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缘(81)

李汝珍

图小玉

【字号】    
   标签: tags:

第八十一回 白蒁亭董女谈诗 凝翠馆兰姑设宴

  话说青钿道:“我这‘飞鞋’打个什么?姊姊告诉我。”紫芝道:“只打四个字。”青钿道:“那四个字?”紫芝道:“叫做‘银汉浮槎’。”题花笑道:“若这样说,青钿妹妹尊足倒是两位柁工了。”众人听着,忍不住笑。

  青钿呆了一呆,因向众人道:“妹子说件奇事:一人饮食过于讲究,死后冥官罚他去变野狗嘴,教他不能吃好的。这人转世,在这狗嘴上真真熬的可怜。诸位姊姊,你想:变了狗嘴,已是难想好东西吃了,况且又是野狗嘴,每日在那野地吃的东西可想而知。好容易那狗才死了。这嘴来求冥官,不论罚变什么都情愿,只求免了狗嘴。冥官道:‘也罢!这世罚你变个猴儿屁股去!’小鬼道:‘禀爷爷:但凡变过狗嘴的再变别的,那臭味最是难改,除非用些仙草搽上方能改哩。’冥官道:‘且变了再讲。’不多时,小鬼带去,果然变了一个白猴儿屁股。冥官随命小鬼觅了一枝灵芝在猴儿屁股上一阵乱揉,霎时就如胭脂一般。冥官道:‘他这屁股是用何物揉的?为何都变紫了?’小鬼道:‘禀老爷:是用紫芝揉的。’”紫芝道:“他要搽点青还更好哩。”题花道:“只怕还甜哩。”

  青钿道:“诸位姊姊且住住笑,妹子还有一首诗念给诸位姊姊听。一人好做诗,做的又不佳。一日,因见群花齐放,偶题诗一首道:‘到处嫣红娇又丽,那枝开了这枝闭。’写了两句,底下再做不出。忽一朋友走来,道:‘我替你续上罢。’因提起笔来写了两句道:‘此诗岂可算题花,只当区区放个屁!’”掌红珠笑道:“这两个笑话倒是极新鲜的,难为妹妹想的这样敏捷。”颜紫绡道:“这都从‘银汉浮槎’两位柁工惹出来的。”
  紫芝道:“青钿妹妹大约把花鞋弄臜,所以换了小缎靴了。我就出个‘穿缎靴’,打《孟子》一句。”素辉道:“这个题面虽别致,但《孟子》何能有这凑巧句子来配他。”

  姜丽楼道:“可是‘足以衣帛矣’?”紫芝道:“然也。”陶秀春道:“这可谓异想天开了。”题花把青钿袖子抓两抓道:“你是穿缎靴,我是‘隔靴搔痒’,也打《孟子》一句。”掌红珠道:“这个题面更奇。”姚芷馨道:“此谜难道又有好句子来配他?我真不信了。”邺芳春道:“可是‘不肤挠’?”题花道:“如何不是!”洛红蕖道:“这两个灯谜,并那‘适蔡’、‘决汝汉’之类,真可令人解颐。”紫芝道:“题花姊姊把扇子还我罢。”题花道:“我再出个‘照妖镜’,打《老子》一句,如打着,还你扇子。”紫芝道:“诸位姊姊莫猜,等我来。”因想一想道:“姊姊:我把你打着了,可是‘其中有精’?”彩云道:“是什么精?”紫芝接过扇子道:“大约不是芙蓉精,就是海棠怪,无非花儿朵儿作耗。”廉锦枫道:“我因玉英姊姊‘酒鬼’二字也想了一谜,却是吃酒器具,叫过‘过山龙’,打《尔雅》一句。”阳墨香笑道:“可是‘逆流而上’?”锦枫道:“正是。”

