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賞析:〈谷風〉

作者:明珠

詩經賞析(小玉/大紀元製圖)

  人氣: 3518
【字號】    
   標籤: tags: ,

《詩經.國風.邶風.谷風

習習谷風,以陰以雨。
黽勉同心,不宜有怒。
采葑采菲,無以下體。
德音莫違,及爾同死。

行道遲遲,中心有違。
不遠伊邇,薄送我畿。
誰謂荼苦,其甘如薺。
宴爾新昏,如兄如弟。

涇以渭濁,湜湜其沚。
宴爾新昏,不我屑以。
毋逝我梁,毋發我笱。
我躬不閱,遑恤我後?

就其深矣,方之舟之;
就其淺矣,泳之游之。
何有何亡?黽勉求之。
凡民有喪,匍匐救之。

不我能慉,反以我為讎。
既阻我德,賈用不售。
昔育恐育鞫,及爾顛覆。
既生既育,比予於毒。

我有旨蓄,亦以御冬。
宴爾新昏,以我御窮。
有洸有潰,既詒我肄。
不念昔者,伊余來塈?

註釋:

1. 習習谷風,以陰以雨:習習,和暢舒適貌。谷風,春天從東邊吹來的風稱為「谷風」或「東風」。谷風是春天有好兆頭的象徵。《毛傳》:「習習,和舒貌。東風謂之谷風。陰陽和而谷風至,夫婦和則室家成,室家成而繼嗣(繼承人)生。」

陰雨,本詩指的是春雨或春天的霉雨天氣,與《詩經.曹風.下泉》:「芃芃黍苗,陰雨膏之。」意思相同。以,既是語氣助詞又含有「潤澤」的意思。「陰雨」是個固定詞組,用兩個「以」將其拆開來,這是「邶風」這種曲調形式的特點,在這一卷詩篇中很常見。仲春二月為陰陽交會之月,如果這個月天子、諸侯國君、官員及大部分百姓均能婚姻及時;天子或諸侯國君都能勤勉於國事,那麼這個國家或地區就會「陰陽和而谷風至」,而且春天陰雨連綿也是好兆頭。本詩指的是王都千里之內的地區(王畿)。

這兩句的大意是:和暢舒適的谷風吹拂,春雨連綿潤澤大地。

2. 黽勉同心,不宜有怒:黽,音閩;勉力、盡力。《康熙字典》:「音泯,勉也。」黽勉,盡力去做好。這兩句大意是:我們都同心盡力地去做好,在日常生活中不要因為一件小事而發脾氣。

3. 采葑采菲,無以下體。德音莫違,及爾同死:葑,音封;蕪菁,別名蔓菁、蔓荊、諸葛菜[1]、大頭菜或圓頭菜等。這種蔬菜葉子和根部都可以吃,它是古代最常見的蔬菜之一。李時珍《本草綱目》:「蕪菁南北皆有,北土尤多。四時常有,春食苗,夏食心,秋食莖,冬食根。」菲,音匪;古代也稱芴(音物),俗稱土瓜。也是蕪菁類的蔬菜,常生長於地勢低濕之處,似蕪菁,開紫紅色小花,一般是三月份採摘做菜羹最好吃。下體,本詩指植物的根莖部分。德音,指善言、教化禮義的語言、音樂等。也就是西周時期王都大學所教的內容――周禮中精華的傳承及運用。與《詩經.日月》:「乃如之人兮,德音無良」意思相似。及爾,甚至於、以至於。

這四句的大意是:採摘葑菜及菲菜,不會因為那是根部而不要。(言外之意:每一個朝廷中的官員都有其優點、特長或不足之處,天子或諸侯國君要懂得任用人。)我們在王都大學所學的一切知識(德音)不要去違背,甚至於到死了都要遵守。

