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和母亲(127)

莫名抓捕派出所 何故拘留踪迹无
张霜颖

父亲给母亲的简陋的生日贺卡(张霜颖:我的父亲和母亲)

【字号】    
   标签: tags: ,

什么东西到了衰亡的时候,就昏乱得令人莫名其妙。中共更是这样,就像父亲被公审这件事吧,这事本身就已经是足够荒唐的了,无缘无故的把我们家的门锁砸了,一大堆警察冲进去,抓了一生以教书育人为已任的父亲,不但欲加之罪,还要判重刑。那就开庭公议吧!母亲大忙了一阵子,又是请律师、又是办各种手续,一拖二吓的总算挨到了开庭的日子,刁难又接二连三的来到了。先是不让家属旁听,不是公审吗?怎么不让旁听?后来,就更荒唐了,连律师也不让进法庭了。多么可笑,不让律师进法庭,那还叫开庭吗?

接下来的事情就更令人齿冷了,不但不准旁听,法院的门口也不能站了。宇新站在法院门口,一排防暴警察手挽手,威风凛凛的硬是把她和围观的人驱赶到了距离门口二十米远的马路上。宇新不解的问:“你们一大群防暴,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大动干戈,是不是太可笑了?”那个发号施令的长官让防暴警察站了五分钟,自己也觉得有些无趣,对着队列喊道:“向后转,齐步走!”撤到院子里去了。接下来就是大抓捕,谁想旁听,一说话就把你抓起来。子杰就是因为想旁听,同警察讲理被抓起来的;那个小伙子朱晓东只是问了一句话也被抓起来了,中国纳粹是怎样的恶劣可想而知。就算是在法院门口说话犯法,那苗培华可是没在法院门口说话呀,她刚从家里出来,只是想到法院去看看,就把她也抓起来了。那天还抓了许多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赵云龙,也是六七十岁的人了,他到法院刚瞟了一眼,也被推进了警车。为什么抓他呀?那就谁也不知道了。中共的警察疯狂到这种程度,哪一个头脑正常的人会理解?你想它不是到了行将灭亡的时候了吗?

在庭审还在进行的时候,子杰的女儿宇新就回家了,法院已经完全没有老百姓站脚的地方了,那些防暴警察的表演她也看够了。母亲问她子杰在哪里?她笑笑告诉母亲说:“我妈让狼叼去了!”母亲大惊:“那怎么可能,你妈做了什么?”宇新平静的告诉母亲,是因为那些警察都疯了,没有什么原因。只是他们觉得应该把她抓起来,也可能那么多的防暴警察,总得要凑一个数吧,哪有什么条文!子杰想进去旁听,没能进得去,倒被警察抓进了派出所,大家的心也随之沉重起来。

喧闹了一天,中午过后,下午传来消息说庭审终于结束了。 等待了八个月,母亲也终于还是没有见到父亲。大家收拾心情,等著被警察抓去的几个人回来。然而一直等到天渐渐黑下来了,子杰还是没有回家,母亲和宇新不由得着急了。人会被弄到哪里去了呢?表妹宇新和弟弟就跑去市中区610问。遇到一个稍显和气的警察,对他们说:“我给你们问问,看看是不是在这里。”这使宇新很感激,因为她很少听到610的人能正常的对群众说话了。他们不管看见哪个来问讯的人,特别是法轮功家属,都会像一头野性未退的兽类一样,首先把面部肌肉扭曲起来,露出一付凶狠的样子,所以如果胆气不足,一提到去610就会怯步的。但过了一会儿,那警察告诉他们,人不在这儿,被弄到什么地方他们也不知道。

那到底人被他们弄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表妹她们就四处打听,终于知道了子杰和田尚珍被关押的那个派出所。“我们可以去看吗?顺便给她们送去晚饭?”宇新问道。“可以看。你们来吧!”派出所的人回答说。宇新和二姨夫匆匆忙忙地买了些食品便向那个派出所赶去。可真巧,他们在派出所却碰见了那个刚刚见过她们的那个市中区分局的610办事人员。这一次,他一反常态,撕破了伪善的面具,刚刚还和气的脸扭曲了,毫不掩饰的露出自己的兽性。“不能看,出去!”他指使派出所的警察把宇新他们轰出派出所大门,还把派出所大门反锁起来。宇新他们只好站在大门外凛冽的寒风中等待。子杰只是想去旁听公审,说了一点想进去旁听的理由,就被拘在派出所里,连家人见一面都不行,那些黑社会的人是不是也比他们还要仁义得多吧!宇新和姨夫不走,执意表示一定要见子杰一面。

看他们不走,有一个警察竟然拿出一叠照片,一张一张的和他们对照。“让他们看吧,我这张老脸可是不怕看的。”姨夫说。姨夫和表妹站在寒风凛冽的派出所大门口等了很久,再也没人理睬他们。“为什么还不走?”有一小警察过来气势汹汹地问道。“我们的人总得吃饭吧,不让我们进,也得把饭拿进去呀。”姨夫说。于是那个小警察把他们买的饭提了进去。“这么点子事,还能关多久呢?”姨夫有些疑惑。这时,一辆警车急驰过来,停在派出所门口,车上下来两个警察,二人匆匆向派出所门口走来。就在他们叫门的时候,宇新看见其中一个警察手里拿着几张纸,她瞟了一眼,看见那纸上有“拘留”两个触目惊心的大字。

“姨夫,我们走吧,他们今天不会放人了,那人拿的是拘留手续。”宇新对二姨夫说。宇新和姨夫回家了,他们知道,共产党政权已经连黑社会都不如了,已经完全是一伙流氓了,甚至流氓也不是,他们完全是一伙疯子了。小姨子杰是一个法轮功学员,既然见不到她,我们就相信她不枉自己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使命,会照顾好自己的。

第二天,小姨和另外几个因为看公审被绑架的人,除了田尚珍之外,就都被送进到拘留所了。不管你怎么想,在这个疯人院似的中国,是什么事情都会发生的。用正常人的道理是不会想得通的,所以只能用精神病人的道理才能想得明白。这次公审真的很可笑,但人们都有些笑不出来,因为中共的黑色幽默实在是太沉重了。

背景

父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

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时。期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张兴武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刘品杰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游,不准办护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员警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印表机各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张兴武、刘品杰。张兴武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通知已经内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无法得知。

办案主要负责人:
济南市检察院联络人张晓晖0531-85037729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反X教大队长韩延青:0531-82746554
实施绑架派出所: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长钟伟电话:13361012598
张兴武被关押看守所:济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