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五義(223)

第一一四回 蔣澤長水灌沈中元 眾鄉紳奉請顏按院(下)
石玉昆
【字號】    
   標籤: tags: ,

  怎見得?有贊為證:顏大人,用目瞧。見此人,好相貌。入玄門,當老道。看身材,七尺高。九梁巾,把頭皮罩。素帶兒,腦後飄。迎面上,有一塊無瑕美玉吐放光毫。穿一件灰布的袍,係一根細絲縧在腰間來回繞。蝴蝶扣,繫得牢,相襯著燈籠穗兒被風擺遙白布襪,腰兒高。銀灰的鞋,底兒保行不偏,走正道。背後背,無寶價,二刃雙鋒是一口利刃吹毛。看先天,根基妙;看後天,栽培的好。地角園,天庭飽。二眉長,入鬢角。看雙睛,神光好。面形正,雙腮傲。耳輪厚,福不小。唇似塗朱,還有那三綹鬍鬚相配著。這老道,真奇妙,不修仙,不了道。不愛錢,不貪鈔。暗隱著威,面帶著笑。喜管不平事,專殺土棍豪。每遇那污吏贓官,好夫淫婦,不肯饒。

  大人看畢,暗暗誇獎,叫人與道爺預備一個坐位。魏道爺那裡肯坐,讓至再四,方才落坐。與眾位打了個稽首,念了一聲「無量佛」。大人說:「本院久聞魏道爺之名,方才又聽盧校尉等所說,魏道爺肯出來拔刀相助,待事畢之時,本院奏聞萬歲,必然要聲明魏道爺之功。」雲中鶴說:「小道無能,無非聽著言講五老爺死在銅網,被奸王所害,實在可慘。小道也是一腔不平之氣,焉敢稱為拔刀相助?無非眾位老爺們前去破銅網,小道有何德何能?不過巡風而已。」大人說:「魏道爺不必大謙了。」

  正說話間,一宗咤事,就見那船忽悠忽悠直奔東山邊而來,把大眾嚇了一跳。怎麼這船自己走起來了呢?大人問:「什麼緣故?」蔣爺知道底下有人,轉身躥入水中,才把胡列、鄧彪叫將出來。原來是蔣爺預先叫他們兩個拿著青銅刺,容拘鉤搭住船隻往裡拉的時節,叫他們用刺鉤掛住船底,往裡就帶。兩個人紮在水中用刺掛船,嗣後怎麼也掛不動了。緣故是拘鉤不拉了,兩個人如何掛的動?這才用盡平生之力,慢慢忽悠忽悠的也就奔了東山邊了。有蔣爺進去把他拉上來,到了上面,才能告訴,可不能在水裡頭說話。蔣爺就把水灌沈中元、大人到了的話說了一遍,隨後帶著兩個人到了船上,放下青銅刺,與大人叩頭,說明了他們來歷。大人收留下,讓他們跟著當差。大人又問:「你們大眾如何到的此處?」蔣爺就把尋找大人,誤入黑水湖,殺了山寇,饒恕了嘍兵的話說了一遍。岸上那些人,那都是十八莊的會首。大人說:「既然他們獻了些個衣服,又預備的吃食,也俱是為國有益的好百姓,應當請來一見。」蔣爺這才下去,把那些鄉紳們請將上來,俱與大人叩頭。大人倒說了些謙虛的言語。那些人請大人上柴貨廠暫且歇馬,明日起身。大人不肯,眾人跪著不起來。大人出了個主意,就在山上聚義庭中住一夜,明日再走。大眾只可點頭,就此請大人下船上聚義庭。眾鄉紳派人出去,治辦上等海味官席幾桌,也皆因柴貨廠地勢寬闊繁華,要是背鄉也不能這麼便當。蔣爺、沈中元、鄧彪、胡列俱都換上衣服,眾嘍兵跪接大人。

  眾人到了聚義分贓庭中,晚間由外邊廂酒席備到,連知府帶總鎮大人,連文武的大小官,以至外邊兵丁等。蔣四爺等連眾會頭,帶嘍兵大家飽餐一頓。也就把君山歸降大宋,回稟了大人一遍。又把盜彭啟、假扮陰曹、畫陣圖,回了大人一遍。大人問:「陣圖有些個日子,大概也就畫齊備了罷?」蔣爺說:「這日限也不少了,大約也畫齊備了。」就此回明白了大人,「把嘍兵也打發他們上君山去,待等襄陽用人之際,再調他們上襄陽。」大人也就依著蔣爺的主意。蔣爺叫分水獸鄧彪,叫他取紙筆墨硯去。分水獸說:「四老爺怎麼又來取笑我們,這那有紙筆墨硯呢?這才有知府來的文案,讓他們預備。」蔣爺親筆寫了書信,封固停妥。一夜晚景不提。

