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泪的忏悔 愤怒的控诉

陈沅森:一个原中共线人的忏悔 (8)

——现身说法揭露中共以“反革命罪”屠杀千万同胞的秘辛
陈沅森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

(11) “引诱犯罪”、“真老虎”和“密捕”

陈亚陆这人是个“口头革命派”,每次见面,总是空谈他前一夜的种种想法,虽然时不时冒出一、两句豪言壮语,但骨子里还是胆小怕事的,瞻前顾后,畏畏缩缩,根本没有W君那种“干一番大事业”的气魄。一方面,显示了他体质羸弱,性格优柔寡断;另一方面,也很正常,在这种生死攸关的重大问题上,谁敢不掂量掂量共产党的份量!

他畏葸不前,我只能附和,并乘机起一点点阻遏作用,绝对不能把他往“反革命”邪路上引。但我也不能说得太露骨,以不暴露我的身份为度。

有一次,他考虑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感叹道:

“这事要是六○年、六一年‘过苦日子’时干就好了。如果那时蒋介石反攻大陆,大家起来配合,共产党早就倒台了。现在干,只怕是‘鱼过装壕’,没有意义了。”[注15]

他萌生退意,我当然点头称是,表示赞成。

他的这些想法和言论,我都如实地向刘股长汇报了。

此后,陈亚陆好一向没来找我,我也没有主动去他家。

一天傍晚,刘股长来电话(厂里承接业务的电话,允许职工使用),叫我马上到荣湾镇岳麓分局去,要快!我遵命,立即乘公共汽车赶到。刘股长站在大门口等著,立即把我引进二楼会议室。推开门一看,呵!好多人,十来个,济济一堂。

原来是市局领导、郊区分局领导和岳麓地区政保股的公安,在研究案情。领导发现陈亚陆案件停滞不前,临时决定把我招去,动员和指导我如何迅速突破。

当年公安研究案情,大多喜欢抽烟,一支接一支,会议不散不熄火。我进门时,满屋烟雾缭绕,弥漫着尼古丁的呛人气味,证明会已开很久了。

我进门后,市局L公安、分局L副局长站了起来,我赶忙走过去,抓住他们伸出的手,握一握。L公安、L局长满面笑容,一番表扬加鼓励后言归正题,叫我重新汇报一下案件的进展情况。

我如实汇报后,L局长问:

“陈亚陆想打退堂鼓,是真是假?”

“当然是真的。”我回答。

“不对,”L局长批评说,“你被阶级敌人的烟幕弹蒙蔽了。阶级敌人反对我们共产党,是本质决定了的,不会改变。他以退为进,在观察和试探你的决心。如果在这节骨眼上你表现消极,他就可能将头缩进乌龟壳里去了。”

“我总不能引诱他犯罪。”我喃喃地说。

“不是引诱犯罪!”L局长斩钉截铁地说,“你现在是党的隐蔽战线的战士,把阶级敌人引诱出来,是你的光荣任务。前次,陈亚陆说他想‘做国家生意’,你马上说愿做他的‘马前卒’,这个‘马前卒’就回答得非常到位。你不这样说,他就不会把下面那句‘一言为定’说出来。因此,你要尽最大努力,把他的心里话掏出来,让他‘鱼’过了也要装‘壕’。”

我低头不语,时间像凝固了一样,屋子里很静,听到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地响。

“你还有什么顾虑?”

“‘马前卒’一类的话我可以讲,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话,不愿意从我的口里说出来。”我回答。

“不,”L局长又一次纠正我的看法,“为了挖出阶级敌人,你讲几句也无妨,关键是不要超越他,不要讲到他前头去了。他讲三分话,你就点点头;他讲五分话,你就讲个两、三分;他讲八、九分,你就讲个四、五分,目的是把他的话引诱出来。这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你心里是拥护共产党、毛主席的,就行了。”

其他公安七嘴八舌支持L局长的说法,鼓励我进行引诱。纷纷拍胸担待:“怕什么!这是策略”,“保证没问题”,“大家都知道你有一颗红心”,“我们公安说了算”……

“其实,陈亚陆只是心里有些想法,仅仅同我说了,不像W君,并没有发展组织。”我说出了我的担心。

“发没发展其他人,现在还不能确定;跟你说了,就是发展组织。这是一个隐藏得很深的反革命份子,那么恶毒地攻击党和毛主席,绝对不能心慈手软。他不是纸老虎,也不是死老虎,因此,你不能麻痹大意,要做真老虎打,要做恶老虎打!”

