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人物】

清朝世界首富伍秉鑒 締造歐美商界傳說

作者:章閣
1830年伍秉鑑畫像,英國畫家佐治·錢納利繪。(公有領域)
  人氣: 625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清代時,在外貿領域,中國曾出現過一群世界一流的商人。無論是他們的義利價值觀,還是巨大的身家財富,均處於世界頂尖商人之列。在這一頂級的商人階層中,歐美人士認為伍秉鑒的慷慨與信譽,最能代表中國人的廉潔風範。

十八世紀時,美洲遠航貿易商諸如皮博迪(Peabody)、阿斯忒(Astor)、基拉德(Glrard)等,均向中國購買大宗商品,如絲綢、茶葉和瓷器。與此同時,清朝各通商口岸也聚集不少行商招徠外商,從事海外貿易。

當時,廣州十三行之一的怡和行行主伍秉鑒很受外商欽佩。伍秉鑒會講流利的英語,和外商打交道沒有語言阻礙。他經商精於財利計算,為人慷慨,講求信義。中外人士認為他代表了中國人的廉潔風範,樂意與他交往經商。

伍秉鑒(1769年─1843年),別名敦元,字成之,商名浩官(Howqua)。他是清朝時期著名行商。至道光十四年(1834年),伍秉鑒積累的財產就高達2600萬銀元(約50億人民幣),是清廷財政收入的一半。

司馬遷在《史記貨殖列傳》中說過一句話:「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壤壤,皆為利往。」古今中外通商也不例外。商人逐利,中外買賣雙方難免產生摩擦和衝突。

伍秉鑒為人溫和慷慨,在廣州十三行以勇於擔負責任而著稱。中西商人之間,時有衝突,且不容易調解。伍秉鑒善於處理中西商人之間的紛爭。處理紛爭,他並非僅憑財富實力,還秉持著開明的態度,公允地對待外商,儘量減少偏見,所以和外商相處相安無事。他的許多事蹟,在歐美傳為佳話。

伍秉鑒,別名敦元,字成之,商名浩官(Howqua)。(公有領域)

美商信賴的「浩官」

19世紀時,遠東有一著名的美資公司,稱為旗昌洋行(Russell & Co.)。由美商塞繆爾·羅素(Samul Russell)在廣州創辦,早期主要從事茶葉、生絲和鴉片的業務。從1830年起,美國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的外祖父小沃倫·德拉諾(Warren Delano, Jr.)成為旗昌洋行的高級合夥人。據美國人亨特記載,伍秉鑒與旗昌洋行合作,怡和行的對外貿易全由旗昌洋行代理。

通過旗昌洋行,怡和行將大宗中國商品輸送到英國、美國和印度等地,並參與投資密西根中央鐵路、柏林敦和密蘇里河鐵路,以及美國證券交易和美國保險業務。伍氏與旗昌相互扶持,怡和行成為旗昌在中國貿易的代理商,旗昌則成為伍氏的全球貿易代理人,二者合作局面雙贏。

在將近二百年前,這位穿著長袍馬褂,頭戴三品頂戴花翎的清人,將貿易網鋪張到全世界,成為放眼國際的巨商,也成為歐美商界的傳說。

美國人約翰·穆瑞·福布斯16歲時來到中國。在中國販賣茶葉和鴉片時,有幸結識伍秉鑒,並認他為義父。1837年,24歲的約翰帶著50萬銀元回到美國投資。年輕的福布斯用這筆錢做起了一樁生意修鐵路,由此發展為橫跨北美大陸的最大鐵路承建商。福布斯後來成為美國鼎鼎有名的「鐵路大王」。

有一位美國人曾在信中,力讚伍秉鑒是一位可以信賴的人。外商不僅信賴他,還青睞伍家商名「浩官」。在外商眼中,凡是打上「浩官」字樣的商品,就是品牌質量的保證。美國最早下水的第一艘商船,命名為「浩官」。美國商人在波士頓(Boston)、菲裂德爾菲亞城(Philadelphis,費城)銷售中國絲綢和茶葉時,掛出「浩官」的名義。「浩官」作為中國的知名品牌,享譽美洲半個世紀。

1780年廣州十三洋行外貿易特區的丹麥、西班牙、美國、瑞典、英國、荷蘭夷館。(公有領域)

外商經營失利 華商慷慨紓困

外商身在異國他鄉,一旦經營失敗,面對舉目無親的現狀,無疑會遭受雙重重創。有一位英國商人在廣州經商失敗,行商梁經官(Kinqua)主動借款給他一萬元,令其重振商業。這名英國人收到借款後,立下借據,梁經官焚毀借據,並對他說:「我的朋友,您初次來到中國時,我很貧窮,是您及時伸出援手,使我的事業得以發展。如今我們的命運相反,我富君貧。雖然所處環境有變,這樣做也是我的分內之事。」這名英商大受感動,於是贈予手錶留念。梁經官則回贈私人印章,告訴他說:「現在您要前往印度巡視商務,如果身陷困境,可向我提款,寄給我手札,加蓋這枚印章,我就會付款給您。」

這名英商的經歷載於《中外關係史譯叢》(第一輯),雖說人心惟危,逐利為上,中國商人慷慨相助,在當時並非個案。在伍秉鑒的財富生涯中,也曾有不少此類義舉。

伍秉鑒與羅素公司(Russell Company)、波士頓柏金斯公司(Thomas H.Perkins Company)的商務往來,據S.格林比(Sydney Greenbie)所說:「從無書面上的契約。」有一美國商人在華經商,曾欠伍秉鑒十萬元巨款。因經營失利,債務纏身,美商苦苦掙扎數年,也沒能償還。這名美商身陷廣州,無法回國。伍秉鑒聽說此事,親自去見他,當著他的面撕掉借據,將債務一筆勾銷。他說:「我聽說您要回國了,實在不想與您分別。您之前欠我的款項,今日可以取消。我來祝您一路順風。」

