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

【京劇欣賞】金雁橋

張任中了孔明的計過橋被擒
袁榮易
  人氣: 82
【字號】    
   標籤: tags:

先是漢中的張魯攻打劉璋,劉璋請劉備入川協助。劉備從荊州,以龐統為軍師,帶著部隊,到成都與劉璋會面。接著,劉備駐守在綿竹一年。劉璋反悔,懷疑劉備的動機,乃攻劉備,交戰中龐統被箭射死。荆州的孔明(諸葛亮)急忙率領張飛、趙雲等出兵,打敗劉璋的悍將張任。終於,劉備與孔明會師成都,劉備取代劉璋的位置,開始統治四川。


1. 眾將等候軍師孔明升帳分派任務,右起魏延、黃忠、張飛、趙雲、顏嚴等。

京劇《金雁橋》,一名《擒張任》,又名《取雒城》,是以張任為主角的一齣武戲。孔明入川攻打雒城,佯敗,誘使張任出城追擊,過金雁橋,黄忠、嚴顏、趙雲、魏延與張飛等輪流攻打。截斷橋樑,張任已無退路,張飛將他生擒,他不願投降而被殺。孔明用棺盛殮,葬於高坡,以彰其忠義。 川、漢、徽、秦腔及河北梆子、同州梆子均有此劇目。


2. 《金雁橋》張任(林政翰飾演)出場亮相:掏翎、持槍、跺泥。

《金雁橋》的主角張任穿紅靠,紅靠為英雄氣性的將領所穿。如《戰太平》之華雲,《小商河》之楊再興,《誅仙陣》之韋陀等穿紅靠。紅色,它有「一點孤忠」的意味,紅的使用是因其少數、特殊而具有貴氣(如貴族王爺、新婚夫婦穿紅),如果像中共新編京劇,服裝濫用紅色,大小演員都穿紅,此紅已成賤色,毫不足貴,僅象徵灑狗血罷了。


4. 張任(林政翰飾演)攻擊孔明,孔明(張化緯飾演)面不改色。復興劇場演出。

《金雁橋》趙雲穿白靠,白色代表驍勇善戰,銳不可當;他比較要冷靜,而不像紅色的熱忱重情。在《金雁橋》裏,趙雲是攻打張任的群將之一,算是配角;按一般武生的排序,頭牌武生演張任,二牌武生演趙雲。但是《金雁橋》有一段李春來與蓋叫天感人的故事:蓋叫天如日中天享大名時,卻屈居二牌,敬讓給盛名不再的李春來演頭牌的張任。


5. 張任與趙雲以長槍對戰。兩人飄揚的硬靠與靠旗,及空中翻飛的槍花。

清末上海,李春來(1855-1924)被尊為「武聖」,也有稱他是「南方武生宗匠」的。後來蓋叫天(1888-1971)得與李春來同台演出,從中向其學習。誰知李春來一時失察,被女觀眾糾纏,致使坐獄兩年。坐牢間,蓋叫天經常去探監送飯,李春來向蓋傳授武技訣竅,蓋每日勤練,武戲臻於成熟。


6. 張任追張飛(楊宇敬飾演)過了金雁橋。

李春來出獄後,登台大不容易,風頭盡失,逐漸淪為配角,在大世界娛樂場掛二牌、三牌。當時一等戲院是天蟾舞台、大舞台;而大世界和四大公司京劇場所,屬於三等檔次,名伶都不肯降低身價去演。這時蓋叫天在天蟾舞台掛頭牌,他保薦李春來到天蟾。蓋為使李重振聲威,自居配角拿二牌的薪水,而讓李春來做頭牌,蓋這種助人的義舉,可說十分了不起。這些戲如《金雁橋》蓋飾趙雲,李飾張任;《拿謝虎》蓋飾賀人傑,李飾一枝桃謝虎;《獅子樓》蓋飾西門慶,李飾武松,……。


7. 張任與張飛(楊宇敬飾演)在橋上打鬥。


蓋叫天氣度很大,他並不勉強別人與他演法一致。蓋叫天傾向新社會,他的武打喜歡結合生活美學。李春來則是古典派,以傳統為大,例如戴翎子的長靠戲:《金雁橋》、《伐子都》、《趙家樓》、《蓮花湖》、《戰濮陽》等,走時勾腳背、亮靴底,站或坐時,始終一隻腳的靴跟點地。這些舉止,都符合武生由雉尾生(明代崑曲角色)化出來的典型。

