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痛苦和不公的對待中的寬容之心

作者:宋寶藍
守護心靈的淨土,施撒芬芳,愉悅人心,百代流芳。(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105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人心,猶如彈丸之地。若居心不良,這顆心會製造很多禍端,小則害人,大則禍國;若能心懷良善,這顆心能抵擋許多是非和痛苦,化解紛爭與惡緣。守護心靈的淨土,自能施撒芬芳,愉悅人心,百代流芳。

遭意外刀傷 隱瞞醫者過失

隋朝時期,有一位學識廣博的義士張文詡。平日待人處世,從來不揭他人短處,一心寬厚待人。他的一生沒有轟轟烈烈的大事,卻能在日常待人細節中,善待於人。時人尊稱他為張先生。

有一回,張文詡的腰部患有疾病,有一個醫者自稱善於以符咒治病,祝咒後可以痊癒。張文詡就讓他為自己治療,不料被刀刃所傷。

張文詡一下痛得倒在床上。醫生見狀,恐慌不已,急忙向他叩頭請罪。張文詡忍著劇痛,沒有憤怒,也沒有責備,只是叫他趕緊回去,並對外界隱瞞了此事。

張的妻子發現他身上的傷,就問他是怎麼弄的。他說:「昨天,我頭暈目眩,一不小心掉進坑裡,把腰弄傷了。」張文詡隱瞞醫生的失誤,沒有對外張揚。類似這樣的事情,通常他都是這樣對待。他能在劇烈的痛苦中,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他人。這顆寬宏的心能理解別人,知道醫者不是有意傷害他的。

母在一子寒 母去三子單

春秋時期,孔門十哲之一的閔子騫,以卓越的美德和修養而著稱。

閔子騫自幼喪母,他的父親娶了繼母,二人又生下了二個兒子。平日繼母虐待閔子騫,為了不影響父親和繼母的關係,閔子騫一直隱忍不言,所以他的父親一直都不知道繼母刻薄對待閔子騫的事。

有一年冬天,繼母用厚厚的棉絮給親生孩子做棉衣,而給閔子騫的冬衣卻是用蘆花做的。一天,閔父令閔子騫駕車送他外出。由於衣服單薄,閔子騫凍得根本無法駕車。閔父非常生氣,怒罵他,他也只是默不做聲。閔父無意中碰到他的手,發現他雙手冰冷異常。這時閔父才知,他那身單薄的衣服根本無法禦寒。

閔父掉頭回到家,叫來繼母和她的二個兒子,發現他們的衣服很厚很溫暖。於是對繼母說:「我之所以娶你,是為了讓你照顧我的兒子。如今,你卻欺騙我。走吧,這家不再留你了。」繼母一聽,頓時驚呆了。

此時閔子騫走上前為繼母求情,說:「母在一子單,母去三子寒。」意思是繼母在的時候,也只有我一個人挨凍罷了;繼母走了,三個孩子都要挨凍,失去母愛的溫暖啊。繼母聽到他的話,心中羞愧萬分,發心痛改前非。閔父有感於他的話,便打消了休妻的念頭。

閔子騫平日受到繼母的虐待,遭到不公的對待,並沒有怨天尤人,始終守護著心中的淨土,那片良善的心靈境地。歷經數千載,他的事蹟依然撼動民心,撫慰心靈。

賢德孝媳 忍辱不辯不爭

宋朝官修巨著《太平廣記》收錄了一位孝婦的事蹟。面對不公的對待與無理的打罵,這位孝婦在屈辱中依然守護著善良的心。

兗州有一民婦賀氏,鄰居稱她為賀織女。她的父母都以務農為業,她的丈夫挑貨販賣,往來於州郡之間。賀氏初為人婦,不到十天,她的丈夫就外出做生意了。每外出一趟,幾年才能回來。到家待上幾天,就又出門,從來不出錢贍養母親、妻子,所以鄰居都認為他是個無賴、不孝子。

賀氏知道,丈夫賺到的一點錢,都拿給了他的小妾。但每次丈夫回來,她始終勤懇地侍奉他,從未流露出絲毫鄙視的神色。賀氏為人賢德,她的丈夫雖然自知無理慚愧,但常無緣無故地毆打辱罵賀氏,賀氏也從不與他對打對罵。

賀氏的婆婆又老又病,不孝子也不周濟母親,使她經常忍飢挨餓。賀氏便給人家織布掙錢,寧可自己挨餓受凍,所得的收入全部供給婆婆所用。婆婆也不知心疼兒媳,還時常虐待她。賀氏擔心老人生氣氣壞了身體,更加和顏悅色,恭敬地對待她,迎合她的心意。

她的丈夫曾把小妾領到家中,賀氏便以妹妹相稱,臉上也沒有怨恨妒嫉的顏色。賀氏作為媳婦二十多年,她的丈夫沒在家裡住上半年,但她勤懇地奉養老人,侍候丈夫,始終無怨無悔。

於五代亂世,曾輔佐過歧王李茂貞的王仁裕,曾於前蜀任翰林學士,於後唐任秦川節度判安官,於後晉任諫議大夫等。他聽聞賀氏事蹟,被她的美德所震撼。他編纂的《玉堂閒話》記載了此事,由衷地感佩她真是一個賢德仁孝的女子。

後來賀氏的事蹟廣傳民間,並被收錄在許多書籍中代代相傳。除了王仁裕的《玉堂閒話》,宋朝官修《太平廣記》與明朝鍾羽正《厚德錄》也都收錄了賀氏的事蹟。

參考資料:
《太平御覽》卷413
《二十四孝》
《隋書》卷77
《玉堂閒話》卷5@*#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