1834年,一位美國教會醫師彼得博士(Dr.Peter Parker)想在廣州開設一家醫院,向伍秉鑒租借空房。因彼得曾為一名乞丐醫治,或因乞丐沉疴難愈,在治療期間病逝。為免民憤,遭人誹謗,起初伍秉鑒沒有答應他。彼得博士坦誠甘願承擔一切責任。在他詢問租金一環時,伍秉鑒說:「不需要租金。我甘願幫你。如需要修理,可以告訴我的經紀人。」

歐洲洋行,1805—1806。(公有領域)

協助行商清償債務

早在1782年,廣州行商成立公行,行商團體各成員有一種義務,「即凡任何一家有欠洋商而不能償者,則各行商須共同為之清理。」清廷只向中國行商和外商徵稅,鮮少過問商欠之事。

伍秉鑒成為十三行首席行商,總領一切商務貿易,財富日增,卻也責任愈重。身為行商,若不是經商破產或遭朝廷貶謫,不能半途而退。他主管的怡和行時常協助其它行商償還債務。

嘉慶十三年(1808年),萬成行行商沐士方破産,欠巴斯(Parsee)商人35萬洋銀一直未能償還。伍秉鑒與廣利行行商盧觀恆(茂官,MowquaΙ)共同籌集24萬元,分三年分期付款,協助萬成行清償債款。

道光四年(1824年),麗泉行已故商人潘長耀欠巴斯商人17萬多銀元,其子潘瑞慶認還的商欠案,因潘瑞慶沒有能力償還,伍秉鑒等行商使用行用(公所資金,Consoo Fund),分期五年代為清償。

第一次鴉片戰爭後,所有行商所欠的外商債務,能按英方要求圓滿地解決,其中伍秉鑒功不可沒,他為此擔負了不少代償款項。

在他的財富生涯中,他一面慷慨助人,為人紓困解難,看上去揮金如土,但他終是沒有因為救助他人,而使怡和行生意遭到虧損。儘管他經營的怡和行收費很高,生意卻並不冷清。因他的人品和產品質量都贏得了外商信賴,反而使生意風生水起,財源滾滾。

在二百多年前,伍秉鑒以誠信和精明打造國際品牌,在全球樹立良好的國際聲譽。他駕馭雄厚的經濟實力縱橫天下,在全球蹚出一條自己的商道,利濟諸國。@*#

參考資料:
朱節勤譯《中外關係史譯叢》(第一輯),海洋出版社,1984年
廖賢娟,《伍秉鑒的商道及其與行商的關係》,2016年12月
賀痴、呂靜霞,《清代世界首富伍秉鑒的財富人生》,中國致公出版社,2010年
葉檀,《廣州十三行啟示錄》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天地英靈之氣,不鍾於世之男子,而鍾於婦人。」明清以來,許多文人認同這一論點,重視女子才華,因而這一時期才女大量湧現,才女文學之繁榮,也大大超越以往的朝代。
  • 永平年間一天夜裡,東漢明帝劉莊夢見一位金色神人,頭頂有著有如太陽般的白色光環,身高約一丈六尺,從空中飛來,在宮廷裡大放光芒。隔天他便召集群臣解夢。
  • 西湖之畔,段家橋頭,有一處小攤格外引人矚目。攤位上擺著一幅幅頗具元人筆法的淡墨山水,畫作上題著娟秀的小楷——「黃媛介」,攤主恰恰是位布衣荊釵的少婦。一旦賺夠一日的生活費,她就匆匆收攤,不肯再作畫。
  • 蕉園詩社的成員,皆是來自書香世家的才女。由於血緣或姻親的關係,她們時常來往、交際,相同的愛好和品味,又促成她們結社的機緣。她們或是母女、姐妹、密友,更特別的是還有兩對婆媳。她們不僅僅是親人,更因為詩詞成為彼此的知音。
  • 天啟年間,大明國運走向沒落。仕宦書香之家,尚能享有片刻閒適安寧的天倫之樂。在大學者王思任家中,聰慧婉麗的三小姐正無憂無慮地成長著。
  • 晚明時期,若論文學燦然之鄉,首推江南形勝;而江南詩書風雅之家,又以「午夢堂」文學家族為代表。情深意篤的沈宜修、葉紹袁夫婦,詩意地棲居塵世,撫育了眾多才華橫溢的兒女。葉家的三小姐葉小鸞,更是一位神仙般的妙齡才女。
  • 美要眇兮宜修,是湘水女神飄逸綽約的風姿,也是一位晚明閨秀的芳名。沈宜修,究竟是什麼樣的妙人,擔得起神仙一般的美好形容?
  • 在北宋嘉佑年間,有一位著名的外科女醫生張小娘子,她是中國古代四大女名醫之一,擅長駐顏術和治療瘡毒,幾乎是手到病除……
  • 有宋一代風雅無雙,才子才女更是風華絕代。即使在動盪的末世,仍然出了一位濁世佳人張玉娘,其文采可與清照齊名,其德行遠追班昭遺風。她如幽蘭白雪高潔,在韶華芳齡仙逝,走過了短暫卻才情雙絕的傳奇人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