  紫芝道:“今日为何并无一个《西厢》灯谜?莫非都未看过此书么?”题花道:“正是。前者我从家乡来,偶于客店壁上看见几条《西厢》灯谜,还略略记得,待我写出请教。”丫鬟送过笔砚,登时写了几个。众人围着观看,只见写着:“‘厢’,打《西厢》七字﹔‘亥’,打《西厢》四字﹔‘花斗’,打《西厢》十五字﹔‘甥馆’,打《西厢》四字﹔‘连元’,打《西厢》八字﹔‘秋江’,打《西厢》五字﹔‘叹比干’,打《西厢》八字﹔‘东西二京’,打《西厢》三字﹔‘一鞭残照里’,打《西厢》四字﹔‘偷香’,打《孟子》三字﹔‘易子而教之’打《孟子》四字。”题花道:“其余甚多,等我慢慢想起再写。”吕祥蓂道:“他以厢字打《西厢》倒也别致。”红珠道:“据我看来:这个‘厢’字,若论拆字格,必是以目视床之意。”钟绣田道:“请教题花姊姊:那‘花斗’二字,只怕妹子打着了。我记得《赖柬》有两句:‘金莲蹴损牡丹芽,玉簪儿抓住荼蘑架。’不知可是?”春辉道:“这十五字个个跳跃而出,竟是‘花斗’一副行乐图,如何不是!”苏亚兰道:“那‘一鞭残照里’,可是‘马儿向西’?”众人齐声叫好。春辉道:“这‘残照’二字,把‘向西’直托出来,意思又贴切,语句又天然,真是绝精好谜。我们倒要细细打他几条。”燕紫琼道:“我记得‘长亭送别’有句‘眼看着衾儿枕儿’,只怕那个‘厢’字就打这句罢?”春辉道:“床上所设无非衾枕之类,以目视床,如何不是此句!姊姊真好心思!”陈淑媛道:“他那‘亥’字,不知可是‘一时半刻’?”春辉道:“姊姊是慧心人,真猜的不错。若以此谜格局而论,却是‘会意’带‘破损’。不但独出心裁,脱了旧套﹔并且斩钉截铁,字字雪亮,此等灯谜,可谓掷地有声了。”施艳春道:“那‘东西二京’,打的必是‘古都都’。”题花道:“这个灯谜我猜了多时,总未猜着,不想却被姊姊打着,真打的有趣!”紫芝道:“春辉姊姊:他这‘叹比干’是何用意?”春辉道:“按《史记》:‘微子去,比干强谏﹔纣怒,剖比干,观其心。’以此而论,他这谜中必定有个‘心’字在内,但必须得他‘叹’字意思才切。”廖熙春道:“我才想了一句:‘你有心争似无心好。’不知可是?”

  春辉道:“此句很得‘叹’字虚神﹔并且‘争似无心好’这五个字,真是无限慷慨,可以抵得比干一篇祭文。”兰荪道:“好好一个人,怎么把心剖去倒好呢?”春辉笑道:“他若有心,只怕你我此时谈起还未必知他名字。即或意中有个比干,也不过泛常一个古人。今日之下,其所以家喻户晓,知他为忠臣烈士,名垂千古者,皆由无心而传。所以才说他‘有心争似无心好’。此等灯谜,虽是游戏,但细细揣度,却含着‘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之意,真是警励后人不少。”青钿道:“他这‘偷香’二字出的别致,必定是个好的。我想这个‘偷’字,无非盗窃之意,倒还易猜﹔第‘香’为无影无形之物,却令人难想,莫非内中含着‘嗅’字意思么?”素云道:“只怕是‘窃闻之’。”春辉道:“这个‘闻’字却从闺臣姊姊所说长人国闻鼻烟套出来的,倒也有趣。”

  香云道:“他这‘易子而教之’,大约内中含着互相为师之意。”吕尧蓂道:“今人称师为西席,又谓之西宾,只怕还含着‘宾’字在内哩。”张凤雏道:“必是‘迭为宾主’。”春辉道:“不意这个单子竟有如此好谜,虽不如‘仕而优’,‘克告于君’借用之妙,也算正面出色之笔了。”紫芝道:“他这‘秋江’二字,我打一句‘清霜净碧波’﹔‘甥馆’二字,打‘女孩儿家’﹔‘连元’二字,打‘又是一个文章魁首’。请教可有一二用得?”

