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流浪心緒(二十七)方向

作者:梅花一點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東南西北上下,六合之內,流浪者如何流轉自己的方向呢?熙熙攘攘是所有流浪者的工作地,而清靜的街角院落才是流浪者的歸宿?就像人們都有了軀體的視聽嗅味觸感覺才分得清內外的差別,似乎內心世界的不可明白,就是千山萬水的阻隔?

很多過客都沿著一條條路徑往前走,路走的人多,也就有了路,也就有了方向。還有聲音和光,四面八方的輻射,瀰漫了奇異的振動,振動著每一個流浪者的心靈。可惜的是,眼睛不能向後看,耳朵不能感受撫摸。皮膚或許能聽到?身軀的每個感官完整的限制著包裹在迷霧之海裡的流浪者的探索,卻確定了一定規則的方向,使得事件一件一件的隨歷史之流而發生。所以,我們繼續流浪的猜測著平行世界裡的相同與差異所在,如同在猜測人和男人、女人的異同。流浪者的猜測在流浪,似乎前面有模糊的方向。

緊張,焦慮,何茫然?內心世界的複雜,亂如絲纏,方向在哪兒呢?猜測的心,更如隔牆有耳的祕密,好似聽見了,好似看見了,好似感覺到了,卻屬不屬於虛幻的並當做自我追求呢?多言數窮,不如守中。流浪者能否守得住自己的心扉,或者在開向何方的心門?

曾經有神派遣其兒子的降臨,得來了今日的聖誕節,讓世人理解到了神對世人的眷顧與慈愛。或許流浪者正在期待著神指引的方向。@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有些所謂的現象,那不需要推理,花開花落,吃飯睡覺,行走坐臥,人們在面對的反應都很正常,如何需要推理呢?就如同風雲莫測的天氣,難道預報了陰晴那定是陰晴麼?如
  • 安靜的代價,是能夠細細聆聽到草叢裡的蟋蟀的叫聲,還有草兒撫摸搖擺著微風的經過。微微的聲音代替了自以為的安靜與迴避般沉默的結局,耳朵們繼續歡樂自己擁有的福氣。
  • 匆匆而過的面龐們的打過照面,沒有任何言語,卻步伐不停,前視而無左右顧盼,那會是心思在追尋或者走向的喧鬧麼?可惜,沒有一字言語就恍然而去。這不是安靜的沉默無語,而是心思的延續流淌。
  • 食物是上帝的恩賜,可是飢餓屬不屬於上帝的恩賜呢?說來我們的肉體不就是上帝的恩賜麼?肉體裡的物質循環,帶來了飢餓,也帶來了煩惱。所以,流浪者和行者一樣,繼續前行乞討。
  • 如果親愛的你,在思念,那麼思念成為了你的衣裳,在你思緒裡到處遊蕩,游動著你的幻覺和即將結下的新因緣,即使那條絲線連接的不是很緊湊,脈脈的無形之中,構造了你歷史的未來和可能。
  • 話不多,也許一切盡在不言之中,沉默也是微風拂面,窸窸窣窣的歡唱內心的自由,流浪者邊走邊無聊,時而自言自語,時而螞蟻對語。
  • 身體的慾望變形著所謂的自我的誇張,使得自己隨著耳目口鼻膚的感觸,四處流浪,以為著自以為的事情在不斷的發生。神祕的神韻在對應著所有流浪者的舉手投足嗎?
  • 雖然不是力大無窮的大力士,搬不起一塊磐石,行者卻內心如穩固的磐石,行走天涯也無妨,令諸神讚歎不已。
  • 流浪者每個腳印,都在投射出自己的行跡,卻被陽光和雨滴消滅的無影無蹤。跟隨流浪者的影子,算不算他自己投射出的光陰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