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五分埔商圈的故事

文╱葉倫會
台北五分埔商圈。( Wikimedia Commons)
  人氣: 70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命名由來

五分埔商圈位於台北市信義區東部,面積約4公頃,即松山路以西的五常里東側、五全里東側及四育里、四維里間,範圍為忠孝東路五段、松山路、中坡北路和松隆路間。捷運板南線後山埤站及松山新店線的松山站通車後,到五分埔的交通變得更加方便。

清朝,五分埔是原住民平埔族麻里錫口社的活動範圍。1769年,福建安溪的何、周、沈、杜、李五姓人家合股向平埔族人買下縱貫鐵路以南至忠孝東路五段、松仁路以東至中坡北路一帶的荒埔,因為五姓合股購買故以五分埔為庄名。隸屬於大加蚋堡,北與錫口街為鄰,西邊為興雅庄、三張犂庄,東邊為後山陂庄;中後山陂庄、中陂庄,東南邊為後山庄。

1901年11月,五分埔庄隸屬台北廳,編為第六區。1906年1月,第五、六兩區,即五分埔和錫口庄合併,改名錫口區。1920年,五分埔庄改制為「五分埔」,隸屬於台北州七星郡松山廳,下轄小字竹巷尾及永春坡。1938年4月,松山庄併入台北州台北市。1946年2月台北市劃分為10個區,五分埔隸屬松山區,劃為五全、永春2里。1968年7月,台北市改制為院轄市。1990年3月,台北市各區重劃為12區,五分埔被劃至信義區。

學產地

五分埔土地貧瘠且不宜農耕,有:「五分埔土粘,五分埔查某不廉」的俗諺。先賢篤信積善之家必有餘慶。行有餘力時,捐地、捐錢作為興學之用,捐出的土地稱學產地,又稱學田,最早文獻始於宋朝民間,由地方仕紳興學、助學之機制;清朝,熱心人士捐獻五分埔的田地興學。1949年,學產基金及學產地改組,隸屬台灣省教育廳,現為教育部。

五分埔地區以五分埔為名的單位,最早是1847年設立的五分埔土地公廟,陸續有五分埔商圈、五分埔派出所、中華電信台北市信義區五分埔服務中心門市、彰化商業銀行五分埔分行、五分埔公園。五分埔公園是台北市717座公園之一,除扮演附近居民休憩場地外,也解決到五分埔商圈居民停車和上廁所的問題。

精神療養院

1920年代的五分埔遍布稻田。1929年,興建私立精神療養院「養浩院」,加上當地有豬哥寮,而有「五分埔要吃痟,肖病院兼豬哥寮」的俗語。

清朝,台灣沒有精神醫療的紀載,為收容路倒、無家可歸的病人(包括精神異常者),確保市容暨維護治安,只有類似「養濟院」的民間機構。1905年,台北市萬華區出現了第一間私立精神病患收容所「仁濟院」,病房採「禁閉式」,據聞其隔離病房的設備比監獄還不如。彼時以「隔離─收容─監禁」的方式處置精神病人,以維護社會治安。

最初,多數精神病患的手腳被鎖練固定、無法隨意走動。1929年,日籍醫生中村讓創建私立「養浩堂」,為台灣的第一間私人精神專科醫院;同年台北的私人「愛愛寮」成立,裡面有「木造籠子」的病舍,用來監禁嚴重的個別精神病患,算是早期的保護室。

1932年~1934年,台灣總督府設立台灣第一家公立精神病院,在五分埔興建面積11,644坪的「養神院」,即精神療養院,收容100床病人,內有本館、病棟、廚房、官舍、娛樂室、屍室及解剖室等,可與社會隔絕,內需自足地集中管理病人。1945年11月,改名台灣省立錫口療養院。

五分埔的兌變

台北五分埔商圈。( Tianmu Zhan/Wikimedia Commons)

1958年八七水災,台灣各地災情慘重,台北市幾乎浸為汪洋,為了安置台北後火車站部分流離失所的榮民,台灣省政府撥出五分埔學產地,由國防部、退輔會出資,蓋了一千兩百間六至八坪的「一樓半」房屋(矮厝仔),讓榮民暫時棲息。

1960年代,隨著台灣經濟成長,中南部居民紛紛到台北謀生,許多彰化縣芳苑人群聚五分埔,租下榮民的房子做成衣加工,二樓當作住家和加工場所。不出數年,房舍逐漸由芳苑鄉親接手,他們發展出共購外銷成衣餘下的零碎或滯銷布料,簡單加工接綴成內衣褲、童裝或粗製的工作服供路邊攤及零售店販賣的商業交易模式,五分埔成衣加工區的名號漸漸拓散出去。至今五分埔仍有許多彰化人,因各人際遇不同,大部分店面易主多次。唯因市集具備傳統風格,台北市各區有照或流動攤販賣成衣者,大部分以五分埔為主要貨品供應地。