  春辉道:“这三句个个出色!即如‘清霜净碧波’,不独工稳明亮,并将‘秋江’神情都描写出来﹔至于‘甥馆’打‘女孩儿家’,都字字借的切当,毫不浮泛﹔最妙的‘又是一个文章魁首’,那个‘连’字直把题里的‘又’字擒的飞舞而出。这几个灯谜,可与‘迭为宾主’并美了。”

  掌红珠道:“他这单子我们猜的究竟不知可是。倘或不是也说是的,将来倒弄的以讹传讹,这又何必。好在所有几个都已猜过,题花姊姊也不必再写了,还是请教那位姊姊再出几个,岂不比这个爽快。”易紫菱道:“刚才红珠姊姊所说‘将错就错,以讹传讹’,妹子就用这八字,打《孟子》一句。”哀萃芳道:“可是‘相率而为伪者也’?”

  紫菱道:“正是。”题花道:“题里题面,个个字义无一不到,真好心思。”姜丽楼道:“我出‘蟾宫曲’,打个曲牌名。”董珠钿道:“以曲牌打曲牌,倒也别致。”崔小莺道:“可是‘月儿弯’?”丽楼道:“正是。”题花道:“这个‘曲’字借的巧极,意思亦甚活泼。”纪沉鱼道:“我出‘走马灯’,打《礼记》一句。”玉芝道:“这有何难,无非燃灯即动之意。”蒋星辉道:“妹妹何不就打‘燃灯即动’呢?”郦锦春道:“可是‘无烛则止’?”沉鱼道:“正是。”薛蘅香道:“我出‘农之子恒为农’,打《孟子》一句。”宝钿道:“这个‘恒’字,倒像世代以耕为业,永不改行的意思。”

  姜丽楼道:“必是‘耕者不变’。”众人齐声赞“好”。邹婉春道:“这‘耕者不变’四字,最难挑动,不意天然生出‘农之子恒为农’六字,把个‘不变’扣的紧紧的,此谜可谓天生地造,再无他句可以移易了。”印巧文道:“我出‘核’字,先打《孟子》一句,后打《论语》一句。”玉芝道:“这个‘核’字有何精微奥妙,要打两部书,若按字义细细推求,‘核’之外有果,‘核’之内有仁。”董翠钿道:“我猜着了:可是‘果在外’、‘仁在其中矣’?”巧文道:“正是。”锦云道:“他虽结巴,倒会打好谜,并且说的也清爽。”廉锦枫道:“我出‘鸦’字,打《孟子》二句。”小春道:“这个大约又是拆字格。”田凤翾道:“若要拆开,必是‘爵一、齿一’。”红珠道:“此谜做的简净。”宰银蟾道:“我出‘重庆’,打《孟子》一句。”婉如道:“《孟子》上面‘祖’字甚少,至于‘父父子子’,又是《论语》。”掌骊珠道:“必是‘父子有亲’。”题花道:“这个‘亲’字借的有趣。”

  兰言道:“今日主人须早些摆席才好,我们早早吃了饭,把宝云姊姊灯看了,彼此回去也好歇息歇息。昨日足足忙了一夜,今日若再过迟,妹子先支不住了。”兰芝道:“既如此,妹子也不再拿点心,就教他们早些预备。但此时未免过早,诸位姊姊再打几个,少刻就来奉请。”谭蕙芳道:“我出‘其涸也可立而待也’,打个药名。”叶琼芳道:“可是‘无根水’?”蕙芳道:“妹妹打着了。”燕紫琼道:“非‘无根’二字不能‘立待其涸’,真是又切当,又自然。”林书香道:“我出‘辙环天下,卒老于行’。”

  秀英道:“必是‘尽其道而死者’。”书香点点头。颜紫绡暗暗问兰言道:“姊姊为何听了这几个灯谜只管摇头?闻得姊姊精于风鉴,莫非有甚讲究么?”兰言道:“我看玉英、红英、蕙芳、琼芳、书香、秀英六位姊姊面上,都是带着不得善终之像。那玉英姊姊即使逃得过,也不免一生独守空房。不意这些‘黄泉’、‘无根’、‘生死’字面,恰恰都出在他们妯娌、姊妹、姑嫂六人之口,岂不可怪!”颜紫绡道:“你看咱妹子怎样?”兰言道:“姊姊骨格清奇,将来自然名登宝箓,位列仙班﹔到了那时,只要把妹子度脱苦海,也不枉同门一场。”颜紫绡道:“咱能成仙,真是梦话了。”兰言道:“少不得日后明白。”

