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珍事】潘岳不聽母教 下場淒慘

作者:曾敬賢

潘岳不受母教,遭到悲慘的下場,可說是一個極其深刻的教訓。(柚子/大紀元)

  人氣: 1288
【字號】    
   標籤: tags: , ,

潘岳(247年—300年),字安仁,滎陽中牟(今屬河南)人,西晉文學家。他從小就以才華和聰明見稱,鄉人都稱他為「奇童」。後來,他果然成為西晉著名的文學家,與當時的張載、張協、張元三兄弟,陸機、陸雲兩兄弟,左思,以及其侄子潘尼等齊名,文學史上稱「三張、二陸、兩潘、一左」,留下了相當的影響。潘岳作有《西征賦》、《秋興賦》、《閒居賦》等不少名篇,其作品詞藻華麗,代表了當時的文風。南北朝時的著名文學評論家鍾嶸,對他和陸機的文學才能,特將潘岳的文學才能比之為滾滾滔滔的長江。

但是,像潘岳這樣一位在文學上富有成就的人物,品德卻十分卑下,一生熱衷於功名利祿。他早年舉秀才,開初任河陽令,後來又任長安令。以後,又升任著作郎、散騎侍郎。而他立朝為官,卻一貫趨炎附勢,又貪求財物。(《晉書‧潘岳傳》稱「岳性輕躁,趨世利」)當時,賈謐自恃自己是皇親國戚,又任高官,故在朝中任意胡為,驕橫不可一世。潘岳和石崇等,對賈謐刻意逢迎,簡直到了令人噁心的地步。每次待賈謐出來,潘岳和石崇等人,竟然遠遠地就望塵膜拜,並親自寫文章大肆吹捧。當時賈謐手下有一批死黨,號稱「二十四友」,潘岳竟居其首。作為一個文人,行此卑鄙齷齪之事,難怪時人均為之側目。

潘岳的母親,看不慣兒子的所作所為,見他十分貪財,總是聚斂不已,多次規勸潘岳說:「你也應當知足了!還要這樣不停地收受賄賂、侵吞財物嗎?」潘岳正當得意忘形之時,根本聽不進母親的勸告。

後來,趙王司馬倫輔朝政,賈謐密謀想要誣賴太子,結果被司馬倫在殿前誅殺。靠山一倒,潘岳等也就跟著倒楣,潘岳往日的仇人孫秀,這時當了中書令。孫秀本也是個小人,當初他當小吏時,潘岳因惡其為人,多次責打、處罰過他。孫秀當上中書令後,便時時不忘要報前仇。不久,孫秀就誣告潘岳與石崇等人,想要謀反作亂,因而潘岳、石崇等均被朝廷逮捕,押到街市上去殺頭示眾。

臨刑時,潘岳想起母親平時對他的勸告,而自己卻不肯聽,內心感到後悔不已。和母親訣別時,他痛心地說:「我辜負了母親的期望,後悔當初不聽母親大人的教誨,以至有今天這樣的下場!」

因孫秀所告為謀反大罪,朝廷下令誅滅三族,所以,潘岳不僅是害了他自己,同時也害了他的母親以及家中所有的親人。據《晉書》記載,潘岳母親及潘岳諸兄、弟全家,以及潘家已經出嫁的女兒,無論長幼,均被處死。唯有潘岳哥哥的一個兒子潘伯武逃難在外,沒有被殺;潘岳在燕地做縣令的弟弟潘豹的妻女,被下詔赦免。

潘岳不受母教,遭到悲慘的下場,可說是一個極其深刻的教訓。後代史官將潘岳所撰文詞優美的數篇詞賦,及其可悲結局,同載之於史冊,自有其深意在。(《晉書‧潘岳傳》)@*#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次蘇東坡在旅途中快要抵達筠州時,在前一天晚上,筠州的雲庵和尚、蘇轍、聰和尚三人同時做了一個同樣的夢:夢中三個人一起出城,迎接五戒和尚。但第二天迎來的是蘇東坡,
  • 柳公綽治家歷來謹嚴,對子弟要求相當嚴格,其家法深為士大夫們所欽佩。柳公綽的舅舅薛能、薛從都是朝廷要員,一個繼舅和他一樣也擔任節度使,而岳父在朝廷中官職也很高,可說是一門顯赫。但柳公綽從不因官位高而傲人,依舊謙恭守禮。
  • 魯班教子可說是有理有節,他極有耐心地等待了一個時期,然後選取適當的時機加以教育。該抓緊的時候,便絲毫不肯放鬆,因此才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 陳省華的三個兒子,有兩個是狀元出身,都做到宰相、節度使之類大官。但陳省華仍然嚴格管教兒子們,絲毫不因為他們官高勢重而放鬆對他們的要求。
  • 古人說:以一人治天下,不以天下奉一人。如果我一心想著自己享樂,那天下人還有什麼依靠呢?
  • 《三字經》裡有一句話:「蘇老泉,二十七,始發憤,讀書籍。」這位蘇老泉,就是蘇軾與蘇轍的父親,「三蘇」之首的蘇洵。蘇洵(1009——1066),乃北宋散文家,字明允,號老泉,自稱「西蜀匹夫」,可見其一生是「嘗有志於當世」、「方不見用於當世」的文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