4. 行道遲遲,中心有違。不遠伊邇,薄送我畿:遲遲,指不快不慢地行走貌;《毛傳》:「遲遲,舒行貌。」中心,心中;與〈終風〉:「中心是悼」意思相同。違,指不願意或難以割捨。伊,那、那麼。邇,近。薄,語氣助詞。畿,王畿;指王都周圍方圓千里之地曰畿。《周禮.夏官司馬》:「方千里曰王畿。」這四句的大意為:我們一起不快不慢地走著,我心中有不願意離別的意思。您不在乎距離的遠近,將我送出王畿的範圍。(言外之意,千里相送。)

5. 誰謂荼苦,其甘如薺。宴爾新昏,如兄如弟:荼,音途,苦菜;又名荼草、游冬等。苣菜屬,葉似苦苣而略細,莖折斷後有白汁,花黃色形狀似菊。薺,音記;薺菜。因為糖分較多,味道較甜,所以薺菜在古代也稱甘菜。荼菜及薺菜都是常見的蔬菜。

宴,本義為宴饗(設宴招待客人)。爾,本義為華麗盛大;與《詩經.小雅.采薇》:「彼爾維何?維常之華。」中的「爾」意思相似。宴爾,在本詩中本意是指成婚禮的時候,舉辦的華麗盛大的宴會。後來「宴爾」發展成比喻「新婚」了。因為在古漢語中,形容宴會時,「宴」可用「燕」替代,所以「燕爾」與「宴爾」意思都相同。我們常見用詞「新婚燕爾」出處就是這首詩。

這四句的大意是:都說那荼菜很苦,我卻甘之如薺菜。(言外之意是,都說當一名諸侯國君很辛苦,我卻要把辛苦當成快樂,甘之如薺。作者表達了自己要以苦為樂的決心。)您剛剛新婚(還千里相送),說明我們兄弟的感情很深厚。

6. 涇以渭濁,湜湜其沚。宴爾新昏,不我屑以:涇,音經;涇水,在陝西省中部地區。《說文》認為:「(涇)水出安定涇陽(陝西省涇陽縣)開頭山。」渭,音位;渭水,也稱渭河。《說文》及《水經注》均認為:「(渭)水出隴西首陽渭首亭南谷(甘肅省渭源縣一帶)。」涇水於陝西省高陵縣南入渭河。古人認為,涇水濁而渭水清。涇水匯入渭水的時候,濁水與清水不相混合,「涇渭分明(涇渭自分)」一詞的出處就是這首詩。湜湜,音殖;持正守禮如初。《說文》:「湜,水清底見也。一曰持正貌。」沚,音止;水中的小洲。《鄭玄箋》:「言持正守初,如沚然不動搖也。」不我屑以,我不屑以。「不屑」一詞在《孟子》的書中經常出現:「不屑去」、「不屑就」、「乞人不屑」都是一個意思。

這四句的大意是:涇水是因為有渭水才顯得混濁(言外之意,好人與壞人在一起,壞人很快就會暴露出來,因為涇渭分明的緣故),因此,做人就應該持正守禮如那小洲在激流中巍然不動。您剛剛新婚(很多事情還沒有經歷過),因此在一些問題上我與您看法不同。

7. 毋逝我梁,毋發我笱。我躬不閱,遑恤我後:逝,行走、帶走。《說文》:「逝,往也。」梁,魚梁,指一些小溪流處攔截水流的石堰(簡易的也有用竹籬笆);石堰一般會設置幾個水門,在每水門處放置口小腹大的竹笱(竹簍或魚笱)捕魚。發,去、出發。《廣雅》:「發,去也。」笱,音苟;腹大口小的竹簍,捕魚用的,放置於魚梁的水門處。躬,身、自身。《說文》:「躬,身也。」閱,本義是計數或核對數量,本詩指省視、查看、檢查。孔子《論語.學而》:「吾日三省吾身(我每天多次檢查自己的不足之處)。」這是儒家修身的一個主要方法,每天都對照周禮的要求檢查自身。本詩的「我躬不閱」意即「我如果不能經常檢查自己的不足之處。」遑,音黃;空閒。恤,音序;憂、憂慮。

這四句大意:別去我的魚梁處,更別去動我的魚笱(言外之意,說這種話的人,整天計較個人得失,做夢都怕自己的利益受到損失)。我如果不能經常檢查自己的不足之處(並修正自身),哪能有空閒擔憂到自己後代的事情呢?