  红红道:“你们二位谈论什么?妹子出个灯谜你猜:‘疏影横斜水清浅’,打曲牌名。”掌骊珠道:“姊姊好嫣润题面!”枝兰音道:“可是‘梅花塘’?”红红道:“正是。”素云道:“这七个字又是‘梅花塘’一个小照,真是如题发挥,一字不多,一字不少。”宰玉蟾道:“我出‘不重伤,不禽二毛’,打古人名。”蒋月辉道:“可是‘斗廉’?”玉蟾道:“正是。”紫芝道:“你当日在小瀛洲同那四员小将打仗,心里就存这个爱惜么?将来银蟾姊姊同史公子成了亲,有人感你当日‘不重伤’之情,一定托他们来作伐哩。”玉蟾道:“少刻捉住你,再同你算账。”阳墨香道:“我出‘事父母几谏’,打个鸟名。”瑶芝道:“世上那有这样孝顺鸟儿。”田凤翾道:“可是‘子规’?”墨香道:“正是。”锦云道:“‘事父母’三字把个‘子’字扣定,‘几谏’二字把个‘规’字扣定,真是又贴切,又自然,可以算得鸟名谜中独步。”米兰芬道:“我出曲牌名‘刮地风’,打个物名。”井尧春道:“可是‘拂尘’?”

  兰芬道:“正是。”花再芳道:“据我看来:只用‘刮风’二字就可拂起尘来,何必多加‘地’字,这是赘笔。”春辉道:“此谜之妙,全亏‘地’字把个‘尘’字扣的紧紧的。若无‘地’字,凡物皆可‘拂’,岂能独指‘拂尘’。并且还有……”玉芝道:“够了!今日若无春辉姊姊评论,不知还听多少好谜。评论哩,也罢了,偏要添岔枝儿,甚至还牵到脚指头上去,你说教人心里可受得?刚把脚指头闹过,紫姑太太‘适蔡’也来了,题姑太太‘汉子’也来了,弄这刁钻古怪的,教我一个也猜不着,你还只管说闲话。”紫芝道:“妹妹莫急,我出个容易的,包你猜着。题面是曲牌名‘称人心’,打个物名:‘如意’。你猜!”题花道:“这谜又打物名,又打如意,倒难猜哩!”紫芝道:“呸!我又露风了!”秦小春道:“我出‘张别古寄信’,打两个曲牌名。”玉芝道:“我于曲牌原生,再打两个,那更难了。”崔小莺道:“可是‘货郎儿’、‘一封书’?”小春道:“正是。”紫芝道:“你们二位如要下棋,可先招呼我一声。”小莺道:“告诉你做什么?”紫芝道:“我好打扫去。”闺臣道:“我出‘老莱子戏彩’,打两个曲牌名。”秀英道:“可是‘孝顺儿’、‘舞霓裳’?”只见丫鬟禀道:“酒已齐备。”毕全贞道:“今日也算鏖战了。此时既要上席,我出‘鸣金’,打《孟子》三字。”言锦心道:“可是姊姊贵本家?”全贞点点头。众人不解。周庆覃笑道:“我晓得了,必是‘使毕战’。”全贞笑道:“正是。”春辉道:“此谜不但毕字借的切当,就是使字也有神情。”兰芳道:“今日之聚,可谓极盛了,我出‘高朋满座,胜友如云’,打曲牌名。”众人听了,都不做声。绿云道:“他们诸位姊姊过谦,都不肯猜,我却打着了,是‘集贤宾’。这才叫做对景挂画哩。”

  众人起身,都到外面散步净手。兰芝让至凝翠馆,仍旧撤了十三席,摆了十二席,照昨日次序团团坐定。兰芝只得遵照旧例,把敬酒上菜一切繁文也都蠲了。酒过数巡,大家把昨日诗稿拿出,彼此传观,七言八语,议论纷纷。

