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

清代大學問家講的靈界事 歷時300多年

作者:仲翁整理

乾隆年間進士、大學問家錢大昕講了一件靈界的事。 (pixabay)

  人氣: 1621
【字號】    
   標籤: tags: , ,

清朝才子袁枚曾經從大學問家錢大昕那兒聽來一件奇事。錢大昕是蘇嘉定人,這件奇事發生在他家鄉臨縣紹興上虞。

錢大昕是乾隆年間進士(西元1728-1804年),十八世紀很有成就的史學家,考訂了《宋史》、《元史》,另外在金石學、文字音韻學上很有建樹,對天文曆算學也專精。大學問家錢大昕卻是給才子袁枚講了聽聞來的靈界的事情,袁枚把它寫在《子不語》留下來了。

他說紹興上虞縣官署的後院有座古墓,相傳新任縣令到此上任,必先到城隍廟拜祭城隍爺,然後到這座古墓前祭拜。這種慣例,已相沿幾百年了。

乾隆年間,有一任上虞縣令姓冉。他到任時,縣衙禮房的官員根據慣例,也請他前去祭拜古墓。冉某問道:「從前的縣令到任時,有不去祭拜的嗎?」禮房的官員按實答道:「只有張老爺性格倔強,沒有去祭古墓。現在這位張老爺做了湖北布政使了!」冉某聽了後就說:「那我就要學一學這位張老爺了!」

冉某沒有去祭拜古墳,也沒放在心上。一天,他正在公堂上審理案子。忽然,有個穿戴著古衣古冠的人乘車子到來,大搖大擺走上公堂。冉某大聲斥責通報小吏為何有客不報!

他的話聲未落,來者就上前把冉某拉到書房。書房傳出叨叨絮絮、嘵嘵不休的話語聲,但聽不清楚,只聽得冉某與來者似乎在爭論。不多一會兒,衙吏發現來者突然不知去向,冉某卻已昏迷在地上,不省人事。

這時有鬼魂附在冉某身上說話了:「我姓蘇名松,元朝末年進士,曾任上虞縣縣令。後來在戰亂中死了,葬在這裡。那赫赫有名的劉伯溫(劉伯溫名基,字伯溫,生於西元1311年),算起來還是我的後輩呢!你竟如此大膽,上任後不來祭我!」

有人說了以前張縣令上任時不拜古墓的例子駁斥鬼魂,鬼魂說:「張某那時祿位很盛,我對他沒奈何。現在他的運氣將盡,到時我要挖掉他的眼珠!」

冉某的家人嚇壞了,就圍跪在地上,懇求鬼魂開恩,並且許諾要多準備牲禮來祭祀它。過了好一陣子,冉某才甦醒過來。醒來後,冉某也感到害怕,就穿戴了官服,到古墓前拜祭。不久,他果然就安然無恙了。

不多久,那位不拜古墓的前任縣令張某,在湖北布政司任上因事受蒙蔽而犯了過失,被罷了官,接著雙目也漸漸失明了。

編語:看官們大家想想,這會不會是人拜來拜去,給拜出個怪物來了呢?

資料來源:《子不語》

@*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乾隆丁亥冬, 葬三妹素文於上元之羊山,而奠以文曰:
  • 洪某的妻子,被這夢驚醒。她正在與家人商量:如何用車載柩,準備遷移別處時,棺材突然起火。
  • 裘文達公的妻子熊夫人,帶著裘公的靈柩回鄉,途經燕子磯,按照裘公臨終遺言:到關帝廟去求籤,果然,得了上上第三簽.....
  • 五湖深處素馨花, 誤入淮西俗客家。 偶遇江州白司馬, 敢將幽怨訴琵琶。
  • 知縣袁枚單把那女子傳到大堂,不問案情,卻說:「聽說你很有詩才,你就以這堂前的槐樹為題,做一首五絕,老爺要當堂驗證。」
  • 富家小姐貪戀財富,嫌棄未婚夫家境貧窮,違背婚約,到了婚期發誓不嫁。為解決主人家的難題,燒火做飯的婢女甘願代嫁。這些有情有義的婢女,日後的命運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 若將明朝中期五百兩銀子,換算成今天的購買力,相當於四十萬元左右。有人面對鉅款沒有動心,無償地保管了一年多,終是完璧歸趙,還給了失主。此後,又引出了一段佳話,傳至今日。
  • 清朝時有一孝子,他的父親因醉酒鬥毆,誤傷了人命,此後畏罪而逃,斷絕了音信。其子漸漸長大,雖不知父親容貌,卻仍想找到他,以盡人子本分。孝子徒步行走了一年多。最終,在義薄雲天的關羽廟前,冥冥的上天圓了父子情。
  • 有一位書生膽子很大,總是想見見鬼的樣子,卻都沒見到。一天晚上,雨過天晴後,明月高懸。書生叫僕人帶一罈酒來到墳塚間,環顧四周後大喊:「如此清朗的夜晚,獨自飲酒令人感到特別寂寞,九泉之下的各位朋友,有誰願意來與我共飲的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