8. 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淺矣,泳之游之:就,走近,接近,趨向。《禮記.曲禮上》:「主人就東階,客就西階。」《莊子.齊物論》:「不就利,不違害。」方舟是個詞組,意思是兩隻船相並而行。這是橫渡水深浪急的江河時用的方法[2]。泳,本義是水中潛行。《說文》:「泳,潛行水中也。」古代長江以北地區的人會游泳的很少,如果有急事一定要過河,而河水只有一小段超過人的高度,也有用潛行一段的。「泳游(游泳)」既是詞組,也可單獨使用,用之字隔開,這是「邶風」曲調形式的特點。

這四句詩的大意是:橫渡水深浪急的河流時,可以將兩艘船並排而行;渡水較淺的河流時可以潛行或游過去。

9. 何有何亡?黽勉求之。凡民有喪,匍匐救之:有,得到、擁有。亡,失去、喪失。《穀梁傳.莊公二十八年》:「一有一亡曰有。」古人認為,有得必有失;同樣道理,有失必有得。只有一失一得這個過程完成之後,您得到的才能算是您的東西,所以說「一有一亡曰有」。

喪,讀音為去聲,本詩指災難;而能稱之為災難的,必定有人員傷亡。因此《說文》釋義:「喪,亡也。」匍匐,音莆幅;本義是倒仆伏地,古代表示悲痛至極的大禮(喪禮)。《禮記.問喪》:「孝子親死,悲哀志懣,故匍匐而哭之。」因此,「匍匐救之」意即看到老百姓有災難時,要像對待自己親人受災難那樣,盡心盡力地去救助。「匍匐」在本詩中的比喻「盡心盡力」,《鄭玄箋》:「匍匐,言盡力也。」

這四句的大意是:甚麼是得?甚麼是失?(明白了得失的道理)我們在生活中盡力追求的東西才能算是真正得到了。(舉個例子,我作為一名諸侯國君)看到老百姓受災難時,我就要盡心盡力地去救助他們。

10.不我能慉,反以我為讎。既阻我德,賈用不售:慉,音序;驕傲,確切的說應該是「助長自己驕傲之心」。孔穎達《毛詩正義》:「《爾雅》不訓慉為驕,由養之(助長)以至於驕,故(鄭)箋訓為驕。」「不我能慉」即「我不能慉」。反,違背(周禮)。《左傳.宣公十五年》:「天反時為災,地(反)物為妖,民反德為亂。」讎,音義通「仇」

阻,阻礙或遮蔽。德,善;本詩指人天性中善良的一面。賈,音古;商人。不售,指不賣東西或不做生意。

這四句的大意是:我不能助長自己驕傲的心理,如果我做了違背周禮的事情,那麼百姓都會把我當成仇人。如果阻礙自己本性中善良的一面發揚光大(或者說不能讓善的一面主導自己去為人處事),這和商人不賣東西是一樣的。(言外之意,商人不賣東西就不能稱為商人;人如果不能讓善的一面占主導地位,遇到問題時都用惡的一面去處理,他也不能算是人。)

11.昔育恐育鞫,及爾顛覆。既生既育,比予於毒:育,養育;《說文》:「育,養子使作善也。」古人認為養育孩子就是為了讓他們長大後能行善積德。鞫,音菊;指不講理且做壞事的罪人。《說文》:「鞫,窮理罪人。」及爾,以至於。顛覆,滅亡。毒,本詩指慢性毒藥。

