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山女日記(2)

作者:湊佳苗

《山女日記》(春天出版 提供)

  人氣: 8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雖然我並不是仍然眷戀泡沫經濟時代的生活,但別人一定這麼認為。也許我該慶幸有像神崎先生那樣的人參加這次相親派對,那種感覺就像第一次去參加聯誼,因為自己說方言而遭到調侃,感覺抬不起頭時,發現男生中也有人說相同的方言,立刻暗暗鬆了一口氣。

即使我沒有積極接近神崎先生,在活動主持人的安排下,我在遊覽車上和吃午餐時,座位都在神崎先生旁邊,但並不光是因為兩個落伍的人相互取暖這種寒酸的原因一直在一起。

我的幸運小物並不是「泡沫經濟」,而是「玻璃彩珠」。

腦海中響起瓦斯噴燈燒玻璃棒的轟轟聲,和剛才的小瓦斯爐聲音重疊,也許我剛才應該說,雖然不太喜歡咖啡的味道,但很喜歡咖啡的香味。

山裡的人都起得早。清晨五點起床,五點半開始吃早餐,六點已經離開了小木屋。

先做準備運動。

神崎先生似乎對早餐很不滿。

「雖然是早餐,但還是想吃剛煮出來的、熱騰騰的食物啊。」

他轉動腳踝時說道。今天的早餐是麵包捲、火腿、乳酪、牛奶和蘋果,有點像學校的營養午餐,但和我平時在家吃的早餐沒有太大的差別。

「美津子小姐,妳要充分伸展一下阿基里斯腱。」

「好。」

雖然我們的交往很規矩,但既然是在相親派對上認識的,很可能因為不經意的話題突然切入核心問題,萬一他接下來要我以後為他煮味噌湯怎麼辦?

不,他看到我整天搽著指甲油,應該覺得我完全不會做菜。

「住在山上的小木屋可以不必帶太多東西,所以登山新手住在小木屋比較方便,但登山還是自己搭帳篷,自己煮比較開心。」

神崎先生連味噌湯的「味」字也沒提,繼續做著伸展操。我也模仿他伸展關節,然後一起出發了。

今天的目的地是火打山。登上山頂後,再從那裡下山,前往笹峰。神崎先生的車子停在那裡。

我們先前往高谷池小木屋。

這一段路線像是輕鬆的散步道,沿途可以眺望黑澤池和濕原。朝霧還在低處,整個身體好像都被淨化了。神崎先生走在前面,我走在他的後方,和他稍微保持一小段距離。

「旭日同好會每次都在山頂進行料理對決。」

才剛走了一小段,神崎先生就開始說起他們公所的山岳同好會的事。從昨天開始,一走到和緩的路線,他就會向我介紹登山的事。之前曾經聽他說過,和他同課、比他年長一歲的前輩邀他參加同好會後,他開始登山,但他沿途一直向我介紹八岳、木曾駒岳等他以前爬那些山時發生的情況。

——既然要登山,很想從槍岳縱走到穗高,也想去劍岳看看。

他這麼說完之後,又轉而安慰我,這次的妙高山、火打山雖然難度不高,但有很多可看之處,而且可以一次征服兩座百大名岳。

「每次登山通常都要自己開伙三次,所以都用抽籤的方式決定。」

我不需要回答:「原來是這樣啊。」因為昨天上山後不久,他就很體貼地對我說,他說話時,我不必回答。他說,妳是初次登山,不要破壞呼吸的節奏。

我聽從了他的建議,默默聽他說話。

「同好會有二十名成員,每次差不多有六個人登山。在決定煮食的內容後,必須準備所有人的食材帶上山,所以,關鍵在於如何用輕巧而少量的食材,煮出好吃的食物。」

上山之後,我驚訝地發現神崎先生比平時健談十倍。包括相親派對在內,這是我們第六次見面,但之前都是聊完天氣之後,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報紙頭版刊登的新聞,然後就逃進不需要說話的電影院。

只有在山上,才能回歸真正的自我。請妳看看我真實的樣子!

