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工程36計(三十三)

王維洛博士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 ,

政治評論家吳國光為《長江,長江》撰寫序言:

中國知識界的直言不諱的發言,終於打破了圍繞三峽工程理應展開的爭論中不應有的沉默寂靜,將一個關係到國計民生的重大問題,鮮明地提到了國人面前。在中國,一切問題無不帶著政治色彩,重大問題尤其不可能不被視為政治問題。三峽工程,是上,還是不上?顯然主要是一個科學論證問題。

可是歷史和現實並不曾讓它以這樣的單純的形式出現,而是強行納入政治軌道。「李銳反黨集體」是一個已成「歷史」的悲慘事實,它說明在一個政治權力高度集中、最高政治領導人一言九鼎的體制下,「政治泛化」的現象可以「泛」到何等程度,以致於蕩平一切良知與科學的準則。

在三峽問題幾十年來的風風雨雨中始終是一個有形無形的決定力量,完全扭曲直至扼殺一切科學探討與論爭,劃地為牢地把一個應撥動國人心弦的問題變成一個人人寧願緘其口的禁區。

現在這一聲「叫號」作為土語含有「挑戰」意,它確實是一種挑戰:讓全能的政治後退五百步!只有擺脫開全權、全能政治的羈絆,作為一種獨立人格和格致理性出現,科學才有可能開始體現自己本能而求得與自然相契合的公平與正義。主張三峽上馬的科學家也自有其道理,科學本身會最終為這種分歧找到解決方法。問題只在於,當科學一旦成為政治的僕從時,它就不成為其科學了。……對於中國人來說,幾十年乃至幾千年的悲劇恰恰在於政治支配了科學,吞噬了科學,乃至支配和吞噬了全部社會生活,吞噬和支配了人的大腦和良心。

中國知識界在三峽問題上的發言,可以說是重大的歷史性行動,它好比是向傳統政治體制及其權威扔下一隻白手套,意味著:叫號──也就是挑戰:你對民族負責嗎?

博大出版社授權(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苦肉計」,為兵法三十六計之第三十四計,敗戰計其中之一。原文為:「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間以得行。童蒙之吉,順以巽也。」
  • 推遲蓄水,就會影響發電,也會影響對下游流量的補給。這個方法在目標不改的情況下,無法接受。剩下的只有工程整治一條措施,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有錢便往下投就是了,淤多少,挖多少,反正這筆錢,不會算到三峽工程的投資上去。
  • 一九八四年,李鵬擔任中共中央和國務院三峽工程籌備領導小組組長,把實現老一輩無產階級領導人「高峽出平湖」的夢想,作為歷史賦予的重任。
  • 根據中共中央的決定,三峽工程做了三個不同蓄水方案比較,海拔二百米、海拔一百九十五米和海拔一百九十米。比較的結果是:一百九十五米方案的防洪和發電效益都不能滿足要求,而經濟效益也不如二百米方案。一百九十米方案則比一百九十五米方案還要差。
  • 「三峽水庫在壩址處的蓄水位多高,三峽水庫庫尾處的水位也多高」這個理論,完全是「無中生有」,既沒有先人的經驗證明,也沒有現代科學理論的支持。
  • 三峽水庫長六百餘公里,水力坡降平均值不可能為零,所以,三峽水庫庫尾處重慶的水位,就必然要比三峽大壩處的水位高,兩處的水位絕不可能是像李鵬所說的那樣是一般高低。
  • 而二○○三年六月以來,三峽水庫蓄水的實踐,恰恰證明:高峽出平湖,根本是無中生有。
  • 為了支援三峽工程統一領導建設,李鵬在三峽工程籌備領導小組第一次會議上,就提出建立三峽省,為此,必須先行組建一個籌備組。
  • 一九八八年,全國政協再次組織三峽考察團,這次參加的全國政協委員有一百二十八人,團長是政協副主席周培源。
  • 按照西方決策理論,三峽工程可行性研究是工程技術問題,而三峽工程決策是政治決策;科學家和工程技術人員通過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為政治家的決策做工程技術準備,而政治家則是出自政治考慮,權衡各方面利弊,做出最後的決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