這四句大意:過去人養育孩子就怕養出一個不守禮的罪人,以至於滅亡(指不守禮罪人)。如果生養孩子不按照周禮的要求來教導,那跟給他們吃慢性毒藥沒有區別。

12.我有旨蓄,亦以御冬。宴爾新昏,以我御窮:旨,音指;美的。《說文》:「旨,美也。」蓄,音序;積蓄,本詩指貯存過冬的食品及御寒的衣物等。「以我御窮」即「我以御窮」。「御窮」指舒服地過一輩子。

這四句大意:我雖然有一些積蓄,那是用來御冬並以備不時之需。可是你這次在婚禮上的花費,卻能讓我舒服地過一輩子了。(言外之意,「御冬」與「御窮」都是泛指,跟第四章的「凡民有喪,匍匐救之」相對應;也就是說,天子及諸侯國君的積蓄,來之不易,更應該是取之於民而用之於民。)

13.有洸有潰,既詒我肄:洸,音光;水波蕩漾貌。《說文》:「洸,水湧光也。」潰,音會,大水決堤。《康熙字典》:「音繪。【前漢.文帝紀】大水潰出。【註】旁決曰潰。」朱熹的《詩經集傳》注音也是「繪」。既,語氣助詞,又含有「已經」的意思;與《詩經.草蟲》:「亦既見止,亦既覯止」相同。詒,音怡;遺留、留下。與《詩經.雄雉》:「自詒伊阻」意思相同。肄,音易;學習(學業)、做(作業或學問)。《左傳.文公四年》:「臣以為肄業及之也。」在中國古代,老師傳授學生學業稱「授業」,學生接受老師所傳為「受業」,學生研習老師留下的學業或做作業均稱為「肄業」。《宋書.文帝本紀》:「庠序(古代學校的代稱)興立累載,胄子(官宦子弟)肄業有成。」

這兩句的大意:水能夠給人美景以欣賞(水波蕩漾、波光粼粼),水也能決出大堤,造成災難。(對待百姓猶如治水)這是我們在大學時老師留下來的作業。

西周時期的王都大學,老師在給天子的嫡長子及諸侯國君的嫡長子單獨授課時,會留下這個作業,讓他們用一生的時間去研究及做好這個作業(肄業)。

14.不念昔者,伊余來塈:余,我或我們。塈,音記;安定、休養生息。這兩句與《詩經.大雅.假樂》:「不解於位,民之攸塈(在官位上的人都不懈怠,老百姓才能得到長久的安定和休養生息)。」意思相似。《左傳》有三篇記載都引用了這兩句詩。

這兩句的大意:如果我們不能牢記大學時老師的教導(有洸有潰),我們怎麼能讓自己國家的老百姓安定和休養生息呢?

賞析:《詩經》中有兩篇〈谷風〉為題的詩篇。今天我們賞析的這首詩作者是齊莊公(姜購),與〈燕燕〉那首詩一樣,都是創作於公元前785年。齊莊公於公元前795年繼任齊國的諸侯國君,剛上位時齊國國內的局勢還很不穩定,但齊莊公施行先君(姜太公)之仁政,很快就穩定了局勢,使齊國的國力逐漸強大,老百姓也得到了安定和休養生息。

依照周禮的規定,諸侯國君每五年必須去王都朝見天子一次。《禮記.王制》:「諸侯之於天子也,比年(每年)一小聘,三年一大聘,五年一朝。」小聘、大聘、朝聘都是聘禮中的禮儀,小聘由大夫官去執行,大聘由卿,朝聘則諸侯自行。公元前785年,齊莊公第二次進王都朝聘天子。