我覺得他不高也不矮、不胖也不瘦,稍微有點駝著的後背好像在自信滿滿地這麼說,很想抬腿踹過去。

只顧著自己開心,也太自私了。

「上次去木曾駒岳時,我贏了對手,但輸的人也只是請我喝一罐啤酒而已,不過我做的味噌炒麵很受好評,甚至有人提議要列為固定菜單。」

「味噌炒麵?」

因為實在難以想像,所以忍不住脫口問道。神崎先生停下腳步,轉頭向我說明了是怎樣的食物,簡單地說,就是將札幌一番味噌拉麵用速食炒麵的方式烹煮,既然這樣,買普通的炒麵不是就好了嗎?

「當麵充分吸收水分之後,把湯料包的粉末加進去拌炒,因為湯的味道比炒麵更濃,即使加了很多豆芽菜和香腸,整體也都會很入味。」

聽起來很好吃。那我收回剛才的話。今天中午,神崎先生要在山頂煮午餐,如果他準備的是這一道,應該很值得期待。

「啊,妳可能沒辦法想像。我猜妳應該都不吃泡麵。」

「也不是啦……只是沒有很喜歡吃。」◇#(待續)

——節錄自《山女日記》/春天出版社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山女日記】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讀美心驚膽顫地跟著站起來的男人和小狗走進書店。 男人說他的名字叫作「棚沖並」,今年二十六歲,是這家書店的老闆。興趣是從日本各個角落收集書——而且還是那種人稱「幻本」的書。當這個興趣繼續升級,最後便開了這家書店。
  • 調整好自己的身心狀態之後,她開始在心底浮現蘇青說過的那個完整圓滿的「全人圖」──一個大圓裡寫了一個正正的「人」字,把整個大圓分成了均等的三個區塊,每個區塊上各自代表了「自己、他人、情境」。
  • 「對不起,請你來一下。」我轉頭招手,叫她媽媽過來看看,「很嚴重的牙結石呢!簡直是不可思議!」
  • 謠言流竄於巴黎的博物館中,散布的速度有如風中的圍巾,內容之精采也不下圍巾豔麗的色澤。館方正在考慮展示一顆特別的寶石,這件珍奇的珠寶比館中任何收藏都值錢。
  • 一雙雙腿憂愁地四處擺盪,來回擦撞荷妮;在這紛亂之中,唯有荷妮異常鎮靜。人們大都步行離家,他們的家當與老小,不是背在身上,就是放在推車裡。 父親與荷妮抵達廣場。他們衝上神父家門前的臺階,父親搖響門鈴,大門幾乎應聲開啟,神父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門後。他招呼兩人進客廳,壁爐裡的火光打在他們身上,將他們化作牆板上的移動黑影。
  • 在這裡,人們過去和現在都有一種習慣,一種執著:耐心地把一些思想和形象壓進自己的頭腦,這給他們帶來難以描述的歡樂,也帶來更多的痛苦,我生活在這樣的人民中間,他們為了一包擠壓嚴實的「思想」甘願獻出生命。
  • 存在於東京這個都市的傳說不少,撇開那些有點靈異或是恐怖的傳說外,兩個和戀人相關的傳說,就是「井之頭公園的天鵝船」以及「東京鐵塔的點燈」了。
  • 不過,由於他的一位恩師退休住到聖布里厄來,便找了個機會前來探訪他。就這樣他便決定前來看看這位不曾相識死去的親人,而且甚至執意先看墳墓,如此一來才能感到輕鬆自在些,然後再去與那位摯友相聚
  • 母親不提這些,反而不停地提起在布拉格發生的事,提到伊蓮娜同母異父的弟弟(母親和她剛過世不久的第二任丈夫生的),也提到其他人,有的伊蓮娜還記得,有的她連名字都沒聽過。她幾次試著要把她在法國生活的話題插進去,可母親用話語砌成的壁壘毫無間隙,伊蓮娜想說的話根本鑽不進去。
  • 參加相親派對簡直就像在宣告自己嫁不出去。之前我一直有這樣的想法,所以向來避不參加,但占卜上寫著「努力脫胎換骨」,而且我也對玻璃工藝頗有興趣,最重要的是,「不能繼續過目前這種生活」的不安推了我一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