我没得话说了。

“你还要严密注视,有没有后台老板?”最后L局长补充。

……

这次会议,用共产党的话来说,是要解决我的“右倾思想”问题,鼓励我引诱陈亚陆犯罪,把一个普通知识青年当作“真老虎”、“恶老虎”来打。当年,中共就是用“国家机器”,用“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用法西斯手段,用大量资金、人力、物力,来打击手无寸铁、分散单个“思想犯”、“言论犯”、“良心犯”的。

不过,L局长还是有些先见之明。

陈亚陆并没有死心,恰巧就在公安开会的第二天,又来找我,晚上下棋后提出新的方案,应该先写一个纲领,并要求我执笔写出来。这一招相当厉害,显示陈亚陆绝非等闲之辈:“你不是同意造反,愿意入伙吗?那么,请拿‘投名状’来。”[注16]

我当然不能执笔写纲领,况且确实不知道怎么写,便顺理成章地推脱:“写一篇文章没问题,但纲领怎么写?要写些什么,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样大的事,我怎么能胜任?还是你自己写吧。”

理由充分,他无法驳斥,只好自己动手写。

另外,陈亚陆还告诉我,与湖南大学一个“刻钢板”的右派,曾多次探讨“这些问题”,右派发表了许多精辟的见解,但“暂时不同意与你见面,以后再说”。

这些情况汇报上去后,特别是陈亚陆的“纲领”写了几个晚上之后,公安认为案件已经成熟,决定“密捕”。

事后,我也考虑过,为什么要“密捕”?你们中共是泱泱大国的堂堂执政党,公安机关隶属于堂堂的“人民政府”,打击你们认定的“头号罪行”,为什么不公开执法?在光天化日之下,派出着装整齐、威风凛凛的公安,在众目睽睽之中公开逮捕,起到“灭敌人的威风,长自己的志气”、“打一儆百”的良好效果。为什么要采用这种偷偷摸摸的方法?

答案仍然是“这么多!”,做贼心虚。如果天天抓人,到处抓人,形成红色恐怖,怎能体现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安定,歌舞升平?于是,只好委屈公安在夜幕的掩护下,贼头贼脑地把人逮来,把影响面缩到最小。

像陈亚陆这种情况,除了“不让群众知道,不造成社会影响”这个理由之外,完全没有必要使用“密捕”。“密捕”显示了共党政权理亏、心虚、胆怯,显示出他们制定的“法律”的虚伪性和“执法”的非正义性。

刘股长招我去,交代了“密捕”方案:晚上9点钟左右,把陈亚陆从家里带到就近的湖南师范学院南院体育场。

我遵令执行,晚上8时半,到陈亚陆家里,邀他出去走走,他便跟我一起走到常去的体育场。体育场内,夜幕下有几对男女的身影在晃动,仿佛在恋爱。有一对从我们身旁经过时,听到男的提高声音说话,是刘股长。——事后刘股长告诉我,他是故意提高嗓音,跟我打招呼。公安动员了艺术系几位“出身好”、“政治可靠”的女生,每位公安配一个,装扮成情侣接近“罪犯”。女大学生们看到公安当场抓捕两个“坏蛋”,惊奇得不得了。她们为“党的事业”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感到非常光荣,兴奋得终身难忘。

我和陈亚陆进入体育场后,坐到一个木架上。他告诉我:“纲领初稿已经写完,明天誊正一遍,再给你看……”刚说到这里,便看见前后左右迅速围拢来几条黑影,我听见刘股长大声喝道:

“什么人?举起手来!”