  次日清晨,大人打發文武官員俱都免送,回衙理事。大家一定要送,說至再四,這才不送了,連兵丁們俱都叫他回去。早飯又是十八莊會頭預備。早飯用畢,山中也沒有什麼物件,嘍兵也不用分散。蔣爺仍穿上自己的衣服,帶上一對青銅刺,請大人下山。

  餘者眾人保護,放火燒山,為的是賊要再來了,沒有住處,自然也就存留不住了。頃刻間,烈燄飛騰,萬道金蛇亂竄。嘍兵帶著書信、盤費銀兩,投奔君山,暫且不表。

  十八莊會頭要送大人一程,大人攔住,大人謝了謝他們。後來大人上京交旨,奏聞萬歲,天子一喜,還賜了一塊匾額,贊美他們村莊的義氣。大家上船。大人在官艙中見火光大作,點頭歎息:「燒燬房屋,傷害多少生靈!」

  蔣爺早派聽差的前去給武昌府送信。內中單有柳青要見他師母去。蔣爺不願意,說:「待等破完了銅網,索性你把這一個整人情作完了,再見不遲。」柳爺說:「趁著此處長沙府不遠,我實在是想我師母。你只管放心,我絕不能半途而廢,我不是這樣人物。你們先走,隨後我奔襄陽,絕不能誤事。」這一說,雲中鶴也要去,沈中元帶路。蔣爺一想:「不得他們師兄弟湊在一處,夜多了夢長,萬一不奔襄陽,便把他們怎麼樣呢?有了,我同著他們一處去就無妨了。」就此回明白大人,四位一同起身,奔長沙府。

  這一到長沙府,火焚郭家營,且聽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蔣爺同著那人剛一拐山環,就瞧見山半腰內一個人躥將下來,躥在大人船上。蔣爺一嚷:「刺客!」盧爺撒腿往前就跑。
  • 一拐這個山環,就看見大人的船隻了,正是那些個嘍兵打船上摘軟硬拘鉤呢。蔣爺說:「不好!有了刺客了!」忽見打西山頭上「嗖」躥下一個人來,回手拉兵器,準是要行刺。
  • 見打船旁「呼瀧」一聲,由水中躥出來如水獺相似,把住船沿,把沈中元腰一抱,說:「咱們兩個人水裡說去罷。」大人看了個必真,是蔣護衛
  • 沈中元應著,晚間就把大人還醒過來了,甘媽媽這才點頭。到了次日,吃完早飯,在書房裡給大人取了迷魂藥餅兒,後脊背拍了三巴掌,迎面吹了一口冷氣。大人還醒過來了
  • 不多一時,就回來了,又進來報道:「我們打聽明白來了,是大人帶著公孫先生上武昌府私訪,如今歸回,有武昌府的知府護送,離黑水湖不遠了,看看就要進黑水湖口。」蔣爺說:「還有什麼人?」
  • 吳源往上一翻,「哇呀呀」的吼叫,忽又往水中一沉。再看他往水中一紮,「滑」的一聲,那水就是一片血水相似,只見吳源在水中紮下去了。盧爺以為是蔣四爺在水中沒有命了。
  • 分水獸鄧彪想不到有陷空島人,一瞧類若是胡列。胡列叫道:「那不是鄧大哥嗎?」這句話未曾說完,「噗嗵」一聲,分水獸就躺在地下了。
  • 蔣爺把一雙小眼瞪圓,淨瞅著山賊,就見他也是一個坐水法,往下一沉,雙手一捧青銅刺,把一雙怪恨一翻,在水中一找蔣四爺。蔣爺瞅得見他。他原來一翻眼,也瞅得見蔣四爺
  • 嘍兵過來將要動手,聽屋中有家寨主說道:「且慢動手,我聽著像是熟人的聲音。」那人躥將出來,柳爺一看,就知道死不了哩。
  • 忽然打外面拿進兩個人來,地方那裡吩咐,叫給四大人跪下。蔣爺一瞧,原來是那船家:一個李洪,一個李有能。見了蔣四爺,苦苦求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