山
  • 第十二节﹕偷渡南高江﹐奇袭西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