远处楼房的灯光映着,几支黑黝黝的手枪,对准着我们。

我和陈亚陆慌忙站起来,乖乖地把双手举过头顶。几位便衣一拥而上,将两人戴上手铐,塞进停在路旁的吉普车里,一边一个便衣,拽著胳膊,拎着衣领,一溜烟开进了荣湾镇岳麓分局,在一间灯光雪亮的房间里宣布逮捕……

刘股长对付陈亚陆,一位小公安对付我。宣布逮捕后,各人在逮捕证上签字。摆在我面前是一张白纸,我拿着小公安递过来的钢笔,装模作样地在纸上画了画。陈亚陆签字后,我看见刘股长从他内衣口袋里搜出几张折叠的纸,刘股长问“这是什么?”听见陈亚陆老老实实低声交代:“纲领。”……接着,就押到后面牢房里去了。

陈亚陆一走,几位执行任务的小公安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演戏,真像演戏一样,但是,是演出一幕残酷的真戏。在陈亚陆惊恐的眼神里,公安像天兵天将神奇地降临,一举将他刚刚写好的“纲领”缴获……

我笑不起来,呆若木鸡,脸色惨白……一位小公安:关切地问:“你是不是病了?”我才清醒过来。[注17]

(12)“公安局的一条狗!”

罪过,罪过,罪过!

丧德,丧德,丧德!……

公安利用我这个活生生的人做诱饵将陈亚陆“密捕”后,一向身体健壮的我,真的病了一场。头痛头晕,感冒发烧,浑身冷汗直冒,几天卧床不起;深更半夜,屡屡从噩梦中尖叫而醒。扪心自问,良心发现,痛苦不堪,我已成了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

如果说,第一桩案件还勉强有理由推脱,是公安逼迫干的,那么,第二桩案件就没有多少理由可以卸责了。你坚决不做公安的走狗,陈亚陆绝对不会被逮捕——这是一种令人发指的罪行,将来要清算,会遭报应的。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我心焦如焚。想到了“死”,不是自杀,而是被杀。

如果直统统地宣布“不干了”,冷酷的公安绝不会因为曾经“有功”心慈手软而赦免,因为你知道的太多,最终会找个小小的由头灭口。这是当特务、做线人再翻悔退出的必然下场,古今中外,无一例外。

撤退是铁定的,就是冒死也得撤退。问题是如何不露痕迹地撤退,尽量争取死里逃生。人生走到考验我智慧的关键一步,动员了全部脑细胞快速运转,经过一番苦苦的昼思夜想,终于悟出了道理。

我冷静地进行了分析:

在第一桩案件中,W姑娘为什么选中我为发展对象?是因为信任我。她为什么信任我?是因为她了解我家庭出身“不好”,了解我的祖父、父亲以及本人的情况。

陈亚陆为什么见面几次就将真心话告诉我?是因为他了解了我的家庭出身、本人情况后,认为这个人“可靠”。

那么,反过来,如果让所有接触我的人都认为我“不可靠”,甚至怀疑或听说我是公安局的“眼镜”,就没有人向我讲真心话了,我也就“发现”不到“反革命份子”了。

这就叫“与其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

对!就这么办,釜底抽薪,先把自己搞臭。

真正要“搞臭自己”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不能逢人遍告“我是公安局的眼镜”,那样只会适得其反,暴露了“不想干”的意图,公安知道后仍然不会放过你。只能瞄准某个机会,采用稳妥的、审慎的办法,让透露的消息在暗中传递开来。

冥冥之中如有神助,突然遇到一个极好的机会。(待续)

[注15] 壕,原意为“小水沟”,农民借用这个词称“安装在小沟流水里的一种篾制捕鱼工具”,流水可以从“壕”中通过,鱼虾进去后无法逃逸。“鱼过装壕”为长沙方言,意为“鱼群已经随流水过去了,再安装‘壕’捕不到多少鱼”,比喻“最佳时期过去,再做某种事意义不大”,有“不大想干”、“可干可不干”、“勉强干一下试试”等意思。

[注16 ] “投名状”类似于名片,但内容比名片丰富。古人拜见某位长官,希望在他那里谋个职位,便写一纸履历交上去,这张纸便叫“投名状”。《水浒传》中林冲、杨志先后上山落草为寇,山大王要考验他们是不是真心背叛朝廷,便要求他们下山去杀一个人将人头献上,先犯下一桩罪表示义无反顾,也称“拿投名状来”。