松山饒河街及八德路四段拓寬,中華路違建戶及氣象局前火災戶陸續遷移至此,最多時,近千家成衣業者在此匯集,從事流行且物美價廉的服飾批發、零售,吸引愛美一族來此採購。因為販賣服飾的商家多,款式來自日本、韓國到泰國,超過千家服飾商店販售衣服、褲子、裙子、皮帶、鞋子、包包……等應有盡有,經由追韓劇或日劇的影響,吸引年輕人的注意,成為台北市最大的成衣批發市場。因為款式眾多、流行,價錢又便宜,很多名星也來這兒依照個人風格搭配,創造引人注目的時尚流行。

以1970~1980年代,集中在松山路以東、永吉路以北、中坡北路以西的五分埔與萬華、沙鹿、台南並列台灣內銷成衣生產與批發中心。旋因勞工成本提高,加工廠外移,五分埔的成衣由生產兼批發,改以批發為主,商品逐步由日本、韓國及中國大陸進口成衣取代。連孕婦裝、童裝、甚至是給寵物穿的衣服都有。

每個星期一是成衣市場的固定批發日,來自各地的小販帶著超級大袋子,穿梭在各家商店中,比較衣服品質的好、壞,價錢也在你來我往的喊價中降至合宜價位。惟對新手來說,到五分埔批貨前,最好先逛一圈,鎖定衣服不錯的批發店,進去挑個10來件,批發店最忌只拿兩、三件衣服就說要批價,店家常會以單價販售。

星期一,店員為了應付批貨量大的買家而忙祿,第一次批貨的人不宜星期一去,倘去逛、學經驗和練術語無妨,如請店員教你看懂服飾上的批價條碼,基本上是看批價條碼尾數四碼,如果是3499那就是批貨價台幣(如下同)390╱單買價490,看尾數的第四個碼跟第一、二個碼就是批貨價。店家擔心網拍會破壞行情,賣給網拍的價格會比較高。五分埔每家店規定的批貨量和批貨價都不同,一般批價長版T╱短T市價每件100至299元上下,5件一包批發價325至350元。惟新手不容易拿到真正的批發價。結算時,如果批發量夠多或是交情夠好,還可以要求去尾數或打折。

台北鐵路地下化後,台鐵大部分對號列車改以松山車站為起訖站,車次大增。附近的松山路、松隆路及中坡北路陸續拓寬,使交通更為便利,吸引批發商大量聚集。2000年,捷運板南線通車到昆陽,於五分埔旁設後山埤站,交通更為便捷,使其成為大台北地區民眾逛街購衣所在。2010年代,隨台北市鐵路地下化工程的延伸,松山火車站地下化,位於火車站南側的五分埔和北側的饒河夜市商圈連成一片,加上捷運松山線通車設站,逐漸共構成大型商圈,惟來無影去無蹤的網路購買逐漸藯為風潮,成為五分埔商圈的重要挑戰。@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鄧雨賢和大稻埕的關係密不可分,創作歌曲的合作者以李臨秋為主,他長期住在貴德街旁,家族的親戚朋友以大稻埕人居多。
  • 1760年,郭錫瑠引新店溪河水建瑠公圳,灌溉台北盆地一千兩百多甲土地。最初,一年兩次收熟的稻子,利用太陽晒乾後予以保存,晒稻穀的地方叫稻埕,稻埕有大、有小,約定俗成地將其命名為大稻埕。
  • 海祭正進行著。就在海邊沙灘上。 此刻,天色陰霾,微顯燥熱,蒼穹有著大塊大塊烏雲,展布四面八方,雖然無雨,卻給人一種悲愁、憂鬱和不快之感。
  • 讀國小時,每天穿「皮鞋」沿牛車路到學校,牛車路蜿蜒而行,走到一半,若穿過兩百多公尺的田埂,可以減少一公里左右的行程,雖然農田主人好心的將田埂做得較平常的田埂大三倍。
  • 人生在世,不管只求溫飽或想致富,都有待財務來支撐。財務要有其來源。其來源,不外是去求取,另一方面則是節儉。這就是通常所謂的開源節流。
  • 我的燒陶過程或者說修行故事,應該從文三叔說起比較精采,當然,過程也有艱辛。
  • 青帶鳳蝶
    我對那青帶鳳蝶特別感興趣,拍下的照片許多友人見了都以為他還活著,到最後明明在現場的是我,一時之間竟不肯定自己是否打擾了一場蛻變。但那青帶鳳蝶其實是死的,或許剛逝世沒有多久,所以身上仍帶著色彩。
  • 一起旅行的時候,把現實打包成行李,拖到未來寄放,現在就專心快樂。如果願意繼續擁有一雙清澈的眼睛,感覺長大好像還是很遠很遠以後的事情。
  • 身為海島民族的我們,血液裡其實都流著不可抹滅的海洋DNA,面對四周包圍著的海洋,處處都是機會,充滿著各種可能性,只要我們像鯨魚、像我們的祖先一樣,不冀望陸地,往最深最廣的海游去,充滿希望驚喜的未來,就在前方。
評論