齊莊公此次去王都主要做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朝聘天子(周宣王);第二件事情是祭奠自己的姑姑姜王后(姜后於公元前788年去世),祭奠之後寫下了〈燕燕〉那首詩。第三件事情是參加自己的姑表兄弟姬宮涅(周幽王,當時的太子)的婚禮。周幽王沒有在20歲時娶妻,是因為守喪三年的緣故。也就是周幽王於24歲登基(公元前782年),在公元前785年二月,21歲時娶申侯的女兒為正妻(太子妃),第二年即生下姬宜臼(周平王)。周幽王的一些往事各位讀者還可以參看〈終風〉這首詩的賞析及部分附註。

齊莊公第一次進王都朝聘天子時(公元前790年),就認識了表弟姬宮涅,並同他一起去拜見自己的姑姑姜王后(宮涅的生母),姜后對齊莊公在齊國的作為讚賞有加,並讓自己的兒子跟齊莊公學習,因此宮涅對自己這位表兄還是挺佩服的,兩人的關係也挺好。所以此次齊莊公離開王都時(三月份),宮涅還特地「不遠伊邇,薄送我畿」,千里相送,將齊莊公送出王畿之外。

這首詩是齊莊公寫給姬宮涅共勉的一首勵志詩篇。他們倆人一位是在任的諸侯國君,一位是太子(周宣王的嫡子就宮涅一個),繼任天子是遲早的事情;而且倆人都是從王都大學畢業出來的學生,所以既有共同語言,也有一些意見上的分歧。

習習谷風,以陰以雨。黽勉同心,不宜有怒。采葑采菲,無以下體。德音莫違,及爾同死。和暢舒適的谷風吹拂而來,春雨連綿潤澤大地。我們都應該同心同德地去做好每一件事情,在日常生活中不要因為一件小事而發脾氣。採摘葑菜及菲菜,不會因為那是根部而不要。(言外之意:每一個朝廷中的官員都有其優點、特長或不足之處,天子或諸侯國君要懂得任用人。)我們在王都大學所學的一切東西(指周禮,意即德音),我們到死了都不要去違背。

本詩以「習習谷風,以陰以雨」起興,古人認為,陰陽調和則谷風生,又因為谷風伴隨著雨水而來,所以谷風也被古人認為是生長之風[3]。宮涅又剛剛於二月份新婚,二月份舉行婚禮是婚姻及時的表現,所以這兩句有稱讚及祝賀宮涅的意謂在內。《毛傳》:「陰陽和而谷風至,夫婦和則室家成,室家成而繼嗣生。」

有好的開始,怎麼才能將它保持下去呢?作者接著就說了,作為一名天子或諸侯國君,我們都應該依照周禮的要求去同心同德做好每一件事情(黽勉同心),因為天子及諸侯國君每天、每月、每年甚至甚麼時辰須要做甚麼事情,周禮都有詳細的要求。所以,天子及諸侯國君真能夠把這些事情都做好,是很不容易的,他們想驕奢淫逸的時間都沒有。「德音莫違,及爾同死」既是在勸勉對方,也是在激勵自己。

行道遲遲,中心有違。不遠伊邇,薄送我畿。誰謂荼苦,其甘如薺。宴爾新昏,如兄如弟。我們一起不快不慢地走著,我心中有不願意離別的意思。您不在乎距離的遠近,將我送出王畿的範圍。都說那荼菜很苦,我卻甘之如薺菜。(言外之意,都說當一名諸侯國君很辛苦,我卻要把辛苦當成快樂,甘之如薺。作者表達了自己要以苦為樂的決心。)您剛剛新婚(還千里相送),說明我們兄弟的感情很深厚。