李春來在《金雁橋》裏飾張任還有幾個精彩之處:(1)過橋時,「紮巾大額子」翎子、狐尾,「台漫」下桌子。(2)被擒在張飛身上的「跨肩」。這些宛如花式溜冰的驚險動作,原來在京劇中早就有了。


8. 張飛(楊宇敬飾演)用雙刀、張任(林政翰飾演)用大刀,有一場精彩的對戰。

讓人扼腕的是蓋叫天在文革時,被打成「浙江省最大的反動戲霸」,批鬥大會上他受盡種種酷刑虐待。共產黨不容許藝術自由,凡有自己領悟、自成一格發揮的京劇藝術家,都被視為「戲霸」。原因是違反「平均主義」,是在為自己出風頭。人人吃一樣的大鍋飯,文革時搞「均貧」,最後江青甘脆規定只演樣板戲,取代傳統京劇。經過平反,後來有些傳統京劇又可演出,但只有殼子,聲勢唬人如樣板戲,內涵卻失去了溫柔敦厚的韻味、醇味。


9. 張任(林政翰飾演)被擒,寧死不投降。


共產黨的恐怖,是拿「平均主義」來欺騙人民,藝術觀也來這一套,它以「平均主義」包裝,外強中乾。外表「偽善」面貌,其實已抹煞掉個人性。為黨、為人民,卻沒給京劇藝術家內在空間,再怎麼唱做念打,也出不來藝術家的心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元順帝時期製作了讚美佛的樂舞《十六天魔舞》,舞蹈主要講的是十六位天魔以菩薩的容貌出現,迷惑世人,後來被佛陀降伏的故事。
  • 顧名思義,「鼓」舞的舞蹈動作應當是圍繞著「鼓」展開的。而作為打擊樂器的「鼓」起源很早。傳說遠古時有伊耆氏用土製的鼓,鼓槌是用草紮成的。又傳說夏后氏有一種鼓是有足的。而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已有「鼓」字、「鞀」字,此外還有一面木腔蟒皮鼓,表明遠在三千多年前的商代已經有此樂器。
  • 古代的天竺指的就是今天的印度,唐時將從那裡傳來的樂舞稱為《天竺樂》。《天竺樂》舞大概在公元350年左右傳入中原。
  • 唐朝文宗時,下詔讓太常卿馮定製作《雲韶法曲》。《新唐書·禮樂志》亦記載,這個舞蹈由三百人表演,有宮廷宴席時才表演。唐《樂府雜錄》記載,「樂分堂上、堂下。登歌四人,在堂下坐」,除了表演的三百人外,還有五個穿著繡花的衣服的舞童,各自手執著金蓮花在前面導引,意即「執金蓮花如仙家行道者」。
  • 《蘭陵王入陣曲》是唐代假面舞蹈,根據唐代崔令欽的《教坊記》記載,起源於北齊,盛行於唐代,又稱《代面》、《大面》。此舞是表現北齊蘭陵王高長恭作戰的勇猛英姿,為帶有簡單情節的男子獨舞。
  • 唐 周昉《簪花仕女圖》。(公有領域)
    唐懿宗時期,曾令宮中伶人李可及創作了《歎百年》隊舞,或稱《歎百年隊》。該舞蹈是為了悼念懿宗與郭淑妃的愛女同昌公主不幸早夭而作,反映了一種人生無常的思想。
  • 在唐代流行的《柘枝舞》基礎上,又出現了被後世稱為《蓮花舞》的舞蹈《屈柘枝》。唐代《樂府雜錄》曰:「健舞曲有《柘枝》,軟舞曲有《屈柘》。」《樂苑》曰:「羽調有《柘枝曲》,商調有《屈柘枝》。此舞因曲為名,用二女童,帽施金鈴,抃轉有聲。其來也,於二蓮花中藏花坼而後見,對舞相占,實舞中雅妙者也。」
  • 柘枝舞的伴奏樂器是鼓。正是在歡快的鼓聲中,柘枝舞的表演者出場、起舞、謝幕,因此舞蹈節奏鮮明歡快,風格健朗。
  • 太宗故地重遊,感慨萬千,在隨後宴請大臣的酒席上,賦詩10首,抒發了 「況茲承眷德,懷舊感深衷」的懷舊之感和「垂衣天下治,端拱車書同」的喜悅。後由隨行的起居朗呂才製成樂曲,稱為「功成慶善樂」,所用音樂為西涼樂,並編制了舞蹈,故又稱「九功舞」。
  • 唐朝著名的舞蹈《五方獅子舞》緣於《佛說太子瑞應經》中的典故。在該經書中記載:「佛初生時,有五百獅子從雪山來,侍列門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