[注17 ] 上世纪末,偶尔获悉陈亚陆逝世的消息,默默志哀,哀其不幸。刑满释放后,他曾在长沙市北区一家民营公司工作。(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前红色高棉的军事领导人、被认为是柬埔寨最残忍的杀人者之一塔莫在首都金边的一家医院卧病几个星期后死亡。塔莫因为他在上个世纪70年代柬埔寨大屠杀中所起的作用而面临联合国支持的战争罪行法庭的审判。这位前红色高棉领导人的死亡对谋求为将近两百万受害者寻求正义的司法程序来说是一个沉重打击。 (w2006-07-21-voa36.cfm)
  • 前红色高棉军事指挥官塔莫在柬埔寨去世,即将开始审理进行种族灭绝式屠杀的红色高棉领袖案件的法庭失去了能提供重要证词的人。塔莫星期五在金边的一家医院死亡。据报导现年80岁的塔莫由于心脏、肺部和呼吸系统问题已经住院几个星期。他是红色高棉在1998年垮台之前的最后一位领导人。极端的毛派组织相互争斗的时候,他领导了对平民和红色高棉士兵的大屠杀。塔莫是唯一的两名被拘押、等待对他们进行反人类罪审判的红色高棉领导人之一。在红色高棉从1975到1979年的残暴统治下,将近两百万柬埔寨人死于过渡劳累、饥俄或死刑。但是塔莫否认屠杀了任何人。 (n2006-07-21-voa18.cfm)
  • N越来越放肆,一天晚上坐在我的床沿谈话,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她突然往后一倒,仰天摊在被子上,投来一个媚笑,我赶紧把头扭到另一边。在送她回家的路上,老往我身上靠,我一让再让。
  • 【大纪元7月21日报导】(中央社金边二十一日法新电)塔莫的律师表示,前赤棉领导人塔莫今天病逝,享年八十岁。原先外界期待,他会为种族屠杀事件出庭接受审判。
  • 破案后,我心情复杂,愁眉不展,常常半夜三更被噩梦惊醒,心惊肉跳,不得安宁!脑子里像打仗一样翻滚,矛盾重重,左冲右突,总是出现一些针锋相对的提示:
  • 原来,W姑娘把Z君和我,定为这个组织的重点发展对象。她家住原新安巷45号一栋老式木结构两层楼房的楼上,距离Z君工作的印刷厂很近。某天在她家聚会,便特地邀请Z君参加,介绍与那几位青年认识。几个幼稚、莽撞、对“群众专政”天罗地网毫不知情的年轻人,全然不顾一板之隔的邻居是否在偷听,便大发议论,大放厥词,抨击时政。
  • 1963年,我在长沙市河西岳麓区杜家塘小学当代课教师,教六年级语文。6月的一个星期六下午放学后,我正在整理学生的作业本,彭校长(兼党支部书记)走到教室门口说:“小陈老师,有位同志找,你到小办公室去。”
  •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很多人认同独裁国家是非常恐怖的,因为它的任何一个决定就可能带来很巨大的灾难。在共产国家之中互相残杀的事情也是非常常见的,翻开每一个共产国家历史都能看到一个杀戮的历史、一个屠杀的历史,尤其对自己的人民和它们的兄弟、伙伴和同盟,当时苏联和中国共产党史实一会儿你们可以介绍一下。
  • “六四屠杀”十七周年纪念日后一周,饱受担忧之苦的袁伟静终于获得了有关丈夫的音信。6月11日,共警递交袁伟静刑事拘留陈光诚的通知,此通知居然谎称警方于2006年6月10日才带走陈光诚。事实上,陈光诚已被共警非法绑架了九十多天!我也从四月份开始在大纪元上以个人名义代陈光诚妻子呼吁了七次!与新华网强加于陈光诚的十大罪名不同,此通知指控一个遭软禁的盲人“故意毁坏财物”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事实一再验证中共上上下下的无耻超出任何人的想像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