實際上倆人都是身分尊貴之人,一位是當朝太子,一位是齊國這樣大國的國君,不僅有專車而且還有很多隨從的官員、護衛等。只是有太子送行,所以車隊走得並不快。

此詩有很多名句流傳至今,「宴爾新昏(新婚燕爾)」我們現今在生活中還經常用到。「誰謂荼苦,其甘如薺」更是感人至深的勵志詩句。

涇以渭濁,湜湜其沚。宴爾新昏,不我屑以。毋逝我梁,毋發我笱。我躬不閱,遑恤我後?涇水是因為匯入了渭水才顯得混濁(言外之意,好人與壞人在一起,壞人很快就會暴露出來,因為涇渭分明的緣故),做人就應該持正守禮如那小洲在激流中巍然不動。您剛剛新婚(很多事情還沒有經歷過),因此在一些問題上我與您看法不同。有人說『別去我的魚梁處,更別去動我的魚笱』(言外之意,說這種話的人,整天計較個人得失,做夢都怕自己的利益受到損失)。我如果不能經常檢查自己的不足之處(並修正自身),哪能有空閒擔憂到自己後代的事情呢?

「涇以渭濁,湜湜其沚」說得多好啊!我們在現實生活中不也是這樣嗎?當好人與壞人同在一世時,那些壞人如果不被好人同化,也變成好人,他們就只能選擇自我毀滅。而這個「自我毀滅」的過程就表現在,壞人迫不及待地用各種惡毒的手段造謠、污蔑、誹謗甚至攻擊好人,最後遭到上天的報應,走向毀滅。而好人如果不想受壞人的影響,就必須如小洲那樣屹立在水中不動搖(湜湜其沚)。

「毋逝我梁,毋發我笱」是引用別人的話,它的意思是,那些說「別去我的魚梁處,更別去動我的魚笱」的人,活得多累啊,他們做夢都怕自己的個人利益受到損失。這是因為他們不明白得失的道理。而作者在第四章就會談到自己對得與失的理解和領悟。

「我躬不閱,遑恤我後?」言外之意是說,如果不能按照儒家法門的要求去修身並做好,我自己面臨的結局都會很可怕,怎麼有時間去考慮後代的事情呢?或者說執著於自己子女的事情有用嗎?這是表達自己要一直按周禮去為人處事的決心。

孔子在《禮記.表記》中引用了這兩句詩:「國風曰:『我今不閱,皇恤我後。』終身之仁也。」這段話的大意是,《詩經.國風》中有兩句詩這樣說:「我現今如果不能按周禮的要求去修身做好,哪有時間或機會擔憂後代的事情啊。」這是表示要一輩子按仁義道德去為人處事啊!

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淺矣,泳之遊之。何有何亡?黽勉求之。凡民有喪,匍匐救之。橫渡水深浪急的河流時,可以將兩艘船並排而行;渡過水較淺的河流時可以潛行或游過去。(言外之意是說,天子或諸侯國君要根據不同的情況用不同的方式處理事務。)甚麼是得?甚麼是失?(明白了得失的道理)我們在生活中盡力追求的東西才能算是真正得到了。(舉個例子,我作為一名諸侯國君)看到老百姓受災難時,我就要盡心盡力地去救助他們。

正如筆者在註釋中提到的,古人認為:「一有一亡曰有」,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當您得到一件東西,您在其它方面必然要失去一樣東西。一得一失的過程完成之後,您得到的才能算是您的東西。

此章的言外之意是說:首先,救助老百姓於災難之中是諸侯國君的責任,我在替老百姓著急、憂慮的時候是我在精神上的付出。那麼要幫助老百姓在災害之後重建家園,我還要在人力及財物上付出。這些都是我在精神上及財物上的失去。

本詩不提「我」將會得到甚麼,是因為作者相信,神在均衡著一切,天理對任何人都是公平的,不會讓一個人白白失去甚麼,也不會讓一個人平白無故地得到甚麼。雖然我目前還看不到自己將得到的是甚麼,但我堅信,凡是神安排的都是最好的。

不我能慉,反以我為讎。既阻我德,賈用不售。昔育恐育鞫,及爾顛覆。既生既育,比予於毒。我不能助長自己驕傲的心理,如果我做了違背周禮的事情,那麼百姓都會把我當成仇人。如果阻礙自己本性中善良的一面發揚光大(或者不能讓善的一面主導自己去為人處事),這和商人不賣東西是一樣的。過去人養育孩子就怕養出一個不守禮的罪人,以至於滅亡(指不守禮的罪人)。如果生養孩子不按照周禮的要求來教導,那跟給他們吃慢性毒藥沒有區別。