  未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话说玉芝一心只想猜谜,史幽探道:“你的意思倒与我相投,我也不喜做诗。昨日一首排律,足足斗了半夜,我已够了。好在这里人多,做诗的只管做诗,猜谜的只管猜谜。妹妹即高兴,何不出个给我们猜猜呢?”玉芝见幽探也要猜谜,不胜之喜。正想出一个,只听周庆覃道:“我先出个吉利的请教诸位姊姊:‘天下太平’,打个州名。”
  • 原来太后因文隐平定倭寇,甚是欢喜,适值上官昭仪以此为题,做了四十韵五言排律,极为称颂。太后因诗句甚佳,所以特命众才女俱照原韵也做一首,明晨交卷。众人把原唱看了。幽探道:“既如此,就请主人早些赐饭,大家赶回去,连夜做了,明早好交卷。”
  • 话说众人离了百药圃,只见丫鬟禀道﹔“酒已齐备,夫人也不过来惊动,请诸位才女不要客气,就如自己家里一样才好。”众人道:“拜烦先替我们在夫人跟前道谢一声,少刻扰过,再去一总叩谢。”说罢,一齐散步。丫鬟预备净水,都净了手。香云引至凝翠馆。
  • 话说青钿跟了紫芝一同来到白蒁亭,宝云道:“今日紫芝妹妹替我各处照应,令人实在不安。但除两次所说七十三位之外,其余众姊妹共分几处,你都见么?”
  • 话说紫芝正在思忖,只听芸芝对再芳道:“天盘排定,先将本日干支从中空一格写在两处,再起四课。今把一课、二课、三课、四课写来你看。此是起课入门,最为切要,向来各书从未指出,以致初学无从入手。这是妹子因姊姊学课心切,所以独出心裁,特将门户指出,姊姊从此追寻,可以得其梗概了。”
  • 七人一同到了莲花塘,进了凉阁。苏亚兰、左融春、董花钿、孟芳芝、卞绿云五人连忙站起让坐。田凤翾道:“我们原是特来领教的,怎么倒不吹了?”绿云道:“吃了这杯茶,少不得都要吹一套奉敬。”董花钿道:“你们六位却在何处游玩,半日总未见面?”蒋素辉道:“紫芝姊姊才从白蒁亭来的﹔我们六人在桃花岭旁打了一会秋千。”
  • 话说紫芝惧怕玉蟾,连忙走开,来到双陆那桌。只见戴琼英同孟琼芝对局﹔掌红珠、邵红英、洛红蕖、尹红萸在旁观局。掌红珠道:“当日双陆不知为何要用三骰。与其掷出除去一个,何不就用两个,岂不简便?妹子屡次问人,都不知道。其中一定有个缘故。”
  • 话说易紫菱笑道:“这紫芝妹妹真会取笑,怪不得公主说你淘气。”紫芝道:“芷馨姊姊既喜观阵,自然也是高棋了?”姚芷馨道:“不瞒姊姊说,妹子向在外洋,除养蚕纺机之外,惟有打谱,或同蘅香姊姊下下棋。虽说会下,就只驶些,每日至少也下百十盘。”香云道:“就是随手乱丢,一日也不能这些盘。”
  • 话说众才女都到园中闲步,只见各处花光笑日,蝶意依人,四壁厢娇红姹紫,应接不暇。刚过了小桥曲水,又见些茂松修竹﹔步过几层庭院,到了古桐台。锦云道:“诸位姊姊莫走乏了,请到台上歇歇吃杯茶罢。”众人道:“如此甚好。”都进了古桐台。
  • 若据对联两句看来:大约薄命是不能免的,似还不至甚多,幸亏‘座上’两字﹔若把‘座’字变成‘世’字,那可不好了。据我参详:要说个个都是福寿双全,这句话只怕未必,大概总有几位不足去处。莫讲别的,只望望那个泣红亭的‘泣’字,还不教人鼻酸么?妹子有句话奉劝诸位姊姊:倒不必因此怀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