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塵(七十四)

揚帆
font print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1月23日訊】

“那倒是,” 李岩贊同地說,“共產黨講無神論嘛。”

“問題就出在這兒了。中國五千年修煉文化已經滲透到老百姓骨子裡了,xx黨如果要推行它的學說,就必須打碎所有的中國傳統文化。經過破四舊、文化大革命、批判孔夫子,基本上中國文化的精華被破壞得差不多了。俗話說不破不立嘛,那邊破掉了,這邊才能立起來。但是不管怎麼說,無論是老毛還是老鄧,他們還是有一套自己的東西的。說理論也好,說思想也好,毛澤東選集雄文四卷,老鄧有一套實用主義的哲學,江XX有什麼呀?‘三個代表?’”

李岩笑了,“別罵老江了!‘三個代表’什麼玩意兒啊?”

我也笑了,“他有一天突然發現,有上億的人在信仰有別於共產主義的學說,他能不急嗎?他說的法輪功在爭奪思想陣地,這話倒是沒糊塗,只不過我們沒有爭,是大家自己用頭腦判斷出來的,哪個好,哪個壞。而且法輪功包含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精華。老江肯定也明白,信法輪功的人會越來越多,他的那什麼‘三個代表’的破說教就越來越沒人信,你說他能不急嗎?前兩天我看《古文觀止》,裡面收了一篇韓愈的文章,叫《原毀》,就是探討一個人為什麼會詆毀另外一個人。韓愈總結了兩個字‘惰’和‘嫉’。一個人如果懶惰,他就不如勤奮的人,如果這個人不但懶還有妒忌心的話,那麼他就會恨比他強的人,並因此詆毀他。老江自己什麼都沒有,心眼兒還小……”

“老江真夠傻的,如果大度一些就好了。”

“這涉及一些政治問題,我也不想多說。另外跟他的為人也有關係。反正我們也就是希望老百姓能了解法輪功是什麼,別上他的當就齊活兒。”

“你們聊什麼呢?”一個人的腳步聲在匆匆接近我們。我回頭一看,那位姓楊的工程師走到了身邊。

“啊,”我笑了一下,“我和李岩聊一下歷史和現實。”

“白總問你們晚上去哪兒吃飯。”

“就在機場裡邊兒吧。”李岩一邊說一邊看了看表,“也差不過該吃晚飯了。”

我們站起身,我拉著箱子回到白總休息的地方。

※※※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回到家裡的時候,我發現門沒有鎖。姐姐也剛回來。

    “咱爸咱媽呢?”我問姐姐。

    “不知道啊。我剛回來也沒看見他們,可能出去買菜去了吧。”

  • 司機說,“你太小看老江了。昨天一天糟蹋1600億!”我吃驚地張大嘴巴,“不可能吧,三峽工程的預算也不過就是570億,還是左研究右研究,後來不是人大還要表決,怎麼花這麼多錢老百姓一點都不知道?”
  • 半夜11點多的時候,我和璐璐已經躺下睡覺了。因為爸爸媽媽還沒有消息,我在床上翻來覆去...
  • 整個國慶節我過得都有些悶悶不樂。自從離開父母家後,我天天往家裏打一個電話,爸爸媽媽說話都壓低了聲音。
  • 國慶節後的一天下午,我正在辦公室翻譯一份德國總部剛剛發佈的產品升級文件,張斌一邊打著手機一邊走進來...

  • “我們公司也有一個人,派到新德里辦事處常駐。7月份,中央取締你們的時候,他就給整個公司的人發email,爲法輪功鳴不平。”李傑說。

  • “你想,現在當局用宣傳機器抹黑他的名譽,大家就……就象你們公司的那個人一樣去說句公道話。真要是李先生回來……我覺得無論是當局還是弟子,就……問題就會很激化了,反正我覺得他不回來好象無論對誰都更好。”
  • “嗯,讓我想起電視上有關我們的宣傳。”我說。“原來沒想過,上面說全國煉法輪功的有幾百萬人,從92年傳出來到現在才死了700人,一年平均死100個,就不說這些死亡是不是真的因爲修煉法輪功造成的,這種萬分之一的死亡率比咱們國家正常死亡率低100多倍,反而說明法輪功對健康非常有好處。”
  • 我坐在電腦前,想起了莎士比亞的這句名言。小麥說得一點也沒有錯。死者叫趙金華,女,42歲,山東省招遠市張星鎮人,在當地有口皆碑。9月27日趙金華去地裡幹活時被鎮上的派出所抓走,因不肯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而遭到電擊、體罰和其他酷刑,10天後被迫害致死。

  • 我們不敢說事業、學業有成,但至少說得過去;身體也不錯;家庭關係很和睦,同事關係也很好;象你那麼熟悉歷史和哲學,精神也不空虛;那你修煉是為了什麼?你想得到什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