本詩的第五章有很深的內涵,「既阻我德,賈用不售」說了一個理,很值得大家深思。人是善惡兩面同時存在的,當一個人分不清善惡,或明知是壞事還要在執著心的帶動下去做的時候,那這個人壞事做多了面臨的就是「顛覆(滅亡)」,因為善惡有報是天理。

而儒家法門的修身,就是在古代的社會中,通過遵照周禮的要求去為人處事,不斷的抑制自己惡的一面,不在惡的一面帶動下去做壞事,讓自己天性中善良的一面占主導地位。所以作者說商人不賣東西、不做生意就不能稱其為商人(賈用不售)。人如果不讓自己善的一面發揚光大,而是在惡的一面帶動下去做事情,那他就不能稱為人了。

「既生既育,比予於毒」這兩句詩說出了一個非常嚴肅的道理,「如果生養孩子不按照道德禮義來教導,那跟給他們吃慢性毒藥沒有區別。」筆者不知道各位讀者是否同意這兩句詩,但筆者自己是認同的。

我有旨蓄,亦以御冬。宴爾新昏,以我御窮。有洸有潰,既詒我肄。不念昔者,伊余來塈?我雖然有一些積蓄,但那是用來御冬並以備不時之需。可是您這次在婚禮上的花費,卻能讓我舒服地過一輩子了。(言外之意,「御冬」與「御窮」都是泛指,跟第四章的「凡民有喪,匍匐救之」相對應;也就是說,天子及諸侯國君的積蓄,來之不易,更應該是取之於民而用之於民。)水能夠形成美景給人欣賞(水波蕩漾、波光粼粼),水也能決出大堤,造成災難。(對待百姓猶如治水)這是我們在大學時老師留下來的作業。如果我們不能牢記大學時老師的教導(有洸有潰),我們怎麼能讓自己國家的老百姓安定和休養生息呢?

第六章前四句所說的事情跟周宣王也有關係,宣王的正妻姜王后只生了一個兒子,就是姬宮涅(周幽王)。在宮涅結婚的時候,宮涅的身分是太子,但宣王同意按天子結婚的用度標準來操辦,也就是禮儀還是用太子的禮儀,但在用度上卻遠遠超過了太子結婚所規定的花費標準。所以齊莊公指出了這個問題,並說你結婚時的花費,可以讓我這個諸侯國君舒服地過一輩子了。「御窮」的意思是「生活不貧窮」,從「宴爾新昏,以我御窮」兩句詩中可以知道齊莊公平時生活是多麼的節儉。

「有洸有潰,既詒我肄」與「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有異曲同工之處;西周時期王都大學的老師給天子及諸侯的嫡長子布置的作業是:水能給人形成美妙的景色,「有洸」的意思可以是水波蕩漾、波光粼粼,甚至是微風細雨吹皺一池綠,長河孤鶩點破兩岸青。誰都願意生活在這個賞心悅目的詩情畫意之中。「有潰」的意思是大水決堤而出,洪水滔滔,那是誰也不願意經歷及看到的災難。是讓老百姓生活在「有洸」的環境中,還是「有潰」的災難中,雖然是一道很簡單的選擇題;可是,老師留下的作業,卻需要天子及諸侯國君用一生的持正守禮、施行仁政才能做到。

結語:〈邶風.谷風〉雖然是齊莊公寫給周幽王的一首勵志詩篇,可是詩篇中說的很多道理,筆者在仔細賞讀和理解後都覺得受益匪淺。

齊莊公在〈燕燕〉這首詩的結尾說:「先君之思,以勖寡人(每當想起先君姜太公的事跡,就激勵我去當好一名諸侯國君)。」在本詩的結尾也說:「不念昔者,伊余來塈?」齊莊公在位六十四年,《史記》沒有記載他做過一件犯非禮的事情,也沒有記載他在位期間齊國發生過甚麼災難。說明齊莊公不僅說到,也做到了,六十四年如一日,他圓滿地完成了大學老師留下來的作業,多麼令人欽佩啊!

