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来人往中 我的眼光娓娓的追逐著梦幻 细腻的编织著憧憬
(shown)那相片中流露的让人珍惜的感情,是对旧日情境的留连,是对往昔亲人的怀念,甚至是一时的内心感受的记录,留住的,是当时最真实的镜头。
或许是新春的喜气,就在黄历新年过后没多久,那大瓦盆里探出了二棵新芽。细细微微的幼嫩,浅浅薄薄的绿意…
不平静的生活,让我们的脸也难得平静。我们脸上的表情和我们的心境息息相关。
有人质问说,乒乓球那么小那么轻,打乒乓球算不算运动啊?事实上,乒乓球在攻击时,往往每一击的力量会有如拳击一样的狂猛凶狠。
又是辞岁迎新年 平常人家少变动 日子如旧盼安适 但求和乐无病痛
月底九月初是到北卡罗纳州采梨子的时节,今年重阳会依照往例举办了采梨郊游,不料出发前一个星期,梨园主人来电告知梨子被突然而来的一大群人给采光了,由于游览车已经租了无法取消,于是此行改成了到附近的一个国家公园看瀑布的纯郊游。
(shown)“邂逅天堂之美”不需要千里追寻,而且很近不远,就在自己的心里头,只要心眼一开,就可以在尘世里看见天堂般的景致。
凉风习习推门窗  明月细细铺银霜  红枫勤勤织秋帘  落叶飘飘飞故乡
虽然我们无法预知不可测量的未来,也不需要对不可测的福祸过度紧张,不过偶尔的对像是“生命中的麻醉药”这类的思想有所涉猎和体会,可以让自己更理解人生的意义,于是,可以扩拓自己的眼光和心态,也或许由于自己已经思索过这样的问题,在偶然的机遇当中,可以助人几许。
现实中,一些人会成为“坏人”,并不是他们一出生就是个坏人,甚至还是个好人,但是在遭遇困顿和苦难之后,心性开始转变,为了生存、生活,他们必须在任何的“死角”与人争斗,无所不用其极的让对手倒下,让自己挺立起来。
果她是个花容月貌,身材婀娜,气质优雅,声音悦耳的美女,以至于使我被迷得“忘了我是谁”地,失了分寸,没了心志的跳楼跳悬崖的爱她爱到底,这还算是个解释。
大家都称他“赵校长”,因他在台湾当过校长,不喜欢他的人就叫他“赵老头”。以前我们见面的时候都是很热络的握手问候,后来我们见面时就互相拥抱…
人生的第一次,往往让人难以忘怀。
我的祝福是真心的,也很诚恳,然而和他妈妈对他的爱相比,根本是萤光皓月,没得比。我的祝福是一时的,妈妈的爱是一生的。
还好这小男孩除了偶尔会叫出一个单音的声音,算是蛮安静的,不但如此,在演唱进行中,受到音乐的感染,他的身体有时候还会随着节拍扭动,当大家鼓掌的时候,他也会跟着用力的鼓掌。
在这无时无刻的关心中,在随时随地的伸出援手中,忧郁症插不进来,只能在后头等著,等到不耐烦的时候,忧郁症就只好忧郁的走了。
我们没办法分担她身体的痛苦,但是,我们可以分担她心灵的孤单与纷乱。逐渐的,我们可以从她的痛苦中,体会到她所散发出来的平安与喜乐。这让我们认识到在生死的关头,信心所带来的力量是何等的大。
人们的心灵像是一个坛子,里头有不同时期的渣滓和精华在那里交融与冲撞,然而这个心灵的坛子会随着流入的历练和智慧而自己长大扩充,永远不会爆开。
体会人生和生命是个大题目,然而,体会的出处却往往是在微小的地方,关键就在于自己内心是否能察知和感觉到事物和事件的内涵,进而产生感受和感动。
我们三十年前有了偶然相遇的缘分,将来不论时光如何漫长,再相遇,我们的情分仍然如昔,即使,不再相遇,我们仍然彼此关心,互相祝福。
面对着儿女,当父母的必须不断的调整自己和儿女的关系,也就是要认知儿女在能力上将会比我们强壮,比我们先进,甚至在道德上、理念上也会超越我们。
“乞丐与王子”是一个老故事,说的是一个长得和小王子一模一样的小乞丐,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和调皮的王子换了衣服去了皇宫。结果过了一阵子小乞丐受不了皇室的繁文缛节,就和小王子互换回来,恢复了以前自由自在的生活。
问自己,死后,有多少我曾善待过的人,可以来相见?
当我们面对未知的将来的挑战,千万不要错愕得让休止符成了曲终的符号,做个深呼吸,张开口,继续演唱休止符之后的旋律。
妈妈谢谢您,妈妈我爱您。
到亚特兰大大学研究所办理入学的时候,我听不懂美国人的“美式英语”,美国人听不懂我的“台式英语”,费了一天,搞得满头大汗,才一切就定。不一样的人种,不一样的言语,如此的杆格,如此的陌生。我深深的感受到作为“外国人”的我,在美国是如此的“异类”。
(shown)一篇文章三个月完稿不算慢,一阕诗词五、六年后还在推敲修改不算“犹豫不决”。我不急,好的文章不会寂寞。  
这些东西还会变得和现有肢体同样重要,假牙、假发等,尽管有个“假”字,使用的人绝对不会以“假”相待,而会比真的还认真的相待。
男生目标较多,东张西望,不知道“她在那里”,女生不敢表示,有口难言,说不出“我在这里”。所以当一段应该发生却没有发生的感情,经常在男生是“错过”,在女生是“被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