[附註1]《本草綱目》引劉禹錫《嘉話錄》云:「諸葛亮所止(軍隊駐紮時)令兵士獨種蔓荊者,取其才出甲,可生啖,一也;葉舒可煮食,二也;久居則隨以滋長,三也;棄不令惜,四也;回則易尋而采,五也;冬有根可食,六也。比諸蔬其利甚博。至今蜀人呼為諸葛菜,江陵亦然。」

[附註2]《莊子.山木》:「方舟而濟於河,有虛船來觸舟,雖有惼心之人,不怒。」唐.成玄英疏:「兩舟相並曰方舟。」

[附註3]《毛傳》:「東風謂之谷風。陰陽和而谷風至,夫婦和則室家成,室家成而繼嗣生。」《毛詩正義》:「言習習然和調生長之谷風也,維此生長之谷風,能及於膏潤澤陰雨,以行其潤澤。」@*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深則厲,淺則揭:古人的上衣比較長,下端一般到大腿的中部。揭,音器;撩起上衣的意思。這兩句的大意是:「(涉水過河或從渡口處涉水上渡船時)水深則漫過腰帶(上衣要濕掉),水淺則撩起上衣。」
  • 〈雄雉〉這首詩是南宮括在第一屆新生開學典禮上的致辭,後來此詩亦成為王都大學學生的座右銘。
  • 這首詩說的是慈母文羋和她七位兒子的故事。魯僖公十七年。孟夏四月,七位孝子從齊國國都臨淄出發,徒步五千多里,歷經半年,送母親文羋回歸楚國。七位孝子後來都成為楚國的上大夫,《左傳》及《史記》破例記載了這個結局,因為〈凱風〉是他們寫的,而且文羋及七位孝子的故事在當時可謂家喻戶曉。
  •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筆者認為這一章的詩句用白話翻譯出來會破壞她的意境。千百年來,古人對美女描寫的詩篇有很多,能超越這一章詩句的卻很少見。這一章的每一句都押韻,不僅讀起來句句優美,而且每一句都令人遐想連翩,
  • 我們將本詩的第一章四句與《禮記》的相關規定一對照,就會發現,沒有經過諸侯夫人從小正統培養的州吁做了一件多麼傻的事啊,簡直是跟周禮的規定對著幹。孟夏四月,天子及諸侯國君要做什麼事,官員及老百姓要做什麼事,《禮記》中有詳細的規定。
  • 終風且霾,惠然肯來;莫往莫來,悠悠我思。那一段日子,風中還夾雜著大量的霧霾;(他在朝廷中對別人也是一臉陰霾),他有時自我感覺順心時會來看看我;我卻希望他別讓我去侍寢(莫往),也別再來找我(莫來),我有自己的事情須要思考。
  • 日居月諸,照臨下土。 乃如之人兮,逝不古處。 胡能有定?寧不我顧?
  • 燕燕于飛,下上其音。之子于歸,遠送於南。瞻望弗及,實勞我心。燕子從南邊飛回,忽上忽下嘰嘰喳喳地叫。姑姑要出嫁,我送她到國都的南郊。直到看不見她的送親車隊,(此時燕子的叫聲)聲聲讓我揪心。
  • 綠色為間色(閒色),黃色為正色。現在把黃色當成了陪襯,綠色當成了主色,這顯然有違古代聖人留下來的禮制,看過去也很不協調。
  • 汎彼柏舟,亦汎其流。用柏木做的小舟在水中漂浮,(而且)它隨波逐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